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再次冷笑,“果真是荒唐,因着一个怀疑,就能给自己的同窗扣上诬陷罪名!如果你有证据证明自己是受了冤枉,证明梁钰就是幕后黑手。本官立即便能把人抓了,还你一个公道!但若拿不出证据,你就是信口雌黄,污蔑同窗,污蔑朝廷命官!届时两罪并罚,未必就比你眼下的惩罚轻多少!”/P

/P

这话让柳家人一片沉默,他们确实拿不出证据。/P

/P

没有证据,便是大人相信柳知夏的清白,但是真正想要推翻已经既定的罪名,怕是无望,何况还有个人一直从旁作梗。/P

/P

“搜检官虽然官阶极,但那也是官!污蔑朝廷命官之罪,情节严重的,甚至可以论罪当斩!今念柳知夏年纪尚轻,又是初犯,本官网开一面,你等速速离开,莫要再来胡闹!”/P

/P

中年官员的话,让柳家人心头既悲愤又屈辱,最后,柳大气极反笑。/P

/P

“都官字两个口,口口相护!本以为今日来见的是一个能为民请命的好官,没想到依旧是一丘之壑!草民算是见识了,这世道哪里还有什么父母官,哪里还有什么青大老爷!百姓有冤不能诉,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P

/P

这段话的中年官员脸上阵青阵白,一拍扶手,怒斥,“放肆!”/P

/P

冷眼凝着此人,柳玉笙缓缓走上前去,“女杏花村柳氏,略懂医术,平日在村子里为人诊病开『药』,于香山、云州一带也算有名气,今我哥哥蒙冤,家人悲愤,既然大人口口声声要证据,女倒是有一法,可辨明冤情。”/P

/P

在中年男子开口的时候,始终沉默在一旁看不出情绪的老者,听着柳玉笙的话,朝她看过来,“听闻杏花村有个神医姓柳,医术颇为撩,可是你这个姑娘?”/P

/P

“百姓谬赞,神医不敢当,正是女。”/P

/P

老者打量柳玉笙片刻,点头,“你有何办法且来听听,若真能证明你哥哥被冤枉,本官自会为他正名,还他清白。”/P

/P

柳玉笙笑了笑,“可否请大人稍移两步话?”/P

/P

老者眸光闪出兴味,当真起身,带着少女往隔壁的花厅走去,阻隔掉众人耳目。/P

/P

中年男子坐在位置上,脸『色』沉了又沉。/P

/P

这是在防着他!/P

/P

两人没有离开多久,须臾之后就走了回来。/P

/P

老者坐下来之后,即刻吩咐,“将当日负责抽检的搜检官唤来,另外,再随意找三个人过来协同破案,任何人都行,身份不荆”/P

/P

这话让人惊奇,破案还能随便找人帮忙?/P

/P

柳大夫『妇』跟钱万金、石纤柔几人暗暗相觑,一时之间不明白自家囡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P

/P

“杨大人,你们这是?”中年男子想要探话。/P

/P

老者摆了摆手,“候大人,你乃是云州知府,来这件事情应该由你来审理,但是事关学子前途,又是在老夫监考当下出的作弊案,老夫此次便越俎代庖一次,还望大人见谅。”/P

/P

柳家人一下全往中年男人看去,眸光愤怒不屑。/P

/P

原来他就是云州知府,那个梁钰的舅舅!/P

/P

怪不得一直在旁放狠话,对他们伸冤多加阻挠!/P

/P

“杨大人的什么话,若真能替学子澄清冤情,还他清白,本官自也是高心,此乃好事,本官怎么会见怪呢?”侯德叶面上带笑,心下却已是一沉,开始隐隐生出不安起来。/P

/P

视线时而不着痕迹扫过柳玉笙,但见少女面容沉静,且周身萦绕着一种运筹帷幄的淡然。/P

/P

对方越是淡定,他心里不安就越浓,这个少女给他的威胁感,极为浓烈。/P

/P

到底这人是不是真有办法证明清白,又会是什么办法?/P

/P

刚才柳知夏陈情,事情牵扯到侄子梁钰,一旦证明柳知夏真是被冤枉的,那最后势必会把梁钰拉进来,他也会受到牵连。/P

/P

到时该如何应对?/P

/P

在厅中众人各怀心思期间,搜检官及被找过来帮忙的三个仆役模样的人,陆续到齐。/P

/P

杨大人朝柳玉笙做了个手势,“姑娘,开始吧。”/P

/P

所有视线顿时全部集中到柳玉笙身上。/P

/P

柳玉笙从腰间荷包掏出四个瓷瓶摆在桌面,“这是我这些年闲来无事研究出来的『药』水。喝下这种『药』水之后,它所发挥出来的作用,有些类似于酒后吐真言。但凡有人发问,喝了『药』的人所言必是真话。女让杨大人找出三个人来,身份不拘,实则就是为了在众人面前当面验证一下这种『药』的效果。”/P

/P

侯德叶冷笑,“能让人真话的『药』?当真可笑至极!一个乡间大夫,还真把自己当成神医了。在这种场合验证你的『药』效,难不成你是想用这种『药』,来破这个案子不成?”/P

/P

柳玉笙微微一笑,不怒不躁,“大人何妨拭目以待。”/P

/P

罢,将三瓶『药』水分别递给三个仆役,“你们且把这些『药』喝下去,放心,『药』效过去之后,不会有任何不适。”/P

/P

三人相视一眼,取了『药』喝下去。/P

/P

看着三人把『药』喝下,柳玉笙笑道,“大人可要亲自验证?有什么想问的,尽可以发问。爹,娘,大哥,东家,石姑娘,你们也可以问,什么问题都无妨。”/P

/P

钱万金眼睛有点发光,“真的什么都可以问?”/P

/P

“可以。”/P

/P

“好,那我来!”搓了搓手掌,钱万金凑近三人,“你们可曾去过青楼?”/P

/P

柳玉笙,柳家人,石纤柔,“……”一脑门黑线。/P

/P

紧接着三道不同声音依次响起。/P

/P

“去过。”/P

/P

“没去过。”/P

/P

“去过。”/P

/P

钱万金又问,“去过几次啊?”/P

/P

“六次。”/P

/P

“两次。”/P

/P

问,“那你们有没有谁勾搭过府里的丫鬟呢。”/P

/P

“家里婆娘太凶悍,不敢。”/P

/P

“我跟三姨娘身边的二等丫鬟晚青在一块,只是尚不敢跟三姨娘言明。”/P

/P

“有丫鬟勾搭我,长得不好看,我不喜欢,见了她就躲。”/P

/P

钱万金猥琐一笑,凑的更近,近乎耳语“那你们有没有偷……”/P

/P

话没完被石纤柔往旁边拉开,“这是在审案,别胡闹。”/P

/P

柳玉笙跟柳家一众已经捂住了脸,丢人。/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24章 真言药水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