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未若柳絮因风起

谢玄正色道:“我等必不负相公大人所托,不仅要击败秦虏,更要趁机恢复中原,建立不世功勋!”

谢安点了点头:“幼度,需要这样的气势,更需要周密的计划和正确的用人。北府兵是国之精锐,朝廷花了巨额的人力和物资才得以组建,你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

谢玄神色严肃,朗声道:“不破秦虏,势不回见相公大人!”

谢安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看着刘裕:“好了,小裕,谈点轻松的吧,今天是乌衣之会,你可准备了什么豪情壮志的诗句,来表明你的心迹呢?”

刘裕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大窘,只是粗通文字的他,哪有什么吟诗作赋的天赋?他也没有想到,谢安居然会这样直接对他出题,一时间在那里不知所措,满脸通红,恨不得能直接找个地缝钻下去。

谢安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是老夫唐突了,今天这乌衣之会,只是我谢家子侄们作诗论对的地方,小裕你是尊贵的宾客,无需如此的。”

刘裕咬了咬牙,干脆抬起头来,朗声道:“晚辈才疏学浅,诗词歌赋非晚辈所长,让相公大人见笑了。”

谢安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却听到边上传来一个声音:“卑职为参与盛会,倒是准备了一句诗,不知是否能吟呢?”

刘裕的脸色一变,这分明是刘毅的声音,他转头望去,只见刘毅一身军吏的打扮,跟在刘牢之后面的护卫人群之中,他刚才注意力全在谢安的身上,竟然没有看到刘毅和何无忌居然也是随行者。

谢安的神色平静,转头看向了身后的刘毅:“这位是…………”

谢玄连忙说道:“此人名叫刘毅,京口人氏,现任我军中的参军,这回作为牢之的随从护卫而来的。”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一沉,对刘毅沉声道:“刘参军,请注意场合,相公大人可没有…………”

刘牢之也跟着拱手道:“属下御下无方,请相公大人责罚。”他转头对着刘毅沉声道,“还不速速退下!”

谢安笑着摆了摆手:“好了,幼度,今天既是乌衣之游,那与会之人都有吟诗的权力,这位刘参军,看起来仪表堂堂,文武双全,为何要拂人之兴呢?刘参军,你有什么豪言壮诗,但请一吟。”

刘毅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大声道:“恨不遇刘项,与之争中原!”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全都脸色微变,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参军,居然口气如此之大,居然要跟刘邦项羽这样的人杰争天下,在这公开场合如此放言,那不臣之心,更是昭然若揭。

王恭冷冷地说道:“刘参军,这真的是你心中所想吗?”

刘毅微微一笑:“大丈夫不能澄清宇内,驱逐胡虏,收复中原,还有何面目立于这天地之间?诗以咏志,这正是卑职表明心迹之举!”

刘裕刚才乍听也吃了一惊,但转念一想,这刘毅还真的是有备而来,现在的中原在胡人手中,即使刘毅真的去争夺,也是北伐义士之举,谈不上犯上作乱,反行毕露,反而倒是表现出了他的勇武豪迈之气。

谢安微微一笑:“刘参军的这两句诗,真的是豪气干云,我大晋北府将士,如果个个都有此等豪情,那击败秦虏,甚至恢复中原,又有何难事?”

刘毅面带得色,欠身一行礼:“多谢相公大人的抬爱。”

谢安点了点头:“不过,刚才老夫还是有些疏忽了,凡是这种诗会,都当有一些主题,好让大家发挥,不然的话,你说东,他说西,也难分高下,今天群贤毕至,我谢家子侄也有以诗吟志的传统,那老夫就出一主旨,还请各位子侄们吟上几句,以贻众人。”

所有的谢家子侄全都齐齐作揖行礼:“谨遵大人钧命。”

刘裕这下心中感叹,这谢安实在是太厉害了,刘毅明明是想作惊人之语以出头,又拿了北伐的大义名分让人无话可说,谢安如果接了他的话碴,那今天这事泄露出去,可能会给王忱等人借机发挥,说谢家有不臣之心,但如果不接这碴,又怕是会寒了北伐将士的军心士气,所以借这指定主题让子侄吟诗,就不声不响地把话题转移,那一心想要出头的刘毅,也就这样给晾在了一边,实在是高啊。

想到这里,刘裕看了刘毅一眼,只见他失望之色溢于言表,叹气退下,而刘牢之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吓得刘毅一个机灵,缩到了后面,再不敢说话。

谢安环视四周,最后目光落到了那堆满屋顶和庭院的积雪上,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北风再次呼啸,鹅毛大雪再次被大风席卷,从天而降,谢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指着这满天的霜雪,说道:“各位不妨以这大雪为主题,吟上两句诗。老夫出前句,白雪纷纷何所拟!”

谢安一边说着,一边目光投向了谢玄身边的一个中年文士,此人一身紫袍,神清气朗,一把漂亮的三绺长须,几及胸处,可不正是以文才飞扬著称的谢安长兄谢据的长子,时任东阳太守的谢朗吗?

谢朗微微一笑,负手背后,一边在走廊里缓行,一边看着这漫天的飞雪,就这样走了两个来回之后,驻步捻须,略一沉吟,便开口道:“撒盐空中差可拟。”

在场的宾客们纷纷点头称是,这漫天的霜雪,一片一片,还真象是那能洁净大地的盐巴一样。晋时清谈论道,很多时候要先用盐巴洁净坐具,以示高洁,这谢朗和的诗,志趣高洁,非名士不可为。

谢安的脸上却是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失望,一闪而没,转而点了点头:“阿胡(谢郎小名胡儿)此对,亦是佳句,不错,不错。”

谢朗而带得色,正欲回礼,却听到一个清扬宛转的声音,轻吐玉言:“侄女倒是有一句相和,不知相公大人是否允许。”

谢安一转头,看到正是谢道韫向自己行礼,他点了点头:“道韫亦是我家子侄,当然可以和诗,你说吧。”

谢道韫微微一笑,轻移莲步,走到了庭院之中,漫天的霜雪洒在了她的身上,发出晶莹的光芒,而她轻启朱唇,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未若柳絮因风起。”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二百五十六章 未若柳絮因风起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8966/4966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