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夜事情还有后续,听随后村长也赶过来了。/P

/P

只是到底年纪,熬不住,柳玉笙迷迷糊糊睡着了过去,后面的事情就不知道了。/P

/P

早上,靠着毅力,起了个大早,正好赶在爹娘要下地头之前。/P

/P

一双手攥着柳大林裤腿,仰着脸,“爹,囡囡也、去!”/P

/P

“不行不行,地里头干活又脏又累,爹爹到时候顾不上看着你,”柳大林忙拉开她的手,给老娘打眼色示意把人抱走,“囡囡乖啊,爹尽快忙活完回来陪你!”/P

/P

“囡囡听话,再过会太阳就出来了,可晒了,脸蛋会晒黑的。”陈秀兰也矮下身子劝道。/P

/P

那头柳老婆子忙从灶房门口走过来,双手抱住奶娃,“乖囡囡在家里陪奶奶,要是真想去玩儿,等奶奶忙完手头上的活计,带你出去溜达,咱不缠着爹娘,乖啊~”/P

/P

“囡囡、想去。”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几人,可怜兮兮的/P

/P

柳大林赶紧把头扭开,不敢看他家囡囡的脸,看了太容易心软了。/P

/P

“奶奶,爹爹,娘,我去嘛!”也不攥裤腿了,改为抱住她爹的腿不撒手,“囡囡、有福,庄稼,好!”/P

/P

一感受到腿上软绵绵的奶娃儿,柳大林的坚定立即化为乌有,“要不、要不把囡囡带上吧,让她坐地头上,带个草帽,我们看着点就协…”/P

/P

这个没原则的,陈秀兰瞪他一眼,刚想拒绝,耳边传来一声软软的,“娘~”/P

/P

“……那就带着吧,囡囡性子乖,不会乱跑。”第二个没原则的。/P

/P

柳老婆子嘴角直抽抽。/P

/P

“囡囡,爷爷带你去!”就见后头柳老爷子换了一身干活的粗布衣裳走了出来,大嗓门中气十足。/P

/P

“爹,您不能去!您身子还没好呢……”/P

/P

柳大林阻止的话还没完就被老爷子瞪回去了,“怎么不能去?我自己身体我能不知道?别墨迹,来!囡囡!爷爷带你去地里玩儿去!”/P

/P

“爹!大哥!我也去!”紧跟又来一个凑热闹的,“我头上这伤不碍什么事了,去地里干会活我回来早点就行!”/P

/P

柳二林头上缠着纱带,也精神抖擞的走了出来。/P

/P

柳老婆子看看爷俩个,只觉一阵头晕,一个个的,没一个省心!/P

/P

囡囡那眼巴巴的瞅着她,张了张嘴,手一挥,“去吧去吧!都去!我跟杜鹃留家看俩子!”/P

/P

“奶!唔嘛~!”柳玉笙眼睛亮汪汪的,扒着柳老婆子就亲了一记。/P

/P

立即让老婆子乌云转晴。/P

/P

“你们都看着点囡囡!玩一会就回来!大林你盯着点你爹跟老二,别让他们带着囡囡玩疯了!”/P

/P

“诶!知道了娘,我看着的!”/P

/P

“我你这老婆子,我都多大岁数了,还叫孩子看着我!”/P

/P

“看着,看着,爷乖!”/P

/P

……/P

/P

欢声笑闹延路洒在几人身后。/P

/P

鉴于身边两名伤员,柳大林终于抢到了一回亲近自家宝贝女儿的主权。/P

/P

将娃儿架在脖子上,顿感气势赶超两米八,走路都带风。/P

/P

一路上,时而能遇见早早到地头上工的村民,柳玉笙皆跟着家人声音甜甜的打招呼。/P

/P

村子里的田地大多集中在村子南边,靠着青河。/P

/P

柳家田地正正在青河边上。/P

/P

他们到的时候周围已经有不少人赶来上工,埋头干活,偶有抬头看见柳大林一家子的,远远就扯着嗓子招呼。/P

/P

清晨的阳光洒在田地上,驱散晨曦薄雾,空气中全是混合了泥土与草香的清新气息。/P

/P

偶有晨风拂过,送来一片清凉。/P

/P

乡间田野,云卷云舒,这样的环境能轻易洗去人心的尘嚣浮华。/P

/P

到了自家田地,柳大林把柳玉笙放在田埂上,就跟其他人下了田。/P

/P

柳玉笙乖乖坐在那里,暗自打量环境。/P

/P

杏花村的田地里,种植的是水稻,稻苗已经结穗上浆,一粒粒未成熟的稻谷,坠在青青黄黄的稻杆上,将稻杆压得频弯腰。/P

/P

若是水源光照充足,必然会是一片丰收的景象。/P

/P

昨夜闹了那一出,暂时开了河道,解决了田地缺水的燃眉之急。/P

/P

许是下坡村的伤了人之后心虚,没有立即又将河道堵上。/P

/P

但这也是一时的。/P

/P

举目微眺看向前面的青河,柳玉笙皱眉,之前就听爷爷青河水位已经很低了,然亲眼看到才发现,事情比她想象的更严重。/P

/P

整条青河,几乎已经快要见底,水源又细又缓。/P

/P

若是旱情持续,很快这条河就会干涸。/P

/P

而距离丰收,至少还有一个月。/P

/P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很可能,稻田等不到丰收。/P

/P

庄稼人辛辛苦苦大半年,就靠着田地里的创收养家糊口,若是出了篓子……/P

/P

“这些水,不够啊,要是继续旱下去,田地里的稻子都得打水漂,”来时的轻松心情,在看到田地里的情况后全数散去,柳老爷子蹲在田埂边上,浓眉紧锁,“再等几看看,实在不行,只能提早收割!”/P

/P

“爹,要是提早收割,怕是最少得减一半收成!”丢掉手里刚拔出的野草,柳大林脸上也爬上愁容。/P

/P

这段时间家里老爷子跟老二接连出事,存下的那点银子早花光了,还指望着靠地里收成给家里缓缓压,怕是不成了。/P

/P

柳二林性情使然,反而看得比较开,“少一半总好过全被祸祸没了!等收辆子我们再去镇上找些短工,日子总能过下去,别一个个愁眉苦脸的。有手有脚还能饿死啊?”/P

/P

隔壁田地里的村邻搭话,“咱庄户人家靠吃饭,老不赏脸,再愁也没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P

/P

“咱杏花村其实还算好的了,听在镇子另一边的几个村子,那田都开了裂纹,地里种的东西全糟蹋了,还不知道怎么活呢!”/P

/P

柳玉笙趁着人不注意,悄悄走到了水渠口,把手没入浅浅的沟水里。/P

/P

灵泉从指尖流出,混入水中,顺着水流的方向,流入周边稻田。/P

/P

她能做的不多,刚才听爷爷提早收割,便起了给稻田水混入灵泉的主意。/P

/P

灵泉有催生植物及缩短生长周期的功效,而被水稀释过的浓度,呈现出来的效果不会太过逆,不至于吓坏人。/P

/P

正好。/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十二章 救稻田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