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上映着火盆子暖暖的光,傅玉筝不知道,她眼底竟然不知不觉流『露』出了向往。/P

/P

柳玉笙看到了。/P

/P

眼珠子一转,“月中我会回家一趟,届时无事,要不你跟我去我家做客?”/P

/P

“去做客?”傅玉筝又是一愣,心头几不可察的颤了下。/P

/P

“反正傅家你也不可能回去的,过新年王府里也没人陪你,你不如跟我一道回去,我家很热闹的,你去了肯定会喜欢。”少女朝她眨了下眼睛。/P

/P

“……”傅玉筝一张略显清冷的脸,慢慢爬上红晕。/P

/P

作甚那样同她眨眼睛,好像知道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内情一样。/P

/P

让人心里『乱』『乱』的。/P

/P

“不知道我大哥新年有没有休假,够不够来回家里一棠,要是他没办法回去,新年就算不得大团圆,爷『奶』跟爹娘怕是得失望了。”/P

/P

“……国子监年节是有休假的,只是不会太长,年后就是春闱了,以免耽搁了学业。”/P

/P

确实是,年后最多三个月时间就是春闱了。/P

/P

京城离杏花村路途遥远,一来一回的至少都要差不多两个月时间,太过耽搁。/P

/P

柳玉笙心里涌起失望。/P

/P

以往每一年过年,除了风青柏不在之外,家里人都是齐齐整整的。/P

/P

长大了,需要为前程各奔东西了,人也慢慢变得身不由己。/P

/P

那风青柏呢,今年应该也是不能回去的吧。/P

/P

身为摄政王,临近年关更多事情需要他处理,最近他都已经越来越忙,每往往只能回来陪她用个午膳。/P

/P

风青柏回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只剩了少女一人,抱着汤婆子蜷在垫了厚厚毯子的长椅上,失着神不知道在想什么。/P

/P

在门口站了一会,待身上从外带着的寒气散尽了,风青柏才走过去,将仍然没发现他回来聊少女抱进怀里。/P

/P

“在想什么?”/P

/P

柳玉笙差点惊叫起来。/P

/P

还在发着呆呢,突然就被人抱起,若非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非给他下『药』不可。/P

/P

身子却比脑子更快的,下意识往男子怀里偎去。/P

/P

“在想年节你是不是没空。”/P

/P

“年节?”风青柏顿了下,眼眸颜『色』深了些许,看向少女。/P

/P

“再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我准备月中启程回家,几个月没见着爹娘爷『奶』,很想他们。”他们一定也很想她。/P

/P

出来之后只借着隐卫的消息渠道往家里捎过几次口信,第一次离家这么久,怕是家里龋心着她呢。/P

/P

风青柏抱着她的手臂紧了些。/P

/P

最近忙得很,竟然忽略了年节将至。/P

/P

笙笙孝顺,定然是要赶回杏花村的。/P

/P

可是他回不了,手上政务丢不掉。/P

/P

年节,朝中大臣都有年假,独独他没樱/P

/P

反而一年之中这个时候他最忙。/P

/P

得提前布置来年政业,赶在年前再次顺查一遍民情,避免过节期间各地出现『乱』子,还要抚慰边关将士。/P

/P

“怎么不话?”他意外的沉默,让柳玉笙不太习惯。/P

/P

风青柏轻叹,“在想你。”/P

/P

“……”/P

/P

“笙笙,”既定的事情,要对她出口,他竟然觉得难以启齿,怕看到她脸上的失望,“……我可能没办法跟你一块回去。”/P

/P

“我知道啊。”少女偏着头,朝他眨巴眼睛。/P

/P

竟是没有一点不舍!/P

/P

“……”埋头,在她香香暖暖的脖子上啃了一口,发泄他心里那点不忿。/P

/P

“啊!”少女轻呼,忙捂了脖子瞪他,“干嘛咬人!”/P

/P

“你撒撒娇,可能我就跟你一块回去了。”他也挺委屈。/P

/P

她不知道只要她皱个眉头,他什么都能答应她么?/P

/P

少女皱起鼻子,“我才不要,你过年忙着呢,要是让你跟我回去过年,等到回来了,你得累成狗。”/P

/P

“……”/P

/P

她总有本事把刚开始蔓延出来的轻愁绞杀得七零八落,让人便是面对即将到来的分离,也伤感不起来。/P

/P

风青柏无力闭上眼睛,抵着少女肩头轻笑出声来。/P

/P

他怎么就拥有这么一个宝贝,美好得心翼翼捧着,都怕将她给抱疼了。/P

/P

“别难过,虽然我不在京城,我大哥还在呢,你们两个凑合凑合,一块过得了。”少女安慰的拍拍他肩头,“要不把薛青莲也给你们留下,凑够仨?”/P

/P

“……”/P

/P

“别看薛青莲,他那本事,留下来看家护院还不错。顶用。”/P

/P

还窝在柳韵阁闭关,蓬头垢面没了人形的男子狠狠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对着一炉子半成品狠狠咬牙。/P

/P

“老子不信,就研制不出能破百毒丹的『药』来!”/P

/P

等炼制出来了,第一时间他就拿去悄咪咪给风青柏那个变态吃下去!/P

/P

你有你武功高,老子有老子毒『药』好!/P

/P

这边男子的冲怨念,笙箫院里两人不知道。/P

/P

低低轻语还在继续。/P

/P

“定要回去吗?”/P

/P

“当然要回去了!”/P

/P

“或者,将爷『奶』爹娘接到京城来?”那样就用不着走了。/P

/P

“他们不会来的,在京城过年,哪能跟在自己家一样自在热闹。这里可没有杏花村一帮子叔伯婶娘鬼头的来回串门子。”/P

/P

又叹了一声,风青柏强压自己接受两人马上要分开的事实。/P

/P

这一趟回去,不可能过完年立即回京城,杏花村那边酒坊的事情她也需要安排妥当了,才能往京城赶。/P

/P

怕是,又要几月不能见面了。/P

/P

“春闱是四月。”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他只能用这个事情来提醒。/P

/P

“我记着呢,到时候我会赶回来陪同大哥考试的。”少女点头。/P

/P

这让风青柏第一次后悔,为何春闱时间定在四月。/P

/P

该定在三月,或者二月。/P

/P

抑或更早。/P

/P

觉出男子心情的低落,便是她故意轻松氛围,也拂不去那股不舍,柳玉笙转身,伸出胳膊抱住男子脖子,“风青柏,我会想你的。”/P

/P

她开始体会到当初他走时的心情。/P

/P

“我现在已经开始想你了。”男子叹。/P

/P

两人对视片刻,接而便齐齐笑出声来。/P

/P

上次分别,是他离开,这一次换成了她。/P

/P

两人在这种分别中,皆切身体会到帘时对方是什么样的心情。/P

/P

好在这一次,她有归期。/P

/P

远远没有上一次分别时候,那般的彷徨难过。/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304章 你撒撒娇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