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衙门,门外围观的百姓爆发出一阵叫好声。/P

/P

梁钰在云州城嚣张跋扈多年,被他欺压过的人不计其数,这次梁钰伏法,大快人心!/P

/P

钱万金跟柳知夏等饶心情亦同样激动,若非不合礼数,他们都想将姑娘举起来欢呼!/P

/P

柳玉笙此次的表现,让他们大开眼界,最为震撼的是柳大夫『妇』。/P

/P

这次出事,他们才突然惊觉,他们一直想好好护在手心的宝贝女儿,早在他们不经意间,已经长大。/P

/P

看似柔弱,却聪慧、坚韧,遇事时展『露』出来的机敏与沉稳,比他们远远更甚!/P

/P

他们的囡囡,早就不需他们再心翼翼呵护!/P

/P

“福囡囡,你真是太厉害了!脑子转得比柳知夏这个大才子还快!怎么长的?”坐上马车,钱万金兴奋劲儿都还没能缓过来。/P

/P

石纤柔点头赞同,“确实是厉害,让我刮目相看。”/P

/P

“一环扣一环,诱他们自动跳入陷阱还浑然不觉,囡囡,真的长大了。”柳知夏坐在柳玉笙旁边,抬手『揉』上她脑袋。/P

/P

他的妹妹,比他所以为的更加刚强。/P

/P

柳玉笙只抿着嘴角,笑得眉眼弯弯。/P

/P

柳家人活得简单,杏花村人活得简单,在那样的环境里,她不需要满腹心计,不需要勾心斗角。/P

/P

不代表她不懂,不代表她不会。/P

/P

只是用不着。/P

/P

因为他们,是她一辈子真心以待尚嫌不够的人。/P

/P

“既然事情解决了,还有三日才放榜,我们在城里也没地方住,不如直接出城,咱们找地方玩去!”钱万金抚掌提议。/P

/P

柳玉笙看向爹娘,“爹,娘,你们呢?”/P

/P

夫妻俩相视一笑,“去!”/P

/P

心情好得不得了,虽然中间经历了不好的事,但是结果是好的,而且痛快。/P

/P

更重要的是,这次府城之行,他们心里,变得比以前更通透。/P

/P

“走!出发!”钱万金手臂一挥,马车出城。/P

/P

车里,沿路留下浅浅笑声。/P

/P

衙门,案情已定,杨老跟知府侯德叶告辞,“侯大人,老夫也该回贡院了,学子都在翘首以盼,需得尽快阅卷,排出名次方能安抚这届学子们的心。”/P

/P

侯德叶忙起身,“下官恭送杨老。”/P

/P

“不用送了,身为父母官,你的事情也不少。”杨老起身,看了侯德叶一眼,语重心长,“当初侯大人也是科举入仕,该明白寒窗苦读不易,且行且珍惜啊。”/P

/P

目送老者离去,身后,侯德叶面『色』晦暗难辨。/P

/P

杨老是在提点他,别高位站得久了,忘了本心。/P

/P

梁家、侯家这些年因着他的关系,在整个云州城几乎到了无人敢惹的地步。尤其侄子在外行事太过张狂,他为他收拾了不少烂摊子。/P

/P

这事情若是被参奏上去,他怕是会仕途不稳。/P

/P

这次来的若非是杨老,换做任何其他官员,参他的本子怕是已经在去往京城的路上。/P

/P

后背,冷汗湿了衣衫。/P

/P

回到贡院,杨老特地抽了柳知夏的试卷亲自批阅,四书五经,策论,诗赋,三份答卷字体清俊工整,卷面整洁。/P

/P

一张一张翻看过去,到后面动作越来越慢,笑容越来越深。/P

/P

“好,好!见解精辟,辩证独特,好文章!”/P

/P

“以底层百姓角度论时事,字里行间沉稳平和,又一针见血,敢想敢,好!”/P

/P

“幸好幸好,没埋没了人才!此子必成大器!”/P

/P

阅卷过后,老者想了想,执笔着墨。/P

/P

片刻后,一封奏折连夜送往京城。/P

/P

三时间,钱万金领头,带着一群人把云州城周边各处景点逛了个遍。/P

/P

住民宿,吃摊。看瀑布,游湖景。/P

/P

诸事抛开,真正疯玩了三。/P

/P

第三日,下午便是放榜时间。/P

/P

在一家民宿用过午膳之后,一行人乘坐马车往城里赶。/P

/P

赶也不准确,马车行的慢慢悠悠,没有一点着急的样子。/P

/P

车里时而传来人声阵阵,于空气中渲染出几分欢闹。/P

/P

“知夏,马上就能看榜了,紧不紧张?”/P

/P

柳知夏淡然一笑,“不紧张,我尽力了。”/P

/P

“对,没什么好紧张的,尽力就校”柳大拍拍儿子肩头,“心态就该放稳。”/P

/P

钱万金揶揄,“柳叔,你刚才是不是没吃饱饭还饿着呢?手怎么那么抖?”/P

/P

柳大,“……”/P

/P

石纤柔看着使坏的男子,无奈又好笑,你就不能给柳叔留点面子?/P

/P

陈秀兰、柳玉笙齐齐扭过脸偷笑。/P

/P

话得好听,老子却没儿子那个心态。/P

/P

马车进城,贡院门口已是人山人海,榜台前被挤得水泄不通。/P

/P

放榜时间还没到,一行人下马车,找了个茶肆暂时坐坐。/P

/P

因着前几日考场作弊案的反转,柳知夏的名字已经传遍整个云州城。/P

/P

一同在云州参考的学子们,几乎没有不知道这个名字的。/P

/P

走进茶楼的一路,认得柳知夏的纷纷上前同他打招呼,笑谈两句,跟数日前避之唯恐不及的态度大相径庭。/P

/P

趋吉避凶,明哲保身,这是饶本『性』,柳知夏对这些人皆淡淡回应,但恪守了一条防线,不会与他们太过热络。/P

/P

在二楼选了个窗口的位置,视野极佳,可以将下方榜台前的动静尽收眼底。/P

/P

只待榜文一贴出来,他们立即就能看到。/P

/P

柳玉笙一边喝茶,一边看下方拥挤人群。/P

/P

都科举放榜,能看到人生百态。/P

/P

古代学子十年寒窗苦读,心心念念无非是望着能够科举高中,一朝出人头地。/P

/P

倘若不得,很多人心态会失衡,进而做出各种疯狂举动。/P

/P

周围茶座上,皆是在等待放榜的学子,三五成群聚做一堆,彼此之间着恭维的话。/P

/P

听在耳里,柳玉笙无声叹息。/P

/P

待会,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笑,又有多少人哭,多少人疯癫。/P

/P

“咣!”一声震耳锣响,刚才还嘈杂的环境瞬间静止,像被按了静止键。/P

/P

紧接着,人群『潮』涌般争先恐后往楼下奔去。/P

/P

榜台前早已经被堵得严严实实,后面还不断有人挤过去,混『乱』一片,喊声震。/P

/P

这情景,让钱万金看的腿都软了,“我的娘诶,这时候我要是下去,估『摸』着得被人踩死!”/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26章 忘了本心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