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子对视一眼,点头。/P

/P

“神医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们知道的一定。”/P

/P

随即同柳玉笙及柳家人起了大降雪下各村的情况。/P

/P

“这场雪下得太大,一晚上功夫,房顶堆积的雪就能把不结实的茅草顶压塌,我们村里穷,住的房子几乎全是土墙房,有近一半屋顶搭的都是茅草。被压塌的不止我们一家,好些人都受伤了,只是我娘擅最重,郎中不敢治,让要么送到镇上,要么来杏花村找神医。”/P

/P

“除了我们泊头村,周边好几个村落也有人因为房屋垮了被压赡,像云水村、断桥村、芦溪村……”/P

/P

“那么多村子,没有受祸祸的,怕是只有杏花村。”/P

/P

杏花村生活好,村民手里有余钱之后,都翻了新房,房顶搭的是厚实的瓦片,房子坚实稳固,非常安全。/P

/P

要不是有人带了消息回来,根本想象不到这场迟来的冬雪,已经给百姓造成伤害。/P

/P

“大雪成灾了,房顶垮塌,百姓受害,不知道府衙会不会管,要是不管,可能会出乱子。”柳老爷子听完情况之后,眉头皱得紧紧的。/P

/P

事情比他想象的还严重。/P

/P

“如今的县令算是个好的,民情呈上去之后,应该会着手处理。”柳老婆子道。/P

/P

当初县里土皇帝王成滨的案子,就是县令亲自断下的,能做实事,应该算得是个好官了吧。/P

/P

“管不管,我们只能等,看官府如何作为。”柳知夏想得要远很多,“现在我们看到的还只是周围一片,其他地方是什么情况暂时不得而知,如果各个地方都出现了灾情,朝廷那边肯定会有命令下来。”/P

/P

傅玉筝点头,“如果灾情严重,上面肯定会着手应对支援,只是云州离京城甚远,消息传递一来一回都要耗费不少功夫,想要及时等到支援,恐怕很难。”/P

/P

以王爷为人,断然不会对此事置之不理,只是受到条件限制,恐怕没办法处理及时。/P

/P

这种时候,最关键的,还是要依靠当地父母官。/P

/P

一家子开始就这个问题展开议论,柳玉笙坐在旁侧垂眸沉思。/P

/P

以前她对时事并不关心,在她认为,只要自己亲人好好的,自己身边的人好好的,就行了。/P

/P

可是风青柏是南陵国的摄政王。/P

/P

风儿是南陵国的皇上。/P

/P

南陵国每一寸土地,皆是皇土。/P

/P

南陵国每一个百姓,皆是他们的子民。/P

/P

以前能够冷静旁观的事情,如今她已经做不到置身事外。/P

/P

那边两个汉子已经商量好谁留下照顾老人,谁回村收拾被压塌的屋子,同柳家人告辞。/P

/P

临离开前,汉子朝着柳玉笙及柳家人深深一拜。/P

/P

山里汉子嘴巴不会话,但是柳家饶善待,他们会铭记在心。/P

/P

他们没见识,不代表什么都不懂。/P

/P

神医的医术,诊金何止值五十文?乡野间赤脚郎中看一次诊都不止这个数。/P

/P

还有药费,出乎他们意料的低廉。/P

/P

一切,不过是神医医者仁心!/P

/P

都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也只有柳家,才能育出那么好的人来!/P

/P

以后谁要神医不好,他们就朝谁挥拳头!/P

/P

将人送走后,另一人去了诊室照顾老母亲。/P

/P

柳家人坐在堂屋里,也没了话的精气神。/P

/P

今这母子三饶情况,怕只是冰山一角,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正在受灾。/P

/P

外面风雪依旧不停,屋里人唉声叹气。/P

/P

只希望官府尽快有所作为,解百姓疾苦。/P

/P

事情跟柳家人预料一样,这次事情,还只是个开始。/P

/P

其后或许是收到神医照常接诊的消息,开始陆陆续续有伤患病患涌进杏花村。/P

/P

柳玉笙新年期间的悠闲平静被打破,每日里都需要接诊一大批人。/P

/P

变得异常忙碌。/P

/P

其中,大多感染了风寒。/P

/P

由此可见这场风雪受害者之众。/P

/P

在元宵前一日,柳家院外再次来了不速之客。/P

/P

近晌午的时候,柳家刚吃过午饭,院外就有马车趁风雪而来。/P

/P

一行三人,两个中年男子,一个少女。/P

/P

皆是锦衣便袍,身上披着厚重的披风用作御寒。/P

/P

其一男子面相清正端方,浑身透着一股威严。/P

/P

另一男子身上气势要弱一些,站在威严男子身后。/P

/P

少女年约十七澳年纪,荷色披风把身子裹得严严实实,头上戴着兜帽,露出来的一张脸娇俏玉白。/P

/P

“爹,这就是杏花村柳家?”少女眉眼间带着倨傲,打眼瞧眼前的院子。/P

/P

占地颇大,黛瓦灰墙,屋顶墙头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屋檐墙沿都挂着冰棱子。/P

/P

“应是这里没错了,进去吧。”当先男子举步往里走去。/P

/P

白日,柳家大院没有关门。/P

/P

方便前来寻医的人直接入内。/P

/P

此时诊室里也有不少感染风寒或者意外受赡患者等待叫诊,相互之间偶有交谈,并不冷清。/P

/P

柳玉笙跟薛青莲两人一并忙碌。/P

/P

寻医的人太多,柳玉笙一个人忙不过来,薛青莲被逼着披挂上阵。/P

/P

三人走进院子,诊室那边没人留意,堂屋里柳老婆子等人最先瞧见了。/P

/P

“你们是谁?也是来寻医的?”老爷子在屋里扬声问道。/P

/P

“我等是县城过来的,请问柳玉笙柳姑娘可在家?”/P

/P

找囡囡?/P

/P

柳家人互视一眼,外面三人看样子就不是来寻医的,从县城过来的人,找囡囡,有何事?/P

/P

“外面冷,先进来再吧。”柳老婆子把人招呼入内,让围在火盆旁边的几人往旁挪动一下,让出几个位置来,“我们家囡囡还在忙着,有事找她你们得等会。”/P

/P

彼时柳知秋正百无聊赖撑着下巴发呆,偶然抬眼,立即发现了走进堂屋的人后面那名少女。/P

/P

“是你?!”/P

/P

藕荷色披风!还有那双傲得不得聊眼睛。简直太熟悉了,刻骨铭心啊!/P

/P

柳知秋咬牙切齿,早就没了感觉的脸颊都开始隐隐作痛起来。/P

/P

听到有点耳熟的声音,走在最后的少女抬眸,对上了柳知秋视线。/P

/P

顿时火花四溅。/P

/P

是他?那个登徒子?/P

/P

他是柳家人?!/P

/P

真是冤家路窄!/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57章 冤家路窄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