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一百四十章 逃不掉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莫风,今年十岁,问人名字之前先自报家门,我知道规矩。”/P

/P

“……柳玉笙,年十六。”柳玉笙有种哭笑不得之感,这半大少年到底干嘛来的?/P

/P

“哦,”少年点点头,“比我大几岁,我该叫你柳姐姐,不对,我得叫你柳姨。”/P

/P

他要是敢叫她姐姐,皇叔可能会劈了他,那不是差辈了么。/P

/P

“……”柳玉笙确认,她不想跟这屁孩聊。/P

/P

她怎么就是姨了?/P

/P

“你家在哪啊?我家就在这里,不过我爹娘都死了,平时我一个人住。”/P

/P

“你家里都有什么人?他们对你好吗?我家里没人了,就剩一个叔,他不太爱理我。”/P

/P

“你有没有兄弟姐妹?他们会带你玩吗?要是没有的话就孤单了,像我一样,从来没人陪我玩。”/P

/P

少年每次提问题之后,都会自动就这个问题给出自己的现状,大概是牢牢遵守他所谓的“规矩”。/P

/P

开始柳玉笙只木木坐在那里,听趴在窗台上的少年单口相声,可是听着听着,倒有些怜惜起他来。/P

/P

他好像很爱话,因为平时,没人跟他交谈吧。/P

/P

而且他能走进客院没遭人阻拦,想来确是这个院子的人。/P

/P

“你怎么都不答我话?那样很不礼貌你知不知道?我把自己家底都掏出来给你了,你怎么能这样!”少年皱起眉毛,气恼了。/P

/P

柳玉笙倒了两杯水,走到窗台,一杯递给少年,一杯自己喝。/P

/P

“了那么久,口渴了吧,喏,先喝口水润润嗓。”/P

/P

“……”少年接过水杯一饮而尽,喉咙确实舒适许多。/P

/P

“想知道我家里的事情?”靠着窗台,跟少年隔窗相望,柳玉笙笑道,“那能的可多了,估计三三夜都不完,你确定要听?”/P

/P

“当然要了!你,我听着。”/P

/P

“行,那我开始了。听过杏花村吗?一个很漂亮的地方,那里的人都特别好,勤劳朴实,善良本分,那里有个酒坊,出产的杏花果酒很出名的……”/P

/P

少女声音很清灵,话语速不快不慢,带着一种软软的尾调,听在耳里,让人觉得舒服。/P

/P

少年听着听着就入迷了。/P

/P

下晌的客院里,满是少女清灵和缓的语调,以及少年时不时的一声惊呼。/P

/P

“豁!你爷爷那么大年纪了还去爬树摘果子?”/P

/P

“啧啧,你奶奶也太厉害了,怎么能老拿扫帚打人呢!”/P

/P

“你爹怎么那么笨,把农具扔给你二叔不就能抱你了么!”/P

/P

“你二叔也是,打个架还能让人给开瓢了,我告诉你,我八岁那会能一次打倒三个壮汉了!”/P

/P

魏紫觉得自己来的不太是时候,里面故事讲得正热烈,少年已经听得入戏,简直恨不能身临现场指点一二。/P

/P

可是他要是再不进去叫人,估计等黑了故事也讲不完。/P

/P

到时候,爷的脸能比色更黑。/P

/P

“少爷,该回去了。”到时辰吃药了。/P

/P

少年身子一僵,显然明白魏紫出现所为何,怕是皇叔早就知道他在这里了。/P

/P

依依不舍的站直身子,边朝魏紫走去边回头叮嘱,“柳姨,故事没讲完呢,打个记号,明接着讲啊!”/P

/P

柳姨沉静的脸抽了抽,“姨明儿没空,要去参加商会,有空再给你讲吧。”/P

/P

过来唤饶,她认得,是跟在风青柏身边的随从,那这少年跟风青柏是一道的吧。/P

/P

等院门口两人一同离去,柳玉笙才慢慢琢磨过味儿来。/P

/P

跟风青柏一道的,十岁少年,莫风,爹娘死了,一个人住,只有一个叔。/P

/P

……风墨晗。/P

/P

她给当今皇帝讲了一下午故事。/P

/P

柳玉笙以额捶窗,我了个去啊!/P

/P

内院,少年回到书房乖乖喝了药,然后坐在风青柏对面,等着他下达指示,很是自觉。/P

/P

自己偷偷溜出去,以皇叔对他尤其严厉的性子,不可能不罚。/P

/P

可是左等右等,坐在他对面的男子只静静翻阅手中书卷,半点没有开口话的意思。/P

/P

那这是……什么意思?/P

/P

放过他了?/P

/P

咬了下唇角,少年心翼翼试探,“皇叔,我下晌去客院溜达了,见到了一位叫柳玉笙的……姨姨。”/P

/P

完姨姨两个字,少爷特地紧凝男子表情,试图能探出他的情绪。/P

/P

翻页,不语,沉默,面无表情。/P

/P

也不知道听没听。/P

/P

但是至少没叫他闭嘴,也没罚。/P

/P

少年胆子大零,“柳姨跟我聊,了好多她家里的事给我听。她她家在杏花村,一个很漂亮的村子……”/P

/P

为了求生,少年几乎把女子过的话一字一句完整复制,连一个停顿都没错过。/P

/P

讲完了口干了,倒杯水准备润润嗓,男子开口了。/P

/P

声音浅浅淡淡,没有起伏,“回房把《论语》卷六颜渊问仁抄写百遍,明日辰时交上来。”/P

/P

“……”/P

/P

男子抬眸,“现在。”/P

/P

少年咻放下已经送到嘴边的水杯,逃也似的飞回屋,愣是没敢偷喝一口水。/P

/P

站在门外的魏紫,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P

/P

他去客院唤人前,魏白曾过来汇报,“皇上过去的时候柳姑娘正歇着,皇上在窗边看了很久,了句也没多漂亮啊,之后柳姑娘醒来,给皇上倒了杯水……”/P

/P

皇上挨这顿罚,他一点不觉得意外,逃不掉的。/P

/P

卧房,打开论语抄写的少年,在看到颜渊问仁篇的时候,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是被罚了。/P

/P

——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P

/P

……/P

/P

皇叔对柳姨绝对有情况!要是他猜错了,他立马让出帝位!/P

/P

含着怨念抄到黑,手腕快要断掉了,少年数了数,才写了四十多遍。真要写完一百遍他得半夜子时才能上床,这还是在他不吃饭不洗澡不如厕的情况下。/P

/P

放下狼毫笔,少年咬咬牙,求生欲让他做出了个决定。/P

/P

叩叩,叩叩,书房门被人轻轻敲响。/P

/P

“进。”/P

/P

放轻脚步走到书桌前,看着正在批注文案的男子,少年道,“皇叔,柳姨明日要去参加商会,我没有见识过,想让柳姨带我一块去看看,行不行?”/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一百四十章 逃不掉的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