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坡村人走了,走出杏花村之后,跟在安才后面的人开口。/P

/P

“村长,你刚才为什么那样?”/P

/P

那一个躬身,让他们心里很不是滋味。/P

/P

不是不想承认错误,但是村长在他们心里,是整个下坡村的主心骨。/P

/P

这些年他一直是骄傲的,下坡村人也能跟他一起傲。/P

/P

陡不然的村长弯腰低头了,这让人一下子真的很难接受。/P

/P

安才走在前面,没有回头,只冷冷道,“我是村长。”/P

/P

村长,对一个村子有责任。/P

/P

赌气撑了那么久,撑来的结果是什么,村里的娃子差点病死,一村子人跟着受罪。/P

/P

安才耷拉下眼皮子,脸色阴沉沉的。/P

/P

真豁出脸皮去做了,有些事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P

/P

诊室里,柳金福作状擦了下额上的冷汗。/P

/P

他这是被安才那一鞠躬给吓的。/P

/P

那个老混蛋,年轻时候就是个混混地痞,还真没见过他对谁弯腰。/P

/P

就是个跟人时时比狠的,心也黑。/P

/P

有今这一遭,还是他们囡囡以德服人啊。/P

/P

柳家人同样震惊。/P

/P

刚了十几年了,两个村子的争斗往上数,一桩桩一件件的都能拿来给娃儿讲古。/P

/P

变化来得太突然,叫人猝不及防。/P

/P

可是却是有效果。/P

/P

一家子常年横在心头的一颗刺,随着那个躬身,那句对不起,好像软了很多。/P

/P

不再尖利的杵着,扎痛别人,也扎痛自己。/P

/P

因着大冷,前段四处奔走忙活赈灾,现在风雪逐渐停歇,府衙那边也有动作,基本没他们什么事了,所以杏花村的人大多缩在家里烤火,没有出门。/P

/P

这也导致安才这个敌村村长一路摸到柳家大院,竟然没被人察觉。/P

/P

当时发生的事情,还是村长柳金福之后起,村子里的人才知情。/P

/P

个个皆哗然不已,甚觉扬眉吐气。/P

/P

当初两个村子闹那么僵,他们几乎一直被压着打,后来村里有了囡囡这个福娃娃,情况才一步步反转。/P

/P

虽然两个村子多年不曾来往,但是心头到底为当初积了怨气。/P

/P

这次,那口怨气可算是散了。/P

/P

至于下坡村那边,当喝下了火烈草药汁之后,于第二日,村民们感染的风寒便有了大幅好转,没再听闹出什么事来。/P

/P

时日一久,村民们也不再去关注。/P

/P

赶在正月末尾,衙门那边康世鸣亲自带来了京中传达的圣旨,当场宣读,加封柳玉笙为云州赈灾大使,与香山县令一并处理灾后重建及百姓安抚事宜。/P

/P

杏花村又迎来一次沸腾。/P

/P

赈灾大使啊,但凡跟大使两个字有关,那都是有特权的。/P

/P

他们村囡囡果然是生带着福气,越走越高,连带的杏花村名气也越来越甚。/P

/P

拿到圣旨后,柳玉笙白日里接诊,晚上便一心扑在完善计划上。/P

/P

相隔千里,但是这一纸圣令,她却能读懂风青柏的意思。/P

/P

为他对她的信任,时而泛出心喜。/P

/P

灾后的一系列处理,倘若做不好,会成为众矢之的,但若做好了,正面的效应也非常大。/P

/P

之后她所作的每一件事,不仅仅只代表个人,不仅仅只代表柳家跟杏花村,而是代表了风青柏的一整个派系。/P

/P

成,则东风直上。/P

/P

而她,没有片刻考虑失败的后果。/P

/P

此事只许成,不许败。/P

/P

柳家人也没闲着,带领整个杏花村备战,只要柳玉笙需要,他们随时能群涌而上给她支持。/P

/P

衙门那边康世鸣一直奔波在各地,这段时间没去打扰柳玉笙。/P

/P

现在暂时在做个各地方的损失统计,待得他把这些前续做好,之后的事情才是重头。/P

/P

朝廷虽然来了圣旨,却没有拨下半文钱赈灾款项,这一点不同寻常,他一时之间想不出当朝执政在想什么。/P

/P

受灾的全是南陵百姓,朝廷下令赈灾却不拨发善款,此前从未有过先例,事情传扬开去,百姓必然会怨声载道。/P

/P

执政者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P

/P

他思来想去,总觉得问题症结出在赈灾大使柳玉笙身上。/P

/P

所以但凡柳玉笙有什么要求,他必然全力配合。/P

/P

没有原因,只是一种预福/P

/P

只要好好配合那个少女,日后,必大有好处。/P

/P

钱万金是在柳家接到圣旨半月后到达的杏花村。/P

/P

还在村口的时候就等不及撩开车帘子探头往外看。/P

/P

回来的一路上,经过无数村庄,整个香山县但凡路上能看到村庄的地方他全部打眼看过,虽然不满目疮痍,但是受灾过后的苍凉几乎处处弥漫。/P

/P

连路遇到的百姓,没有一个人脸上带着笑容。/P

/P

那些面孔他越看心里越担心。/P

/P

担心杏花村有事。/P

/P

好在,村庄平静如常。/P

/P

覆盖田地里的冰雪已经开始融化,长长绕绕的青河也已经开始破冰,透过露出来的河面,能看到清澈水流。/P

/P

进了村子后,各家各户里传出来的人声一如往常中气十足。/P

/P

待得马车在柳家大院门口停下,没等跳下马车钱万金就开始扯着嗓子喊,“爷爷,奶奶,柳叔,柳婶,福囡囡,知夏知秋,我回来了!”/P

/P

“回来了赶紧进门,杵门口喊什么,囡囡在给人诊病呢,这孩子,还显摆起嗓门来了。”院里柳老婆子喝了一声,绑着围裙走出来,冲着几步蹿到她面前的青年就是一巴掌拍过去,“赶紧进屋,看把你冻得,耳朵都红了,车里没点火炉子啊?”/P

/P

“点了,当时走得急,炭火没准备够,路上也不想费时间去买,赶着回来呢。”钱万金笑嘻嘻的,“奶,给我泡壶热茶呗,要福囡囡特制的那种,大叶茶我不喝啊。”/P

/P

“行了,奶奶给你泡去,去屋里烤烤火,暖和暖和。”/P

/P

“哎哟喂,奶奶您真是个贴心的老棉袄!我去了啊,车里还有行礼没搬,我把知秋叫过来搬,您可别动,东西重着呢。”/P

/P

一老一少欢谈着进门,不用钱万金叫,柳知秋自动自发出门当搬运工。/P

/P

“我就知道你回来铁定先使唤我,就不能换个人?”/P

/P

跟钱万金擦肩而过,看他腻歪在奶奶身边狐假虎威笑得嘚瑟,柳知秋甩他一个大白眼。/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73章 赈灾大使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