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八百四十九章 如此,又何必去爱人

此时已是夜色未央,银月高悬,月色柔和明亮。

浓浓的月色洒落,为整个御花园拢上轻纱,影影绰绰,光陆斑驳。

空气中还有桂花的馥郁芬芳,两旁花圃种着大片的金菊,于这个时节分外应景。

两人并肩,信步而行。

皆是不紧不慢的步伐,透着轻松写意,透着自信从容。

叔侄俩很少有这样的时候。

甚至从小到大,在风墨晗的印象里都从未有过眼前这般的场景。

皇叔历来严谨。在宫里的时候几乎都是呆在御书房处理政务,督促他的课业,教导他帝王制衡。

眼下,皇叔竟然带他来逛御花园。

风墨晗是极高兴的,同时心里也有忐忑。以皇叔的性子,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带他来散步,只怕当中有事。

但是他不敢问,也不想问,让这样的轻松氛围能延续更久一些。

漫步至御花园里面一些,前面传来低低的人声。这般月色这般景,并非只有他们二人在赏。

风墨晗无声笑了笑,不知是谁这么好兴致,跟他和皇叔一样出来夜游御花园。待再走近一些,说话的声音已经能听得很是清楚,风墨晗脸色渐渐变了。

“太后这次回来似乎变得跟以前有些不同,好像看着心情都要好一些,想她定是在那杏花村里待的几日时间过得不错。”

“要我说,南陵王妃也是个奇人,竟能哄得太后喜欢,当真是不容易。”

“何止是哄得太后喜欢,王爷不也将王妃喜爱得入骨吗?有关王爷追求王妃的传闻,现在宫里上下还传着不少。还有皇上,也对王妃极是不同。王爷去东南边境那时候,人刚走,皇上就立马把人接进宫里来了。这还不止,王妃住在养心殿里,皇上每日里都要过去看个一两回,一日三餐都在养心殿里吃。要搁在以前,什么时候见过皇上往养心殿跑?”

是两个宫女,坐在假山怪石下低声闲话,一边揣测各人心思,一边掩唇低低窃笑。

话里话外难掩羡慕嫉妒,以及说闲话的兴奋。

“你是不知道皇上这般在后宫掀起多大轩然。这后宫那么多嫔妃,可曾有哪个得到过皇上如此重视喜爱?若非王妃身份摆在那里,早就有人去她面前找茬了。那些个主子们暗地里可一个个都嫉妒的要死。你说皇上对南陵王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真像说的那样,只当成皇婶来敬着?”

“敬着?这话有几人会信?南陵王妃发高烧那晚,皇上急得连外袍都没穿,衣衫不整便往养心殿冲,多少人看在眼里。之后更是在那里守了整整一晚上。诸如此类事情还多着呢,岂是一个敬字能遮掩的,宫中上下早将皇上的心思传遍了。再这么下去,不定日后就会闹出叔侄争一女的丑事来!……”

“放肆!两个下贱东西,竟然也敢在主子背后嚼舌根!来人,把她们两个拉下去,乱杖打死!”

风墨晗脸色难看至极,身上气息浑然冰冷。

此刻,他竟不敢去看皇叔的表情。不知道他听了那些话之后会作何感想!

两人都习武,极远的距离就能听到周围传出的动静。刚听到两个宫女对话的时候,他们还在一丈开外,否则,他岂容她们那么多话!

骤然被暴喝,待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人时,两个宫女吓得面无人色,抖如筛糠,慌忙跪下磕头求饶,“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贱婢再不敢了!”

暗影里很快有侍卫冒出来,朝两名宫女冲去,就要将两人拿下。

风青柏抬手,将侍卫的动作阻了。朝那两个已吓瘫的宫女淡淡道,“退下吧。”

“皇叔!”风墨晗惊诧,之后沉默下来。

“多谢皇上、王爷不杀之恩,贱婢这就退下!”两名宫女叩头谢恩,之后飞快逃离。

空气一下子变得沉闷无比,压抑又死寂。

风墨晗很想说点什么解释,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皇叔对皇婶如何。他心知肚明。

旁人但凡敢觊觎半分,皆是死路一条,皇叔容不得。他纵是解释了,皇叔会信吗?

“皇叔,莫要信了那两个奴才的风言风语。我与皇婶之间是清清白白的。”站立良久之后,他开口,声音干涩苍白。

男子朝他微微侧转眸子,他竟看不清那双眼睛里面的情绪。明亮月光似乎一下子变得异常暗淡,模糊人的视觉。

“走吧。”淡淡两个字,跟往常无二,似乎没带情绪,又似乎包含了太多情绪。

风墨晗心头冰凉。

此前所有的高兴雀跃,皆被冻结,甚至蔓延出一种恐慌。

只怕,皇叔终究对他生了芥蒂。

跟着男子的脚步再次慢慢前行,此刻风墨晗突然不敢再往前,跟男子并肩。

“你已经十五岁了,是个大人了。我将你自幼教导长大,教你学识,教你武艺,教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皇帝。独独在感情这两字上,从未跟你提及过任何。因为我素来认为帝王不需要感情。帝王的感情对收获的人来说不是幸运,不是得天独厚,而是灾难。”风青柏声音有些缥缈,明明听不出什么情绪,却又似透着一股怅然。

少年没有吭声,风青柏将视线投向远方,落在暗夜无尽处,眸色深如这浓浓夜色。

帝王的感情是灾难。他自小就是这么认为的。

一如他的母亲,得了父皇的真心,却换来那般凄惨的下场。

皇上爱谁,不啻于将谁推像刀尖。

如此,又何必爱人,去害人呢。

风墨晗是帝王,他的路已经注定。只需兢兢业业为国为民,尽职克己,做一个明君,如此就够了。

他能做任何事情,唯独没有爱人的资格。

“何况,感情这东西又岂是外人教了就能学会的。感情不是知识,没有办法传授,只能自己去摸索,去意会,去领悟。”他就是这般,谁又教过他感情呢。

爱了的时候,自己知道,又或者连自己都不知道。

风墨晗跟在后头静静听着,抿唇垂眸,不发一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女福妃,别太甜》,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八百四十九章 如此,又何必去爱人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9274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