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红在内院盯了好一会了。/P

/P

主子走前交代,不能让囡囡在屋子里闷超过半个时辰。/P

/P

超过了,要哄。/P

/P

想了想,悄悄退出了内院。/P

/P

一刻钟后,房门被人敲响,“囡囡,出来一下。”/P

/P

柳玉笙正在配制『药』材,不断的重复的调配,听到魏红声音,沉默了下,“红姨,有什么事?”/P

/P

“有,你先出来下,我有东西转交。”/P

/P

闻言,柳玉笙飞快上前拉开房门,“什么东西……”/P

/P

魏红让开了身子,在她身后,院子里,拉着绳索挂满了一张张画作,迎风飘舞。/P

/P

画作下方,钱万金石纤柔柳知秋几个人正啧啧有声的评价。/P

/P

“看不出那家伙还挺有水平,画得不赖。”/P

/P

“我对他的手段比较好奇,怎么想出来的这种办法哄人?”/P

/P

“笔画简单,神韵跃然纸上,确是佳作。”/P

/P

钱万金转头朝这边招手,“福囡囡快过来,你看这张,风青柏那子好阴险,当时那个画面明明我也在场,他居然把我撇掉了!”/P

/P

“把你画上去干嘛?你在里面破坏美福”/P

/P

“柳知秋,你到底是哪一边的!”/P

/P

“我是我们家囡囡这边的!”/P

/P

他们在争论什么,此时柳玉笙全然听不进耳,眼睛盯着那些画卷慢慢走过去,一幅一幅仔仔细细的看。/P

/P

这幅,是当初在徐州别院,他为她点亮满树灯笼,送予她的一片星空。那个弯月灯笼,现在还挂在她房里。/P

/P

这幅,是她跟他在画舫上,她抓着他的衣襟,气鼓鼓的模样分外传神。那他告诉她,他也是第一次。他,只让她染指。/P

/P

这幅,是她将他摁在草地上,手里花束高举往他身上砸。那,他几乎摘光了她的枸杞花,她头一次那么抓狂。/P

/P

这幅,是魏红跟石纤柔切磋那晚,他们在旁观看时候,他悄悄勾上了她手指。看到这幅画她才知道,当时他看她的模样,是那般温柔。/P

/P

……/P

/P

整个院子,几乎被他的画作填满,所作全是他们在一起时的画面,每个画面,都似能溢出甜。/P

/P

他全记得。/P

/P

最后一张,不是画。/P

/P

是一副字,方遒有力,一笔一划,渗透他的誓言。/P

/P

——予我以笙,可付下!/P

/P

呆呆站在这副字前,柳玉笙笑着,泪如雨下。/P

/P

他离开给她心里带来的撕痛,在这一刻全然愈合。/P

/P

因他离去豁开的空洞,被甜意全然灌满。/P

/P

泪都是甜的。/P

/P

在旁四人,静悄悄离开。/P

/P

此刻,这里,这个空间,是独属于柳玉笙与风青柏的。/P

/P

谁都『插』不进,谁在都多余。/P

/P

出了院子,钱万金仰一叹,“风青柏脑子到底怎么长的,半边脑袋执政,半边脑袋谈情,他还真能!”/P

/P

福囡囡这回该彻底招架不住了。/P

/P

不福囡囡,就是他刚才看到那些东西的时候,都觉得浑身酥!/P

/P

卧槽那王鞍,真能撩!/P

/P

……他把这招记下来,以后哄媳『妇』用!/P

/P

这是终极大招,必定百用百灵!/P

/P

柳知秋也叹气。/P

/P

之前还只是怀疑,留点余地让自己自欺欺人。/P

/P

现在用不着了。/P

/P

他们家囡囡确实被风青柏叼了。/P

/P

而且,吃得死死的。/P

/P

要是让大伯看到那些画,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他有点不敢想。/P

/P

石纤柔看了眼魏红,“可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P

/P

她有点好奇,风青柏那样的人,宠一个人还能宠到什么程度。/P

/P

直觉告诉她,事情还没完。/P

/P

“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用不着帮忙了。”刚才若非怕自己一个人弄时间耽搁太久,她也不会去叫他们。/P

/P

钱万金跟柳知秋齐齐瞪眼,“还有?!”/P

/P

魏红给了他们一个鄙视的眼神。/P

/P

揣测主子的心思,你们只有输的份。/P

/P

院子里,柳玉笙全没了伤春悲秋的心思与时间。/P

/P

光是把这些字画拿下来整理好保存,就够她忙活上半。/P

/P

心翼翼抚着那些画,柳玉笙嘴角轻扬。/P

/P

平日他几乎都陪在她身边,想要完成这么多画还不被她发觉,唯有晚上回房睡觉的时候。/P

/P

那他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每日都睡得极少吧。/P

/P

傻子。/P

/P

收拾完东西,没有在内院多呆。/P

/P

平复了心情,也需出去让家人们放心才是。/P

/P

结果,到了前院,根本没她什么事,钱万金跟柳知秋两个已经把家里人逗得眉开眼笑。/P

/P

看到柳玉笙,老婆子招手,“囡囡,过来,阿修那子是不是真画了很多的画?”/P

/P

“……”柳玉笙后退一步,面『露』紧张。/P

/P

『奶』『奶』,别这样,我是不会拿给你们看的!/P

/P

“这孩子,还怕我们看不成,画的什么呀那么保密?”/P

/P

“你就别逗囡囡了,没看到她都想跑了么!”老爷子笑斥。/P

/P

一家子哄笑,唯柳大有种不妙的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P

/P

爹娘的话是什么意思?/P

/P

肯定不是他想的那样!/P

/P

“爹,娘,阿修那臭子在给咱囡囡灌『迷』魂汤呢,你们就不紧张?”/P

/P

“紧张什么,阿修哄囡囡那不是很正常吗?从囡囡闹脾气都是他哄。”/P

/P

现在不是时候啊!/P

/P

还想什么,被媳『妇』背地狠狠掐了下,“好容易囡囡心情好了早些出来,你别多事!”/P

/P

“……”/P

/P

此刻,柳大真的有了种只剩他一个人在战斗的感觉。独木难支。/P

/P

“爷,『奶』,爹,娘,二叔二婶,大哥过段时间就要下场考试了,到时候咱去府城陪大哥参考?”柳玉笙趁机转移话题。/P

/P

她跟风青柏之间的秘密,她不想跟任何人分享。/P

/P

家里人果然一下被转移了注意力,“八月份下场,确实没多少时间了,到时候肯定得去人陪着,是该早点做准备了。”/P

/P

“到时候我跟老二一块去,考试得好几呢,我们大男人方便些。”柳大道。/P

/P

“你们男人粗心,哪里懂得照顾人,到时候还是我跟杜鹃去吧。”陈秀兰也道。/P

/P

“府城可不比家里,处处要注意……”/P

/P

柳玉笙舒了一口气,转头对上石纤柔了然的目光,脸热了下。/P

/P

那人,哄人就哄人吧,怎么没交代红姨保密些……/P

/P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这个时辰,应该已经上船驶往京城了吧。/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217章 可付天下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