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万金还要什么,被柳玉笙拦下,“不必掌柜为难,我们这就走。”/P

/P

“福囡囡!”钱万金皱眉。/P

/P

他们没有做亏心事,这般灰溜溜走人,丢人不,现在城中各大客栈,学子们还在等着放榜,是订不到新房间的。/P

/P

走出去了他们住哪?/P

/P

柳玉笙抿唇,一字一顿,“咱们去贡院!”/P

/P

柳知夏愣了下,立即反应过来,“没错,去贡院!考试刚刚结束,一应考官都需在贡院里批阅试卷,我们直接去找主考官陈情!”/P

/P

柳家人精神一振,没有再多什么,收拾了东西上马车,直往贡院驶去。/P

/P

“去贡院后院,”石纤柔道,“放榜前,考官们都住在那里,也在那里批阅试卷。”/P

/P

因着刚刚结束考试,放榜之前,贡院前后门口都有官兵把守,戒备森严。/P

/P

柳家人想要求见,直接被拦在了门外。/P

/P

看着阻在门口的卫兵,柳玉笙沉声道,“我哥哥柳知夏在考场被人诬陷作弊,我们只想来求一个公道,讨回清白。听闻杨大人为官清廉,公正严明,百姓有冤要诉,他是否要听而不闻视而不见?”/P

/P

“科举期间,贡院乃是重地!岂容尔等刁民在这里胡『乱』喧哗!若有冤要申,可以去衙门。再要捣『乱』,莫怪我等不客气!”/P

/P

钱万金那个暴脾气,撸起袖子就想冲上去,被石纤柔抢先一步。/P

/P

凝聚了内力,石纤柔朝院子里扬声道,“镇南将军府石纤柔前来求见杨大人!杨大人乃是朝中极有口碑的大儒,素来求贤若渴,这些年为朝廷选中不少人才,皆得大用。此番考场上有学子遭到污蔑,若是冤情不能及时得到申诉,学子前途必将毁于一旦,朝廷也会失去一个有用之才!这定非杨大人所愿。所以我等请求杨大人拨冗一见!”/P

/P

石纤柔声音传得很远,完这番话之后,就拉着柳家人退后几步,站在门前静静等待。/P

/P

卫兵见状也不再驱赶,免得一时意气用事赶错人,到头来遭了杨大人责罚。/P

/P

听他们的信誓旦旦,或许当中真有隐情。/P

/P

女子话行事散发出来的沉稳机智,让钱万金闪了眼眸,心里有莫名情绪翻涌。/P

/P

这个怪力女,跟他之前以为的大为不同,一点一点推翻他最开始的印象。/P

/P

很快,贡院门内传来动静。/P

/P

一个仆役模样的人走了出来,看了几人一眼,“杨大人请诸位入内一见。”/P

/P

成了!/P

/P

柳家人本来死灰的心激动起来,忙跟在仆役身后走进了后院大厅。/P

/P

厅里坐着两个人。/P

/P

一个是须发花白,文士气息浓重的老者。/P

/P

一个是着四品官服,满面威严的中年人。/P

/P

石纤柔先朝老者行了一礼,“镇南将军府石纤柔见过杨大人。”/P

/P

柳玉笙等人跟着行礼拜见。/P

/P

老者看向石纤柔,“你就是石将军家的二千金石纤柔?多年未见,一眨眼就长这么大了,女大十八变啊。”/P

/P

“是多年未见,没想到杨大人还记得纤柔。家父时常跟我提起您,您是当今最有名望的大儒,下次回京,纤柔该上门正式拜访一番。”/P

/P

老者笑道,“好,到时候叫上你爹爹,老夫也想跟他好好喝两杯酒,哈哈哈!”/P

/P

话到这里话锋一转,“不过现在,先处理眼前这件事情。今日考场作弊的事情我知道,惩罚还是我判下的,当时乃是人赃并获,证据确凿。但你们口口声声被诬陷,我便听你们好好一,免得到时候被人成是昏官,枉自断送有才之士的前途。”/P

/P

此前门外石纤柔那番话,意在『逼』杨大人一见,没想到这个时候反被他拿来调侃,一群人脸上有些讪讪,搭不上话来。/P

/P

老者看向被钱万金跟柳大搀扶着的柳知夏,“我记得你,你就是在考场上那个被检出作弊的学子,是叫柳知夏吧,你且,你如何被诬陷?若是敢糊弄本官,本官还会重罚你!”/P

/P

闻言,柳知夏上前一步跪下,目光坚毅,“学子柳知夏,见过杨大人。考场作弊一事,学子确实是被冤枉,接下来所一字一句皆是实情,绝不敢欺骗隐瞒,望大人明鉴!”/P

/P

顿了下,柳知夏开始缓缓讲述考场上所发生的事情。/P

/P

考试,答题,在刚刚完成试卷的时候,搜检官突然来抽检,从他考座下搜出夹带的抄。/P

/P

接着便他作弊,将字条呈上给主考官,以此定了罪名。/P

/P

“大人明鉴,那个抄并非子带进考场,而是有人故意为之,用这种方法陷害于我!子怀疑诬陷我的人,就是当时负责抽检的搜检官!因除了他之外,没有第二人近过子的身!”/P

/P

此时,坐在杨大人身旁的中年官员沉哼了一声,“你不过是一名寒门学子,与搜检官素不相识,无仇无怨。他为何会无端赌去谋害于你?这样对他有何好处?简直就是信口开河,荒唐至极!”/P

/P

“若要究其原因,那就必须得提到另一个人了,此人名叫梁钰,乃是现任云州知府子侄!”/P

/P

听到这句话,中年人脸『色』微变。/P

/P

很细微的变化,恰好被柳玉笙看在眼里,心思微转,即确定了男子身份。/P

/P

着四品官服,认得梁钰,会为那个名字牵引出情绪,此人必然是云州知府侯德叶无疑。/P

/P

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P

/P

柳知夏的话还在继续。/P

/P

“数年前,梁钰参加县试考秀才功名,曾在考前夹带抄,不心被我撞到,后来事情在考场上暴『露』被罚三年不准参考,他便一直误认为是我告的密,多年来对我怀恨在心。/P

/P

同在云州学院期间,梁钰给我下过不少绊子,每每见面就是冷嘲热讽,背后也曾多次着人与我为难。/P

/P

这次事情爆发之前,子曾与梁钰在客栈发生过一次冲突,当时梁钰就放话威胁,让子走着瞧。此事有诸多在场人证,只要一问便知!/P

/P

以他的身份背景权势,子有理由怀疑,此次被诬陷作弊,事情很有可能同梁钰有关!”/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23章 两罪并罚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