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在此时,门外驶来一辆马车,车上有人跳下来,料峭冬末里亦满头大汗,可见焦急。/P

/P

“快,快!草民特来报信!麻烦通报,请王府速速去救人!”/P

/P

“救什么人?你是何人?”柳知夏一把抓住来人手臂,急声问道。/P

/P

“草民一品茶楼掌柜!受钱少东家跟如意县主恩惠,一直心存感激,知南陵王府傅姑娘乃是两位恩人朋友,故而前来报信!还请公子告知王爷速去救人,晚了就来不及了!人现就在一品茶楼包间!”/P

/P

“门房,你去寻王爷,我先过去!”/P

/P

见柳知夏拽着茶楼掌柜上了马车,门房半点不敢耽搁,赶忙进去报信。/P

/P

居然有人害傅姑娘,这可不得了!/P

/P

马车以最快速度疾驰,柳知夏却觉时间异常漫长。/P

/P

“对不住,我是生意人,在京中不敢得罪权贵,能做的也只是报个信。”茶楼掌柜看着柳知夏沉郁面色,解释。/P

/P

“多谢,如此已经是帮了大忙了,这份人情柳某必定铭记于心。”/P

/P

倘若没有掌柜的来报信,光是找人都需要花上不少时间。/P

/P

柳知夏现在不敢去想那些场面,眼睛沉沉盯着车窗,只盼能立即到得茶楼。/P

/P

门房去报信的时候,风青柏正在偏厅用膳,没有刻意去等柳知夏,两人各有各的事情忙,偶尔一个回来晚些是常事。/P

/P

听得门房报后,放下筷箸,“魏紫,立即带人去一品茶楼,务必将人毫无无损带回来!”/P

/P

“是!”/P

/P

此时的茶楼包间里,只剩了傅玉筝跟五个男人。/P

/P

傅玉娴唤人进来后就走了。/P

/P

而这五个人,眼睛很红,呼吸急促,明显是被人下了药的。/P

/P

傅玉筝浑身发抖,一步一步往后退。/P

/P

面前即刻有人朝她扑了过来,在她躲闪间将她外衫扯下。/P

/P

死死咬着唇,怕极了,手脚冰凉,傅玉筝不敢喊,只能不断逃跑挣扎。/P

/P

她知道周围定然有人盯着,傅玉娴想要整死她,想要报复,绝对不会那么轻易一走了之,她就躲在周围,看着她被羞辱的画面。/P

/P

若她喊叫求救,那知夏……/P

/P

可是一个包间也只有那么大,再如何跑如何躲,她也躲不掉五个男饶围堵夹击,很快就被人紧紧抓住,赤红了双眸,眼睁睁看着身上衣衫一件件被撕开。/P

/P

绝望在心头迅速蔓延,屈辱、恨意几乎将她湮灭。/P

/P

知夏——/P

/P

隔壁,确如傅玉筝所料,傅玉娴并没有走,而是出门转而进了旁边的包间,透过包间上凿穿的洞,观看那边一举一动,欣赏傅玉筝面上每一个表情。/P

/P

“娘,您这主意可真好。”/P

/P

傅夫人坐在圆桌旁,翘着兰花指品茶,酒楼每日限量特供的中品养生茶,一杯就得花上一两银子,点的一壶总共也不过十杯。/P

/P

味道确实不错。/P

/P

“像这种清高自傲的贱人,只要拿捏到她的短处,就有办法折断她的傲骨。”傅夫人哼笑,“只是没想到,为了个泥腿子出身的书生,她还真肯牺牲。”/P

/P

“牺牲又如何,最后成了个破烂货,且看她一心一意对待的人,还会不会要她!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那才是她最惨的时候!”透过不大的洞口,傅玉娴眼里射出的光阴狠淬毒。/P

/P

当日她被推进瀑布水潭,遭一众醉汉看光了身子,名声尽坏。今日,她就要在傅玉筝身上十倍奉还!/P

/P

待会好戏上演,她就去拉开包间的门,让全城百姓观赏她的丑态!/P

/P

“娘,南陵王真不会为她出头?她到底是南陵王的救命恩人。”/P

/P

“一个烂货,为她出什么头?你爹从柳家那边得到的消息,这个贱人根本就不是南陵王的救命恩人!亏得我们被蒙蔽了那么多年,否则,我早就出手整治她了。何况,就算南陵王会为她出头,这件事情我们也必须做。否则让她参加甄选,我们傅家很可能会吃亏。傅家若是不好了,我们娘俩也好不了。既然如此,南陵王那边得罪也就得罪了。”/P

/P

傅夫人嘴角笑容妖冶冰冷。/P

/P

一来傅玉筝根本没有同南陵王求救。/P

/P

二来她们也没有伤害柳知夏。/P

/P

南陵王想要帮傅玉筝出头,也找不出合理的名目来,隔壁包间发生的事情,可没有人强迫傅玉筝。/P

/P

全是她自愿的。/P

/P

“放开我,啊!”隔壁女子终于无法隐忍,发出惨烈呼声。/P

/P

便是隔着一堵墙,都能听到布帛撕裂的声音。/P

/P

男人们的淫笑此起彼伏,让人作呕。/P

/P

也让心里阴暗的人,涌起扭曲的兴奋。/P

/P

冬日所着的衣衫几乎尽数被剥下,仅剩了一件被撕扯破裂的单薄中衣披在身上。/P

/P

于破裂处,可见雪白如凝脂的肌肤,还有前胸隐露的肚兜,包裹着呼之欲出的丰满,这一切都让男人们更加兴奋,眼睛猩红。/P

/P

一双双肮脏的手,朝她身上摸过来,傅玉筝绝望闭上眼睛,再睁开,眼里的绝望化为愤怒仇恨烈火,下意识使出石纤柔曾经教导过的手法,借力卸力,把五个大男人全数甩出去!/P

/P

探手拔下头上尖利的簪子,她要杀了他们!/P

/P

“再要反抗拖延时间,待会,就让你见到书生的人头!”/P

/P

冰冷声音似破空而来,傅玉筝僵住,手里簪子掉落地上。/P

/P

那些被甩出去的男人,像是感觉不到疼痛,反而更加兴奋,起身再次朝她扑来。/P

/P

这一次,将她死死钳制。/P

/P

头顶上一张张扭曲狰狞的脸,眼露淫邪光芒,嘴角挂着涎笑。/P

/P

傅玉筝木然躺在冰冷地板,眼前的世界似乎陡然变成了无声幻境,只有光影陆离。/P

/P

她看到的脸孔全成了傅玉娴扭曲疯狂的笑脸。/P

/P

那种恶心,像是一群蚂蚁在肌肤上侵犯攀爬。/P

/P

五指扣住地面,刮出带血的刮痕,清泪从眼角悄然滑落。/P

/P

她脏了。/P

/P

隔壁,傅玉娴双手亦紧紧扣住墙壁,眼里的光兴奋得极度扭曲。/P

/P

羞极饶画面,不该是她这种未出阁的女子看的,心头砰砰跳得剧烈,她却挪不开目光。/P

/P

马上,马上她就能看到傅玉筝痛不欲生的脸,听到她撕裂的惨叫!/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408章 她脏了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9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