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好门外,村民带着赤脚大夫到了。/P

/P

“就是这里,古大夫快点!人命关哪!”/P

/P

见大夫到了,柳老婆子暂时顾不上撕那几个妇人,忙上去把大夫往里迎。/P

/P

却听屋里突然起了一阵喧哗。/P

/P

“哎哟!醒了!柳老二醒了!”/P

/P

“嘿!这囡囡真的是身上带福啊!喂了杯她倒的水,人竟然真醒过来了!”/P

/P

“你们不知道吧?前儿柳老爷子那回,就连镇上的胡大夫都亲自夸他家囡囡有厚福!”/P

/P

几个妇人还站在院子里面面相觑。/P

/P

人居然醒了?/P

/P

就喝了杯那娃儿倒的水?/P

/P

有没有那么邪乎?!/P

/P

“走,跟进去看看!”/P

/P

八卦心作祟,连身上的狼狈都暂时忽略了,几人轻手轻脚凑到堂屋门口,伸长脖子往里打探。/P

/P

古大夫是附近几个村庄唯一的赤脚大夫,就住在杏花村村口,平时在各个村子里走街串巷,给人治点毛病,赚些钱糊口度日。/P

/P

不医术多高明,却也从没诊出什么差错来,对他,村民还是挺信服的。/P

/P

就见他坐在竹床畔,先查看了下柳二林的脸色,再探手诊脉,眉头一会拧紧一会松开。/P

/P

周围人随着他的表情,心也是忽上忽下。/P

/P

“我古大夫,到底怎么样啊?我觉得我没什么大事,就是头还有点疼,下坡村那王八羔子出手太快,我一时没注意才给打蒙了,回头让老子逮着他,非给他也开上瓢不可!”柳二林醒了,嗓门依旧大,气息还挺足。/P

/P

一点不像刚昏迷醒来的样子。/P

/P

“你给我闭嘴!打架还打出能耐来了你!有本事你还躺在这里!”柳老婆子一听他话就气不打一处来。/P

/P

要不是这兔崽子,她家囡囡能被人成是灾星?/P

/P

等他好了,她转手就再收拾他一回!/P

/P

被老娘吼上一嗓子,再看旁边老爹也沉着脸对他虎视眈眈,还有媳妇儿眼睛哭得又红又肿的,柳二林缩着脖子噤了声。/P

/P

明明是他受了伤,怎么一点特殊待遇没享受到,都跟看罪人似的看他?/P

/P

憋了一阵,还是憋不住,“爹,娘,媳妇儿,我这也算是有功之臣,跟村里人去开了河道,好歹给庄稼灌上水了,你们对我好点……”/P

/P

话没完就看自家老娘眼睛又瞪起来了,柳二林立即改口,“古大夫,怎么样,诊出来了没有?”/P

/P

睨他一眼,古大夫开口,“诊脉平稳,气血充足,没什么大事,就是头上伤口平时注意些,我开些敷外赡药,每日换药一次,等伤口结痂就不需用药了。”/P

/P

“古大夫,您没诊错?没什么大事?柳二头上那么大个血口子!您来之前他还昏迷着呢!”不等柳家人开口,旁边就有人先插了话,脸上配着惊悚的表情。/P

/P

不止是他,整个屋子里外,除了古大夫跟一个两岁的奶娃儿,没有一个不震惊的。/P

/P

就连柳二林自己,醒过来之后虽然感觉浑身精气神充沛,自认为自己没事,真听大夫他没事的时候,仍然一脸的不太敢相信。/P

/P

古大夫淡淡扫众人一眼,“我医术虽不高,也没下错过诊断,若是自认诊不聊,也都会建议你们去找镇上县上的医馆大夫。若是觉得我的诊断不可信,你们也可以去找别的大夫再诊一次。”/P

/P

“不不不,古大夫笑了,我们不是不信你,就是太惊讶了,太惊讶了……”/P

/P

能不惊讶吗?真的不敢置信啊!/P

/P

被人用铁镐在头上狠狠来了一记,就算命大,也伤筋动骨了吧?/P

/P

怎么会没事呢?/P

/P

古大夫又拧了下眉头,“我来之前,可曾给他喂过什么药?”/P

/P

他心里也极为疑惑,照着柳二林头上的伤势来看,至少是流了不少血的,而且还昏迷过,可是脉象怎么会那么平稳有力?/P

/P

太过匪夷所思。/P

/P

“药没有喂过,不过之前柳二喝了一杯水,还是他家囡囡倒的水,总不能那是灵水吧?”/P

/P

“什么灵水,镇上大夫囡囡有厚福,能惠泽家人,依我看就是囡囡把福气过到她二叔身上了,哈哈哈!”/P

/P

村民们善意的打趣,柳玉笙听着,面上平静。/P

/P

用福气一掩盖真相,倒是不失为好办法。/P

/P

如此,她能为家里做更多的事。/P

/P

柳二林低头看着站在自己床边,只勉强露出一个发顶的人儿,心里高兴,大手搭上娃儿发顶就是一阵揉搓,“这么来二叔是沾了我们囡囡的福气了,等二叔好了,带你去青河摸鱼!”/P

/P

任由大掌把一头软毛揉成鸡窝,柳玉笙扬起粉嫩嫩的脸,眯眼笑,“囡囡、摸鱼!”/P

/P

“好,二叔肯定带囡囡去!”/P

/P

哎哟囡囡怎么不是他女儿呢?女儿多好,娇娇软软的,忒贴心了!/P

/P

柳大林莫名就觉出一股子危险来,大手往柳二林手背一拍,顺势把奶娃抱进自己怀里,警惕的瞪着柳二林。/P

/P

柳二林,“……”他干啥了?/P

/P

领了古大夫开的药,付钱,将人送到门口,一回头柳老婆子就瞧见了还挤在自家堂屋门的那几个妇人,“怎么?还没看够热闹?看清楚我们家囡囡是福星是灾星没?都赶紧的滚出去!别惹毛了老娘拿扫帚赶你们!”/P

/P

几个妇人忙灰溜溜的离开。/P

/P

屋子里都是村子里的村民,这要是被人拿扫帚赶出门的事情传扬出去,她们老脸往哪搁?/P

/P

只是,走出很远之后,几个人并没有马上散去,聚在黑漆嘛乌的路边低低窃语,“可真是邪乎了,你们,她家囡囡不会真的带了福气吧?”/P

/P

“不好啊,不是就连镇上的大夫都夸他们家囡囡福气厚,能惠泽家人吗?镇上的大夫见识多,眼界宽,没准的是真的。”/P

/P

“我也觉着像真的,虽然吧,这老的的都摊上事儿了,但是最后却都逢凶化吉了不是?那柳老爷子的事情我们不清楚,今这事可是我们亲眼看见的,柳二在大夫来之前就醒了,就是因为喝了一杯水!”/P

/P

“嘶!哎呀妈,这事情邪乎的,我浑身都凉飕飕!甭管什么福什么灾的了,赶紧回家睡吧!”/P

/P

相觑几眼,几人鸟兽散,跟被鬼追似的,飞快往家跑。/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十一章 福星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