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扮猪吃虎 > 万族之劫 > 第564章 各有算计

“这是都想杀我啊!”

幻天镜中,苏宇感慨万千,我感受到了浓浓的恶意!

那恶意,扑面而来。

就差说,苏宇,你暴露了!

“劫”字神文,不得不说,到了四阶巅峰,这感应能力还是极其敏锐的,但是现在还是差了点,不知道劫难从何而来。

哪天能知道,劫难从哪来的,那就更厉害了。

不知道到了五阶,会不会能判断出一二。

若是能知道劫难来源,那就不用自己去猜测,去判断,去思考了,当个不用脑子的人多好,用脑子多了,容易衰老。

“无敌这么多,我可一个都没办法对付。”

“我的优势在于隐蔽,而不是强大,比强大,我比无敌差的远!”

“在这,没有石雕帮忙,唯一的帮手,应该是星月了,不知道星月会不会帮我。”

还得靠自己!

关键是,自己实力也不够啊。

那唯一的办法,就是进恭王府,依靠死灵,实力不够,那便借力打力,其他手段都行不通。

“除非,我先吞掉九叶天莲,实力暴涨,之后才有希望跟无敌来斗一斗!”

对的,九叶天莲才是他唯一翻身的机会。

先夺天莲,再去对付敌人。

目标明确!

“所以从现在起,哪怕这些无敌打死了一大批,我也不要动弹,以免暴露!唯有最后关头夺宝,我才能现身!”

苏宇正想着,又是一声大笑传来!

“哈哈哈,我又上来了!”

通道口,河图大笑,轰隆一声,死气蔓延天地,而这一刻,七八尊无敌,纷纷出手,苏宇看到了许多人,看到了金色面具的天部部长,看到了持枪的秦镇……

话说回来,这秦镇……好猛的样子。

苏宇看了一会,冰封神王没参战,而是在外围待着,倒也方便他观战。

苏宇看了一会,有些意外。

河图很强大,强大的打的其他无敌节节后退,另外一位死灵也是,两位死灵联手,连天部部长都被打的不断后退,完全靠人数来压制这俩死灵。

这么弱?

苏宇心中疑惑,永恒九段和七段之间没什么差距吗?

若是如此的话,天部部长一人难以压制两位,倒也说的过去,这涉及到的东西,他不懂。

不过……这些家伙,怎么没人开什么时光长河,感觉都在真刀真枪地干。

还是说,到了无敌这地步,大家都会开了,所以就不开了?

一个个疑惑,在脑海中浮现。

渐渐地……苏宇有些想法了。

因为苏宇发现,夏龙武这位凶猛的无敌,此刻却是有些打酱油的意思,态度不要太明显,夏龙武这种万界都惧怕的血屠王,此刻却是在秦镇之后,时不时地出一刀,压根都没怎么搏命。

“一群打酱油的!”

苏宇忽然明悟了,有些无语。

艹!

忽然有些懂了,为何河图和那个死灵君主,可以一次次地冲击,一次次地完璧无损地回归了,这群混蛋,都在打酱油!

嘴上说的害怕,实际上,也就那些无敌之下真的害怕,到了无敌境的这群老家伙,恐怕各有算计吧!

“一个个修炼到了无敌,胆子的确不小!”

“这些死灵,都在算计当中啊。”

苏宇心中想着,看着,身边的人,哪怕隔着天兵看,都一个个一脸震撼,无比唏嘘,好强!

苏宇却是没看出多强,一群人打两位死灵君主,还有比死灵君主更强的存在,还有其他永恒七段,结果弄的河图很厉害一样,一个打五个!

我去你的!

死灵毕竟是死灵,死了,一些手段都不会用了,遗忘了,死气的确厉害,然而,同阶的情况下,说句大实话,死灵肯定要比同阶的生灵弱一点的。

结果,打成这狗样?

亏河图还兴奋的哇哇直叫唤!

