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柳姑娘急着回王府定然是有其他事情要做,你就别拦着阻着了,都在京城,还能见不着?”老夫人斥了钱万金一声。/P

/P

这么大个人了,还是个孩子气『性』。/P

/P

想事情也不知道往深了想。/P

/P

汪氏也在一旁笑道,“可不是,柳姑娘要是有时间,也随时都能到府里来,你们是合作伙伴,来往见面势必少不了。”/P

/P

话的时候,视线不着痕迹扫过石纤柔。/P

/P

却见石纤柔面上没有半点波动,对于自己未婚夫喜欢粘着另一个女子,全无反应。/P

/P

柳玉笙已经站了起来,跟诸人告辞。/P

/P

“老爷子跟钱老爷要是做下决定,请尽快通知我一声。/P

/P

事情宜早不宜迟。我也好准备接下来该做的事情。/P

/P

那我便先行告辞了。”/P

/P

“好,到时定然会通知柳姑娘。”钱老爷子点头。/P

/P

这个哑谜只有三人知情,其他人听得一头雾水。/P

/P

柳玉笙笑笑,转身刚要走,门房又匆匆忙忙跑进客厅来,神『色』还极为紧张。/P

/P

“老爷,老夫人,门外南、南陵王来了!”/P

/P

“……”钱家一众人豁地齐齐站起,还是钱老爷子最快回神,“快把人迎进来!……等等,百豪,你跟我一道亲自去迎!”/P

/P

“是,爹。”/P

/P

柳玉笙额角疼了。/P

/P

迎什么啊,风青柏是来逮她来了!/P

/P

那男人真是的,当真多一刻都等不得!/P

/P

两个当家的去迎人,剩下的钱家一众女眷,还有个钱开银,视线皆落在柳玉笙身上,那目光复杂得难以形容。/P

/P

南陵王,离他们十万八千里远,想攀都攀不上的大人物!/P

/P

柳玉笙前脚刚来他们家拜访,后脚南陵王就亲自莅临了!/P

/P

只要脑袋没长草的都知道是什么原因!/P

/P

否则,南陵王怎么可能会来钱家!/P

/P

他们此前,从未打过任何交道!/P

/P

而钱万金,双手抱臂靠在椅子上,瞪着柳玉笙只差没鼻子喷气了。/P

/P

“看到没?我就知道那个捉『摸』不透的家伙肯定要做出点什么非人举动来!”/P

/P

石纤柔也摇头叹了下,把柳玉笙拉过来重新坐下,看她的目光隐带同情,“人都寻来了,你也不用急着走了,等着人来接吧。”/P

/P

“……”柳玉笙脑袋也耷拉下来。/P

/P

风青柏简直就是她的家长啊家长啊!/P

/P

孩子出门玩一会,到时间了不回家家长就要来找人!/P

/P

外面人进来得很快,不过片刻功夫,刚刚够钱家女眷压下震惊的。/P

/P

待屋里人行礼过后,钱老爷子立即做了上请的动作,“王爷请上座。”/P

/P

来的人身份不一般,岂敢怠慢。/P

/P

风青柏先扫了眼侧座上脑袋耷拉的姑娘,才朝钱老爷子笑道,/P

/P

“老爷子是长辈,理应上座,来这里我的身份不是王爷,是钱万金的朋友,无需太过多礼。”/P

/P

罢径自走到柳玉笙身边,坐了剩下的空位。/P

/P

钱万金斜眼睨他,“王爷屈尊大驾,寒舍蓬荜生辉呀!”/P

/P

装,你就装,不就是想粘着福囡囡么!/P

/P

还大言不惭跟他是朋友。/P

/P

以前他可没在人前这么大方承认过!/P

/P

现在用的着了,就是朋友了。/P

/P

虚伪!/P

/P

钱家一家子冷汗都下来了。/P

/P

自家孩子什么『性』子他们能不知道?只是不知道他胆子会大成这样,连王爷都敢怼!/P

/P

钱百豪压下隐跳的额角,忙打圆场,“王爷来此是为了接柳姑娘吧?”/P

/P

“确实。”风青柏点头,毫不避讳。/P

/P

见他这般干脆承认,钱百豪心里反倒定了不少,眼底精光微闪,坐下来,着人奉茶。/P

/P

“柳姑娘也刚刚急着要回王府,没想到王爷就来了,看来王爷跟柳姑娘感情甚笃啊。”/P

/P

“什么感情甚笃,明明就是他死粘着福囡囡。”钱万金撇着嘴冷哼。/P

/P

要不是有客人在,钱百豪当即就想把这臭子抓住暴揍一顿。/P

/P

胆子生『毛』!/P

/P

就算有点交情,也没有这么跟王爷话的!/P

/P

皇家的人那是好相与的?这头刚对你笑脸相迎,转过头人家就能下令抄家灭族!/P

/P

二十几年苦心栽培,怎么就教出这么个玩意儿来!/P

/P

气死他了!/P

/P

坐在上首的老爷子跟老夫人更是眼前阵阵发黑,老狐狸遇到这种情况都有点不知道怎么收场!/P

/P

反是汪氏母子,眼底闪过隐晦光亮。/P

/P

此前一直没有开口过话的钱开银,看了眼面『色』无波的风青柏,面上忐忑道,“王爷莫怪,家兄素来心直口快,并非有意开罪王爷!”/P

/P

“我用得着你替我求情?”钱万金一点面子不给。/P

/P

风青柏则点点头,“无需,你家兄开罪我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还能活得好好的,朋友间话用不着诸多顾忌。”/P

/P

钱万金立即横眼过来,却没有反驳,看在他跟他站在一边的份上,给他点面子。/P

/P

钱开银眼底微暗,强笑,“没想到王爷跟家兄有这般深的交情,是我枉做人了。”/P

/P

本来就是人!钱万金尚未开口,被自己老爹瞪了一眼,把要脱口的话给咽了回去。/P

/P

而钱家其他人,则因风青柏的话心绪波涌。/P

/P

这次回京之后,看钱万金跟石纤柔整日腻在一块,人人乐见其成,便一直没有多过问其他事情。/P

/P

断没想到自家混子跟南陵王之间竟然也有一番渊源。/P

/P

两人之间相处虽然看起来就是在相互挤兑,但是纵然钱万金话很不客气,南陵王却没有真正生气。/P

/P

而且,他们好像是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P

/P

两人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认识多久了?/P

/P

一家人里,只有钱百豪知情最多,其他人全都背地里在暗暗猜测。/P

/P

只等王爷一走,就准备好好审一审钱万金。/P

/P

“刚下朝?”柳玉笙这是才抬起头来跟风青柏搭话。/P

/P

“嗯,回去没见到你,猜测你应该还在钱府,便过来了。”/P

/P

“福囡囡在我这里又不会走丢,至于那么紧迫盯人么!”钱万金吐槽。/P

/P

风青柏挑眉,“石姑娘每日来这里盯着你,你怎么没赶她走,反甘之如饴?”/P

/P

到紧迫盯人,石纤柔比之他好不到哪里去,有个二愣子还不知道自己早就掉了坑。/P

/P

这句话怼得钱万金吭哧吭哧没法反驳,脸『色』涨红。/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92章 逮她来了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