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馆外围观的人群还在,看着那一家人又出来了,但是跟之前的茫然绝望不同,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如释重负的笑容,对胡大夫一再感谢。/P

/P

牛车渐渐远去,后面的议论却不曾停止。/P

/P

“这是救回来了?这么快?……我的!”/P

/P

“我那个奶娃是福娃娃准没错,要不是她坚持,连胡大夫都放弃了!”/P

/P

“是啊是啊,运气真好,的确是福娃娃!”/P

/P

牛车上,此前的凝重压抑一扫而空,柳大林在前面赶着牛车,只觉浑身都是力气。/P

/P

柳老婆子跟柳二林、陈秀兰坐在后面,一边照看柳老爷子,怀里抱着奶娃娃还不肯撒手。/P

/P

“我们家囡囡,幸亏啊,幸亏来了。”来来回回的,柳老婆子高兴,嘴里一直念叨这句话。/P

/P

大家都知道,要不是囡囡坚持,现在老爷子恐怕……/P

/P

陈秀兰抿嘴笑,眼底浮着浅浅的心疼,囡囡为了要过来,哭得咳血那一幕,一直在她脑海挥之不去。/P

/P

她的囡囡,怎不让人疼到骨子里?/P

/P

柳玉笙双手抱着野梨子,窝在柳老婆子怀中,只眉眼弯弯。/P

/P

爷爷摔下山,那么重的伤,可是他怀里的梨子却完好无损。/P

/P

那是爷爷摔下来的时候都没忘了护着要给她的梨子。/P

/P

一个不起眼的野梨子,承载的,是沉甸甸的爱。/P

/P

她得到的,远比付出的要珍贵更多更多。/P

/P

山路周围的山林很黑很寂静,然有月光相送,有家饶笑语相伴,一点不觉寂寥。/P

/P

回到村庄已是夜半,听着农户家中传来的狗吠声,夜归的人莫名就有一种回家的心安。/P

/P

洗漱用膳过后,躺在床上,听着身边娘亲累极睡着的均匀呼吸,柳玉笙明明也很累,却了无睡意。/P

/P

今发生的事情,推翻了她重生后固守的某种认知,让她重新下了一个决定。/P

/P

闭上眼睛,将意识沉入识海,眼前乍然是另一番景象。/P

/P

黑土地,灵泉池,竹楼。/P

/P

这里是她的随身空间。/P

/P

黑土地一亩大,种满了各类珍贵草药,人参,灵芝,何首乌,铁皮石斛等等应有尽有,长势极好,且年份都极为惊人。/P

/P

在黑土地的一角,还种着几颗不同品种的果树,果树上果实累累,把枝桠坠弯了腰。/P

/P

苹果、雪梨、香蕉、芒果、蓝莓,每种种了一棵,都是她喜欢吃的。/P

/P

在黑土地的一端,是一座两层竹楼。/P

/P

一楼放着她行医用的各类工具,一套金针,一个炼药炉,一套手术刀,一个医用药箱,还有消毒水消毒酒精等用品。/P

/P

二楼是储存仓库,放在里面的东西能永久保鲜。/P

/P

里面堆放的东西不多,前世经常要飞世界各地医治疑难患者,以及参加一些学术交流峰会,她就把这个仓库当成了随身行李箱,装的都是一些换洗衣物,以及简易食品。/P

/P

数量不多。/P

/P

至于医治过的病患送给她的庞大礼品,包括各种珍贵金银玉翡、奇珍药材、高档补品等等,她全送给了家族当做培养家族人才的资源。在这方面,对家族她向来不遗余力,还把自己多年行医经验整理成册送给家族长老及子弟。/P

/P

结果,柳玉笙自嘲一笑,喂的全是白眼狼。/P

/P

走出竹楼,就是一汪清澈的灵泉池,不大,三米见方。/P

/P

泉口的灵泉水潺潺往上冒,打出无数水汽泡,浮到水面又轻轻爆裂开来。/P

/P

走近了,能闻到灵泉水独有的清香。/P

/P

这池灵泉水,是柳玉笙年少扬名国际的功臣之一,同时,也是她的催命符。/P

/P

正是因为有了前世那番经历,看透人心险恶,世态炎凉,所以再世为人,她曾打定主意做个平庸的人。/P

/P

在这杏花村里,只要有真心疼爱她的亲人,她愿意平平淡淡度过这一生。/P

/P

直到这次爷爷为了给她摘野梨子,险些丧命,她才突然清醒。/P

/P

这一生,何其有幸,拥有这些真心疼爱她的家人。/P

/P

她为什么要因为前世的那些经历止步不前、杯弓蛇影?为了避免自己再次受到伤害,画地为牢,置真正关爱她的亲人于不顾?/P

/P

她柳玉笙,什么时候变得如川懦弱了?/P

/P

不,有爷爷奶奶,有爹娘,有给予她力量源泉的家,她柳玉笙应该活得比上辈子更浓墨重彩!/P

/P

身上,有人轻轻为她掖了被子,在她额上温柔轻触。/P

/P

收回沉入空间的意识,柳玉笙含笑入梦。/P

/P

一大早,际刚刚透亮,一个身板蹭蹭蹭的冲进东厢房,吭哧吭哧往炕上爬。/P

/P

柳老婆子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到短手短脚的奶娃儿,憋红一张脸,拼命往跟她齐高的炕头上拱。/P

/P

那模样让人忍俊不禁的同时,心软成棉花。/P

/P

赶紧起身一把将娃儿抱上来,亲亲她的脸蛋,“奶奶的乖囡囡,怎么一大早就起来了?是不是想奶奶啦,哎哟,可人疼!”/P

/P

“想,想!”用最简单的字眼哄得柳老婆子眉开眼笑,眼神嗖嗖的往炕上瞄,找爷爷。/P

/P

柳老婆子哪里看不出来娃儿这是担心爷爷了,心里又酸又暖,多大的娃儿啊,乖巧成这样,知道记挂人了。/P

/P

把娃儿轻轻放在柳老爷子身边,“囡囡,你在这里陪着爷爷,奶奶去打水洗脸,一会给你坐好吃的,乖乖的啊。”/P

/P

“嗯!”柳玉笙重重点头,眼巴巴目送柳老婆子出了房门,立即趴下来,手食指塞进还在昏睡的柳老爷子嘴里,灵泉一滴一滴,慢慢汇入。/P

/P

老爷子的伤势,其实险象环生,内脏破裂,腹腔内已经积了血水,要不是她到得及时,恐怕真的无力回。/P

/P

最为庆幸的是摔下来时候为了护住怀里的梨子,老爷子形成防御姿态,前胸没有受到过多重创,护住了肋骨。算是不幸中的大幸。/P

/P

那种浑身暖洋洋的感觉再次袭来,游走全身,驱走身体里残存的疼痛,柳老爷子眼睑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来。/P

/P

入目,就是奶娃儿粉雕玉琢的脸,然后黑溜溜的大眼睛便这么瞪着他,嘟起嘴,眼泪吧嗒吧嗒下来了。/P

/P

“囡囡……”柳老爷子发愣,哎哟他家囡囡哭了,他这心揪得比受赡地方还要痛啊!/P

/P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七章 随身空间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1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