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农女福妃,别太甜 > 第六十二章 她是势必要死的

“再等等吧,等她醒了咱问出秘方立马走人。有了秘方,咱以后可就能做上人上人了,你想想,能买到京城的酒,得多值钱?可惜了,陈三那子没福气,恁是短命。要不然,现在也能跟我们一块分一杯羹。”/P

/P

柳玉笙一边听着他们谈话,一边暗自分析自己所处的环境。/P

/P

身周的空气有些凉,有点潮湿,还夹杂着泥土山石的气息,她猜测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某处山洞。/P

/P

至于抓她的两个人,他们的声音她没有听过,但是他们打的是秘方的主意,那必然是生活在杏花村周围的人,不然他们不会知道果酒的秘方,是出自她一个娃娃手里。/P

/P

迅速估计了自己所处的形势,柳玉笙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弄出声响来。/P

/P

正在话的两个人,立马禁了声,跑到她身边压着嗓子就道,“杏花村的福娃娃,果酒是你酿出来的,秘方就在你手里吧,快把秘方交出来,我们就放你回家!”/P

/P

柳玉笙装作害怕的样子,,“我,我没有什么秘方,我只知道怎么样酿酒。”/P

/P

两人一听,喜形于色,忙追问道,“怎么样酿酒的你快点出来,别想着骗我们,如果我们知道你骗了我们,你就死定了!以后你就再也回不了家了!”/P

/P

柳玉笙忙不迭点头,然后把酿果酒的顺序出来,当中自然隐瞒了一些关键又不会引人发现的步骤。/P

/P

那个叫癞子的人听完之后狐疑,“买点酒,把葡萄洗干净晾干了捏破丢进去,然后密封,半个月后搅拌一次再密封,这就成了?这就是酿果酒的秘方,怎么这么简单,娃娃,你骗人呢吧?”/P

/P

柳玉笙几乎快要被吓得哭出来的样子,“没有没有,我没有骗人,真的就是这样酿的果酒。这个酒本来就是我以前胡乱玩弄出来的,不信你们去村子里问问就知道了,我真的没骗人!”/P

/P

娃儿怯生生的样子,不知道是真的取信了这两个人,抑或是别的,他们没有再追问下去。/P

/P

然后柳玉笙听到两人离去的脚步声,估摸着是到外面商量去了。/P

/P

只是不知道,他们商量过后是会放了她,还是杀人灭口?/P

/P

柳玉笙不敢去赌人性。/P

/P

趁人没回来,从空间里拿出了自己的手术刀,悄悄握在手心,反绑在背后的两只手不停使劲,去割手腕上的绳子。/P

/P

她必须要自救,不能只等着别人大发慈悲。/P

/P

她只把命,掌握在自己手里。/P

/P

手术刀非常锋利,很快,绳子就应声而断,/P

/P

跟着柳玉笙,又把脚上的绳子解开,但是眼睛上蒙着的布带她没有扯掉,只拉开了一点点方便打量周围环境。/P

/P

眼睛适应光线之后,勉强看清了自己所处的地方,真的就是一个黑乎乎的山洞,光线非常昏暗,往洞口看去,只能看到微微的光亮。/P

/P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她突然不见了,两个哥哥一定吓坏了,家里人也吓坏了吧。/P

/P

他们现在是不是在找她?家里的人一定很着急,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了这样的打击。/P

/P

想到这些,柳玉笙心里不禁开始着急起来,暗暗思索,怎么样才能更快的脱离险境?/P

/P

可惜的是她的空间又不能进人,如果可以的话,她就直接躲进空间里,哪里还需要这么心翼翼,战战兢兢。/P

/P

很快,那两个饶脚步声再次响起,往里走来。/P

/P

柳玉笙忙跪坐起来,把脚藏在身下,然后用绳子在手碗上做出掩饰背在背后,昏暗的光线下,只要不凑近了看看不出来异样。/P

/P

“癞子,真的要这么做?”/P

/P

癞子闻言嗤笑一声,“怎么?难道你还真打算把她放回去?现在杏花村可是已经建起酒坊来了,把她放回去之后,继续让杏花村的酒坊跟我们抢生意?那我们还赚个屁?再了她可听过我们的声音了,你能担保回头哪撞上,她不会认出我们来?安德,事情做都做了,就得一不做二不休,怕死,当初就别干这样的事儿!”/P

/P

声音里的狠劲,透着威胁。/P

/P

叫安德的人默了片刻,软下来,“我不是那意思,都听你的,你咋我都跟着干!”/P

/P

如果之前还有点不忍,现在也由不得良心发现了,癞子刚才出了他的名字。/P

/P

分明是故意的。/P

/P

名字都被人听去了,还能把人放回去举报他们?/P

/P

柳玉笙心底有些发沉。/P

/P

那两人话,尤其是那个叫癞子的,没有再放低音量,似根本不怕她听到。/P

/P

他们真的不打算让她活着回去了。/P

/P

将死之人,他们哪里还用得着顾及。/P

/P

她该怎么办?/P

/P

就凭这个身板,想从两个大男人手里逃出去,难于登,何况还被堵在山洞里,跑都没地方跑。/P

/P

能够作为武器的,只有手里那把手术刀,以及几支金针。/P

/P

随着脚步声接近,柳玉笙心跳越来越快,背在身手的手,分别将手术刀跟金针握紧。/P

/P

待人走近身前,柳玉笙故作瑟缩,怯生生道,“叔,我可以回家了吗?”/P

/P

“回家?”癞子怪笑一声,语意莫名,“可以,当然可以了,叔这就送你回老家。听跟福娃娃沾边的人,都能沾上她的福气。福娃娃,叔送你回家,你把福气,给叔留下吧,啊?”/P

/P

着,人在柳玉笙面前蹲下,一手揭开了她眼睛上绑着的黑布。/P

/P

柳玉笙睁眼,对上的就是一张流气脸孔,笑容掩不去他眼底的杀意。/P

/P

“啧啧,真是一个漂亮的丫头,再过些年,该是这十里八乡都能闻名的美人儿,可惜,你咋就会酿酒呢?你咋就把杏花村给带起来了呢?福气都给了别人了,你的命,可就不好喽。”癞子笑嘻嘻的,眼底杀意越来越来浓,映得眼珠子灼灼发亮。/P

/P

伸手,掐上娃儿纤幼的脖子。/P

/P

站在他背后几步远的汉子见状,背转过身去。/P

/P

不忍看,也不阻止。/P

/P

眼罩子都揭下来了,脸都被娃儿看见了。/P

/P

她是势必要死的。/P

/P

否则,遭殃的就是他们了。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六十二章 她是势必要死的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