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九百二十七章 谜题不解,不算赢

四目相对,少年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抬手下令,“拿下。”

语气跟他的表情一样淡漠无情。

她在他眼中,只是蝼蚁。

“皇上,杀人不过头点地,妾身犯了何错?”

少年睨着她,淡笑,“以狐媚手段迷惑君王,为祸后宫,谋杀天子子嗣,更意图谋害天子。哪一样,都足够你掉一次脑袋。”

围在外围的妃嫔们,举座哗然。

皇上的话她们都听到了,却没听懂,为祸后宫?谋杀龙嗣?谋害天子?

每一个罪名都是能抄家灭族的大罪!可是为何这些事情她们竟然一无所知?

是真的,还是?

如果是真的,那皇上所言为祸后宫谋杀龙嗣又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她们想的那样,那……一众妃嫔再看向淡然站在殿门口的女子,眼神已经怒恨而猩红!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罗列的这些罪名,可有证据?若有,妾身甘愿伏法,若无,妾身死都不服!”梅妃背脊挺得笔直,神色坦荡不屈,只是看着少年天子的水眸里,溢出了一丝丝的痛意。

“欲加之罪?”天子冷笑,“那么你告诉朕,你一个小小医女,无家世无背景,无所仗无所依,更没有什么能让朕忌惮的东西,卑微如同蝼蚁,朕为何独独要来治你的罪?还是在你怀了龙嗣的情况下?”

梅妃哑然,清澈水眸渐渐覆上阴霾,流出冷意。

“若非事实,朕连多看你一眼都嫌浪费时间,真没有那么多精力跟你玩这种把戏,”天子往前,走近两步,睥睨着她,“你真要证据摆在眼前才能心服口服,可以,朕告诉你,朕就是证据!”

梅妃神色一震,定定盯着风墨晗,全无了往日的谨小慎微跟卑微。

天子为证。

有谁,敢怀疑天子这个证据是假的?

他是皇上,是一国之君,他既为证,没人敢质疑他一句!

“皇上这么急着将妾身置于死地,连你的子嗣都能狠心不要吗?”皇宫禁卫上前将梅妃拿下,拖下去前梅妃挣扎,要他一句回答。

天子冷冷看着她,不语。

在她被拉走,行经他身边擦肩而过时,天子疏疏淡淡的声音才飘过她耳畔,“子嗣?当真是朕的吗?”

梅妃陡然回头,瞧着天子背影,眼眸迸出厉色,“世人多传南陵王狠辣无情,在妾身看来,皇上比南陵王更甚!”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应该的。”风墨晗语气依旧疏疏淡淡,甚至带着点高兴。

他竟将这当做是赞赏。

眼看着风光一时的梅妃转眼间就被打回原形,周围一片沉寂。妃嫔们讳莫如深的同时,无不幸灾乐祸。

而长乐殿里突然没了主子,也乱成一片,以往伺候梅妃的宫婢内侍,被一并发落到浣衣局。

这个殿宇,即日起被尘封。

回御书房的路上,风墨晗脚步轻快,解决掉梅妃,就是解决了他心头大患。

以后不必再勉强自己到那个女人面前装模作样,从身到心都觉得轻松。

“皇叔,人抓起来了,我命人把她丢到大牢看押,明日就下旨发落。”进得御书房,风墨晗一屁股坐在风青柏对面,等着赞赏的表情。

他今日这一出,可以算得上是干净利落了吧?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还能把梅妃那个心思深沉的堵得哑口无言,他觉得自己应该得到表扬。

机智。

风青柏抬眸,淡淡看向少年得意洋洋的脸,“有何可高兴的,梅妃暂时被困住罢了,你可查到她跟薛仲之间的联系了?可确定她真实身份了?可查出她潜伏皇宫这么多年的真实目的了?还有她腹中胎儿,究竟是不是你的,你可知?”

“……”风墨晗转头就被自己皇叔堵得哑口无言。

这些还没查出来,只是把梅妃看押有何用,谜题不解,算不得赢。

充其量只是他利用权势暂时把梅妃压住罢了。

最后便是将人杀了,那些未解开的谜题依旧在。

他没赢。

挪动了下屁股,风墨晗给自己脸上添金,“总之人先行看押起来,就算暂时不能把她砍了,至少能保证巴豆红豆在宫里无忧不是?要不留着这么一个随时可能出幺蛾子的妖,皇婶那边哪能安心给薛青莲疗伤?”

顿了下,看男子映照下灯光下深沉难测的表情,风墨晗小心翼翼,“皇叔,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做?可要提审?”

薛仲跟善睐现在都落在他们手里了。

尤其是薛仲,这么多年来南陵皇室乃至东越跟北仓的风风雨雨,都跟这个人脱不了干系。

既然人抓到了,那就该审,总要为这么多年受的委屈遭的罪给出个交代。

风青柏没说话,视线投向不远处灯光朦胧的防风灯笼,眼神深幽。

审自然要审,但是在薛青莲恢复之前,只怕审不出什么东西来。

薛仲老谋深算,在来南陵京城前只怕已经有了打算,手中没有筹码,他怎么敢轻易现身。

“先着人严加看管,在我提审之前,不允任何人以任何理由私下去探那两人,胆敢犯者,视作同谋一并问罪。”看看天色即将破晓,风青柏没有继续枯坐,起身离开。

“皇叔,不再聊聊了?”风墨晗眨眼,“这都卯时了,马上要开早朝了,你去哪啊?”

“养心殿。”

“我也去!”风墨晗立即起身追上,“巴豆跟红豆这个时候应该睡着呢吧,两个小东西,整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跟猪差不多——”

皇叔冷眼透心凉,风墨晗立即噤声。

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皇叔可是个惯会记仇的,说巴豆也就算了,他怎的还把红豆也带上?

别看皇叔新当爹没几个月,已经具备女儿奴的潜质,平时俩豆儿惹他生气,被暗整的从来只有巴豆。

至于红豆,皇叔自个凑上去让小娃娃践踏,别说惹他,在他头上拔毛都行。

让人嫉妒。

养心殿里很安静,长乐殿那边的事情热闹了整个后宫,也没扰着养心殿半分安宁。

两个娃儿确实在睡着,睡得又香又沉,梦中小嘴还会嘟起,发出咋吧咋吧声响,一点没有换了环境带来的不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福妃,别太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九百二十七章 谜题不解,不算赢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9274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