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万金遗憾的砸砸嘴,还想打听一些大杂院里的秘闻呢。/P

/P

没劲。/P

/P

那副样子让柳玉笙哭笑不得,在任何场合,钱万金都能随时不正经。/P

/P

被钱万金这一番胡闹,柳大、陈秀兰跟柳知夏凝重的心情,意外的缓解了下来。/P

/P

同时,对柳玉笙的办法,升起了更大希望。/P

/P

最后由杨大人身边的人,又问了一些三个人私密的话题,随后派人下去核实,看看他们所言是否属实。/P

/P

没等多久,就等来了回复,“大人,三人所皆是实话,没有一句作假!”/P

/P

杨大茹点头,“照这么来,这个『药』确实神奇,没想到柳姑娘竟有这等本事,让本官大开眼界。既是能让人真话的『药』,那搜检官将剩下那一瓶喝了吧。”/P

/P

“大人?!”搜检官惊呼。/P

/P

“考场作弊并非事。这件事情既然牵扯到你,那么你身上也带了嫌疑,想要洗清嫌疑,就需要审问。眼看放榜在即,本官没有太多时间耗在这里,所以速战速决。/P

/P

喝了『药』之后,你的话若没有问题,便证明你是被冤枉的。那么柳知夏作弊一事就不用再提。/P

/P

你是经过层层选拔挑选出来的考官,在考场上地位举足轻重,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还请你配合。问心无愧,有何可惧?”/P

/P

搜检官脸『色』一点一点变得惨白,盯着那瓶『药』,怎么也伸不出手去拿。/P

/P

心底是又惊又骇。/P

/P

那三个人已经验证了这瓶『药』的作用,一旦他把『药』喝下去,就证明他再没有秘密可言!/P

/P

想到这里,搜检官腿软,跪了下去。/P

/P

“大人,我…我招!柳知夏确实没有夹带,从他考座上搜出来的夹带抄,是我带进去的!但是大人,这事情我也是迫不得已的呀!我是受了梁钰胁迫,才『逼』不得已而为之!开始我是不同意的,可是他扬言如果我不帮他的忙,他就让我在整个云州城无立足之地!人家里上有老下有,又哪里敢得罪于他?最后实在没办法,才参与了这场舞弊,望大人明鉴,饶的一命吧!”/P

/P

“混账东西,你在胡什么!”侯德叶豁地站起,疾言厉『色』。/P

/P

“知府大人,的没有胡,确实是梁钰梁公子胁迫的,这件事情的有证据!”搜检官咬牙,豁出去了。/P

/P

但凡当官的,谁身上没有污点没有做过见不得光的事情?/P

/P

眼下他主动招了那就只是一个诬陷学子的罪名,而且他受人胁迫,只是从犯。/P

/P

但若喝了那瓶『药』水,到时候吐『露』出来的事情,可就不可控制了,最后搭上他的命不,还有可能祸及家人!/P

/P

便是得罪知府大人,他也不能退这一步!/P

/P

“杨大人,知府大人!梁钰公子当日去找我,我有人证,他给聊一百两银子,尚且一文未动放在家中!还有那张抄,是梁钰公子找同窗临摹,此人姓李名瑞,一查便知真假!”/P

/P

……/P

/P

搜检官招了,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P

/P

一应人证物证通通指向梁钰,最后就连知府都变了态度,严查严办。/P

/P

事情转交到府衙,一连串问讯下来,梁钰无从抵赖,事情真相大白!/P

/P

当下午官府就宣布了新的判决。/P

/P

云洲书院学子柳知夏考场作弊一事系被诬陷,罪魁祸首梁钰被杖三十,隔去功名,永世不得参加科举,判入狱三年。/P

/P

搜检官身为考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虽系从犯亦不可轻饶,隔去官职,入狱一年。/P

/P

其余从犯李瑞等被杖十大板,隔去功名,永世不用。/P

/P

听到判决的时候,梁钰整个都是懵的,不敢置信,他是知府亲侄子!他是云州望族子弟!最后,被一个他最看不起的寒门学子给掀翻了!所作的一切不只没有报复到柳知夏,反倒让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P

/P

官府公文一张贴出来,满城再次哗然。/P

/P

柳知夏讨回清白,科举期间所有试卷被重新抽回批阅。梁钰想在最后一刻击溃柳知夏的举动,此时反而帮了柳知夏,所有试卷答阅完成,成绩不会受到影响。/P

/P

听到判决结果,公堂上,陈秀兰伏着柳大喜极而泣。/P

/P

侯德叶坐在公案后头,看着下方从整个案件开始就一直平静沉稳的柳玉笙,“此案可破,最大功臣乃是柳姑娘,没想到柳姑娘年纪,竟然有这等医『药』本事,能制作出让人真话的『药』水来,神医之名名副其实。这种『药』一旦传开来,姑娘必将名震下!”/P

/P

皮笑肉不笑,一句话得暗藏机锋,尽是城府。/P

/P

让人吐『露』真言的『药』水,事情一旦传出,必遭人觊觎。届时有多少人想得到这种『药』水,就会有多少人想她死。/P

/P

案子刚刚审完,堂上一众犯饶家属还在,谁若是想要报复她,只需把要『药』水的事情出去,日后她就别想再过得安稳。/P

/P

侯德叶心思不可谓不毒。/P

/P

对此,柳玉笙微微一笑,“大人笑了,这世上哪里有什么能让人真话的『药』水,若有,女早就上贡朝廷了,也能博得个好名声。此前三个仆役喝下去的『药』水,实则只是寻常井水,用这个方法来诈搜检官罢了。杨大人也是知情人,若非他点头配合,此事尚成不了。不信,之前余下的那瓶『药』水,大人找人一试便知。”/P

/P

杨大人在旁抚着胡须,点头,“没错,这事情本官知晓,那『药』确实只是井水,还是本官亲自装进去的。”/P

/P

满堂死寂。/P

/P

被判决后跌坐堂上面若死灰的梁钰等人,闻听此言恨不得扑上前去把柳玉笙给撕碎!/P

/P

所以他们事情最后败『露』,只是因为中了对方一招连环计!/P

/P

先是拿出井水装神奇『药』水,虚张声势大唱空城计。/P

/P

然后让三个仆役配合她的计谋以诱搜检官上当,来一出兵不厌诈。/P

/P

最后设好陷阱挖好坑,等着他们一个个往下跳,瓮中捉鳖!把他们一网打尽!/P

/P

这等心计,连混迹官场的老油条都被骗过去了!/P

/P

侯德叶被噎话都不出来,脸『色』极为难看,却还要极力控制自己的肌肉跟表情,努力挤出笑来,“柳姑娘玲珑心窍,本官佩服!”/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25章 连环计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