果然没脑子!

死灵啊,脑子缺根弦,这个没办法,死了,脑子都成空的了。

此刻,外面,河图兴奋无比,“哈哈哈!”

“你们这群废物,七层,是我的地盘,你们想阻拦我,做梦!”

“……”

苏宇冷眼旁观,那些无敌,打的辛苦,五个打一个,都被河图打的节节后退,再次有无敌加入战斗。

而恭王府那边,死灵通道在震动,死气在弥漫,苏宇都感受到了。

显然,那把刀被河图震荡的偏移了许多。

河图,对那把刀大概率有一点影响。

可是,真要不给河图上来,河图影响个屁。

“好强的死灵!”

“这两个死灵,太强了,太危险了,这么下去,七层未必能守住啊!”

“……”

苏宇这边,那些神族再次心惊胆战地议论着。

而此刻,一道人影闪烁,出现在他们面前,战无双看了一眼外面,平静道:“不用担心,河图他们就算上来了,别忘了,七层的无敌数十位呢!”

“可是……”

“没有可是!”

战无双打断了别人的问话,平静道:“好好在这待着就行了,不会有事的。这一次,夺宝已经成了次要的,一旦九叶天莲有了归属,我们等待回归就行!”

说罢,侧头看了一眼众人,“都不要乱跑,也不要乱动!不管大家心里有什么想法,外面,还有数十位无敌存在,我希望诸位不要做出自己后悔的事!”

苏宇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心中却是狐疑,你是对其他人说的,还是对我说的?

怀疑我在这里面?

还是不管怀疑不怀疑,先说了再说,反正不少块肉。

很快,宇圣也来了,扫了一眼众人,眼中神光闪烁,冷冷道:“诸位看归看,都别乱跑,知道吗?”

“知道!”

一群人应和,苏宇也应和了几句,很快问道:“大人,上面那个旋涡是出口吗?要是遇到了危险,我们可以从旋涡飞出去吗?”

宇圣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一些轻蔑,倒是认出了苏宇,敷衍道:“就算出去,也要我们带你们出去,防止意外发生!”

也没说那个旋涡是真是假。

没必要说。

听话,自然可以活下去,不听话,自己乱跑,死了别怪我没说。

那旋涡,自然不是出口。

宇圣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到了一处地界,苏宇没去看,但是他知道,宇圣看的地方,是一处楼阁。

真的出口在那?

当然,也得小心是计中计,故意引导,准无敌脑子应该还有点,就算没怀疑苏宇的身份,也不会表现的那么明显。

苏宇也不在意这些,他就没准备从出口出去,真出去了,不怕被人瓮中捉鳖,堵住门口杀你?

此刻的他,和寻常山海一样,看着外面的大战,看了一会,看的不清楚了,就不再看了,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盘膝坐下,呆呆地想着事。

好像在发愁,这次到底能不能活着出去?

而就在他盘膝坐下的时候,忽然,战无双来了,战无双在他跟前蹲下,淡笑道:“云昊,你想出去?”

苏宇急忙起身道:“无双殿下!”

“别客气。”

战无双笑容柔和道:“你是想出去了?”

苏宇叹道:“不是想出去,是想回去!死了这么多人,我怕了,不怕殿下笑话,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活着出去,什么宝物,什么好处,我都不想要了。这一次,死了太多人,我们600多人进来……现在活下来的还不到三分之一了。”

战无双点头,轻叹一声,“有个下手极黑的混蛋进来了,没办法。”

苏宇点头,“死灵的确杀戮太重,这些家伙,都死了一次了,还这么杀戮,万族就没办法解决他们吗?”

战无双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会有办法的,你先修炼吧,我去别地看看。”

“殿下……我有点怕,殿下,能多说几句吗?”

苏宇一脸恳切,我这样的小人物,好不容易遇到了你这样的大人物,有机会多聊几句,当然得聊聊才行!

