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摄政

“喏,给你带的,在车上我一直捂着,这会还热乎呢。”/P

/P

“是什么东西?”柳玉笙疑惑着将纸包打开,迎面扑来一股葱香味。/P

/P

“大葱烧饼。”钱万金道,“镇上新开的一家烧饼摊子,味道还不错。”/P

/P

离柳玉笙不远的魏红背影一僵,魏蓝那二货真去卖烧饼去了?/P

/P

柳玉笙将烧饼撕下来一块,拿在手里还是温热的,尝了口之后点头,“嗯,味道是挺不错的。”/P

/P

“喜欢吧?那家摊子就开在酒楼对面,下次我带你去吃。这种烧饼,刚出锅的时候味道最棒。”着钱万金看了眼忙碌半始终没消失在他们视线范围的女子,“这是你们家亲戚?”/P

/P

“不是,忘了跟你,这是红姨,暂时住在我家。”柳玉笙轻描淡写,“你这次回去怎么这么久才过来,京中有事?”/P

/P

站在不远处装作忙碌的魏红立即竖起了耳朵。/P

/P

“京中能有什么事,无非是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在上头掐的你死我活,弄得下面局势跟着紧张。”嗤笑一声,钱万金看了柳玉笙一眼,意味不明,“听当今龙体有恙,无力继续执掌朝政,准备册封太子了。呼声最高的是十六皇子南陵王。当今对他一直宠爱有加,福囡囡,你觉得他有没有机会?”/P

/P

“皇室那些事情离我们太远了,不是我们这种老百姓能妄加议论的,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校”/P

/P

啃了两口烧饼,柳玉笙动作慢下来,“东家,你那个十六皇子是年前游历归京的?”/P

/P

钱万金眼睛暗了暗,“传出来的消息是这么。”/P

/P

“那……你知不知道他的名讳?”/P

/P

“十六皇子从国姓,风,风青柏。”/P

/P

柳玉笙肩膀有些垮下来,姓风,风青柏。/P

/P

不会是他。/P

/P

钱万金将这个消息带回来不久,朝廷就张贴了皇榜,皇帝诏书昭告下。/P

/P

拟皇太孙风墨晗为太子,在太子有足够能力操持国事之前,南陵王风青柏代为摄政,内阁首辅莫文海、太子太傅冯谦共同从旁辅佐。/P

/P

下哗然!/P

/P

整个皇族更是不敢置信。/P

/P

风墨晗!若不是皇榜上清清楚楚写着这个名字,他们甚至记不起有这个人!/P

/P

皇四子的遗腹子!出生日,也即是亲生母亲的祭日!年两岁!虽无父无母,却是货真价实的皇室血脉!/P

/P

他们集中了手脚一齐对付风青柏,最后太子之位竟然花落别家?/P

/P

那么风青柏这么些年获得的帝王宠爱,都是假的?是障眼法?/P

/P

帝王最疼宠的儿子,居然只是一块挡箭牌?/P

/P

滑下之大稽!/P

/P

后宫,面目狰狞的女人打碎了铜镜,“都要死了,他心心念念都还是那个孽种!扶他做摄政王,免他受宫闱束缚!却依旧能做那个执掌最高权柄的人!好,好!你这着棋下得让我心服口服!哈哈哈!”/P

/P

紫宸殿里,帝王躺在龙床,脸色青灰,呼吸短促,已是苟延残喘之态。/P

/P

“青柏…修儿,我能帮你的只到这里了,以后的路你…自己走,别恨朕…”喉咙如破了洞,帝王喘息间发出嚯嚯声响,“这些东西你拿着…足以…自保,好好、利用!”/P

/P

老太监立即拿过一个上了锁的锦盒递给风青柏,风青柏将之接过,再抬眸,眼尾微微发红,“你撑着,各地名医正在赶来…”/P

/P

帝王摇头,“不用啦…来了也没用,朕到了该走的时候了,去早一点,可能,还能见到你娘亲。朕要…给她道歉…”/P

/P

帝王眼神逐渐恍惚,依稀中看到了那个十岁的姑娘,来到他身边为他调理身体,彼时,他已年过而立。/P

/P

这一陪伴便是二十年,她从少不更事的姑娘长成温婉风华的女子。而他两鬓也开始染上霜白。/P

/P

最后是他生了情愫,不顾年龄跟身份的巨大差异,要了她。/P

/P

他想,她定然是极恨他的,所以她先他一步走,让他往后岁月里,生无可恋。/P

/P

现在,他要去找她了。/P

/P

得跟他的姑娘道歉,求她原谅他。/P

/P

若有来世…他不要这江山社稷,只…宠着她。/P

/P

六月,南陵国发丧。/P

/P

宏元帝驾崩,举国哀恸,半年内不许办红事。/P

/P

同月,年仅两岁的太子风墨晗登基为帝,改年号宏景。/P

/P

因新帝尚年幼,南陵王风青柏奉先帝旨摄政,内阁元老大臣莫文海,太子太傅冯谦辅佐。/P

/P

这两个都是朝中大名鼎鼎的老臣,先帝死忠派,有他们二人护佑,南陵王风青柏能掌握朝堂半壁江山。/P

/P

这些事情,柳玉笙大多是从钱万金口中听来,有时候燕红会跑跑镇上,回来的时候也把听来的传闻当成八卦故事讲给柳奶奶听。/P

/P

她就喜欢听各种八卦。/P

/P

对于这些,柳玉笙皆是听完之后一笑而过。/P

/P

人为利来,人为利往。/P

/P

尤其是皇权最集中的地方,争斗更残酷。/P

/P

人人都想往那个位置爬,可是那个位置只有一个。那么唯有活到最后的,才是王者。/P

/P

而能成为王者的人,哪个,不是双手染满血腥。哪个,不是心硬如铁。/P

/P

柳玉笙摇摇头,那个世界离她的生活太遥远,根本不会有交集,她在这里感叹什么呢。/P

/P

照料果树,药苗,研制药方,医治病人,陪伴家人,这才是她的生活。平淡又充实,简单而纯朴。/P

/P

白驹过隙,时光如梭。/P

/P

又是一年春,粉刷整洁的农家院里,有枝桠从院墙探出来,带着新绿,枝桠上几个含苞待放的粉色花骨朵散发清幽暗香。/P

/P

马车在农家院大门前停下,颀长精壮的青年跳下马车,熟门熟路推门往里,“奶奶,我回来了,哎哟可累死我了,有没有什么吃的?”/P

/P

灶房里,花发童颜的老妇人探出头来,手里还举着锅勺,嗓门洪亮,“金子,你是不是又逃婚了?”/P

/P

“哎哟喂我的奶奶诶!您老声点!什么叫又逃,不是了嘛我没点头的那婚约都不算!”钱万金压低嗓门,气急,脸都憋红了。/P

/P

老婆子闪身进灶房了,声音还清晰传出来,“你你今年都二十有二了吧?要是早成亲,现在都当爹了。”/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一百三十一章 摄政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