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青柏!”房中传出少女羞愤至极的怒吼。/P

/P

晃。/P

/P

晃你妹!/P

/P

已经旋地转了都!/P

/P

有人被踹出了房门,砰一声,给他留下冰冷的栓门声响。/P

/P

男子口中低笑仍然难消,声音带着浓浓笑意穿透门板,“笙笙,一起睡吧。”/P

/P

“睡你妹!”也不管男子听不听得懂,前世的俗语冲口就骂。/P

/P

“时候我们就一起睡过了。”/P

/P

“那是时候,那时候我把你当哥哥!”/P

/P

“除了我,知夏知秋未曾有这般待遇。”/P

/P

“当然了,只有你有特殊待遇,”没等男子为这句话高兴,一盆冷水就哗一声泼了下来,“因为你有病!神经病!”/P

/P

“……”风青柏嘴角抽了。/P

/P

笙笙他神经病?/P

/P

……/P

/P

看着床头此时依然还在微微晃动的风铃,柳玉笙好想死。/P

/P

她几乎要以为风铃的挂绳会被晃断!/P

/P

风青柏!怎么就变成这样了?/P

/P

只要两去独在一起,他片刻就能给她挖个下流的坑!/P

/P

紧了紧身上完好的衣衫,柳玉笙一把平床上。/P

/P

铛铛铛——/P

/P

扑床的动作,晃了床榻,风铃又响。/P

/P

柳玉笙,“……”/P

/P

以后谁再给她送风铃,她就跟谁翻脸!/P

/P

想到刚才被男子压在身下这般那般,还有被他压住时,透过薄薄衣衫感受到的,如同烙铁的触觉……柳玉笙哀嚎一声,扯过被子把自己埋了。/P

/P

她再也不要理他了!/P

/P

此时,一墙之隔的玉青苑里,男子问隐卫,“神经病是什么病?”/P

/P

隐卫沉默了下,“回主子,属下未曾听过这个病症,许是同魔怔有关,应该跟癫狂、疯子之类的差不多。”/P

/P

风青柏,“……”/P

/P

片刻后,男子声音又起,“吩咐管家,明日去买两个风铃,挂在我房间床头。”/P

/P

这次隐卫沉默更久,才答了声是。/P

/P

饶是训练有素,都差点被主子爷这声吩咐弄得破功。/P

/P

身为隐卫,对身手及五感要求极为严格,加之他们需要时时切身保护主子安危,所以主子在笙箫院的时候,他们也隐身在周围各个角落。/P

/P

所以那个房中传出的所有声音,他们从头听到尾……/P

/P

本来以为会被气得睡不着,结果睁眼的时候,『色』已经大亮,这一晚她好似睡得又香又甜。/P

/P

柳玉笙掀开半蒙着头的被子坐起来,抬眼,又看到风铃。/P

/P

都没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P

/P

从空间拿出把手术用的剪子,又搬了张凳子过来站上去,堪堪够得着风铃。/P

/P

“让你用身高欺负我!”咔嚓一声,风铃挂绳被剪断。/P

/P

连剪子带风铃一齐丢进空间。/P

/P

这辈子都不会再拿出来了!/P

/P

扬着下巴,心情大好的拉开房门,男子清隽飘逸的身影立即跃入眼帘。/P

/P

柳玉笙脸刷一下黑了。/P

/P

这一刻,有种冲动,想把这个人跟风铃一起扔进空间!/P

/P

“还生气?”好听的嗓音清冽低醇,温柔的笑意如同暖风,立即动摇了柳玉笙刚刚的决心。/P

/P

好在她还能努力板着脸,“生气!”/P

/P

男子凑进一步,“笙笙,我是情不自禁。”/P

/P

柳玉笙立即往后推开一大步,“情不自禁的人多了去了,人家也都这样对喜欢的女子?”/P

/P

那肯定不能!/P

/P

这里可是古代!最讲究男女大防!以为是现代化快餐爱情吗?/P

/P

现在搞得,好像他才是从现代来的!/P

/P

男子顿了下,凝上她的眼睛,“他人对女子的喜欢,不及我爱你。”/P

/P

不到情深处,不识情深。/P

/P

别人会怎样对自己喜欢的女子他不知道,别饶感情能有多深沉他也不知道。/P

/P

他没有诸多研究,他只知道他对她,轻易就能失了理智,但求唯一。/P

/P

柳玉笙满肚子的气,跟被针扎破的气球似的,咻一下就没了。/P

/P

脸又慢慢,慢慢的红起来。/P

/P

他,他爱她。/P

/P

这是他同她告白的时候,都没有出口的话。/P

/P

她以为男女之间只要两情相悦,心有灵犀,有些话不出口也无妨。/P

/P

可是现在亲耳听到了,却发现,不同的。/P

/P

一句我爱你,能让人心生巨大的欢喜。/P

/P

如浸入蜜罐。/P

/P

呼吸都是甜。/P

/P

“可以消气了吗,笙笙?”/P

/P

少女抬眸,眼睛流光溢彩,“再一遍。”/P

/P

男子愣了下,笑意缓缓浮起,“我爱你。”/P

/P

“我也爱你。”踮起脚尖,在男子唇角一触即离,少女绕过男子往外跑去,裙角飞扬,身姿蹁跹。/P

/P

男子站在原地,浑身僵硬,久久无法动弹。/P

/P

身后,有少女洒下的笑声如铃。/P

/P

如同一串串魔咒,一点一点润了男饶眼睛。/P

/P

秋阳和煦,徐风阵阵,这个早晨,比之以往任何一,都要美。/P

/P

早膳在前院花厅。/P

/P

薛青莲『揉』着眼睛,跟柳知夏走进来就觉不对劲。/P

/P

怪怪的。/P

/P

视线在早就坐在膳桌旁的两人身上来回转,“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都不话,吵架了?不可能啊……”/P

/P

风青柏多宠福囡囡,怎么可能会跟她吵架。/P

/P

可是这两人光坐着不话,也不看对方,还躲避对方视线,不奇怪?/P

/P

柳知夏越过薛青莲,黑着脸来了句,“把眼睛洗干净了再话。”/P

/P

眼睛被眼屎糊了!/P

/P

那是吵架吗?/P

/P

一个娇一个羞,空气里就差没冒糖泡泡了!/P

/P

薛青莲用力搓了下眼睛,再仔细看两人间的状态,“……”/P

/P

不想话了。/P

/P

呵呵,浓情蜜意,原来是这个鬼样子!/P

/P

还吃什么早膳,他都要被腻死了!/P

/P

膳食是傅玉筝端上来的,清粥菜,两碟点心。/P

/P

依旧是偏清淡的口味。/P

/P

席间,少女始终埋着头用膳,碗碟有人给她夹材时候,都没抬起头来。/P

/P

耳根隐隐漫着粉红。/P

/P

柳知夏『揉』额角,“膳后我想去杨老府上拜见。”/P

/P

“我让府里马车送你过去,拜见礼已经备好了,到时你带上。”/P

/P

事无巨细,男子总是安排得妥妥当当。/P

/P

“风青柏,我有话问你。”放下筷子,柳知夏看向男子,“杨老要收我为门生,这件事情你可曾『插』手?”/P

/P

风青柏挑眉,没有回答,只从膳桌下的屉里取出一份文档,递给柳知夏。/P

/P

狐疑将文案接过来,柳知夏才发现,这竟然是一份奏折!/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42章 我爱你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9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