战无双很快没了兴趣。

这不是苏宇吧?

自己吓自己,现在看一个人,都觉得可能是苏宇。

算了!

试探不出什么,很快,他走向另外一人,开始了嘘寒问暖。

苏宇心中腹诽,跟我玩这套。

战无双别看年纪比自己大的多,这套他还嫩了点,一群没经历过几次毒打的家伙,哪有那么多社会经验,自己可不一样,你苏大爷,从小就喜欢和人斗嘴皮子,耍心眼子。

这一刻,倒是有些想念浩子了。

哎!

浩子这次好像没来,可惜……也不算可惜,没来更好,安全一些。

自己这死党,现在不知道实力如何了,有没有加入龙武卫,还是说,继续在学府中深造?

上次好像听说进入腾空了,可是开窍太少,进入腾空,也只是垃圾,不知道大夏府有没有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多给点好处,帮他晋级。

和万族这些天才斗心眼,苏宇觉得没意思,一个个的,其实都不算太阴险。

生活环境不同!

没那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打小就是天才,衣食无忧的那种,要啥有啥,动脑子干嘛?

够强就行!

越强越好!

万族真正精于算计的,还是那些老古董,一个个的,经历多了,被毒打过,倒是会动脑子了。

真比起算计,还是小族和人族多一些。

实力不够,才会用脑子来凑。

苏宇也很想当这样的没脑子的,那才爽,想打谁打谁。

外面,一声巨响传开,很快,河图和呆呆再次被打了下去,临走的时候,河图还狂笑着:“我会上来的,等我!”

“白痴!”

苏宇心中腹诽一句,你上来就上来好了,到了九叶天莲开放的时候,你不上来,都有人拉你上来,你不上来,这局面怎么混乱?

不乱,大家如何夺宝?

此刻,苏宇也算是看的透彻了。

“我老师他们在哪?”

苏宇此刻心中想着这些,不知道老师他们有没有事,还有,毛球还在黄九那边,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空空这些强者,都躲到哪去了?

这几位,难不成也想夺取九叶天莲?

“空空……也许还真有戏,这家伙实力可是很强的,关键是,擅长空间之法,穿梭过去,瞬间夺取,大概有机会,但是无敌一定会防着……所以摩多那的空间穿梭符,就算要用,最好也得等空空现身,否则,一定会有人防范的!”

苏宇心中想着很多事,那这么说,其实自己没什么底牌,唯一的底牌……是星月!

“对,星月!”

苏宇眼神变幻,大家都在盯着我,盯着那些强者,但是,很少有人会盯着死灵,因为九叶天莲对死灵没用,也许还有一些规则压制,所以死灵一般也不会动这些东西。

可是……星月不是一般死灵啊,那是我家的!

“所以,我真正有希望,拿到九叶天莲的希望,还得寄托在星月身上!”

“除了摩多那,没人知道,我在死灵界还有靠山……虽然靠山不太稳妥!”

对,星月,就是她了!

这一次,能不能成,就看星月了。

当然,这很危险,九叶天莲这东西,大家不会轻易放弃的,星月真夺取了,大概会被人打死。

苏宇不断想着,星月,唯一的机会了。

“我一旦现身,各大强族无敌都会盯着我,而不会去管星月,可是……我就危险了!”

苏宇凝眉,以身犯险?

这,也是一种办法。

前提是,自己有把握逃生,否则就是送死了。

“八层……”

苏宇心中不断升起一个个想法,一个个念头,我现身夺宝,夺宝失败,只能逃亡八层,肯定会有无敌来追杀我,那时候,视线都在我这,星月就有机会夺宝走人了。

关键在于,星月她不听话啊。

哄她?

骗她?

还有,她夺宝了,逃回了死灵界域,那我在八层,我也不好去追啊。

麻烦!

还是说,我直接也逃入死灵界域?

他还在想着,一旁,老郝小声道:“云昊,刚刚和无双殿下交流,有何感触?”

