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她全听在耳里,一清二楚。/P

/P

她知道,刚才他突然出声解围,于他来已经是仁至义尽。/P

/P

若是事情发生在李家,根本没人会管她。/P

/P

没人会帮她。/P

/P

早就习惯了不是吗。/P

/P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开口赶人了,她却赖在这里,就是要在他跟前哭。/P

/P

忍都忍不住。/P

/P

柳知秋被哭得脑门一阵阵发疼,本来打算一走了之,由她在这里自个哭个够,走了几步,又给折返了回来。/P

/P

焦躁踱了几步,伸手狠狠一抹脸,“行了,别哭了,我给你报仇还不行!”/P

/P

“……”李君月诧异抬头,打着哭嗝看向柳知秋。/P

/P

他,给她报仇?/P

/P

“嗝!”/P

/P

“……”/P

/P

抽搐了下嘴角,柳知秋低咒着走人,“到草垛子后面等着,我一会就来!”/P

/P

吗的,第一次见有人能哭到打嗝。/P

/P

回到酒坊里,钱万金已经带人看完整个酒坊,就站在其中一间作坊门前,跟一众名流商贾就合作的事情进行讨论,回答各人提出的问题,端是玲珑八面游刃有余。/P

/P

爷奶爹娘没过去凑热闹,反而对作坊里的各项器具更感兴趣,不断拿来跟杏花村酒坊里的东西做比较,评头论足。/P

/P

薛青莲不凑合,懒洋洋的靠在作坊门口,等着随时走饶模样。/P

/P

他找的就是他。/P

/P

过去,撞了下薛青莲肩头,柳知秋蛊惑,“是不是很无聊,带你去玩点好玩的?”/P

/P

薛青莲斜眼,“人话。”/P

/P

“有事找你帮忙。”/P

/P

“嗤!”轻嗤了声,薛青莲不感兴趣,“没兴趣。”/P

/P

跟柳知秋这二傻子混,不如跟福囡囡一块讨论药材药方。/P

/P

他可没柳知秋那么闲,二十几岁人了,还能跟六七岁的娃儿一道粘知了。/P

/P

柳知秋叉腰,转头朝跟在家人后头陪伴的少女喊,“囡囡——”/P

/P

立即被薛青莲捂住了嘴巴,朝那边回过头的少女笑哈哈,“没事没事,知秋跟我打赌呢,你忙你的。”/P

/P

等少女再扭转头,才甩了柳知秋一个大白眼,“你几岁了还整学人告状?吧,什么忙?”/P

/P

柳知秋咧嘴,“跟上。”样,治不了你?/P

/P

往外走的时候,趁人不注意,柳知秋还顺手在作坊角落抄零工具,裹进宽大的棉袍里。/P

/P

看到他拿的什么东西,薛青莲嘴角狂抽。/P

/P

出了酒坊,在门口等了会,就见一个豆丁兴奋的跑过来,“柳叔叔,我把人叫过去了!”/P

/P

“好样的,”揉揉豆丁脑袋,从兜里掏了一抓糖果给他,这是他在酒楼里顺来的,“赶紧回家去啊,别让人发现了。”/P

/P

“我知道的,柳叔叔!”捧着一抓糖果的奖励,豆丁机灵的蹿了出去,很快不见人影。/P

/P

“你到底在搞什么?”薛青莲一头雾水。/P

/P

“跟我来。”带着薛青莲先去草垛子旁找了李君月,又带两人在田地里密密麻麻的草垛子间左拐右绕,好一会才停下来,“躲好点,别出声。”/P

/P

李君月跟薛青莲看向他,皆是茫然的模样,倒也依言往草垛子后面躲。/P

/P

很快,前头响起了脚步声。/P

/P

“李姑娘,你找我?我来了,赶紧出来吧,别躲了!”油腔滑调的声音,在草垛子另一边轻浮调笑,“别害羞啊,既然找我过来,不是想通了吗,放心,我肯定对你负责。”/P

/P

听到这道声音,李君月脸白了一白,紧紧地盯着柳知秋,不明白他把人找来是什么意思。/P

/P

却见男子从怀里掏出个灰扑颇袋子,递给他叫来的青年,“青莲,给他套麻袋!”/P

/P

怕被人发现,他只用了口型,/P

/P

薛青莲看懂了,抽搐着脸,接过麻袋,顺便给柳知秋比了个大拇指。/P

/P

套人麻袋,真有他的!/P

/P

外头,王锦辉尤不知大难临头,依旧着荤话,用言语调戏躲在暗处的女子,“当初在县城第一眼看到李姑娘,我心里就惦上了,美人莹白如玉,皮肤水嫩光滑,勾得我直想抱一抱亲一亲……”/P

/P

贱皮子,想通了利害关系马上转变态度,跟窑子里的娘们没什么两样。/P

/P

之前还装得贞洁烈女似的。/P

/P

贱!/P

/P

正想到这里,便觉眼前一黑,有东西从头顶往下,把他半个身子全罩在了里面!/P

/P

“谁!是谁偷袭我!你们想干什么,知不知道我是谁!李君月,贱人!是不是你,你给老子滚出来!”/P

/P

薛青莲扭头朝草垛子后面探出头来的人比了个手势。/P

/P

搞定。/P

/P

柳知秋立即从怀里又掏出两根木棒来,儿手臂粗细,坚实得很。/P

/P

递给懵了一脸的李君月,手指堵唇嘘了声示意噤声,拇指再往外一扬,上!/P

/P

“……”李君月两手紧握木棍,颤颤巍巍走了过去。/P

/P

边走边看身边男子,紧张得不停收紧手指。/P

/P

柳知秋扬眉,打人都不会?看着,我教你。/P

/P

抬手举起木棍就朝无头苍蝇一样打转吼叫想要挣脱麻袋的人打去。/P

/P

“嗷!是谁!报上名来,待我抓到你,你就死定了!”/P

/P

王锦辉背上挨了一棍,火辣辣的疼,自幼养尊处优,哪受过这种苦跟屈辱,高声怒骂。/P

/P

“李君月,是不是你?别给老子装,我知道肯定是你!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老子回头定要你生不如死!”/P

/P

李君月本来极为紧张,听到王锦辉一口一个贱人叫骂,眼底泛起隐晦冷光,挥了木棍就往他身上打去。/P

/P

一下,两下,越来越快,越来越顺手,最后全然放开了自己,什么都不管,只管揍。/P

/P

揍到对方骂不出声音来,揍到对方倒在地上没法动弹。/P

/P

那些被轻薄带来的屈辱,那些经年积累下来的委屈,随着每一次挥手,全都发泄了出去。/P

/P

心头有什么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东西,似乎一下子被搬空了,整个人轻松无比。/P

/P

柳知秋扬唇,伸出两指做出走饶手势。/P

/P

留下倒在地上的麻袋人,扬长而去。/P

/P

薛青莲走在最后,用脚踢了下麻袋人,叹气。/P

/P

手指弹怜,洒出些许粉末状的东西。/P

/P

这种烂摊子,还得他来收拾结尾。/P

/P

一行三人,鱼贯离开,走出好远之后,李君月突然蹲在地上。/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87章 套他麻袋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