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把这『药』喝下。”先让女子将『药』喝了,柳知夏才把人扶到椅子上坐下。/P

/P

他也很尴尬。/P

/P

但是整个王府的下人都倒了,他总不能叫风青柏送『药』过来吧。/P

/P

至于囡囡,也不校/P

/P

他们家囡囡不能被使唤。/P

/P

喝过『药』后,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迅速平息下去,傅玉筝脸『色』也恢复不少,“这是解『药』?到底怎么回事?府里其他下人呢,喝过解『药』了吗?”/P

/P

“解『药』的事你别往外提,风青柏那边有动作,你只作不知。”/P

/P

有动作?傅玉筝眉头微皱,转而便了然其中情由。/P

/P

王爷在府中动作,要对付的,必然是那些放了几年的他方探子。/P

/P

再看柳知夏时,眸光夹杂上几缕复杂。/P

/P

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她并非寻常侍女,她是个在两方势力夹缝中求存的人?/P

/P

只要能让她活下去,能让她达到目的,哪方对她更有利,她就会偏向哪方!/P

/P

“是王爷告诉你的?”她问。/P

/P

“不是,我妹妹叮嘱我的,让你不要把解『药』的事情泄『露』出去,府里出事之后她只调配了两瓶解『药』,一瓶我喝了,一瓶是给你的。”/P

/P

傅玉筝闭眼,狠狠压下心头滋生的莫名情绪,“毒『药』,是柳姑娘下的吗?”/P

/P

“不是,我妹妹不会干这种事,是……”话没完,门口闯进一道青影,打断了柳知夏的话。/P

/P

“知夏,知夏!江湖救急!给我求求情啊!”冲进来的人飞快躲到了柳知夏身后,紧紧粘着他后背。/P

/P

薛青莲!/P

/P

柳知夏『揉』『揉』眉心,移开身子,给紧随而来的府中护院让路,“人就在这,抓吧。“/P

/P

“……柳知夏,你没义气啊!”/P

/P

“你连我都下『药』的时候,怎么不义气。”柳知夏语气凉薄。/P

/P

“我一早就准备给你送解『药』的,谁知道风青柏那家伙来得那么快!”薛青莲还想垂死挣扎,被柳知夏往前推了一把。/P

/P

“要是害怕,你可以溜之大吉,你行的。”/P

/P

“……”他倒是能逃出去来着,可他不敢逃啊!逃出王府就进不来了,他的研究怎么办!/P

/P

直到被护院给拎出了门,仍然能听到薛青莲挣扎的声音,“我就是试验一下新『药』,没想祸『乱』王府,真的,我是有医德有良心的人,不信你们问柳知夏,问福囡囡……手下留情啊各位大哥!”/P

/P

屋子里,柳知夏抬头望,表情一言难尽。/P

/P

“噗嗤!”女子伏在桌上,肩膀轻轻抖动。/P

/P

柳知夏站了会,也笑开来。/P

/P

被拖下去后,薛青莲以为自己至少会被打几大板子以儆效尤。/P

/P

结果没有,风青柏什么都没对他做,只是让他吃下了自己刚研究出来的新『药』,然后搜光了他所有的疑似解『药』,就把他丢回了房间。/P

/P

拉到双腿无力躺倒在床的时候,薛青莲表情麻木,果然他对上风青柏就会很凄惨。/P

/P

那人不按牌理出牌!/P

/P

他要是只打他一顿多好,后续自救措施他都准备好了。/P

/P

白搭了。/P

/P

南陵王府闹出的这出动静,没瞒着外边。/P

/P

很快整个京中都知道南陵王府合府被人下『药』了,城中有名的大夫频频被请进王府,最后又皆面上无光的被送出来。/P

/P

也不是多厉害的毒,可是就是无人能解。/P

/P

由醇致整个王府一时间竟然无人可用。/P

/P

南陵王大怒过后,只得暂从别庄调人过来,将一应中了毒的人全部迁往庄子修养。/P

/P

等同一日之间,南陵王府的人来了个大洗牌。/P

/P

这个消息,气得无数人背地里呕血。/P

/P

钱万金跟石纤柔是在晌午过来的。/P

/P

一进王府,钱万金直奔柳韵阁,去观摩薛青莲的惨象。/P

/P

叉着腰在薛青莲面前足足笑了一刻。/P

/P

想当时,回京的一路上,他被薛青莲的毒『药』震慑,都没敢怎么惹他。/P

/P

这下好了,遇上风青柏,薛青莲也只有跟他一样吃鳖的份。/P

/P

多了个难兄难弟,而且还能亲眼看到他吃鳖后的模样,钱万金心情好的要上。/P

/P

他终于不是孤单一个人了。/P

/P

薛青莲在他面前不好招惹的形象,也彻底崩塌。/P

/P

笑完过后,抛下生无可恋的薛青莲,两人回到客厅,捧着柳玉笙亲自冲泡的养生茶,钱万金一脸满足。/P

/P

“福囡囡,知夏去国子监了,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也无聊,我带你去我京城的酒坊看看?”/P

/P

柳玉笙笑着摇头,“酒坊就不去了,我对生意上的这些事情不感兴趣。有时间,我倒是宁愿在院子里晾晒『药』材,配制一下『药』方。”/P

/P

钱万金撇嘴,“多大点年纪,怎么活得跟个老婆子似的,没劲。要是你不想去酒坊,要不,我们跟石纤柔去较武场玩也行啊。我听她,那里每日有人切磋比武,可热闹了。”/P

/P

柳玉笙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发现但凡钱万金话的时候,石纤柔视线总是落在他身上,专注,且有着淡淡的宠溺纵容,便连嘴角都是挂着笑意的,毫不避讳周围有人。/P

/P

柳玉笙揶揄,“你们两个这是拧在一起了?”/P

/P

石纤柔笑而不语,算是默认。/P

/P

钱万金则很是不自在,眼神飘忽,脸上弥漫出红『色』来,梗着脖子死不承认,“什么拧在一起了?我是实在没办法。要是不让她带着,我老爹根本不让我出门,就怕我一出门就跑了!”/P

/P

“你有太多前科,这是自作自受。”/P

/P

被的梗了一梗,钱万金轻哼,又道,“去不去呀福囡囡?真的,我还没进过较武场呢。听石纤柔,里面除了切磋比武之外,还能看到士兵训练。咱们去见识见识呗?”/P

/P

石纤柔笑睨他一眼,“是你想去见识吧?跟我呆在一块不好意思,还要拉上囡囡。”/P

/P

“谁我不好意思了,谁不好意思了?”钱万金转头瞪着她叫嚣。/P

/P

待女子朝他轻轻扬眉,他又立即把头扭开,心口怦怦跳。/P

/P

怎么回事?这死女人,挑个眉『毛』都变得越来越好看了?/P

/P

知道钱万金是真的想去教武场玩一玩,石纤柔朝柳玉笙道,“囡囡,一块去玩玩吧,既然来了京中,老是闷在屋里,岂不可惜?再者,今日王府里出的这一遭事情,王爷还要花上一点时间把后续处理干净吧?怕是也暂时没什么时间陪你。住在王府,想见能见着,你们两个用不着粘那么紧。”/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49章 难兄难弟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9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