“不愧是我神族第一天骄!”

苏宇赞叹道:“不骄不躁,没有盛气凌人,太厉害了!”

说着,又一脸向往地看向那边的战无双。

就差说,我好爱你了!

而实际上,却是不断渗透自己的元气和意志力,在探查整个天兵,当然,动静很小,主要靠“阴”字神文去探查,去了解整个天兵的结构。

天兵,只有无敌才可以打爆。

苏宇不是,但是掌握了后门,我也能自己打爆,这玩意现在就是囚笼,这可不是苏宇想要的结果。

他一点点地探查,渗透。

这兵器被冰封神王炼化了,自己还是要小心一点,免得引起他的注意。

外面,大战停歇了。

一尊尊无敌,都很沉默,都不说话,而九叶天莲的第八片叶子,要开启了。

此刻,他们也能看到虚空。

那第八片叶子,正在一点点地绽放,很快,八片叶子出现了,摇曳身姿,让人惊叹,好宝贝!

“就差一瓣了!”

这时候,附近也有人感慨,“九叶天莲,再过两天恐怕就要正式绽放了!”

绽放,也是危机的来源。

……

而就在此刻。

恭王府。

那巨大的后院门口,看守的准无敌们,一个个看向后院,后院中,死气开始弥漫了,湖心亭那边,那柄刀,开始偏离门口了。

湖中,那一朵即将绽放的九叶天莲,附近也荡漾着时光之力,看的一位位准无敌,也是心生向往。

有准无敌低不可闻道:“好宝物,一瓣换一块承载物都够了!”

九片花朵啊!

“关键是,有承载物,也未必能换到!”

“这可是成皇的至宝!”

合道,如今便是大家口中的皇了。

这样的至宝,谁还没点贪婪之心?

可是,大家都知道,这不是他们可以觊觎的,数十位无敌都在等着。

而就在他们感慨的时候,虚空颤动,一尊尊强者浮现。

不是无敌,而是一些准无敌。

一直没怎么出现的准无敌。

食铁族九月,古犼族吞天,命族长河,天渊族天咒!

四大强者!

新的证道榜上,这些人排名都在前十。

一个个的,都出现在了此地。

古犼一族,那吞天面目狰狞,嘎吱一口,咬着一个像人一样的生物吃着,露出雪白的牙齿,笑道:“都到了?也是,我们这些家伙,证道太难了!三身实力差距太大,合一太难,唯有此宝,不要多,一到两片,就足够我们平衡三身,踏入合一了!”

是的,这些家伙,也是为了九叶天莲来的。

九叶天莲,最大的作用是强化三身,再次捞取三身,强化过去未来。

而他们这些顶级准无敌,有的是未来身太过强大,导致三身合一极难,现在,若是有九叶天莲,也许可以强化到平衡,过去未来现在都平衡,再次三身合一,那样一来,他们这些家伙证道成功,一个个实力大概都不会比夏龙武差丝毫,也许更强。

因为现在的他们,都能战无敌。

一具未来身,便有无敌之力。

古犼说着,再次一口咬下,咬的血肉模糊,笑呵呵道:“空空呢?那老小子来了吧!”

远处,九月也在吃东西,一边吃,一边摸肚子,憨憨道:“来了吧,他三身平衡比我们还差,偷了天古的棺材板,大概是融入了过去身,过去强大到了一定地步,未来若是弱小了,如何合一?空空,是吧?”

“我没到!”

虚空中,传来了空空的声音,空空叹道:“干嘛都盯着我?九月,吞天,长河和天咒才该盯着,我们手段就在这,这俩手段却是特殊,还能联手!命族和天渊一族,虽然不是联盟,但是这俩族,才是真的诡异,神秘莫测,你们盯着他们啊!”

虚空中,那长河融入时光长河之中,轻笑道:“空空谬赞了,我们再神秘,也没你厉害,天古仙皇的棺材板,人族的文墓碑,这两样至宝,可都在你手上!”

