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知夏朝那方轻轻颔首,“多谢。”/P

/P

梁钰为人,同窗几年他一清二楚。/P

/P

当初不过是一场误会,对方都恨了他几年,这次面对面让他丢了脸,事情是断然不会轻易揭过的。/P

/P

听得旁人提点,陈秀兰跟柳大眉头皱了起来,“知夏,那人会不会真耍出什么手段,让你入不了考场?”/P

/P

他们不主动惹事,也不会怕事。/P

/P

但是被人阴另当别论,人行事让人防不胜防,一个不心,很可能就会吃亏。/P

/P

眼下又正是孩子考科举的重要关头,夫妻俩由不得不担心。/P

/P

“爹,娘,不用担心,只要我心些即可,这种时候,他们反而不敢太明目张胆。”/P

/P

钱万金也道,“这种人,就算没有今这遭,他们跟知夏不对付,迟早也会找他霉头,现在让我们心里多了防备,反而是好事。”/P

/P

柳玉笙点头,认同钱万金的话,正经事上,他智商会自动上线,“爹,娘,你们放松些,大哥本来不紧张,你们这样反而会影响他考试情绪,接下来几日咱们多加心些便是。”/P

/P

也唯有如此了。/P

/P

“他们若想破坏柳知夏参考,只有两个地方能下手,一是阻止他进考场,二就是在考场上使阴招,”石纤柔最后开口,“开考这段时间,柳知夏最好搬来客栈同我们一块住,有人照应他们不好下手。至于考场上,就只能靠自己了。”/P

/P

商量一番,这顿饭吃得让人有点食不知味。/P

/P

好在接下来两风平浪静,很快到了考生入场的日子。/P

/P

此次科考为乡试,分三场,共考九,每三为一场,可出来一次。/P

/P

入场的时候,贡院门口人山人海,学子们排着队接受检查入场。/P

/P

直到亲眼看着柳知夏成功进了贡院的门,柳大夫『妇』才松了一口气。/P

/P

紧接着更大的担忧又浮上来。/P

/P

过邻一关,考场里面能否一切顺利,他们不知道,只能熬着等。/P

/P

因着心里忧虑,一家人也没心思闲逛,一直呆在客栈里,等着柳知夏三出一次考场。/P

/P

时间一晃而过,两场都安安稳稳,最后一场考诗赋。/P

/P

“还有三,这三过了就没事了。”陈秀兰从窗户遥望贡院方向,眉头的褶皱始终打不开。/P

/P

没到最后,就是放心不下来。/P

/P

“柳婶,你别那么担心,但凡科考,考场里都是极为严格的,而且这次的监考官为人清廉公正,想在考场里使坏招,没那么容易。你别老自己吓自己,看看这几,知夏当考生的没瘦,反倒是你瘦了一大圈了。”钱万金安慰。/P

/P

陈秀兰点头,心里还是慌慌的。/P

/P

这副样子,就连柳玉笙都没招了,没亲眼看到大哥好好的从考场走出来,旁人什么,娘都是放心不下来的。/P

/P

一,两,最后一。/P

/P

一家子早早等在了贡院门口,眼看着即将到考生出考场的时间,里面突然传出『骚』动。/P

/P

柳玉笙心猛地一沉,升起不好的预福/P

/P

陈秀兰更是手都发抖了,直直看着贡院紧闭的门。/P

/P

柳大浓眉也皱得紧紧的,拳头握得发白。/P

/P

钱万金心里卧槽了一声,不会真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幺蛾子吧?/P

/P

如果真是,那个知府侄子他么就是死不足惜的龟孙子!/P

/P

这可是最后一了,真要整人,第一整那还不是最阴险的。/P

/P

最阴险最可恨的,就是让你辛辛苦苦煎熬那么多,付出努力过后,在最后一刻给出致命一击,把你踹进深渊!/P

/P

贡院门打开,一道熟悉的身影被扔了出来!/P

/P

随即有搜检官当众宣告,“香山苍梧学子柳知夏,于科举中舞弊,经主考官裁定,予以处罚!杖三十大板,驱除考场,隔去秀才功名,永不录用,下三代亦不得参加科考!”/P

/P

地上的人似已昏『迷』,一动不动,衣裳上能清楚看到血迹斑斑。/P

/P

围在贡院门口的人群,震惊过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P

/P

陈秀兰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P

/P

“娘!”柳玉笙忙把人扶住,“爹,东家,你们先去把我哥扶回客栈,一切事情容后再议!”/P

/P

一行人匆忙背着人返回客栈,柳玉笙给柳知夏喂下了些许『药』水,未几,人便幽幽醒来。/P

/P

一看到柳知夏睁开眼睛,陈秀兰便哭出了声来。/P

/P

到底没躲过人,知夏在贡院里怕是受了极大委屈了。/P

/P

整整三十大板啊!把人打成这样!/P

/P

“娘,我没事。”柳知夏撑着安慰。/P

/P

“你先,科考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柳大坐在床头,脸『色』沉沉。/P

/P

他们家孩子绝对不会做出舞弊这种事情来,待他问明事情经过,他就去击鼓鸣冤!/P

/P

不待柳知夏开口,钱万金就一脚踹上了旁边凳子,“哪里需要问,肯定是那个龟孙子搞的鬼!那个王鞍,真仗着有个知府舅舅无法无了!”/P

/P

“先听柳知夏把事情一,之后要怎么办,再行决定。”石纤柔拦着男子,免得他立即暴走。/P

/P

柳知夏吸了口气,慢慢把今日发生的事情道来。/P

/P

入了考场,他便一直埋头专注考试,两耳不闻其他。/P

/P

考场上有搜检官,会一直在考场上巡查,随时抽检考生有无舞弊情况。/P

/P

在他恰好完成试卷的时候,抽检到他了,他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搜检官过来翻了下他所在的考座,从桌子底下翻出一张夹带来,上报给了主考官。/P

/P

而夹带上所书写的笔迹,与他的如出一撤!/P

/P

主考官认定他为舞弊,当即判下责罚!/P

/P

他根本辩无可辩!/P

/P

当朝对舞弊的惩罚极为严格,像他这般被杖责,隔去功名的还算是轻,严重的甚至要发放边疆乃至砍头!/P

/P

柳大气得呼吸不畅,胸膛起伏剧烈,“简直目无王法!欺人太甚!”/P

/P

这件事情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在背后搞的鬼!/P

/P

“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算了,不能让知夏背着这种污名一辈子!我要去衙门击鼓鸣冤!”着柳大就往门外冲。/P

/P

“爹,去衙门没用!”柳玉笙把人拉住,“梁钰敢做下这件事情,背后必定有人撑腰,衙门跟他是一丘之貉!这个冤我们自然要申,但是得从长计议!”/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21章 诬陷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