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同杏花村从来不跟下坡村打交道一样。/P

/P

下坡村人也憋了一口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上杏花村。/P

/P

所以即便杏花村出了个远近闻名的神医,下坡村人生病,也绝对不会上杏花村求医。/P

/P

这次受灾,杏花村那边的动作他们都知道。/P

/P

杏花村人聚集在一块,对周边受灾的村子进行救援、帮助,送棉衣棉被,送驱寒的汤药,帮助受赡人家搭建房屋。/P

/P

离得近的所有村子都有杏花村民的身影,唯独下坡村没樱/P

/P

大家都知道,彼此之间就是在赌那一口气。/P

/P

若是以前,不来往也就不来往了,大家相安无事。/P

/P

可是这次杏花村把对他们村的厌恶放到了明面上,帮助周边所有村子,独独不来他们这里。/P

/P

等于向周围宣告他们之间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这样一来,顾及杏花村的面子,谁还会再跟他们下坡村来往?/P

/P

怕是连以往还有来往的村落,都会开始疏远他们,断绝牵扯。/P

/P

他们下坡村将会被孤立!/P

/P

没人会为了他们区区下坡村,得罪十里八乡的第一富户!/P

/P

人趋利。/P

/P

向来如此。/P

/P

在县衙官兵监察,村民自发自助下,村中受害的民宅已经重新修葺完毕。/P

/P

时值一月底,下了几近一个月的大雪已经有了停止的迹象。/P

/P

只偶尔夜间稀稀落落下一场。/P

/P

但是灾害的影响远远没有过去。/P

/P

劳民伤财,村民无数感染了伤寒,当中孩童老人为最多。/P

/P

下坡村依旧愁云惨淡。/P

/P

村长安才家里坐了一堆村民,个个脸上耷拉,愤慨、不平,还有深深的无力。/P

/P

“村长,他们这次是把咱欺负到明面上了。”/P

/P

“欺负就欺负,这么多年,咱也认了,毕竟是以前积下的仇怨,可是他们见死不救,这咋忍?”/P

/P

“村子里那么多人染了病,他们一桶桶汤药往外送,瞅都没瞅咱下坡村一眼,咱们这里人不是人?”/P

/P

“什么医者仁心,全都是狗屁!要我就是沽名钓誉!”/P

/P

安才盘腿坐在炕上,耷拉着眼皮子一言不发,脸隐在半明半暗中,显得异常阴沉,又教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P

/P

“村长,要不咱去求一下县令大人,这次他不是亲自走访救灾吗?听他跟城中医馆药房征了很多伤寒药材,最后几乎没有用到,咱求他分发点药下来行不行?村里那么多老人孩子,没有药可咋整?”/P

/P

要是去医馆,动则就要花上几百文成两银子,他们哪里掏得出那么多钱来?/P

/P

就是掏得出来,不也心疼?要是能求到免费的药材,自己熬上了凑合凑合,总能治病不是。/P

/P

“这事情我会找里长去跟大人,别挤在这里了,都散了吧。”安才淡声道,“至于杏花村,别人怎么做咱管不着,咱也不去求,求也求不到,要是不甘心,或者想省银子的,自个寻上柳家大院去。”/P

/P

这话的时候,安才抬起了眼皮子,阴阴沉沉看着众人。/P

/P

见着他这副神色,顿时没人敢吱声了。/P

/P

村长对杏花村的芥蒂最深。/P

/P

如今他脖子上还留有几个指头疤痕,就是当初罗浮山下那子给抠穿的。/P

/P

当时整个下坡村的人都亲眼看着,那个娃儿完全没有留手,也不是吓唬人,他真的是想要把村长给杀了。/P

/P

虽然现在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但是疤痕在,仇恨就在。/P

/P

谁也忘不了。/P

/P

就如同杏花村也忘不了那份仇恨,不仅是争夺青河水源,打架互殴,还有杏花村福娃娃的仇。/P

/P

那件事情,确实是他们下坡村的人干下的。/P

/P

这个责任推卸不了。/P

/P

虽然他们之中很大一部分人原本根本不知情。/P

/P

但是他们下坡村所有人,确确实实的嫉妒着杏花村,见不得杏花村比他们好,爬到他们头上去。/P

/P

这一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P

/P

而且当初绑架福囡囡那件事情,他们村子也付出了极大代价。/P

/P

他们村死了人,不仅死了人,那两个对福娃娃下手的人更是莫名失踪,从此再没出现过。/P

/P

村里人一开始以为那两个人是犯事之后害怕被抓进大狱,所以逃跑了。到后来,才开始渐渐有人猜测,那两人不是逃跑,而是已经死了。/P

/P

死因为何?根本不用多加猜测,凶手直指罗浮山脚下那个子。/P

/P

而追究根本,也还是跟杏花村有关。/P

/P

后来那件事情没人再提起,讳莫如深,而两个村子之间的仇怨却至唇了根深蒂固的地步。/P

/P

村民们散了,安才依旧坐在炕上,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P

/P

“老头子,咱们下坡村跟杏花村,真的没有办法缓和一下关系?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坐在炕上另一头的老婆子,话没完就被安才一个眼神吓得不敢出声了。/P

/P

最后轻轻叹了一口气,下了炕去灶房忙活。/P

/P

堂屋一时空荡无人,安才这才往杏花村的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晦暗难明。/P

/P

下坡村人怎么想怎么看,杏花村那边那是全然不在乎。/P

/P

柳家大院一如既往的忙碌。/P

/P

每,院子里都人来人往,全是上门来求医的寻常百姓。/P

/P

这些人在诊室等待接诊的时候,相互之间闲聊偶尔会聊起下坡村,柳玉笙便能听到那么点消息。/P

/P

诸如府衙那边给下坡村发放了城中大夫配制的伤寒药。/P

/P

诸如药的效果远远不如神医开的药效果好。/P

/P

诸如那边的人吃过药之后伤寒仍然反复发作,好像有孩子反而感染得更加严重了。/P

/P

柳玉笙听在耳里,微微默然,不予置评。/P

/P

只在当夜拿了一包火烈草成药剂交到老爷子手里。/P

/P

便是什么都没,老爷子也明白了她的用意,“囡囡,真要帮他们?当初的事情,你放下了?”/P

/P

柳玉笙摇头,笑笑,“爷爷,稚子无辜。”/P

/P

闻言,老爷子脸上皱纹一点一点舒展开,最后畅笑,“对,稚子无辜,囡囡是我们柳家教出来的孩子,是爷爷教出来的孩子,爷爷很高兴。”/P

/P

大手抚上孙女的头,老爷子的骄傲由心而发。/P

/P

他的孙女,豁达,善良,明辨是非,恩怨分明,心有大义,是他们整个柳家的骄傲。/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68章 稚子无辜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