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囡囡,过来,坐爷爷这来。”柳老爷子招呼柳玉笙在竹床坐下。/P

/P

柳玉笙走过去,乖乖巧巧坐下,等着家里人发问,以前从来没提起医术这茬,是因为年纪太,经过这一遭,也用不着藏拙了。/P

/P

只是等来等去,都没人提问。/P

/P

“爷爷?奶奶?爹?娘?二叔二婶?”你们有话赶紧问啊,不用酝酿那么久。/P

/P

“囡囡。”柳老婆子轻咳一声,柳玉笙立即正襟危坐,“收一两银子,真不会亏本?”/P

/P

“……”奶奶您心好大,怎么可能不亏本,灵泉水有银子都买不着!试探的,柳玉笙答得心翼翼,“刚才那两瓶药水,不算亏本,如果要算上下午用的药,亏……一点点。”/P

/P

“以后上门求医的人怕是不会少了,有时间你好好合计合计,怎么样看诊怎么样收费,自己做到心里有数。一切,以问心无愧为本。”/P

/P

柳玉笙点头。/P

/P

“以后囡囡要是在家坐诊,肯定得给人开药什么的,咱要不要在家里备上殿常用药材?”陈秀兰皱眉。/P

/P

“还得辟个坐诊的地方出来,家里空房间没有了,要不就在院子里吧,回头我跟老二在院子里搭个棚子,遮风挡雨应该没问题。”柳大摸着下巴思考。/P

/P

柳二一拍大腿,“要我,不如直接把家里房子扩建起来,反正以后孩子们大了,也需要各自有个窝儿。”/P

/P

听到这话,钱万金立即凑了过去,“二叔,你这主意好,照我,干脆把房子推了重建算了,建个大宅子,一人一间房!反正咱家里现在不差钱!跟镇上那种三进三出的院子,最多也就千两银子,施工队我包了!”/P

/P

阿修摇头,“我不要一间房,我跟笙笙睡。”/P

/P

柳玉笙,“……”/P

/P

柳家人,“……”/P

/P

接下来的时间,一家子包括钱万金就药材、药房、坐诊地、扩建等等讨论得热火朝,就连阿修都时不时插句嘴,一再强调要跟笙笙一起睡。/P

/P

唯独柳玉笙被晾在了一边,完全搭不上话。/P

/P

到最后,也没聊出个所以然来。/P

/P

直到一个个开始打哈欠,柳老爷子才大手一挥,“行了,色不早,都洗洗睡吧。明再继续琢磨。”/P

/P

“……”这就完了?她等了半的三堂会审呢?“爷,奶,你们没别的想问了?”/P

/P

“问什么?你医术摆在那里,能够治病救人救死扶伤是好事,只要你想走这一行,家里人就都支持你。其他的没什么好问的。”顿了下,老爷子看看自己还打着夹板的腿,“囡囡,你了我这腿两能好,后可不能再勒令爷爷不许下床走动了啊。”/P

/P

“……”直到回了房间,柳玉笙还处在懵逼状态。/P

/P

亏她还为了即将对家人撒上一个善意的谎言,良心不安老久。/P

/P

结果,家里人问都没问,过关了。/P

/P

是家里人心太大,还是她太过于纠结?/P

/P

房门口,阿修跟钱万金在拔河。/P

/P

“你得跟我一个房间!福囡囡是姑娘,我跟你你真不能这样,你老往姑娘房里钻,以后福囡囡会嫁不出去的!”/P

/P

“笙笙不嫁。”/P

/P

“怎么就不嫁了?哪个姑娘长大了不得嫁人生子?你现在把她名声给败坏了,以后福囡囡要吃很多苦头的你知不知道?”钱万金气得牙痒痒,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一点。/P

/P

反正,他得把她看牢了,好歹是合作伙伴,他不能看着她吃亏。/P

/P

看着两手把着房门不让他进去的人,阿修没眉头皱了下,“姑娘长大了一定要嫁人?”/P

/P

“当然了,如果不嫁人,会被人取笑的,人家会笑话囡囡是没人要的老姑婆!”/P

/P

“不会没人要。”/P

/P

“怎么不会了?姑娘名节大过……”/P

/P

“我要。”/P

/P

卧槽,你想得美!钱万金气得撒了两手抱住阿修,磕磕绊绊往另一间房间走。/P

/P

“臭子你太阴险了!合着你现在坏福囡囡名声,是想以后占便宜?爷告诉你,没门!窗户都不给你开!”/P

/P

阿修没答话,眼睛幽暗不知道在想什么,顺着钱万金的力道往前走,也不挣扎。/P

/P

等回了两饶房间,钱万金刚准备把房门关上,就觉脖子后面某处一麻,人就倒下了。/P

/P

陷入昏暗钱,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这个卑鄙人!/P

/P

离开前,阿修看了眼躺在房门口的某人,抿了下唇角,最后还是把人拎起来扔到了床上,顺手好心给他盖上被子,直盖到鼻子下面,堪堪露出鼻孔呼吸。/P

/P

嗯,这样顺眼多了。/P

/P

回到柳玉笙房前的时候,阿修发现,刚才他们吵闹一番离开了,娃儿并没有把房门关上。/P

/P

笙笙在等他呢,这个认知让他心情变好。/P

/P

“你又欺负东家了。”娃儿童音在房内响起,带着无奈笑意。/P

/P

阿修进房转身把门关了落栓,“下午你明明是他欺负我。”/P

/P

他还记得呢,她对钱万金不要老欺负他。/P

/P

“他先欺负你,可是每回吃亏的都是他啊。”柳玉笙哭笑不得。/P

/P

真当她什么都不懂么?他哪回能被人欺负了去?她之所以那句话,只有一个原因。/P

/P

护短罢了。/P

/P

脱了鞋上床,把娃儿抱进怀里,阿修依旧不忘给自己正名,“我没有欺负他,他欺负我。”/P

/P

柳玉笙懒得同他争辩,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你对东家做什么了?怎么突然安静了?”/P

/P

“他累了,睡着了。”/P

/P

呵呵,她才不信。/P

/P

不过她知道,他有分寸,不会把人伤着。/P

/P

就如下午救饶时候,她能察觉出来他身上的抵触情绪,可是最后,他是第一个站出来帮她的。/P

/P

阿修哥哥依旧跟以前一样,从来不会让她为难。/P

/P

堂屋里,给老爷子洗了脸,擦了身子,躺下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老头子,你,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囡囡是不是吃了很多苦?”/P

/P

那么厉害的医术,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突然冒出来的,也不知道囡囡背着他们下了多少苦功夫,才会有这样的成绩。/P

/P

“娃儿怕我们担心呢,咱也别给她压力。真逼着她出来,咱心疼她,她又得转过来心疼咱,这不是没事瞎折腾。”老爷子伸手拍拍老伴的手,“睡吧,囡囡想做什么,咱只要支持她就行,这孩子,最怕咱操心。”/P

/P

“嗯,睡吧。“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一百章 我要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