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只差写上他在乎

柳玉笙愣愣转过身,才发现男子不知何时停下脚步,就站在她身后。/P

/P

此时,略带疑惑的看着她。/P

/P

君子清润,明月清风,暗紫锦袍随风微动,那双狭长眼眸似有温柔流淌。/P

/P

那种眼神,莫名将她心底埋藏的委屈给勾了上来,眼眶更红。/P

/P

“你在这里做什么?”男子又问,声音放得比刚才更轻,像是生怕惊扰了她的眼泪。/P

/P

“在看茧。”她吸吸鼻子,声音闷闷的。/P

/P

她没发现男子在她开口话的瞬间,广袖下紧攥的拳头微微松开来。他害怕她哭。/P

/P

一刻之前,收到属下密报,百草谷门人出现在城东福运来客栈,他带着两个随从准备赶过去,他没有想过会撞上她。/P

/P

那么意外又恰巧的,撞个正着。/P

/P

四目相对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是放空的,脑子一片空白。/P

/P

而脚,还在机械的往前走。/P

/P

多年练就出来的波澜不惊,在这个时候竟能发挥到极致。/P

/P

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P

/P

他该装作跟她不认识,那样才对她最好。/P

/P

可是擦肩而过的瞬间,他看到了她泛红的眼角。/P

/P

心猛地刺痛,怎么都没办法再若无其事往前走。/P

/P

迈不动脚步。/P

/P

他见不得她这般模样!/P

/P

“看茧?”男子视线看向她刚走出来的位置,落在地上空空的茧壳,划过了然,“同情它?”/P

/P

“不是,”柳玉笙摇头,垂下眸子,不再去看那双眼睛,“只是想陪伴它经历那个过程,让它不至于独自孤独的作斗争,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无人知晓。”/P

/P

她没看到头顶,男子眼眸骤然变深,强烈情绪冲突得那层伪装摇摇欲坠。/P

/P

“爷,我们得赶紧过去了。”魏紫低声提醒男子,半垂眼眸神色复杂。/P

/P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主子跟这位姑娘话时候的样子。/P

/P

怪不得这些年主子一直对杏花村避而不谈,他是怕一谈起就再无从隐瞒。/P

/P

一如他对这位姑娘的态度,只差明明白白写上了他在乎。/P

/P

而这已经是他极力克制的结果。/P

/P

在京都九年,谁见过主子对一位女子耐心有加心翼翼的模样?/P

/P

听到他们要走,柳玉笙飞快抬头看向男子,正对上他同样凝着她的目光。/P

/P

只见男子跟身边茹零头,然后又对她道,“这个院子里景致也不错,你若是无事,可以四处逛逛。”/P

/P

顿了下,玩笑般揶揄,“可莫要哭了。不然旁人见着你从这里走出去,会以为我欺负你。”/P

/P

怔怔的看着男子转身,大步离去,柳玉笙捏紧手指,不知哪来的一股孤勇,“你、你叫什么名字?”/P

/P

男子脚步微顿,“风青柏。”/P

/P

风青柏?/P

/P

南陵国大名鼎鼎的摄政王爷,南陵王风青柏?/P

/P

柳玉笙呆呆看着男子离开的背影,自嘲,她还在想什么?/P

/P

除了眼睛之外,两人没有一点共同之处。/P

/P

院门口,又有脚步声急匆匆赶来。/P

/P

“爷……百草谷门人……”/P

/P

距离有些远,柳玉笙只隐隐约约听到这几个字,心下一动,追了上去。/P

/P

“你们是要去找百草谷门人吗?”/P

/P

男子回头,微拧的眉头里还有未散的凝重,闻言点点头,“是。”/P

/P

“爷……”他身边侍卫似乎想要什么,在他眼神示意下,欲言又止。/P

/P

柳玉笙抿唇,“可不可以带上我一起去?实不相瞒,我这次之所以会来徐州,就是慕百草谷之名。”/P

/P

风青柏愣了一瞬,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个要求,下意识想要拒绝,视线在触及她期待的眼神时,改了口,“可以。”/P

/P

魏紫直想扶额。/P

/P

那边出事了,他们现在是要去办正事,带上个娇娇弱弱的女子,爷到底在想什么?/P

/P

而柳玉笙,直到坐上马车,都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要求。/P

/P

她从来不是个随意纠缠别饶人,可是话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出口了。/P

/P

用钱万金的话来就是,不见外。/P

/P

可是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尚且是陌生人。/P

/P

马车速度很快,车厢里空气有些沉闷。/P

/P

上了车后,男子没有再话,她也想不出该要点什么。/P

/P

而且她好像一次两次都在唐突别人,这让她觉得有些尴尬,干脆扭开了脸假装看窗外风景。/P

/P

她刚扭开头,他的视线就落在了她侧颜上。/P

/P

那双狭长黑眸里,丝丝缕缕密密麻麻涌动的,全是思念。/P

/P

马车在一处客栈门前停下,柳玉笙跟着男子脚步上了客栈二楼,最里面的客房房门大开,房门口全是围观的人。柳玉笙挤了进去,入目可见房中一片凌乱,像是打斗、纠缠过后的痕迹。/P

/P

地上还散落着碎裂的瓷片,以及一些药丸。/P

/P

空气里,是一片浓重血腥味。/P

/P

柳玉笙顿了下,想将视线往房中角落移,眼睛即被一只微凉干燥的手捂住,“别看。”/P

/P

是男子气息喷洒在她耳边。/P

/P

淡淡的,带着清雅的香气,冲淡了空气中血气带来的令人作呕的气味。/P

/P

他的这个动作,让她跟他靠得极近,她的后背几乎能感觉到他胸膛散发出来的热量。/P

/P

让人心慌。/P

/P

随后她就被人拉了出来,迷迷糊糊又坐上了马车。/P

/P

“他,那个人,死了?”柳玉笙问。/P

/P

“没有,折损在房中的是另一方人手,那个人逃掉了。”男子坐在她对面,到这里眼神带了些歉意,“我们来晚了一步,抱歉,没能让你见着人。”/P

/P

“……”她想不通,他怎么会为这个跟她道歉?/P

/P

“怕吗?”他又问,狭长眸子漆黑深邃,语气仿似不经意般随口问起。/P

/P

可是柳玉笙觉得,他问这句怕吗,绝对不仅仅是字面意思那么简单。/P

/P

想了下,晒然一笑,“这种事,得事到临头才知道怕不怕。”/P

/P

男子怔了下,然后低低笑开来,声音洋洋洒洒,像附加了魔力的音符,引人着迷。/P

/P

他点头,凝着她,“你的对。”/P

/P

他的笙笙,并非养在温室里的菟丝花。/P

/P

她也娇养,可是她骨子里的韧劲,能让人为之侧目。/P

/P

一如当年所有人都放弃寻找他的时候,独她坚持了三年,坚持到找到他为止。/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一百三十八章 只差写上他在乎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5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