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柳玉笙给了药,柳家人没有多什么。/P

/P

反倒是薛青莲,一脸恨铁不成钢,“那么烂好人做什么?换做是我,我管他们去死。那种人心性已成,你对他们好他们也不会记你的恩情,不定下次有事的时候,他们回过头来就能反咬你一口,恩将仇报。”/P

/P

“我都不气,你气什么?”一边整理手中药材,柳玉笙挑眉问道。/P

/P

“我是怕你吃亏!”/P

/P

柳玉笙无奈,“我给出药材,不是为了让他们感恩,记人情。现在风雪停了,气比下雪的时候会更冷,娃儿跟老戎抗力原本就低,感染上风寒要是没有好药,会反反复复发作。严重的,会死人,我不是烂好人,只是对无辜的孩子,做不到见死不救。”/P

/P

她出事那会子,下坡村的娃儿还没出生呢。/P

/P

难道要将仇恨延续到下一代身上,恨他们祖祖辈辈?/P

/P

医治一个风寒之症,于她来只是举手之劳,却能救下无数条稚嫩的生命,免他们未曾看到夏花绚烂便于寒冬里痛苦夭折。/P

/P

仇恨重要,还是医德为先?/P

/P

她秉持医德,也不会忘记下坡村的过错,这两者,其实并不冲突。/P

/P

救人,不等于原谅。/P

/P

这件事情,柳玉笙没有再去关注,只专注在自己该做的事情上。/P

/P

接诊,治病,同时开始计划扩建事宜,等到钱万金来了,跟他商量过后就能开始着手实施。/P

/P

当时跟康世鸣要等钱万金来了之后才会做最后决定,其实她心里已经是笃定了要再开酒坊的。/P

/P

十里八乡,她会带领他们脱贫致富。/P

/P

不为别的,只为风青柏。/P

/P

南陵国,是他的国家。/P

/P

如今的南陵,在他治理之下。/P

/P

他是当朝摄政王。/P

/P

南陵每一片土地,皆是皇土。/P

/P

南陵每一个百姓,皆是他的子民。/P

/P

他辛辛苦苦屹立朝堂,周旋于阴谋诡谲,为的是什么?/P

/P

一为保住风墨晗,二,为稳定社稷江山。/P

/P

想要稳定江山,必要国富民强。/P

/P

而民富,才能国富,国富,才能民强。/P

/P

民强,则边关莫敢来犯。/P

/P

百姓安居乐业,才能实现国泰民安。/P

/P

风青柏要做的,就是她要做的。/P

/P

她没有太大野心,也没有什么理想。/P

/P

她所作一切,不过是他为国,她为他。/P

/P

如果她有什么愿望,她只希望国泰民安那一日,他将大好河山交到风墨晗手里之后,能与她回到杏花村。/P

/P

远离纷纷扰扰,看云卷云舒,品岁月静好。/P

/P

另边厢,老爷子拿了草药之后,并没有亲自送去,而是交给了村长柳金福,由他出面。/P

/P

到底,虽然孙女超出他预期的让他骄傲自豪,他也确实希望她成长为豁达通透、正直善良的人,但是老爷子心里却没有如表现出来的那般大气,只是在孙女面前装了一装,免得丢了一张老脸。/P

/P

他是非常记恨下坡村的。/P

/P

没有握手言和的打算!/P

/P

可孙女是他亲自教出来的,自他就告诉她与人为善,临了难道要让她看见自己言行有悖?/P

/P

以后在孙女面前就没威望了。/P

/P

从村长家出来,拢着双手往家走,在家门口不远就看见路边一尊蹲着的木头,眼睛鼓愣登的看着他。/P

/P

“在这里杵着干什么?不冻啊?回家。”老爷子慢悠悠的走过去。/P

/P

柳大站起来跟在老爷子身后,一言不发,但是通身怨气。/P

/P

老爷子也不问他想干什么,不就是心里过不了那道坎。/P

/P

家里每个人都把囡囡当成宝捧在手心,当初差点失去,这件事情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P

/P

“大林啊,人这一生,该是有两个夫子。一个是书院的教书先生,教孩子们识字明理。而我们则是孩子生活中的夫子,教导他们为人处世。都先学做人,再学做事。想要孩子学好,首先我们自己就得做好,言传身教。我希望我的孩子们正直善良,一辈子无愧于心,我便一直在这么做。你呢,你是怎么希望的?”/P

/P

柳大沉默,两人间便没有再进行交谈,直到快要跨进家门口,才听到他的声音,“我明白了,爹。”/P

/P

柳老爷子这才回身,在他肩头拍了拍,眼底闪过欣慰,“咱们乡户人家,简简单单就能过一辈子,那便将心思也放简单了活,才能活得自在,快乐。而孩子们,他们的未来还在很远的地方,他们会比我们走得更远,看到更广阔的地,但是不管他们将来如何,能不忘初心,坚持始终,才最重要。爹不是要你们学着以德报怨,但是我们要学会感恩,懂得感恩的人才得生活眷顾。你看,我们现在生活得很好。”/P

/P

而下坡村的人,生活得很不好。/P

/P

柳大懂了,看着老爹已经走开的背影,笑起来。/P

/P

爹是活得真通透啊。/P

/P

言传身教,正直善良的老头子,心底藏着黑。/P

/P

另边厢,村长家里,柳金福看着面前的一大包药材愁得没有直皱。/P

/P

把药材丢给他干嘛?/P

/P

他也不想去送啊!/P

/P

他要是去了,等回来全村都得对他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P

/P

他现在掌管着一整个酒坊,威信下降还怎么管村里那帮皮崽子?/P

/P

“老大,你帮把这药送去对面……”/P

/P

“爹,我有事马上要出门,来不及了,你自己去送啊!”/P

/P

“老二,……”/P

/P

“爹,安子刚叫我去检查新出炉的酒坛子,质量把关不容马虎,我现在就去,回头再!”/P

/P

一个两个刚还在屋子里坐着,一听他叫唤,立马出门,逃都没那么快。/P

/P

把柳金福气得额角青筋直跳。/P

/P

两个逆子!/P

/P

败名声的事情全让他一个人去做!/P

/P

生儿子有什么用?/P

/P

要是生个像囡囡那么聪明孝顺的女娃儿多好?也犯不着柳老头子每捧着个茶缸子四处转悠的时候,他只能眼馋!/P

/P

“别叫唤了,这个差事没人愿意接,你自己去吧。”他还在那里嫉妒恨,家里老婆子笑道了句,转身也走了。/P

/P

柳金福认命抱起大药包,慢慢摸出门。/P

/P

十几年没踏过下坡村的地儿了,平时在路上、镇上偶尔跟安才那个老混蛋打照面,两人都是拿鼻孔瞧对方的。/P

/P

现在他还得自己送上门去看那张倒三角脸,想想就憋!/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69章 言传身教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