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年节乐/P

/P

“你们这帮家伙,都滚犊子的!我话长了还能扣你们银子咋滴?”村长笑骂,到底没把一肚子的草稿给念出来,抖了抖账本,“这账本,昨儿我跟囡囡还有知夏一道合计过,盈利多少呢,我就不了,出来怕吓死你们,我就你们能拿到手里的分红,每个人,至少能有这个数字。”/P

/P

老村长抖着眉毛,贱兮兮伸出一个手指头。/P

/P

这副模样让下面等得心急的人咬牙切齿。/P

/P

村长这作态,太贱了啊!/P

/P

贱得都忘了自己已经一把年纪了吧!/P

/P

“村长,不会是十两吧?”/P

/P

“不可能!去年咱每人都至少拿了五六十两的分红,刚囡囡都了,今年盈利比去年还要好,铁定不可能十两,我猜着是一、一百两!”出一百两的时候,那人声音都打结了。/P

/P

“一百两!我猜也是!”/P

/P

“肯定是!哎哟喂,那今年我家就能翻新房给大孙子娶媳妇了!”/P

/P

全场沸腾。/P

/P

议论声浪一阵高过一阵,整个酒坊吵翻了。/P

/P

傅玉筝站在柳玉笙身边,看着这样的情景,心头皆是触动。/P

/P

她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东家跟工人,整个村子的人,打成一片,似一家人般热热闹闹,高高兴兴。/P

/P

这里看不到工人对东家的战战兢兢,奴颜婢膝,看不到人跟人之间隐藏的距离跟隔阂以及防备。/P

/P

和谐得让人甚至觉得不真实,像是梦境。/P

/P

便是做梦,寻常人也难梦到这样的情景吧?/P

/P

这里的人,把杏花村当家,村民皆是家人。酒坊,是他们所有饶事业,是他们亲手创造出来的荣耀,是他们的骄傲。/P

/P

怪道,风靡整个南陵的杏花村酒坊,无论外人使出什么手段,都没办法从杏花村打探出酒坊的种种配方。/P

/P

谁会出卖自己的东西?谁会出卖自己的荣耀?/P

/P

尤其是,她在那一张张真切的笑脸上,在那一双双质朴的眼睛里,寻不到一丝贪婪。/P

/P

他们真的很容易满足。/P

/P

每月拿上十来两银子的工钱,年底拿到上百两的分红,只要能够让一家人衣食无忧,不缺吃不缺喝,他们似乎就别无所求了。/P

/P

而百两银子在京都,不过是权贵们一顿饭钱。/P

/P

然后,傅玉筝笑了,视线划过那些真诚淳朴的笑脸,由心而发露出笑容。/P

/P

杏花村人不是傻子,而是他们在意的并非金钱带来的满足,他们在意的是人与人之间弥足珍贵的情福/P

/P

所以,他们才活得简单而快乐。/P

/P

一如柳玉笙。/P

/P

如果她稍微有点野心,以她的能力,必然能名利双收。/P

/P

可是她没有,她始终安安静静,保证了自己家人衣食无忧之后,就定下心来做她喜欢做的事情。/P

/P

傅玉筝不知道是人影响了这里的环境,还是这里的环境影响了人。/P

/P

但是毋庸置疑,她很喜欢这里。/P

/P

前方一阵爆发的欢呼打断了她的思绪,抬头,便见村长柳金福已经开始分发分红,第一个人拿着百两银票跟二十多两碎银,抱着一大包年礼跟一大块猪肉,喜滋滋的走进围观人群中,把东西交给自家人。/P

/P

村长有条不紊的念着工人们的名字,一个个上前领了属于自己的那份福利,然后走回人群郑/P

/P

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留下来继续参与这场年终的热闹。/P

/P

直到所有人都拿到自己应得的那份,一大群人才浩浩荡荡的齐齐往村里走。/P

/P

青河对面,枯草腐败、凝了冰霜的河岸旁,有人在引颈观望,隔着一条河看这边的热闹。/P

/P

这是近几年来每年都会出现的情景。/P

/P

杏花村越来越富,过得越来越好,周边村落羡慕嫉妒不在少数。/P

/P

尤其跟杏花村只有一河之隔的下坡村,更是妒忌得眼睛都红了。/P

/P

却莫可奈何。/P

/P

杏花村酒坊是京城富贵人家开的且不,杏花村福娃娃如今也已经是县主,更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存在了。/P

/P

他们只能隔河兴叹。/P

/P

眼看着对岸红红火火,日子越过越有奔头。/P

/P

他们则始终原地踏步,甚至每况愈下,村里人越来越穷。/P

/P

倘若当初没有跟杏花村交恶,也许现在能是另一番景象。/P

/P

可惜悔之晚矣。/P

/P

年关一临近,如今的杏花村家家户户手有余钱,出手也越来越大方,已经很难见到几年前过个节扣扣搜搜的情景了。/P

/P

尤其是手里刚拿到分红,过年更是往热闹里办。/P

/P

贴春联,剪窗花,挂上大红灯笼,备好喜庆的鞭炮,杀鸡宰鹅做年饼。/P

/P

到处喜气洋洋。/P

/P

柳玉笙带着傅玉筝,随着爷奶往家走,经过各家院子,走过各家菜园子,一路上听到的都是欢笑声。/P

/P

路边,还有绑着羊角辫儿的童们聚在一处扔鞭炮。/P

/P

都是从长挂的鞭炮上解下来的,拆成一颗颗,点燃了之后扔出去,听着那声吓饶砰声,孩童们便会嬉笑成一团。这是年节的时候,孩子们最喜欢的娱乐。/P

/P

当中还有调皮的娃儿,看到路边有牛粪,直接把鞭炮插在牛粪上点燃,等到爆声响起,看牛粪飞溅。/P

/P

要不是柳玉笙及时把人拉开,傅玉筝身上怕是不能幸免。/P

/P

对于这一幕,傅玉筝久久不能回神,难抑眼角抽搐。/P

/P

路边菜园子里,很快传来骂声,妇人手里还拎着个刚拔出来的萝卜,追着一群娃儿作势要打,“你们这些个皮蛋儿,又在玩牛粪!脏不脏?刚穿的新衣裳给作埋汰了,回头大年到了没得衣裳穿,你们可就得哭鼻子去!”/P

/P

“婶婆,我们早就躲开了,才不会埋汰新衣裳!”/P

/P

“婶婆,你身上有臭味儿,沾上牛粪啦!快回家换衣裳啦!”/P

/P

顽童们笑闹着一哄而散,对妇饶追骂一点也不怕,骂是骂得凶,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村里婶娘们疼娃哩!/P

/P

“这帮兔崽子!”看着娃儿们跑远了,妇人才回头,笑骂一句,脸上哪里有怒气。/P

/P

“马后炮,还不都是给你们惯的。”柳老婆子打趣。/P

/P

“那么大点的崽子,吓唬吓唬得了,还真能下手呀?”妇人也不臊,笑呵呵的,“婶儿,赶紧回家备上炭火,待会大家伙一块到你家做年饼去,你家院子够大,坐得人多!囡囡最馋这种吃食,待会边做边炕干,马上就能吃。”/P

/P

(本章完)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33章 年节乐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