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门口,左旋坐在马车里,脸『色』阴鸷。/P

/P

陪同在旁的丫鬟缩在马车一角,大气不敢出。/P

/P

养赡这一个月,姐脾气变得极为古怪。/P

/P

以前还能端着世家千金的架子,对待下人虽然傲慢,至少不会动辄打骂。/P

/P

可是自从受伤之后,姐就完全像变了个人,阴鸷狰狞,一个不顺心打骂尚是轻的,光这一个月,姐院子里已经杖毙了三个贴身丫鬟了!/P

/P

原因都是因为丫鬟伺候她的时候,唇角往上挑了些许,看起来像在笑!/P

/P

察觉丫鬟的瑟缩,左旋脸『色』更加阴沉,冷冷哼了一声,吓得丫鬟更往车壁贴去。/P

/P

这种避如蛇蝎似的作态,一下激起了左旋心里扭曲的痛恨,劈手就要往丫鬟打去,车外适时响起了女子清冷的声音。/P

/P

“左姐。”/P

/P

“如何!”左旋立即停了动作,撩开车窗的帘子。/P

/P

傅玉筝清颜映入她眼帘。/P

/P

微垂下头,傅玉筝道,“抱歉,左姐,薛神医为人神出鬼没,来去无踪,便是王爷也管不了他的去处,府上如今寻不着薛神医人,所以,无法接见。左姐还请回。”/P

/P

“不在?怕是不想见我吧!是风青柏不允,还是柳玉笙不允?!”左旋眼神一下阴了下去,冷笑。/P

/P

“无人不允,只是薛神医不在罢了。”/P

/P

瞪着话滴水不漏的女子,左旋眼里的阴戾越发浓郁,隐见狰狞。/P

/P

来时她就有想过风青柏定然会阻挠,只是没想到,竟然是用这么一个几乎不加掩饰的理由!/P

/P

来愚弄她!/P

/P

薛青莲不在?/P

/P

自得知薛青莲在南陵王府,她就着人在王府周围盯着,薛青莲根本没有出过王府!/P

/P

她的腿是风青柏害成这样的,如今她已经瘸了!风青柏还阻挠她寻医!绝情至此!/P

/P

她跟风青柏势不两立!总有一日,她会教他后悔曾经这样待她!/P

/P

“回府!”知道今日无论如何是见不着了,纵然她想闯,也闯不进戒备森严的南陵王府。/P

/P

只能再寻他法。/P

/P

薛青莲如今是她唯一的希望,她无论如何都要把人请来!/P

/P

她不能瘸一辈子!/P

/P

目送马车离去,傅玉筝才转身回王府,眉头轻皱,眼底若有所思。/P

/P

刚才即便没有抬头去看,她也能感觉到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极为阴冷。/P

/P

以左旋为人,遭受这样大的打击,从之骄女一朝沦为被人嘲笑的对象,心理落差可想而知。/P

/P

加上左相素来以利益为先,左旋没了利用价值,在他眼里,便如同弃子,不会再有以前的诸多待遇。/P

/P

左旋势必心『性』大变。/P

/P

她需寻时机提醒一下柳姑娘,对这个人,万不能掉以轻心。/P

/P

大厅里,三人演完一轮,重新正坐,话题又回到柳家。/P

/P

“现在柳家的特供茶叶算是完了,至少短时间内没办法再做。福囡囡,你有没有什么想法?”钱万金问。/P

/P

想法?柳玉笙挑眉,想法自然是有的,痛打落水狗。/P

/P

只是她心里还有一层顾虑,都穷寇莫追,如果把柳家『逼』急了,她担心风青柏那边会遭到柳太妃一派奋力反扑。/P

/P

“想做就去做,朝堂上的势力,明面上虽然没有撕破脸,私底下斗争从未断过,便是你不动,他们也会寻来撕扯。”风青柏一眼明了女子心中所想,“此前你炮制了不少样品茶,这个时候推出去,正好补上柳家暂退留下来的空缺。倘若能趁着这段时间稳定下来,日后柳家再想夺回这一块,就没那么容易了。”/P

/P

“那我便放手去做了。”偏头,柳玉笙看向男子,笑道。/P

/P

他唇角勾出薄弧,点头,“放手做,后面有我。”/P

/P

钱万金心情激『荡』澎湃,热血沸腾。/P

/P

柳家遭逢打击,他们的茶趁着这个机会推出来,等同抢了柳家嘴里掉出来的饼。/P

/P

痛快啊!/P

/P

他对养生茶的信心是以爆棚计算的。/P

/P

只要养生茶一出,柳家日后再推出任何新的特供茶,都没办法从他们嘴里重新夺食。/P

/P

福囡囡出手的东西,任何人都没有那个竞争力。/P

/P

一如现在迅速风靡整个南陵的养生酒,还有果酒。/P

/P

被人诬陷一场,不只养生酒风靡了,就连果酒的售卖量也再创新高。/P

/P

现在在京城,钱氏酒坊就是一个大招牌,屹立不摇的那种。/P

/P

就连其他地方来京城的游客,但凡到了京城,必定要先往酒坊抢购养生酒。/P

/P

这种场面以前他想过,就是尚未实现。/P

/P

谁能想到会因祸得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哈哈哈!/P

/P

而且,这种变化,仅仅在一日之间!/P

/P

“福囡囡,待会回去我就腾出一个好地段的铺子来,争取在年节期间让我们的养生茶也风靡一把。以后钱家的招牌就是养生!”/P

/P

柳玉笙笑睨意气风发的青年,不愧是商人,脑子转得挺快。/P

/P

“那你准备吧,准备好了就能过来搬茶叶,我已经备好了一批,限量供货,可以支撑到来年春,届时茶山采制新茶,正好能接上。”/P

/P

特供茶是柳家的主要经营方向,目标不止在赚银子,更多的在笼络人脉。/P

/P

经此一役,柳家损失重大,后续出的手段一定会更激烈,她很期待。/P

/P

跟钱万金一般,热血沸腾。/P

/P

那是她久违聊,青春意气。/P

/P

钱万金出府的时候,在拐角就看到寥在那里的马车。/P

/P

马车上有左相府的府徽。/P

/P

所料不错,还真在这里守株待兔,等他自投罗网。/P

/P

想在他身上下功夫。/P

/P

“钱公子,可方便你两句话?”/P

/P

“不方便,男女有别,爷是有未婚妻的人,不能坏了清誉。”/P

/P

清誉,她左旋就是个坏了清誉的人。/P

/P

这两个字直接戳了她的伤口。/P

/P

痛吧?/P

/P

欺负福囡囡的人,还敢来他面前蹦跶。/P

/P

可不是每个人都会给相府千金面子!/P

/P

那边马车好一会没有声音,猜都猜得到,肯定在压制怒气呢。/P

/P

钱万金撇嘴嗤了一声,“车夫,赶车!”/P

/P

“钱公子,当真如此盐油不进?”女子声音再度传来,俨然带了威胁。/P

/P

“进啊,怎么不进,每吃饭的时候不都得吃油盐?着实是我太注重清誉,未婚妻不在,我不单独会见女子,还请左姐见谅,若左姐有事相商,可以递帖至钱府,届时定当接见。”/P

/P

车夫一抖缰绳,跟相府马车擦肩而过。/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14章 势不两立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6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