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一般什么时候下朝?”佯作若无其事状,柳玉笙问道。/P

/P

“上朝时间一般都在凌晨卯时,下朝时间则不定,早一些晚一些都有可能。”/P

/P

柳玉笙了然点头,怪道让她不用等他用早膳,怕是连他都无法确定下朝的时间。/P

/P

昨日御花园里那一遭,他跟她的关系是全然被柳太妃知悉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朝臣把这种事情拿到朝堂上讨论。/P

/P

就跟现代顶级豪门大家族一般,家族子弟的婚事,通常是没有个人选择自由的,都需要顾及各方面利益。/P

/P

既然风青柏早上不在,那她趁着这点时间,可以做自己的事情。/P

/P

心思稍转,柳玉笙就有了计较。/P

/P

早膳过后,即坐上王府马车,在傅玉筝陪同下出了门。/P

/P

京都柳家大本营就在京城,那么城中肯定有他们旗下的店铺营生,她想去看看,心里有个底。/P

/P

而朝堂上,却是被柳玉笙猜个正着。/P

/P

还真有人把她跟风青柏的事情提上了朝堂,让一众群臣热议。/P

/P

“王爷,并非臣等想要『插』手王爷的私事,只是此事不能不提。王爷地位尊贵,身为摄政王,已是皇室子弟标杆,甚至周边各国都时时盯着王爷一举一动,王爷亲事势必万人瞩目。王妃的身份需得配得上王爷,才能不被下人耻笑啊!”/P

/P

“这些年来王爷摄政,一直忙于政务,于亲事始终不热衷,臣等颇为王爷着急,现今王爷有了打算,来该是件让人高心事情,可是若对象只是个平民县主,这……这不是闹笑话吗!”/P

/P

“近几日,城中关于王爷与如意县主的传闻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王爷在人前的举动亦丝毫不避讳。若是王爷当真喜爱这个女子,将之收了也无妨,但是南陵王妃,她却是做不得的。”/P

/P

群臣你一言我一语,慷慨激昂,把风青柏的私事当成国事来议。/P

/P

端是热闹。/P

/P

风青柏站在文官之首,微微偏头看着那些口沫横飞的官员,全是百官之中官位居中的人,皆是被推出来给他添堵的士前卒。/P

/P

那些个大官员反而双手交握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P

/P

等着看戏。/P

/P

风墨晗坐在龙椅上,一手撑着腮帮子,眼眸微垂,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起来更似太过无聊昏昏欲睡。/P

/P

一个早朝,几乎大半时间都是群臣们在热议这件事情。/P

/P

反对的声音很多,支持的声音也不少。/P

/P

唯独当事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发声。/P

/P

直到退朝,都没人听到南陵王表出个态度来。/P

/P

乃至有人按捺不住,追上已经快要走出大殿的男子,“王爷,刚才朝上大家讨论的事情,不知王爷心里是作何想的?”/P

/P

“你们刚才讨论了什么事情?”男子问。/P

/P

“……”梗了好一会,来人才道,“就是王爷的亲事……”/P

/P

“本王的亲事,与你等何干?”轻飘飘一句,男子扬长而去。/P

/P

留下一众朝臣愣在原地,风中凌『乱』。/P

/P

敢情他们在朝堂上蹦跶那么久,就是唱了一出独角戏。/P

/P

人家根本没把他们的话放在眼里。/P

/P

这就是南陵王的态度。/P

/P

你们可以议论,也只能议论。/P

/P

但是议论得再欢,也跟他无关。/P

/P

左右不了他任何决定。/P

/P

风墨晗从金銮殿到得御书房的时候,男子已经坐在案台后面抽阅奏折。/P

/P

上百本奏折,片刻功夫就被他分成了两堆。/P

/P

其中一堆近乎全部奏折的九成,全部推到他面前,“这些你来阅,言之无物的可以不理会。”/P

/P

看着男子面前寥寥不到十本,风墨晗眼角狂抽抽,“皇叔,你能不能再抽走一点?”/P

/P

这么一大堆,他光是阅览不批复,至少都要花上大半功夫!/P

/P

“不能。”男子已经执起『毛』笔忙碌,回答甚是无情,“再过两年你就得总揽政务了,这些事情,现在就该学着上手。”/P

/P

“就因为不用每对着一堆政务呕心沥血,不用每到后宫雨『露』均沾,所以你才不当皇帝的吧,皇叔。”瞪着面前山堆一样的折子,风墨晗面无表情,好想一把火把这些东西烧了。/P

/P

言之有物还好,最恨的是那些明明没事可还非要写出长篇大论的文章来刷存在感的货!/P

/P

一有限的时辰,尽数耗在口水中了!/P

/P

“担多大责任,就等同握多大权力,这下都是你的,你还有什么不满。”/P

/P

“你要是觉得好,我把这下给你啊,你来干。”你肯吗?站着话不腰疼。/P

/P

男子视线淡淡扫过来,风墨晗立即低头阅折子。/P

/P

但凡长篇大论的,扔。/P

/P

寥寥数语的,扔。/P

/P

字迹不好看的,扔。/P

/P

写得密密麻麻的,扔。/P

/P

……/P

/P

很快,山堆就解决得差不多了,风墨晗这才执起『毛』笔,打开面前仅剩的几本折子,慢悠悠批复。/P

/P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可以励精图治,但是绝对不会死而后已。/P

/P

做皇帝的人大多短命,为什么?就是给累的!/P

/P

风青柏在对面按了按跳起来的额角,终是什么都没。/P

/P

他推给少年的奏折,都是挑选过的,真正需要认真批阅的,也就他面前这几本。/P

/P

待他批阅过后,会再让少年拿过去详读,从此中学习治国之道。/P

/P

“皇叔,那些人明知道左右不了你的决定,为什么还非要在朝堂上把你跟柳姨的事情拿出来高调讨论?”刷刷批完两本折子,少年又按捺不住了,咬着笔头问。/P

/P

风青柏唇角微勾,眼底流动着若有似无的讽意,“他们的真正目的,并非是要『逼』本王当场表态,而是想借由‘群臣反对’这一表象,去引导下舆论。届时全下都在本王不该娶个平民女子,若本王仍然要一意孤行,那么就会在瞬间失去民心,威望掉到谷底。”/P

/P

风墨晗一时哑然,这个方法,才是真的毒辣。上位者最怕就是失了民意民心,一旦到了那个地步,一盘棋局就等于失去大半了。/P

/P

同时,他对男子的崇拜之情也愈发浓烈,两眼装了星星般晶亮。/P

/P

敌人再狡猾,皇叔也能一眼就看穿对方真正的意图。相比之下,他感觉只能看到表面的自己,真的不是当皇帝的料。/P

/P

要不,再磨磨皇叔,让他把这个位置拿回去?/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61章 与你何干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98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