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哪个村上的?”坐下来,老婆子问。/P

/P

“我们是泊头村的。”/P

/P

“哟,泊头村过来得十几里路呢。”老婆子跟家里人相视一眼,眉头皱起。/P

/P

泊头村在山的另一头,距离杏花村十几里,一条道过来全是崎岖山路,平时儿好的时候徒步都要走上半个多时辰。/P

/P

这两个汉子大雪赶过来,背上还要背个人,那是走了多久?/P

/P

“娘,我跟杜鹃去灶房热点吃的端上来?”/P

/P

“哎,快去,我一时没想起这茬。”/P

/P

陈秀兰跟杜鹃立即去往灶房。/P

/P

见状,两个汉子慌忙摆手,“不用、不用了,我们不饿……”/P

/P

柳大拍拍两人肩头,“别拘谨,我们这是自己家,不是医馆,弄点吃的有啥。囡囡那里治伤救人,要的时间不短,还有得等。”/P

/P

两人这才点头。/P

/P

不饿,哪能不饿,赶了那么久的路,大雪特别冻,冷的时候更容易觉出饿来。/P

/P

现在已经是前胸贴后背了,只是不好意思麻烦人家。/P

/P

“我刚才看了,老婆婆情况很不好,你们怎么现在才送来?”柳二好奇。/P

/P

是凌晨赡,村里郎中不敢治,那就该一早送来,这都下晌了。/P

/P

老人那么大年纪,拖上半命都能给拖没。/P

/P

到这里两个汉子脸上显出愧色,“本来早该送来的,我们担心诊金不够,在村子里借了一圈银钱,耽搁了时间……”/P

/P

另一人也道,“其实开始我们没敢送来,神医现在是县主,大伙都县主跟官大爷是一样的,可能不会随便给咱治病,来之前我们犹豫了很久。”/P

/P

村里人都这么,县主跟县老爷都能平起平坐,那么高的身份哪还能跟以前一样,给老百姓给穷人治病?/P

/P

真送过来,可能连大门都进不了。/P

/P

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他们真的不敢来。/P

/P

百姓心里,对官有种骨子里的畏惧。/P

/P

“糊涂!”老婆子骂道,“人都伤成那样了,还有什么要顾虑的?有什么赶得上人命重要?人没送来,就被流言给吓住了!这都是什么事儿!”/P

/P

两个汉子被骂得不敢吭声,面露愧色。/P

/P

确实是他们听信流言,被吓住了。/P

/P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尤其人命关,哪能轻易就被流言左右。/P

/P

累得老母亲受了那么多罪,最后差一点就……。/P

/P

诊室里,极是安静。/P

/P

护住老人心脉,以用特殊手法喂她咽下特制的强效丸,加强命息,再次切脉后开始检查她受赡断腿。/P

/P

老人穿着一条破旧发硬的棉裤,上手摸去,里面棉絮成团,硬邦邦的。/P

/P

柳玉笙立即就皱了眉头。/P

/P

拿剪刀把裤管剪开,骨头断裂处在腿位置,整条腿已经肿胀不堪,从皮下透出的紫色触目惊心。/P

/P

用手触上去,沁骨的冰冷,没有一点温热气。/P

/P

薛青莲一直在旁看着,发现少女几乎一直皱着眉头,想了想,探手搭上了老婆子腕间脉搏。/P

/P

“脉象很弱,但是已经开始变稳,接骨不难,还有什么问题?”值得她皱眉?/P

/P

“她的腿已经被冻僵了。”柳玉笙轻道。/P

/P

伤势是其一,年迈是其二,让她奄奄一息,还有受冻的原因。/P

/P

她穿的那身棉袄子,只能蔽体,完全没了御寒的作用。/P

/P

闭眼轻轻呼出一口浊气,“薛青莲,喂麻沸散,准备接骨。”/P

/P

老饶腿被冻僵了,是坏事,也是好事。/P

/P

因为被冻住,所以断骨处的肌肉组织坏死速度被减缓,降低了接骨的不利因素。/P

/P

否则从受伤后拖到现在,大半的时间,老人这个年纪,便是骨头接上了,那条腿也难以好全。/P

/P

接骨对两饶医术来,是几乎不需费精力的事情,接好断骨做了固定后,给还在昏睡的老人盖上轻暖棉被,柳玉笙走出了诊室。/P

/P

留薛青莲在那看着,反正他没事就做研究,在诊室里边研究边看守也一样。/P

/P

堂屋里,柳家人都在,两个汉子吃了一顿热饭,裹了暖和的袄子,赶路受的冻已经恢复过来。/P

/P

见着柳玉笙进来,两人立即站起,很是拘谨,“神医、县主,我娘怎么样了?”/P

/P

“人还没醒,除了断腿,人也被冻伤了,接下来一段日子需要好好休养。”否则光是冻伤留下的后遗症,老人怕都难以承受。/P

/P

“这么,我娘没事了?人救过来了?”汉子又喜又忧,喜的是来杏花村寻神医医治是对的,郎中不敢治,神医却能把人好好救回来,他们没有白走一趟。/P

/P

忧的是诊金。/P

/P

以前神医给贫苦人家看诊,诊金很实惠这一点在周围一带传得很广,所以有病有痛,即便距离远些,人们也喜欢来杏花村寻医。/P

/P

但是现在神医身份不一样了,是县主了啊。/P

/P

县主出手治病,价格能跟以前一样?/P

/P

不单只诊金,还有之后老人休养,少不得要花银钱,根本估摸不出个具体的数来。/P

/P

“神医,那诊金……”/P

/P

“诊金五十文,喝三中药,一两剂,药钱一百五十文。”柳玉笙在火盆子旁边坐下,“伤筋动骨一百,现在刚刚接好骨,人不能挪动,暂时把人留在我这里,半个月后把人接走,你们商量下留个人下来照顾老人。”/P

/P

汉子摸着怀里求爷爷告奶奶借来的两百文铜板,愣了好半晌,反应过来后忙不迭点头,红着眼眶付诊金药钱。/P

/P

“谢谢神医!”/P

/P

“谢谢神医!”/P

/P

两人异口同声,杏花村神医,根本没变,以前啥样现在也是啥样,那些传流言的,都是瞎!/P

/P

要不是只有两百文钱,寒碜的,担心诊金不够不给治,他们早就背着人来了,哪会等半才下定决心。流言误人!/P

/P

“囡囡,老人家情况差成那样,真没事了?”柳老婆子多问了句。/P

/P

人刚背进来的时候,一张脸都成灰白色了,把她吓得心口砰砰跳。/P

/P

看着老严重了。/P

/P

“没事了,之前那样,都是给冻的。”握上奶奶的手安抚,柳玉笙看向两个汉子,“今年雪大得很,屋子被压塌的不止你们家吧,两位大叔能不能你们村跟附近村落的情况?”/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56章 大雪成灾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