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一味任『性』,只会给皇叔闹出麻烦。/P

/P

他心里清楚得很,会提那个要求,只是想多跟皇叔呆一会罢了。/P

/P

一下从温情环绕的地方抽离,他也需要点时间适应。/P

/P

“那我先下去了。”女子笑笑,没再过多言语。/P

/P

知进退,她才能在王府呆这么多年。/P

/P

“好。”少年点头。/P

/P

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眼神有些哀怨。/P

/P

如果柳姨在这里,二话不他就让柳姨帮求情了。/P

/P

不在王府住,也可以让皇叔跟柳姨去宫里陪他。/P

/P

可惜……他想柳姨了。/P

/P

王府偌大汤池,水汽氤氲,男子挨靠池边,双眸轻闭。/P

/P

水汽在他『性』感胸膛凝成水滴,汇流而下,最后隐没水郑/P

/P

暗处,一道低沉男声将近来京中大事一一汇报,事情精细到府中每一位探子的动向。/P

/P

“柳家那边已经着手抽底,反应不,柳家当家近来频频出入相府,秦啸与相府拧成一脉,也是动作频频,或许很快会再次对皇上下手。”/P

/P

“秦啸……”两字在风青柏舌尖滚了滚,黑眸睁开,尽是冷意。/P

/P

起身,从挂架上抽出便袍随意披在身上,“边关那边加紧分化,若无人可用,提一提石家。”/P

/P

“是!”隐卫应声。/P

/P

秦啸曾驻守边关多年,在军中威望几乎到了根深蒂固的地步,也因此,使得王爷这边很是受制。若是强硬要动秦啸,恐怕会引起边关将士人心不稳,给敌国可趁之机。/P

/P

在固守边防的同时,想对付秦啸只能先动摇他的根基,从多方下手。/P

/P

这是一场需要耗时极久的仗。/P

/P

柳家,相府,将军府。/P

/P

三方势力囊括了钱、权、势,合力朝王爷发难,这些年,王爷还能稳立不倒,已是手段撩。/P

/P

想要彻底铲平那些饶心思,唯有皇上有能力掌权那一。/P

/P

大厅,待风青柏换了身衣裳出来时,风墨晗又出幺蛾子了。/P

/P

“皇叔,吃过晚膳再回宫吧?”/P

/P

站在少年面前,风青柏眸光冷淡,“放下,回宫。”/P

/P

“不放!我要在这里吃饭,就让厨房炖这包菜干,吃完我就走!”抱着一包菜干,风墨晗不撒手,头一回这么硬气跟皇叔对着干。/P

/P

这是太姥晒的菜干!/P

/P

他要是现在回宫,杏花村带来的东西就全是皇叔的了,他一点份都没有!/P

/P

他倒是想把这些东西带回宫,可是不能。/P

/P

风青柏额角一跳一跳,疼得厉害,想把人拎起直接扔出去。/P

/P

就为了一包菜干,他跟他拧!/P

/P

“风、墨、晗!”/P

/P

少年身板一抖,往后退了两步,手里抱着的东西就是不放,眼睛里还委屈上了。/P

/P

“王爷,不如就依了皇上吧,一顿饭的时间,倒也无妨,别人总不会因为这个传出什么诟病来。”傅玉筝在旁看着这一幕,开口轻劝道。/P

/P

“皇叔……”风墨晗立即适时把可怜表现得更甚,眼睛眨巴眨巴。/P

/P

风青柏便想起了这子跟笙笙撒娇的画面,每每那个时候,笙笙总是纵着他。/P

/P

若是笙笙在这里,怕也是会帮着少年劝他的。/P

/P

『揉』『揉』眉心,“只此一次,下次再任『性』,严惩不贷!”/P

/P

“谢谢皇叔!”/P

/P

“让人把菜干拿去厨房,煮一半。”/P

/P

“……”太姥跟叔婆她们装的菜干有几大包!要不要连这点都省!/P

/P

将菜干带到厨房,看着厨子把那些晒得干巴巴的暗黄物入水浸泡,傅玉筝站了好一会,才转身离开。/P

/P

王府的菜『色』『色』香味俱全,很是精致,然膳桌上,叔侄俩不约而同的瞄准那道最是没有卖相的炖菜干。/P

/P

秉持侍女身份没有入席资格,傅玉筝只在一旁伺候布菜。/P

/P

“皇上跟王爷都喜欢这道菜,想来这菜干味道真的极好,当中可有什么乾坤?”又为少年布了一筷菜干,傅玉筝笑问。/P

/P

“有什么乾坤,就是好吃,这是当地人自己种自己晾晒的,吃的是风味。”风墨晗随口就答。/P

/P

“若是下人知道这菜干入了皇上跟王爷的眼,怕是要风靡起来。”/P

/P

“风靡也没用,人家做来自己吃的,有银子也买不到。”/P

/P

傅玉筝还要再接话,座上男子已经淡淡扫了过来,“食不言寝不语,用膳勿要多话。”/P

/P

风墨晗忙埋头,乖乖用膳。/P

/P

傅玉筝则垂下头去,“是奴婢多嘴了,王爷责罚。”/P

/P

“你下去吧,这里不用布菜了。”/P

/P

等女子一走,风墨晗立即抬起头来,扬着下巴朝风青柏笑。/P

/P

皇叔,我做得不错吧?什么信息都没透『露』,就连筝姨都防着,定把柳姨跟太姥一家子保护得好好的。/P

/P

风青柏垂眸,不理会。/P

/P

现在已经不得了,再给他根杆子,他能上。/P

/P

回宫前,风墨晗又装了次可怜,成功从抠门皇叔手里抠出一罐茶叶,柳姨特制,杏花村养生茶。/P

/P

非卖品。/P

/P

喜滋滋上路,到宫门前才将笑容收起。/P

/P

宫门巍峨,恢弘又肃穆,彰显着皇城独有的气势。/P

/P

可是这气势背后,藏的是看不见的肮脏和血腥。/P

/P

踏进宫门的瞬间,少年所有鲜活隐没,只剩浑身淡漠。/P

/P

“皇上,王爷,柳太妃听闻皇上回宫,甚为挂念,请皇上往清宁宫一叙。”/P

/P

还没回到寝殿,清宁宫嬷嬷就来请。/P

/P

“朕回寝殿换身衣裳就过去,你先退下。”摩挲着手里茶罐,不去看老嬷嬷,风墨晗直往寝殿走。/P

/P

进入寝殿,把茶罐放到龙床边的柜子里,风墨晗换衫,“盯着可真紧,不知道这老妖婆又要出什么幺蛾子。”/P

/P

“风墨晗,这是宫里。”风青柏语带警告。/P

/P

风墨晗抿唇,没再言语。/P

/P

他是太恨了,才没在皇叔面前掩饰。/P

/P

待少年换好衣裳,风青柏在外殿长案前坐下,拿过上面堆积的奏折开始办公,“去吧,本王在这里等你。”/P

/P

“皇叔,你不跟我一块去吗?”风墨晗愣了下。/P

/P

“你总要学会自己面对,本王不可能护你一辈子。”/P

/P

少年沉默离去,背影单薄落寞。/P

/P

背后,风青柏唇瓣溢出一声叹息。/P

/P

放手雏鹰,他才能学会飞翔。/P

/P

若他一直护着,少年永远没办法真正成长。/P

/P

而他,亦有自己的事情要做。/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19章 非卖品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