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悄然流逝。/P

/P

转眼,柳玉笙过了三岁生辰。/P

/P

过去的一年因为大旱,梧桐镇周围几乎所有村子都粮食欠收,百姓生活变得极为难熬,听甚至有人饿死。/P

/P

杏花村是整个镇子唯一没受到什么影响的村子,还曾因此引起过官府注意,派人来调查核实,最后什么原因都没找出来,不了了之。/P

/P

如今哥哥们已经上了学堂,旱情结束家里今年又种上了水稻。/P

/P

而她也有了正式的名字,是生辰那爷爷去庙里求取来的——柳玉笙。/P

/P

跟前世一样。/P

/P

要还有什么其他特别点的事情,大概就是村口罗浮山脚下的废弃木屋,住入了一对母子。/P

/P

没人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来的,发现她们的时候,是在半年前。/P

/P

除此之外,让柳玉笙稍微觉得好笑的,就是村子里流传的那些有关她的传言。/P

/P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她极有福气,是个福娃娃。/P

/P

尤其是去年采摘灵芝事件。/P

/P

听后来村民们几乎把那片林子翻遍了,也没找着丁点灵芝的影子,只在一颗大树后面看到个坑,便是柳玉笙留下的。/P

/P

村民叹息,同人不同命,灵芝就在眼皮子底下,大家都没发觉,柳家囡囡却能拿到手,不是福气又是什么?/P

/P

福娃娃?柳玉笙笑笑。/P

/P

如果她身上真有福气,她愿把自己的福气分给家里每一个人。/P

/P

“囡囡,哥哥回来咯!”院门外传来柳知夏柳知秋的声音。/P

/P

“哥哥!”柳玉笙蹬蹬蹬就跑去迎接。/P

/P

这样的场面,自从哥俩上学堂后每都在上演。/P

/P

只要下学回来,人还没进门,便会先拉着嗓子喊一声,然后等着妹妹跑过来给他们一个灿烂笑脸。/P

/P

看着身影朝他们跑来,柳知秋把书包往背后一甩,伸手就将妹妹抱住,眉眼间神采飞扬,“囡囡,哥哥一会带你去粘知了!今一闷坏了吧?”/P

/P

“好!”柳玉笙点头,眉眼弯弯。/P

/P

稍后一步的柳知夏把书包都接了过去,八岁少年眉眼间已经多了一分沉稳,“我去拿竹竿,你带上一壶水,待会囡囡会口渴。”/P

/P

柳老婆子从灶房探出头来,“又要带妹妹去玩啊?你们看着点囡囡,别让她摔着!”/P

/P

“知道了奶奶!”/P

/P

“奶奶,我玩一会就回来陪你哦!”挥着手,柳玉笙笑眯眯跟着拿好工具的俩哥哥出了门。/P

/P

现在她走路已经很稳当,而且,话也很流畅了。/P

/P

终于摆脱了两岁时候的单字眼及口齿不清。/P

/P

村口有颗很大的古榆树,一帮伙伴已经等在那里,汇合后一行人蹦蹦跳跳往罗浮山进发。/P

/P

都是熟悉的面孔,自从上学堂后,囡囡稍大零,两个哥哥就经常带她出去疯玩,基本能把村子里同龄人认个全乎了。/P

/P

“待会大家就在罗浮山外围附近玩,别往里跑,山里危险,都记住了?”/P

/P

“记住了!”/P

/P

“囡囡,你人最,到时候不要乱跑,跟在我们后面哦!”/P

/P

“我家囡囡有我们看着呢,你们别瞎闹她,不然揍你们!”/P

/P

“怎么叫瞎闹呢,囡囡也是我们妹妹!”/P

/P

“滚边去,想要妹妹叫你爹娘再生一个,别抢我家的!”/P

/P

“哈哈哈……”/P

/P

同伴之间嬉笑怒骂,精力无限,柳玉笙乖巧的跟在后面,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容。/P

/P

罗浮山位于杏花村村口,与杏花村隔着青河相望。/P

/P

相对村东头的杏花岭,罗浮山是名副其实的深山,山岭高,且绵延深长,深山里藏着凶禽猛兽,村民日子艰难的时候,便常常会组织人手一起进山打猎。/P

/P

所以在各村的印象里,罗浮山深林就代表着危险。/P

/P

但是山外围,村民们却会时常光顾,因为树木多,野菜多,能打柴,还能挖野菜。/P

/P

“到了,大宝跟狗娃先去找粘蜘蛛网!”到了外围树林,柳知夏开始分工,“知秋,我们俩一组,待会我爬树,你看好囡囡,树林那头别去,心疯子跑出来打人。”/P

/P

一片蝉鸣声中,柳玉笙顺着柳知夏指的地方看去,什么都没看到。/P

/P

“哥哥,什么疯子?”/P

/P

柳知秋道,“你没见过,是那边山脚木屋里住的人,以前大宝他们来玩遇见过几次,那疯子会拿石头砸人,囡囡,可别往那边去知不知道?”/P

/P

柳玉笙点头,想来应该是村子里人的,入住木屋的那对母子。/P

/P

大宝跟狗娃很快就回来了,也不知道哪找的蜘蛛网,每人分零缠在自己带来的竹竿上,一个简易粘知聊工具就做成了。/P

/P

“好了都分散点,两人一棵树,最后谁粘得最少就算输,给赢的人挖三红薯!”/P

/P

打上赌注,伙伴们呼啦一下四散,各自找到一颗大树,寻找知了,那兴奋又紧张的劲头,看得柳玉笙直暗笑。/P

/P

很快柳知夏这边就有了收获,一只大知了粘在竹竿上被放了下来,柳知秋抓过来就把知聊透明蝉翼撕了,然后递给柳玉笙,“囡囡,拿去玩儿!”/P

/P

黑色圆滚滚的一只,头部很大,晃动着六条细细的腿,生长蝉翼的部位不时炸起,柳玉笙心翼翼的拿了过来,放在地上,脸上满是新奇。/P

/P

这种体验,是她曾经的童年没有的。/P

/P

相对于知了,她更新奇的是童趣的感觉。/P

/P

“谢谢哥哥!”仰起脸,笑容灿烂。/P

/P

谢谢你们参与我的童年。/P

/P

柳知秋愣了下,挠着后脑勺,咧嘴笑得傻乎乎。/P

/P

他们家囡囡实在是、太可爱了!/P

/P

置身树林,蝉鸣,听伙伴为了捕捉知了不时的嘘声,还有那些蹑手蹑脚的搞怪样子,柳玉笙笑脸就没歇过。/P

/P

童年就该是这般,无忧无虑,快乐单纯,充满绚烂的色彩。/P

/P

夕阳西沉,树林落下一片紫金余晖,村里人家升起了袅袅炊烟,远远的,还能听到村口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P

/P

伙伴们腰间的布袋子也大多装了半满,该回家了。/P

/P

“集合,得回去了!”/P

/P

“大宝跟狗娃呢?”/P

/P

“他们之前好像往那个方向粘过去了!”议伙伴指着另一个方向道。/P

/P

话音刚落,便听那边传来一阵喝骂。/P

/P

“喂!疯子,谁让你来这里的!快滚开!我警告你哦,你要是再不走,我、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十九章 小疯子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