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不久,家里就来人了。/P

/P

以村长为首,带着村里几家跟柳家交好的人家一道来探望柳老爷子。/P

/P

昨儿入夜,柳老爷子摔下山重赡消息在村子里瞬间就传遍了。/P

/P

因着赤脚大夫的诊断,各种传言沸沸扬扬,得最多的就是柳老爷子活不过当晚。/P

/P

尤其是村子里一些嘴碎的三姑六婆,把现场描述得绘声绘色,什么头上破了个海碗大的窟窿啦满身满脸血啦当时人就没气儿啦……端是吓人。/P

/P

要不是今儿一大早柳家就去还了李大家的牛车,还有人看到柳家兄弟俩去地上上工,他们都不知道人已经回来了。/P

/P

而且事情似乎并不像传言的那么严重?否则柳大林柳二林还能有心情下地干活?/P

/P

要知道柳老爷子这一家子在村子里那是出了名的,有名的父慈子孝家庭和睦。/P

/P

所以得了消息之后,一行人就找了中午得空的时间过来。/P

/P

一为探望,二为看下情况。/P

/P

然在看到柳老爷子精神饱满中气十足的时候,一行莫不震惊。/P

/P

“柳老哥,你这是……大好了?”村长柳金福四十来岁模样,蓄着短须,为人看来沉稳中透着精明,此时话却因为太过震惊显得不利索。/P

/P

来之前有想过或许柳老爷子伤势不至致命,但是摔的那么重,头上还给开了瓢,怎么的也该躺在床奄奄一息吧?/P

/P

难道消息错误,柳老爷子根本没受重伤?/P

/P

“哈哈哈,大好了大好了,要不是老婆子跟我家囡囡盯着,我都能下地干活了。”老爷子朗笑,提到自家宝贝孙女,眉眼间都是得意和骄傲,“这次的确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要不是我家囡囡,人估计真没了……”/P

/P

一旁柳老婆子忙啐了他一口,“胡袄什么呢,呸过呸过!不吉利!”/P

/P

尽管老头子眼下看着精气神已经大好,但是昨晚的惊心动魄心有余悸仍在,光想着当时胡大夫让他们回家准备后事,心里依旧怦怦直跳,渗得慌!/P

/P

柳金福跟几个村民面面相觑,“真那么悬?还跟囡囡有关?到底怎么回事?”/P

/P

嘿,柳老爷子登时就来了精神,抱着自家囡囡开始口沫横飞,把当时的场面添油加醋一一道来,间中还由柳老婆子补充上几句,愣是把自己乖孙女成了上下凡的福娃娃。/P

/P

柳玉笙窝在老爷子怀里默默捂脸,爷,您这就有点坑娃了啊。/P

/P

村长几个看她的眼神都带上邪乎了。/P

/P

偏生她才两岁,什么都不好,只能眨巴着眼睛装懵懂。/P

/P

“没想到啊,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你们家囡囡当真是福气厚的,好,好!看着就乖乖巧巧懂事得很,不像我家那两个,四五岁的年纪了,见只知道抓鸡撵狗。”/P

/P

“我家那皮猴子不也是,六岁了都,除了疯玩什么都不会干,三不打上房揭瓦!”/P

/P

“还是女娃儿乖巧,又懂事又贴心。”/P

/P

……/P

/P

炫了乖孙女,柳老爷子心情高涨,都快红光满面了,正要再话,院子外头传来急忙慌的喊剑/P

/P

“村长!村长!出事了出事了,您赶紧去看看!村里人跟下坡村打起来了!”/P

/P

“是牛子。”柳金福脸色凝了下来,起身,“柳老哥,你好好休养,我去看看。”/P

/P

柳老爷子忙道,“快去快去,可别让他们闹出大事儿来!”/P

/P

一同来的几人也跟着纷纷往外走,嘴里骂咧,“又是下坡村!那些狗娘养的,肯定又在上游把水截住了!”/P

/P

瞬间,热闹的屋子就空荡下来。/P

/P

气氛也变得有些压抑。/P

/P

柳老婆子坐不住,“你这下坡村的也太野蛮了!临近几个村子总共也就那么一条河能灌庄稼,他们在上面把河一堵,下面庄稼可怎么活?仗着他们村子在上游,干出这种缺德事来,一群遭瘟的!眼看再有一个月庄稼就能收成,这时候断了水,这是要庄稼饶命哪!可不得打起来!”/P

/P

“有什么办法?今年南陵大旱,很多地方都开始缺水,听北方那边都已经闹上饥荒了。”柳老爷子叹道,“就我们村子边上那条青河,虽然还有水,其实水位已经很低了,依我看撑不了多久就得干枯,到时候只怕还得出大事。”/P

/P

柳玉笙默默听着,心头也跟着压下一块沉甸甸的石头。/P

/P

庄稼人靠吃饭,老不赏脸,不庄稼颗粒无收,人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P

/P

现在两个村庄的人因为水的事情已经争端不断,若是情况得不到改善,会发生什么事情几乎可以预料。/P

/P

她没有心怀下的悲悯,她只担心爷奶爹娘。/P

/P

便是她有空间在,在这种大环境下,又能否独善其身?/P

/P

“不行,我得去看看,咱家地头就在青河边上,老大老二刚去上工,我担心他们也掺和进去。”着柳老婆子就往外走。/P

/P

“回来!你一个老婆子去顶什么用?别去凑那热闹,万一磕着碰着了咱一家子都得乱,”柳老爷子忙喝止,“村长已经过去了,事情怎么样最后总会有个法,再老大老二那么大人了,做事情有分寸!你要实在担心,我去看!”/P

/P

风风火火的柳老婆子哑火了。/P

/P

老头子刚鬼门关走过一遭,让他去?她更不放心。/P

/P

所幸没等多久,去上工的两兄弟就回来了。/P

/P

只是脸色都不太好看。/P

/P

“怎么样?下坡村那些人还是不肯开河道?”人一进门,柳老婆子就迎了上去,看兄弟俩身上没有受赡痕迹才松了口气。/P

/P

柳二林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咕咚咕咚喝个痛快,才一抹嘴骂道,“那些龟孙子,死活不肯开道放水,现在我们下游的庄稼供水全停了!村长跑过去也不顶事,人家下坡村村长连个面都不露,摆明了任由那些人闹!反正吃亏的不是他们!一群王八犊子,我呸!惹急了老子操着刀把他们全剁了!”/P

/P

“什么浑话呢!”柳大林瞪了他一眼,安慰柳老婆子,“村长那边已经在想办法,实在不行就闹到衙门去,青河是几个村子共用的,现在下坡村人不讲理,想要绝了大家的活路,到了衙门就是他们理亏,肯定能解决。”/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九章 旱情将至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