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老婆子身形一个晃荡,脸上血色尽失,怔怔的看着陈秀兰,“你啥?”/P

/P

“娘……”陈秀兰已经不出话来。/P

/P

杜鹃赶在陈秀兰后头也回来了,同样一脸泪痕,人相对冷静些,“娘,大嫂,先把银子带上,爹还等着咱们,这个时候不能慌!”/P

/P

“对!”柳老婆子一抹眼泪,抄起柳玉笙往里走,嘴里胡乱应着,“先送银子过去,我去送,秀兰,杜鹃,你们看好家,我去送!”/P

/P

柳玉笙脑子是空白的,眼睛没有焦距的看着眼前失去颜色的脸,心口像有刀在一下一下的扎。/P

/P

爷爷,摔下山了,要不行了?/P

/P

直到柳老婆子拿了东西要出门,她才陡然回过神来,冲上去,“去、救!爷爷!”/P

/P

“囡囡,别捣乱,爷爷很快就会回来的!”陈秀兰忙一把抱住人儿,由着她挣扎,哽咽道。/P

/P

柳玉笙挣着,拼命想掰开困住她的手,眼睛通红,没有一刻那么恨自己,为什么还不能好好一句完整的话,为什么还没有长大,什么都做不了!/P

/P

不,她能的,她能救爷爷!/P

/P

“娘,我、要去!救爷爷!”奶娃娃近乎凄厉的哭叫声,让陈秀兰眼泪落得更急。/P

/P

“囡囡!”陈秀兰将头扭过一边去,不忍看娃儿的脸。/P

/P

杜鹃搂着两个子坐在一旁,看这情景也红了眼眶。/P

/P

两子也哭声震。/P

/P

家里可以一团乱。/P

/P

此时,谁都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管其他。/P

/P

柳玉笙眼睁睁看着柳老婆子消失在门口,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掉。/P

/P

手紧紧扣住揽着她的手臂,柳玉笙仰头,竭力让自己口齿清晰,“娘,带、我、去,我救爷爷,会好!”/P

/P

哽咽着,陈秀兰把人儿紧紧抱在怀里,只当她懂事,心疼爷爷,却没将她的话当回事。/P

/P

“娘,去,求你!求你!”/P

/P

“去,我要,去!”/P

/P

“娘!娘!咳咳咳!”/P

/P

一句比一句更加凄厉,喊到最后,竟然咳出血来!/P

/P

“囡囡!”陈秀兰被吓得声音都变了。/P

/P

“大嫂,你带囡囡去吧,走快点还能追上娘,家里我看着!”杜鹃看着这情况,心里也是吓的不行,劝道,“不带囡囡去,她也不消停,囡囡跟老爷子感情素来深厚,你拘着她,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来!”/P

/P

看看同样眼泪汪汪的两子,再看看怀里咳得脸色已经发青的娃儿,陈秀兰牙一咬,“去,娘带你去!”/P

/P

牛车已经出发了,她们只能走着去。/P

/P

村里离镇上近三十里,需要走一个时辰。/P

/P

带着个娃儿,脚程要慢不少,一路都没追上先几步离开的柳老婆子。/P

/P

到达镇上的时候已经完全黑了,陈秀兰抱着柳玉笙直接往医馆的方向赶。/P

/P

在离医馆还有些距离的地方,就听到了声嘶力竭的哭喊声,医馆门口,围了一大群人。/P

/P

“大夫,您再给看看,求您再看看,我老头子还有气呢,怎么就没救了啊老爷呜呜呜!”/P

/P

“大夫,我给您磕头了!求您救救我爹!不是人参能吊命吗,已经吃过了怎么还是不行?大夫,大夫,您行行好,再给看看!”磕头的声音砰砰响,隔着距离就能听到,可见用了多大的力。/P

/P

陈秀兰脚步一个踉跄,抱着柳玉笙奋力挤进人群,就看到柳老婆子瘫在地上,大林跟二林跪在一边不断磕头,每个人身上都透着悲戚绝望。/P

/P

在他们旁边,是李大家的牛车,柳老爷子已经被搬回了牛车上,躺在那里无声无息。/P

/P

站在他们面前的大夫,神色沉重,叹息摇头,“老爷子磕破了脑袋,摔伤了五脏六腑,伤势太重了。老夫已经尽力,也过,试着喝一贴药,要是有起色就有得治,要是没起色,我也无能为力。你们赶紧带着人回去吧,趁着还有一口气……”/P

/P

陈秀兰脚下一软,跌坐地上。/P

/P

柳玉笙趁势挣了开来,走到牛车前,奋力往上爬。/P

/P

此时所有饶注意力都在柳老婆子等人身上,加之灯光昏暗,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那个的身影。/P

/P

手脚并用,憋红了脸,好容易爬上牛车,柳玉笙立即平柳老爷子身边。/P

/P

有了沟壑的脸庞,失去了熟悉的笑容,呈现灰白,嘴唇已经开始发乌。头上的白色绷带,在脑后侧的位置氤出血迹。身上的粗布衣裳被刮破了多处,脏污不已。/P

/P

许是血脉的感应,柳老爷子紧闭的眼睛,竟然缓缓撑开一条缝隙来,看着面前的奶娃儿,努力咧嘴,做出个笑的表情。/P

/P

布满青筋的粗糙大手,颤颤巍巍伸进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努力送到柳玉笙面前,“乖……囡囡……”/P

/P

没有声音,只有口型。/P

/P

看着老爷子手里的东西,柳玉笙隐忍了一路的眼泪,顷刻决堤。/P

/P

野梨子,午后出门前,爷爷回来给她带好吃的野梨子。/P

/P

他是为了摘这个梨子,才上山的,这个梨子,差点要了他的命。/P

/P

抱住梨子放在一边,眼见老爷子再次陷入昏迷,柳玉笙指尖金光微闪,飞快的拍在柳老爷子胸口几大要穴,然后弯下身,心的抱住柳老爷子的头,手食指塞进他嘴里,低声道,“爷,吃。”/P

/P

食指尖溢出一滴一滴甘凉清甜的液体,滑入喉间,柳老爷子下意识的吞咽。/P

/P

随着液体入腹,一股奇异的暖流迅速游走全身,从五脏六腑传出来的疼痛飞快的减轻、消失,连脑袋都不沉了,浑身透出松快。/P

/P

浑浑噩噩的,人就这么睡了过去。/P

/P

所有动作,柳玉笙都做得很隐秘,在外人看来,只是娃儿抱着老饶头依依不舍,加之所有饶注意力都放在别处,没人关注马车上的动静,一个快要死的人,也没什么好看的。/P

/P

做完这些,双手抱住梨子,柳玉笙站起来,的人儿也只比车栏高出一个头,“大夫,救!”/P

/P

稚嫩的奶音,穿透所有嘈杂,把人们的视线一下拉了过去。/P

/P

就看到牛车上只露出一个脑袋的粉团子娃娃,嘴紧抿,表情严肃,直直的盯着对面的老大夫。/P

/P

好笑,又让人笑不出来。这么的人儿,已经懂得什么是生离死别。

农女福妃,别太甜 第五章 灵液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82/4968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