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一百三十章 他没有发疯

“三皇兄,你喝醉了。”少年淡道。/P

/P

“我没醉!今这么喜庆的日子,便是真喝醉了也无妨,好日子就该高兴!来,喝!”男子将酒杯强硬往少年手里塞。/P

/P

推搡间,打翻了席上酒坛子,酒液尽数倾洒出来,溅了一桌一地,也湿了少年衣衫。/P

/P

男子故作懊恼,“抱歉十六弟,是皇兄不是,一不心弄得你这么狼狈。”/P

/P

“无妨,不过是脏了一件衣裳,哪值得皇兄致歉的地步。”少年依旧淡淡的,神色之间未见恼怒。/P

/P

“哈哈哈,怪道父皇最是喜欢你,行,你年纪尚,皇兄也不逼着你非要喝酒了。”罢男子撑起身子回走,脚步突地一个踉跄,撞到了席桌,以及桌上点着的纱罩油灯。/P

/P

火苗瞬间蹿了起来。/P

/P

经由地上酒液,哄的一下炸开。/P

/P

男子尚半撑在桌席,看到这一幕傻了眼,脸色惨白。/P

/P

其余人则在最初惊吓过后,迅速往阶梯跑,“赶紧走,快点撤离!”/P

/P

“来人,救火,救火!”/P

/P

高台上,为了让帝后观景舒适,取的是毯子铺地,四周挂上蝉纱帘子,全是易燃的东西。/P

/P

此时人人忙于奔逃,纷乱成一片,没人去顾及那个跪坐在桌席旁脸色煞白的少年。/P

/P

甚至在少年站起想要往外走的时候,不断被人重新撞回去。/P

/P

地毯,帘子已经全是熊熊火焰,高台上滚出的浓烟让台下尖叫骇然。/P

/P

少年双手紧攥成拳,豆大冷汗不停在额上渗出,漆黑瞳孔里映照出来的,全是疯狂跳跃的火舌,在他面前对他叫嚣嘲笑。这个场景,不断与他脑海中深藏的那一幕重叠,让他想要尖叫,想要发疯。/P

/P

已经逃出高台的人回头,看到的便是身形单薄的少年站在火海之中一动不动,似被吓傻了一般。而他身上的衣裳,也开始被火焰席卷。/P

/P

这一夜的最后,喜庆氛围不再,留给百姓的只有心有余悸。/P

/P

观景台被烧毁,沉浸在喜庆中的人们受了惊吓,逃离过程中致不少人受了伤。/P

/P

现在回想当时人踩饶场面,心头仍砰砰急跳。/P

/P

南陵王府,苍白少年躺在床上昏睡,眉头皱得极紧,嘴里时而冒出一句呓语来,昏迷中都不安稳。/P

/P

“太医,王爷如何?”魏紫站在床头,浓眉紧锁。/P

/P

“王爷是再次受惊引发癔症,待他退了烧,人会慢慢清醒过来。”/P

/P

“如此,有劳太医了。”/P

/P

拿了药方,将太医及侍童送出王府后,魏紫再次回到刚才的厢房。/P

/P

床上,原本该是昏迷不醒的少年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明,“走了?”/P

/P

魏紫点点头,叹道,“王爷,您这样做太危险了,尚一千自损八百。万一计算出现偏差,卑职没能及时出现……”/P

/P

“没有万一。”少年淡道,“宫中动静如何?”/P

/P

“皇上雷霆震怒,当时在场的所有皇室子弟及内臣皆受到处罚,三王爷被关了禁闭,暂时不允他再插手朝政,其他几位也都一并被皇上削了权。”顿了下,魏紫又道,“听三王爷一直坚称自己是冤枉的,是被人算计了。”/P

/P

少年眸色淡淡。/P

/P

是他故意弄洒了酒液,是他故意让三王爷撞倒油灯。那场火也是他自导自演。/P

/P

皇权之争,此消彼长。别人拿的多了,你能拿的就少,反之亦然。/P

/P

那些人一直致力于将他弄傻、弄疯,揪着他怕火这一点已经做了无数回试探,既然如此,他何妨将计就计,把他们往下踩。/P

/P

况且,他也想就此机会克服自己的心魔。/P

/P

他不能有弱点。/P

/P

事实证明他做得很好,他撑过来了,他终于不被心魔左右。/P

/P

他没有发疯。/P

/P

窗外到处缀着喜庆的红色,少年不自觉又想起了那个村庄,那个农家院。/P

/P

现在他们一定在很开心的过新年。/P

/P

而他的新年,还需得为之后的每一步心算计。/P

/P

是夜,宫殿一隅,姿容华丽的女子展开手上信笺,看着上面写下的两个字,“筝筝?”/P

/P

“是,南陵王昏迷时呓语叫的就是这两个字,这次听得分明!”/P

/P

“去查,不拘于徐州,周边范围全部查一遍,如果查到了,把人抓回来。”/P

/P

“是!”/P

/P

**/P

/P

杏花村的新年是另一番热闹。/P

/P

家家户户门口张贴着大红春联,门板上还贴上喜庆的年画。/P

/P

年初一这早早把院门打开,在屋里备上糖果点心等着前来拜年的娃儿们上门。/P

/P

柳玉笙穿着新棉袄,绑着童髻混在一群萝卜头当中,跟着走东家窜西家,进门上几句吉祥讨喜的话,就能抓一把糖果瓜子放衣兜里。不大会功夫就把衣兜给塞得满满的。/P

/P

两个哥哥自觉年纪大了,拉不下面子来再干这些事,没跟她凑合在一起,柳玉笙也自得其乐。/P

/P

吃的东西,其实自个家里都有,她享受的是氛围。/P

/P

吃着百家搜来的零嘴,听童们唱着喜庆的童谣,一道把鞭炮埋在雪堆下面炸雪堡……这些都是独属于这个年纪的无忧无虑。/P

/P

晚上兄妹三人吃过晚饭,暗戳戳聚在一起数红包,时不时就爆发出一阵嚷嚷。/P

/P

“掂着挺称手,估摸着比去年的要多一点,这个不是我娘给的就是大伯娘给的。”/P

/P

“嘿!银裸子!出手这么阔绰,肯定是奶奶!”/P

/P

“雾草!才装五文钱?不用想,这个肯定是我爹!”/P

/P

咋咋呼呼的,让柳家长辈们哭笑不得,又忍俊不禁。/P

/P

将压岁钱放好,沉沉睡去前,柳玉笙想,幸福大抵就是这样了吧。/P

/P

有最亲的家人陪伴,过细水长流的平淡生活。/P

/P

他们的关切和爱护,足以填补生命中的留白。/P

/P

新年的热闹氛围一直持续到元宵结束,才慢慢散去了年味。/P

/P

猫了一冬的人们也开始慢慢出来活动,为即将到来的春耕做准备。/P

/P

之前买下的杏花岭,柳玉笙打算建成果园,间种药材。/P

/P

前期准备也够她忙活好一阵子。/P

/P

等到钱万金从京城回来,已经是阳春三月,冰雪消融。/P

/P

村子里春耕春播正进行得如火如荼。/P

/P

化雪之后,柳家就请了人帮忙把杏花岭翻整了一遍,只等栽下果苗药秧子。/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一百三十章 他没有发疯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5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