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九百零五章 只有我这个莽妇能治她

除了柳老婆子跟着柳玉笙出入皇宫,对宫中的事情稍有了解外,柳家其他人对底下的风云暗涌一无所知。

如今俩豆儿出了满月,柳玉笙身子也恢复过来了,一大家子也要准备回杏花村了。

“你们成亲不到两年,还算得是新婚,不都说新婚燕尔吗,这么大好的时候带着俩娃儿多不方便,要不把豆儿给我们带回去得了,咱一大家子照顾两个小娃娃,肯定事事更加周全。再说你们两个还年轻,没有养娃儿的经验,到时候我们一走你们就得手忙脚乱,自己受罪,娃儿也受罪,是不是?”这天晌午后趁着人齐,柳大就在大厅里开始说服闺女跟女婿。

一脸郑重其事,义正言辞。

“爹……”柳玉笙无奈,不好说俩豆儿还在喂奶。

“爹,带他们回去不是不行,”风青柏笑笑,在柳大眼睛刚亮时加了句,“只是两豆儿回去了,吃什么?”

柳大眼里的光咻一声灭了,人也蔫了。

就是这点最难办,俩豆儿也不知道是不是随了他们爹爹的洁癖,除了母乳跟米汤,别的都不吃。把娃儿带回去了,他们人再多照顾得再是精细,也养不好。

陈秀兰瞅着蔫了吧唧的男人,又好气又好笑。以前囡囡放第一,为了囡囡处处为难阿修。现在有了俩豆儿,他倒是大方了,做起深明大义的爹爹来了。

以前怎么没这觉悟?

“小娃娃最好的去处,就是呆在爹娘身边,你呀别老想一出是一出的,现在老二都快赶上你以前稳重了。”柳老爷子哼斥柳大。

被表扬的柳二腰杆子立即挺直了两分,嘴巴咧到耳根,扬眉吐气的模样看得杜鹃直想捂眼,就这还叫稳重?可别丢人了!

柳老婆子坐在两个小摇篮旁边,看着里面正呼呼大睡的俩豆儿,满眼不舍,“马上就要回去了,下次再见到俩豆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码也要年节了吧,那时候咱俩豆儿都会坐喽。”

可惜太婆不能陪在他们身边,亲眼看着他们慢慢学会翻身,学会坐立,学会爬。

光是想想就觉得难过。

陈秀兰也走过去,蹲在摇篮前,轻道,“都说七坐八爬九能立,等到了年节,便是不用人扶着,豆儿也能自己坐起来了。到时候见着又是另一番模样了。”

两个妇人的低落不舍一下在大厅蔓延开来,几个长辈神色间低落。

柳玉笙也觉着难过,悄悄握紧了风青柏的手,来克制心里升起来的离愁。

坐在一旁的柳知秋见状,嬉笑一声,“一个个的怎么都这副表情,多大点事啊?自打妹夫在漕帮打造了那两艘客船,咱从村子往京城走一个来回,也就是半个月多几天。想要看小巴豆跟红豆那还不容易?直接坐客船直达京城,一眨眼就到了。你看看你们,整的好像天都要塌了似的,两豆儿都要笑话你们了,是不是啊巴豆红豆?”

柳慕秋也附和,“以前往京城来的路程才叫远,单程都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那才是真的久呢,现在只要十天,根本不算事儿,咱回去了,什么时候想豆儿抬脚就能来,妹夫打造的船就是为方便咱用的。”

为了逗乐几个长辈,她硬着头皮,跟柳知秋一道把王爷唤做妹夫。

果不其然,几个长辈脸上的低落很快就散了,转而瞪向他们两个,再瞧向风青柏。在看到风青柏满脸黑线的时候,纷纷忍俊不禁。

摇篮里巴豆红豆依旧在呼呼大睡,对周围的情况浑然不觉,厅里已经想起洋洋洒洒的轻笑声,将空气中的压抑打散。

“爷,奶,再有两天就回去了,要不这两天咱在京城到处玩玩?你们来京城之后就见天窝在府里围着俩豆儿转,临回去了总该放松放松,好好玩乐两天,不然就白来一趟京城了。回头回了村里往大槐树下一坐,村子里那帮老家伙问你们,京城有什么好玩的啊?你们就得卡壳答不出来,丢不丢人?”

“这有什么好丢人的,咱来京城本来就是为了照顾囡囡坐月子,照顾俩豆儿,谁还专门为了玩来?”

眼见着二哥的游说又被奶奶一竿子打死,柳玉笙悄悄挠风青柏手心。

这两个月来,家里长辈为了照顾她跟豆儿,一整天里忙得团团转。他们不喜欢使唤下人,事事都自己动手,光是俩豆儿每天换下来的尿片洗下来都能让人直不起腰。

她又觉心疼又觉内疚。

家里人疼爱她,凡事为她亲力亲为将她照顾周到细致。

她也爱他们,想要让他们日日开怀能享晚年。

“爷、奶,爹,娘,二叔,二婶,趁着你们在,我还有件事想请你们帮忙,也只有你们能做得到。”反握女子的手,风青柏朝几位长辈摆出郑重脸色,似要交托要事的模样。

柳老爷子跟柳老婆子几人见状,相觑一眼,跟着脸色郑重下来,“什么事情你说。”

阿修从来不在他们面前打诳语,能让他这么严肃,肯定事情棘手。

“我想请你们帮忙,带着皇太后一块四处散散心。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们定然也知晓一些,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我到底对她有愧,日后当把她当成自己长辈奉养孝敬。在皇宫那种地方,活不了轻松,整日愁眉不展的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

他话没说完就被柳老婆子打断了,“行了不用说了,明儿我就把她拉出宫来,你准备准备,到时候咱一块去别庄玩几天。那老婆子性情倔得很,确实只有我这个莽妇能治得了她。”

莽妇二字,让厅里再次忍俊不禁。

皇太后可不就是一直把老太太叫做莽妇吗,偏生她对这个莽妇最是无可奈何。

事情三言两语敲定。

柳知秋暗处悄悄给风青柏拜服,这两月他磨破了嘴皮子都没能让几个长辈走出王府大门,风青柏一句托付,事情就成了。

玩手段的人就是不一样,同样的目的,换个说法,就能成功得轻而易举。浑官场的人,都老奸巨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福妃,别太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九百零五章 只有我这个莽妇能治她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9274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