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九百三十五章 他的米粮呢?

钱万金一直觉得,人是分种群的。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他打小聪明绝顶,能跟他玩到一起的,那肯定不会有笨蛋。

所以风青柏聪明,是必须的。

比如眼下,此刻,风青柏把薛仲那只快要成精的老狐狸耍弄在股掌之间的手段,就让他甚是满意。

“之前每隔几天就去修理他一顿,现在你突然之间不去见他了,也不理会他了,由着他自生自灭,以他多疑的本性反而会多想,自己脑补一出完整的前因后果,”钱万金点头,再点头,“他肯定会从你骤然改变的态度去猜测,他对你已经没有价值了,为了让自己再次变得有价值,他就会继续抛出底牌。浑然不知你就是要掀他的老底儿。”

高明。

混朝堂的人玩弄心术贼他妈厉害。

当然,他也不差,一个圈子里的人,没有谁比谁笨的。

“那接下来我们只要等,等到他崩溃的时候,便是收网的时候了。”石纤柔笑道。

她很好奇,薛仲会用什么底牌保命。

反正杀,是不能杀的。薛青莲身上还种着除不掉的同命蛊,在找到办法解蛊之前,他们只能继续跟薛仲周旋。

“除了薛仲,还有个梅妃。”柳玉笙忽然道,“那也是个难以捉摸的,她之前潜伏皇宫,跟小风儿有过诸多接触,我总担心小风儿会遭了她的算计。”

或者是已经遭了算计而他们不知晓。

就跟薛青莲一般,若不是拷打薛仲一场,他们根本不会知道他给薛青莲下了同命蛊。

而薛仲会的那些手段,梅妃难道不会?

几人间再次沉默。

柳玉笙的担心不无道理。

明明已经把人抓在手上了,却诸多的顾忌,没办法干净利落的把他们一次解决掉,反而牵扯出来的事情越来越多,让人烦躁。

钱万金烦得揪头发,“真想一刀把他们全砍了!世界也就干净了!”

石纤柔立即把他的手拿下来,劝哄,“这些是王爷要操心的事情,你那么烦做什么,咱只需要从旁协助即可,烧脑子那种重活用不着我们亲力亲为。”

“说的是,爷打小就是少爷命,跑腿打杂那些有小弟。”

风青柏面无表情,睨向钱万金,某金立即扭开头去,望天望地。

柳玉笙揉眉,“纤柔,你这么惯着他,不怕他以后上天你拽都拽不回来?”

石纤柔很是大气,“自个媳妇……是吧?”

“……”

因着柳玉笙刚主持手术出来,人疲惫得很,几人小聚一会就散了。

柳玉笙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脑子里最后的印象便是风青柏抱她回玉青苑。

扭头在房间里张望,竟然没看到风青柏身影,这个时候不在房中,人是去了哪里?

“来人——”正要唤人进来询问,便听到隔壁婴儿房里传出咯咯咯的笑声。

愣了下,柳玉笙猛地掀开被子下床往隔壁房跑去。

到得门口,就被房中一幕吸引了目光,连眨眼都不舍。

房间里头那张不算大的竹榻上,清隽男子怀抱两宝,三双同样漆黑莹亮的眼睛齐齐看着她,笑着,似在等待她的到来。

柳玉笙便跟呆了一样,站在门口久久不能动弹。

“笙笙,不过来吗?”男子笑意清浅,眼角眉梢皆是她熟悉的缱绻温柔,“我们都想你了。”

两个小宝儿应景似的朝她这边拼命伸出小短手,挥舞着,嘴里咿咿呀呀叫唤着。

柳玉笙鼻头蓦地发酸,红了眼眶,抬脚朝父子三人跑去。

忙的时候兼顾不得,这一刻她才发现她多想他们。

想一个月不见的巴豆红豆,想很久没有仔细看过了的她的男人。

四人在竹榻上抱成一团。

吸鼻子声,轻哄声,娃儿的咯咯笑声在房中交织,轻轻荡漾。

挨个在巴豆红豆小脸上亲了又亲,抱了又抱,时而还在男子凑过来的脸上打个赏,这一刻柳玉笙的心涨得满满的。

“你怎么把俩豆儿带回来了?”她问男子。

青莲的手术还没完全做完,她至少还需要忙上半月时间,这段时间里她没有办法照顾好孩子。

男子伸手捏捏她鼻尖,“只是带他们回来让你看看,明日一早就送回养心殿。”

他知道她想孩子了。

他的话让柳玉笙又甜又愧。她忙起来的时候便很难去兼顾其他,以致忽略他跟孩子。他同样也很忙,可是再忙,他都不曾冷落她,一如既往的体贴细致入微。

相比起来,她觉着惭愧。

还有巴豆红豆,现在已经能靠着大人支撑坐起,她错过了他们这一个月的成长。

低头看躺在榻上一直兴奋蹬手脚的俩豆儿,柳玉笙眼睛微红,她的娃儿们也想她了吧。

看到她之后圆溜溜的眼睛就没从她身上离开过。

在她兀自感叹伤感的时候,两只小爪子抓上了她的衣襟,拼命扯。

如同墨玉般的眸子透着执着,似誓要将她的衣襟拉开。

柳玉笙,“……”

面对巴豆那股锲而不舍,她很不想承认,娃儿看见她那般兴奋,是为了她那点米粮。

“哈哈哈——”耳边,传来男子忍俊不禁的低笑声,“要不,你喂他们点?”

他声音里都是让人着恼的笑语。

柳玉笙,“……没了啊。”

一个月没喂奶了,没有出销地儿,奶水已经停产。

衣襟上还在努力的小爪子似顿了下,接下来扒拉得更快了。

还真让他将衣襟扯开了点。

瞅着小娃儿眼睛都绿了的小表情,柳玉笙捂眼,干脆不阻止,让俩娃儿折腾。

巴豆红豆极是凶猛,扑上去就是一顿吸吮。

片刻后,顿住吸吮动作,大眼睛里浮上疑惑了。

不死心的又吸,停一下,再吸……

没了。

没了。

“嗷——!”巴豆一声惨嚎,哇的哭出来。

他的米粮呢?

红豆几乎是紧跟其后,嘴巴一扁哭声震天。

她的米粮呢?

刚才还温馨满满的房间里,哭声交替撕心裂肺,直冲屋顶。

娘亲半躺一旁,神情无奈至极。

无良的爹爹还在俯身大笑,眼角都笑出了可疑水光。

巴豆红豆彻底蔫了,精气神一下全没了,最后还是吃的米糊糊,睡着的时候做梦都打哭嗝。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九百三十五章 他的米粮呢?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92742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