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把孩子抱回去了。”喂完药,又接诊了两个病人,最后给孩子探了下体温,柳玉笙同一直等在旁边的汉子跟跟妇壤。/P

/P

“神医,孩子这就好了?”妇人犹疑。/P

/P

“没事了,只是孩子体温这两会出现反复,多注意下即可。”叮嘱的同时,递出两包药给她,“这药每喝一次就行,诊金八十文。”/P

/P

妇人呆了呆,脸一下煞红,“我、我出门没带银钱,我现在就回去拿,马上送来!”/P

/P

急匆匆转身往外跑。/P

/P

柳玉笙无奈,把药的递给还愣着的汉子,“把孩子抱回去吧,诊金回头送来就行,最近这里病人多,免得孩子再感染。”/P

/P

“哦好,我这就把孩子抱走!”/P

/P

堂屋里一群人,看到汉子把孩子抱出来了,呼啦啦站起跟上,纷纷去瞧娃子脸色。/P

/P

依旧还有些潮红,但是明显是活过来了,只是孩子,经了这么一场,让人昏睡着。/P

/P

所有人总算放下心来。/P

/P

回头看看屋子里烤火的几个老爷们,彼此之间气氛仍然尴尬,只冲屋里点零头,便一起往外走。/P

/P

没走出门槛呢,先前跑出去的妇人竟然又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P

/P

村长,安才!/P

/P

下坡村人齐齐脸色一变。/P

/P

村长在村子里的威信,相当于官老爷在百姓们心里的分量。/P

/P

甚至安才对他们而言,比官老爷积威更甚。/P

/P

在下坡村,村长一不二,同时也是他们的主心骨。/P

/P

安才脸色阴沉沉的,在门前站了好一会,才深吸一口气,垮了进来。/P

/P

挡在他前面的人立即分开,让出路。/P

/P

屋子里柳金福跟柳家老爷们便瞧着人了。/P

/P

“嘿,这老混蛋,怎么跑这来了,想找晦气不是?”柳金福当即起身走出去。/P

/P

对方是村长,他也是村长,要是安才敢起什么幺蛾子,那可就不用讲情面了。/P

/P

他们两个村子之间,本来也没什么情面。/P

/P

柳金福严阵以待,准备迎敌,柳老爷子带着家里三大男人也走出来了,跟柳金福同一阵线。/P

/P

安才撩起耷拉的眼皮子,扫了他们一眼,脚步微转,背着手从他们面前走过。/P

/P

“……”柳金福当即哑火。/P

/P

这是什么意思?/P

/P

后头柳金福老脸上的诧异,安才看得真真的,冷哼着勾了下嘴角,走进诊室。/P

/P

屋子挺阔朗,靠着墙边摆着一排的椅子,最里面还真有长木榻,铺了褥子垫着。/P

/P

另一头则是一张L形长桌,一端靠墙,把正在给人接诊的姑娘围在里面。/P

/P

姑娘身后一大排柜子,跟医馆药房里摆着的药柜一样,一个个屉子,上面用笔标了字,写着各种药材名称。/P

/P

看到他带人进来,姑娘只抬眼看了下,就专注在手里病人身上。/P

/P

安才也不打扰,径自寻了张椅子坐下。/P

/P

他在等,门口的下坡村人也围在外边等,不敢先走,也不敢劝走。/P

/P

柳家几个老爷们、柳老婆子带着两女眷还有柳金福,也挤了进来,坐到安才对面对他虎视眈眈。/P

/P

老婆子手里拿着做材锅勺,摆好架势,要是对面那个老家伙敢对他们家囡囡怎么样,她就冲上去抽他。/P

/P

安才眼皮子耷拉,整个眼睛呈三角形状,看着很凶,脸色跟眼睛常年阴沉沉的,只从那双眼睛就能看出对方是个心狠的角色。/P

/P

待得柳玉笙诊完手里的病人,安才站了起来。/P

/P

对面柳家一家子立即跳起,齐齐挡刀柳玉笙诊桌前面,“安才,你想干什么?”/P

/P

要不是诊室里囡囡诊病的时候不能喧哗,刚才他们就直接上手把人拽出去了,哪里会忍那许久。/P

/P

这阵仗,下坡村人也不干了。/P

/P

虽然柳家闺女刚才救了他们村的娃子,但是一码归一码,要对付他们村长他们肯定不能同意。/P

/P

他们人都在这,眼看自己村长挨欺负,那不是税么!/P

/P

下坡村人也挤了进来。/P

/P

“都出去!”安才往后斜眼,警告的看着冲进来的人。/P

/P

下坡村人默了默,慢腾腾往后退。/P

/P

屋子里还没能走的病人,被堵在里面,看着这般场面,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P

/P

左瞧右瞧的,不知道这些冉底要干什么。/P

/P

剑拔弩张。/P

/P

把人喝退后,安才从怀里掏出个钱袋子,数出一百二十文,走近两步,手臂越过挡在那的柳家人,将铜板扣在桌上。/P

/P

“孩子的诊金药钱,八十文。多出的四十文,付那包草药钱。”一大包草药,当然不止四十文,但是他也拿不出更多了。/P

/P

只是借此表明一个态度,互不相欠。/P

/P

柳金福给气得咬牙,“嘿你这个老混蛋,真要付钱你就付足了,四十文买整个村子用的药量,你还真是脸大!看我们杏花村好欺负是不是?这么多年了你脸皮咋还那么厚呢!”/P

/P

“钱没了,命一条,你要,把命拿去。”/P

/P

柳金福跟柳家人愣是被这么不要脸的话给噎得不出话来。/P

/P

安才缓缓环视屋里人,声音沉沉,“我安才横了一辈子,从没服过人,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P

/P

顿了下,视线透过柳家一家子,落到已经站起的姑娘身上,“但是我对你的确少了一声道歉。”/P

/P

罢,将挺直的背脊弯了下去,躬身,“对不起。”/P

/P

柳家人怔住,这句道歉,他们等了十几年,直到今才亲耳听到。没想过还能当听到。/P

/P

门口的下坡村人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他们村长什么时候对人弯过腰?可是今,他弯腰了,低头了,对着个姑娘,出了对不起。/P

/P

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句对不起是因为什么。/P

/P

一时之间,整个诊室里异常沉默静寂。/P

/P

“您的道歉,我接受了。”站在家人身后,柳玉笙声音清浅平静。/P

/P

她的家热这声道歉等了十几年,每每想起当初的事情依旧愤怒难当。/P

/P

这声道歉,她受得起。/P

/P

那个躬身,她的家人受得起。/P

/P

她没有原谅,家人为她承受的心理折磨更大,受到的伤害更重,原不原谅,家人才最有资格决定。/P

/P

安才直起身,深深看了柳玉笙一眼,扭头离开,“走!”/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72章 她受得起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