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村要建新酒坊啦!/P

/P

十里八乡艳羡的杏花村,要在别的村子开新酒坊啦!/P

/P

这就意味着,以前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即将成真!/P

/P

杏花村就那么多人,已经全部进了杏花村酒坊,那在别的村子建的新酒坊,肯定要重新招工人!/P

/P

十里八乡的,人人都有机会!/P

/P

有机会进那个月钱高,有奖金,有年终分红,还有年节福利的酒坊!/P

/P

整个香山县的百姓,奔走相告。/P

/P

摩拳擦掌等待机会到来。/P

/P

只要酒坊一建好,立即要涌去报名!/P

/P

柳玉笙跟钱万金那边也没有拖沓,事情既然确定了,就立即施校/P

/P

在全县百姓们殷殷期盼中,新酒坊分别在泊头村、秀水村,芦溪村、马卢村、上坡村五个点新建。/P

/P

比原定多了两个点。/P

/P

而这,尚只是暂定扩建的第一批。/P

/P

第二批会在第一批正式运作且稳定之后再行施建。/P

/P

这期间,可以慢慢挑选合适的地点。/P

/P

钱万金的野心,是要在整个香山县满地开花。/P

/P

之后以放射延展的方式,把摊子一点一点往外铺开!/P

/P

他要把香山县打造成全南陵闻名的酒之乡!/P

/P

日后只要提起酒,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香山县杏花村养生酒!/P

/P

同时间康世鸣那边也没有闲着,开始大摆茶酒会,邀请城中各富商名流赴宴,于席间游他们募捐善款赈灾,恩威并施。/P

/P

虽然遭遇了一波不满,总算有所收获。/P

/P

他的任务,就是在这些富得流油的人身上挤出一层油水来。/P

/P

最后消息传到杏花村,柳玉笙等人只知道康县令有所斩获,随后便没有再去多做关注。/P

/P

各司其职。/P

/P

钱万金更是完全没有理会那边的情况,包袱已经有人替他背了,他还管那么多干什么,不是自找罪受吗。/P

/P

躲还来不及呢。/P

/P

他们这边酒坊正在建,却不是无事可做,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处理。/P

/P

比如召集各村村长进行商谈,就新酒坊一事给出意见,在其中挑选出适合管理新酒坊的人选,另外每个村子里给出六十个饶名额,待酒坊落成,即刻可以进入酒坊上工。/P

/P

十里八乡,每个村子都有上百户人家,想要涌进新酒坊的人即便一家挑选一个都有上百人,六十个名额是远远不够的。/P

/P

那剩下那些没被选中的人家,要如何脱离眼前贫困现状?/P

/P

种地,种植酒坊需要的各种原材料,比如药材、茶叶。只要脚踏实地,把地里的作物打理好,酒坊就负责收。/P

/P

这就完美解决了那些没能进酒坊的百姓生活来源。/P

/P

最后一点,都手艺人在民间,各村各乡只要有人有手艺,这门手艺适用于酒坊运作的,可以毛遂自荐,来找柳玉笙或者钱万金商谈。/P

/P

比如烧瓷手艺人,待酒坊落成后,肯定极缺。/P

/P

杏花村李大一家子仅仅供应杏花村一个酒坊,已经是勉强,便是扩大烧瓷作坊,也没办法同时供得上几个酒坊的需要。/P

/P

所以他们还要再寻烧瓷作坊合作。/P

/P

一下子多了好多让村民有奔头的门路,各村村长喜得无以复加。/P

/P

散会后即奔回村子,把事情尽数告知村民,迎来十里八乡又一次沸腾。/P

/P

被选进酒坊的欣喜若狂,没被选上的也不再失望。/P

/P

进不了酒坊,他们可以种地,但凡乡户人家,伺候作物还有做不来的?/P

/P

杏花村以前也没种过药材,现在那里俨然已经成了整个香山种植草药最好的地方。/P

/P

杏花村能做到的,难道他们做不到?他们也不比人差!/P

/P

就算实在做不来,还可以种植茶树。/P

/P

再不济的还能种植果树,总有一样能校/P

/P

心里有了奔头,什么困难都不是困难!/P

/P

柳玉笙跟钱家的风评,在百姓之间一时扶摇直上,风头无两。/P

/P

他们的作为真正在惠泽香山百姓,那么百姓,也会给予回馈。/P

/P

这边开展得如火如荼,一派火热势头。/P

/P

百姓心中有了希望,受灾之后的阴霾早被喜悦冲散一空。/P

/P

整个香山全然寻不到一点此前的愁苦悲凉。/P

/P

同一时间,京城却极不平静。/P

/P

钱万金走了,养生酒坊及养生茶坊暂时交到钱百豪手里。/P

/P

那是个连柳淮都大感头疼的人物,酒坊跟茶坊在他手里,短短半月功夫,火热程度就持续掀起新高,之后保持在一个让人抬手都拉不下来的稳定地位。/P

/P

钱百豪手段之高,远胜钱万金好几个档次。/P

/P

把本就焦头烂额之际的柳家,稳稳压到了下头,几乎无力翻身,想尽办法都没能再拿回曾经在茶业占据的庞大市场。/P

/P

想靠着茶农茶商联合打击钱家的想法也被腰斩,无法施为。/P

/P

而当初从钱家茶坊买的那一罐茶叶,柳家集结了十几位中草药大家,彻日彻夜研究,都没能解出当中到底添加了什么鬼东西,愣是让质地普通的茶叶,口感胜过市场上精心炮制的特级精茶,而且还兼具有养生效用。/P

/P

花了大笔银子请来一堆没用的废物,那些草药大家被柳淮盛怒之下骂得狗血淋头,秉着还余有的一点傲骨,齐齐撒手,弃柳家而去。/P

/P

柳家上到长老,下到各辈,个个愁云惨雾,柳家乱成一锅粥。/P

/P

他们柳家,正在一点点倾覆。/P

/P

那种危机感已经开始悬上每个柳家人心头。/P

/P

柳淮再次直奔清宁宫,把一叠账本摔在柳太妃面前。/P

/P

“柳家生意从年前开始一落千丈,每隔一段时间,却都要支付一大笔银子供给太妃、左相、以及秦大将军!只进不出,柳家缺口越来越大,下一次,柳家可再拿不出银子来填你们的窟窿!”/P

/P

柳家虽然依着柳太妃那点关系,与左相跟秦啸能结成铁三角,实际上也不过是柳太妃的附庸,是三方予取予求的银仓!/P

/P

银仓将倒,哪里还能顾及得了去继续维系关系。/P

/P

柳家都快要败了,还想从他这里拿钱?/P

/P

做梦去吧!/P

/P

柳淮气急败坏,少有表情的脸上,爬满愤怒,焦躁,无力,还有深深的惶恐。/P

/P

柳太妃拿起面前那叠账本,一页页翻开,神情全无波动,捏着账本的手,却几乎将纸页捏皱。/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78章 大厦将倾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