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修哥哥!”/P

/P

手已经扬起,下一瞬就要把毛笔狠狠摔下的时候,娃儿一声急唤,让阿修身体僵硬。/P

/P

急促的喘着气,看向娃儿的眼神暴戾阴翳又无助。/P

/P

柳玉笙整颗心仿若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地攥住,一抽一抽的疼。/P

/P

她挤进少年怀里,手握住了他执笔的手腕,拉下来,然后把手搭在少年纤瘦苍白的手背上,“以前我不会写字,一开始,阿修哥哥就是这样教我的。”/P

/P

手使力,推动少年的手,将笔尖落在白纸上,一笔一划,带动着他,在纸上留下墨色痕迹。/P

/P

“这是人字。”字体松散,歪歪扭扭,有形无骨,柳玉笙脸上迸出的笑容却异常灿烂,回头看着少年,眼神里都是高兴雀跃,“看,是不是很容易,写字没有想象中那么难,阿修哥哥,你不要气馁,你只是暂时忘记了,并不是不会。就算真的不会也没关系,我们慢慢来,我陪你。”/P

/P

那个字很丑,几乎是一团墨汁,跟旁边娃儿亲手写出来的娟秀字体完全没有可比性。/P

/P

可是很奇异的,阿修身体里弥漫的狂躁竟然慢慢减淡、消失。/P

/P

因为那张笑脸,因为那只堪堪他手背一半大的幼嫩手传递出来的温度。/P

/P

眼神平静下来,阿修抿了抿唇角,“不会,还要教。”/P

/P

“好。”/P

/P

娃儿转过身,全神贯注的手把手,教他在白纸上写下横直撇捺。/P

/P

人儿只比方桌高出一截,只能站着,便是这样,他坐在凳子上,都还比她高出半个头。/P

/P

他环着她,就是把她全然环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这样的情形,他喜欢极了,只觉得,这是世上最宝贵的珍宝,能让他拼了命的去守护。/P

/P

“不是头绳,是笙笙。”不自禁的,嘴里溢出这么一句轻语。/P

/P

声音就响在耳边,很轻很淡,像是无意识的呢喃,柳玉笙恰好听得一清二楚。/P

/P

微怔过后,唇角缓缓翘起来。/P

/P

嗯,阿修哥哥终于能分辨出,她不是他曾经捂在怀里的红头绳。/P

/P

白纸上墨汁越来越多,字迹变得越来越清晰,少年全然没有意识到,他写字越来越顺畅,速度也越来越快,甚至到了最后,他没有再看娃儿写的那些纸张一眼,笔下却不曾停歇。/P

/P

柳玉笙最先察觉到了,偷偷卸了手上的力道,只虚虚搭在少年手背上,而笔,依旧在滑动。/P

/P

少年渐渐沉迷其中不自知,直到写完了几页纸张,发现自己的手背上,没了那只给他传递温暖的手,才陡然顿住动作,手僵硬在半空。/P

/P

愕然的,看着转过来头,朝他轻眉浅笑的娃儿。/P

/P

“这张,还有这张,是阿修哥哥自己写的,厉不厉害?”娃儿把最上面的两张白纸并排摆开,稍微斜了身子,让少年能清楚看到纸上的字迹。/P

/P

遒劲有力,清隽飘逸,一如她所想。/P

/P

“我、我写的?”/P

/P

“是,阿修哥哥写的,写得比笙笙更好。我早就过,阿修哥哥很棒,是个很厉害的人。”娃儿抬起下巴,骄傲自豪,好似那些字,是她写出来的一般。/P

/P

少年眼睛瞪得圆圆的,依旧不敢置信。/P

/P

柳老婆子出来倒脏水,正好看到这一幕,惊讶的走过来,“哟,俩娃儿在写字呢?奶奶看看写得怎么样。”/P

/P

“奶奶,阿修哥哥可厉害了,他把三字经我没写出来的部分都背出来了!您看,这是阿修哥哥写的字,好不好看?”/P

/P

柳老婆子是看不懂字写得好不好的,只能将这字跟自己看过的两相比较,然后连连点头,“好看,好看,比你俩哥哥写的字可好多了!”/P

/P

没有拿柳玉笙写的作对比。/P

/P

他们囡囡就没什么地方是不好的,若谁囡囡哪不好了,那肯定是那人眼睛有问题。/P

/P

祖孙俩就着字体与有荣焉的夸耀半,夸来夸去都是在自家的地儿。/P

/P

莫名的,阿修就笑了开来。/P

/P

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就浮现出一句话来,王婆卖瓜。/P

/P

他是王婆种出来的瓜。/P

/P

今日有骄阳,半挂在空,投射下暖暖的光线,不热烈,不刺眼,让人舒适的温和。/P

/P

清风微拂,吹起娃儿发髻上的头绳流苏,时而打在阿修脸上,带起轻微的痒意。/P

/P

阿修没有躲开,放下手中毛笔,微微歪着脑袋看一老一蹲在方桌边,对着那张不大的白纸品头论足,从第一个字夸到最后一个字。/P

/P

老妇人爽朗的笑声,娃儿清脆娇软的奶音,在农家庭院里交织出温馨的旋律。/P

/P

让人,连打扰都不舍得。/P

/P

钱万金快要被气死了。/P

/P

以往他每次来,只要听到马车声柳奶奶就会第一时间出来招呼他进门。/P

/P

现在他在门口都站了好一会了,院子里的人愣是没一个注意到他的存在。/P

/P

失宠的感觉成倍增加,钱万金黑着脸,“咳,咳咳!”咳得又重又响亮。/P

/P

“哟,金子来了?怎么不进来,站在门口做什么?这孩子!”柳老婆子听到咳声终于回头,“赶紧到灶房喝点水,看你咳的,被风给呛着了吧?”/P

/P

钱万金一个没绷住,差点咳岔气,被风给呛、呛着?“奶奶,你怎么不我生病了!”/P

/P

委屈巴巴,少年跨进门,几大步走到老婆子身边,挨着她蹲下。/P

/P

“尽胡,生什么病,你都壮得跟个牛犊子似的,这几年连个喷嚏都没打过,奶奶还不知道你?”柳老婆子嗔他一眼,手却不放心的抚上了他的额头。/P

/P

不烫,这才放下心来。/P

/P

牛犊子钱万金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P

/P

抬眸看向丫头,嘿没良心的,正捂着嘴笑他呢!/P

/P

“丫头片子,笑什么呢,出来,窝在那里像什么话!男女授受不亲知不知道!”早看这个姿势不顺眼了,丫头不懂防人,被人吃豆腐了都!/P

/P

阿修看他,眼神凉凉,“笙笙六岁,还。”/P

/P

顿了下,“奶奶的。”/P

/P

哟呵,钱万金气笑了,士别一日刮目相看啊,疯子居然会好好话了。/P

/P

还知道拿柳奶奶的话堵他!/P

/P

还有,他刚叫什么?奶奶?/P

/P

他就知道,这是个阴险的!/P

/P

哪怕傻了呆了,也改变不了本质!/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九十一章 失宠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