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墨晗一早上什么都没干,在自己寝殿里走来走去,时不时跑到殿门口张望一眼。/P

/P

到近晌午,想等的那个人都没来,把他气得浑身冒黑气。/P

/P

柳姨刚来,皇叔就把他抛在脑后了。/P

/P

之前盼着皇叔不要管自己那么严,现在没人管了,本应该高兴才是,可是他要的不是这样啊,他也想跟柳姨一块玩。/P

/P

凭什么把他丢在宫里,不带上他?/P

/P

看了眼寝殿附近时不时冒出来转悠的宫婢太监,乃至巡逻禁卫军,风墨晗冷着脸,回了大殿。/P

/P

殿外有脚步声传来。/P

/P

风墨晗耳朵动了动,回头看着走进来的太监,“是不是我皇叔来了?”/P

/P

问出口才想起来,皇叔过来是不需要通报的,便是他带着柳姨,也用不着太监通传才能进来。/P

/P

果然,便听太监道,“皇上,是傅姑娘在殿外求见。”/P

/P

“傅姨?”风墨晗愣了下,“让她进来吧。”/P

/P

傅玉筝在宫里出现的次数不多,也不少,以前他年纪尚幼的时候,傅玉筝曾经照顾过他一段时间,后来也会时而入宫探探他,所以即便身份低微,她也有出入皇宫的特权。/P

/P

思忖间,女子身影已经出现在大殿门口。/P

/P

“筝姨,你怎么来了?”风墨晗随口问,在傅玉筝面前,他倒是没摆过架子。/P

/P

“王爷跟柳姑娘出门去了,我在府中无事,做了些皇上爱吃的糕点,想着送过来给皇上。”傅玉筝将手里提着的食篮放下,把糕点拿出来,继而声音压低了些许,“待会我需去一趟清宁宫。”/P

/P

风墨晗坐直了身子,“南陵王府有客入住,当中还有女子,就知道那边憋不住。”/P

/P

自九岁慢慢接触政务开始,皇叔就将傅玉筝的事情大致跟他过,他知道她是一个反间。/P

/P

好多次对方算计,他们看似险险避过,实则傅玉筝早就跟他们通了气。/P

/P

而皇叔的一应手段,真正关键的地方,对方皆未能知悉。/P

/P

所以反间这个身份,傅玉筝做得尚算合格。/P

/P

“王爷跟柳姑娘的事情,京中已经传遍了,传我过来,应是想打听柳姑娘的身份巨细,我会斟酌着。”/P

/P

风墨晗扬起笑来,“筝姨是聪明人,我自是相信筝姨的。”/P

/P

目送女子离开乾德殿,风墨晗才将笑容收起,重新伏在桌子上唉声叹气。/P

/P

摊上个事儿多的皇叔,愁人。/P

/P

以他对那位的了解,怕是要不了多久,皇叔的亲事又会在朝堂上被提上日程。/P

/P

那些人绝对不放放任皇叔娶个寻常女子,让他们无利可图。/P

/P

京中觊觎皇叔跟南陵王妃那个位置的狐媚子太多了,也不知道柳姨招不招架得住。/P

/P

傅玉筝到得清宁宫的时候,里面有人,正跟柳太妃言笑晏晏相谈甚欢。/P

/P

左相孙女左旋,傅家嫡长女傅玉娴!/P

/P

视线落在傅玉娴身上时,傅玉筝眸心有瞬间缩起,即刻又恢复平静。/P

/P

“傅姑娘?今日怎的入宫来了?”待傅玉筝跪地行礼后,柳太妃才将脸转过来。/P

/P

“奴婢今日入宫给皇上送糕点,想着太妃对傅家多有提携,心怀感激,斗胆过来探望。”/P

/P

柳太妃笑起来,摆摆手,“当日傅家一时失势,本宫不过是举手之劳帮了一帮,算不得大恩,起来吧,正好傅家大姐在这里,你们姐妹应该多日未见过了吧,正好可以好好聊聊。”/P

/P

姐妹。傅玉筝强压心底恨意,抬眸看向坐在柳太妃身旁的女子,“确实许久未见,姐姐跟家中一应可好?玉筝甚是挂念。”/P

/P

“家中一切都好,爹娘对妹妹也甚是挂念,可惜南陵王府门防甚严,无法前去探望妹妹,还望妹妹莫怪。”傅玉娴一脸纯善,看着像是不知世事的无邪少女,加之其喜着浅粉衣裙,看来反比傅玉筝要上些许,更显纯真。/P

/P

面容虽不及傅玉筝出『色』,却有一股甜美气息,笑起来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放低警惕。/P

/P

坐在傅玉娴上座的是左旋,左相家孙辈里唯一的孙女,在相府颇为得宠,本身也极为出『色』,容貌才情在权贵圈子里,是为上佳。/P

/P

十八芳华,上相府提亲的人不计其数,只是到现在,仍未定下来。/P

/P

换做平时,左旋是不屑跟她话的,今日反了常,“傅二姐这些年一直在南陵王府伺候王爷,算得是王爷身边老人了,听闻昨日王府有女客入住,不知那女子是什么身份,竟然进得了王府的门?”/P

/P

傅玉筝趁势忽略了跟傅玉娴虚伪寒暄,“回左姐,奴婢在王府也只是个下人,那位姑娘是何身份,奴婢岂敢多问。”/P

/P

“不敢?”左旋视线冷冷掠过来,带着骨子里的傲慢,“怕是本姐身份不够,从你嘴里问不出话来。”/P

/P

“奴婢不敢。”/P

/P

三位年纪相仿的女子,两位坐着,一位站着,言语之间各有机锋及应对,柳太妃执茶慢饮,期间不置一词。/P

/P

因着有人在,柳太妃是不会问她具体事夷,是以傅玉筝并未停留多久,便告退离开。/P

/P

走出皇宫没多远,身后就有脚步声疾追而来。/P

/P

傅玉筝眼神冰冷。/P

/P

“傅玉筝,你给我站住!”/P

/P

呵,就猜到,但凡遇上,对方绝无可能轻易放过她。/P

/P

缓缓转身,掩下眼底冷意,傅玉筝面无表情,“不知傅大姐还有何事?”/P

/P

语气中,莫不讽刺。/P

/P

是傅玉娴追出来了,在她身后还有个不紧不慢的身影,左旋,她得罪不起的人。/P

/P

便是仗着有人撑腰,所以傅玉娴更加无所忌惮,在皇宫门口都敢欺辱起她来了!/P

/P

“南陵王府那女冉底是什么身份,跟南陵王是什么关系,你在南陵王府风生水起,这点事你不可能不知道!”傅玉娴也卸下了伪装,全然没了此前的姐妹情深,话咄咄『逼』人。/P

/P

“知道如何,不知道如何,我为何要告诉你?”/P

/P

“傅玉筝!一个贱婢,你还冠着傅家的姓,就得在我面前记好尊卑!别给脸不要脸,跟你那个短命娘亲一样下贱!”/P

/P

傅玉筝眼睛一厉,扬手狠狠打了过去。/P

/P

“啪!”/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44章 一个贱婢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9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