一群准无敌,旁若无人一般,就在那些准无敌头顶上空聊着天。

嚣张!

然而,下方的一群准无敌,却是个个脸色凝重无比。

此刻,虚空中,一尊无敌浮现身影,眼如耀阳,看向几人,冷冷道:“几位,也要夺宝?”

九月憨笑道:“看看,看看热闹!魔王大人息怒……”

说罢,笑呵呵道:“魔族……不好惹,不招惹!对了,月蚀仙王呢?”

下一刻,虚空中,出现一尊仙王,月蚀仙王!

冷冷看向九月,凝眉道:“九月,你要找我?”

九月滴答一声,滴出了一滴口水……急忙吸走,害怕道:“月蚀仙王好强,我没别的意思,我一族,不打架,不杀人的……”

说着,又补充道:“不夺宝,也不吃人!”

说罢,却是疯狂咽口水,往嘴巴里塞东西,传音古犼道:“吞天,空空,引他出去好不好?一起找个地方,打他闷棍,把他烤吃了!”

月蚀仙王啊!

虽然不算太老,但是,也是上个潮汐活下来的老古董了,一定很香很香!

永恒五段!

很厉害的家伙了,可是……九月这几头大妖,却是没那么害怕。

联手干他!

打死了他,可以吃肉。

至于魔族……没兴趣搭理,太臭!

这一刻,吞天也好,九月也好,都有滴口水的冲动,而对面,月蚀仙王脸色冷漠,他感受到了恶意!

几位准无敌,居然对他起了恶意。

这些家伙,真的疯了,居然想吃他。

是的,他感受到了,不,看到了!

九月和吞天,正在流口水。

疯狂的一群野兽!

而魔族那位魔王,眼神闪烁,却是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你们玩,我不管。

哪怕他,其实也感受到了,这几位准无敌的强大。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机缘傍身,有的过去身强大无比,有的未来身强大无比,完全具备无敌战力,而不是那种勉强和无敌对战的,而是可以匹敌,甚至可以搏杀的那种!

这才是当今万界,最强的一批准无敌。

当他们是无敌就行了!

否则,寻常的准无敌敢这个眼神,月蚀仙王大概要发飙了,要杀人了!

两边,都在想着什么。

而就在这一刻,一群人忽然都变色,虚空中,一道道身影浮现,男女老少都有,齐齐凄厉喊道:“我好冤枉,道歉,给我道歉!”

“我好委屈啊!”

“我太委屈了!”

随着这些声音传出,虚空又开始微微颤动了,没有之前那么激烈,然而,依旧让一位位准无敌变了脸色。

轰!

虚空中,两股强悍的力量波动溢散开,一人闷哼一声,从无尽黑暗中跌落,一位黑袍强者从黑暗中浮现身影,冷冷道:“蓝天,你要找我麻烦?”

天渊族天咒,证道榜第四。

而蓝天,证道榜第六。

此刻,虚空中,一道又一道身影浮现,而这些身影,却是迅速腐烂,化为尘埃,蓝天凄厉道:“你好狠,你好毒啊!”

一声闷哼,再次传来。

是天咒!

他身上溢散出一些死亡气息,溢散开了,下方的一些准无敌,急忙避开,那些死亡之气,不是死气,却是有泯灭之效。

天咒声音变幻不定,“好一个蓝天!”

蓝天真实实力未必如他,但是差距也不大,此刻,蓝天在这好像还有些加成,那凄厉的怨吼之声,有些附加作用,冲击他的意志海,让他吃了点亏。

“天咒啊!”

此刻,蓝天声音幽幽传来,“你父亲杀了叶霸天,天圣说了,迟早杀了你全家,灭了你全族,天咒啊,你这名字不吉利,带天啊,原本和我们是一家,现在是要死啊!”

天咒冷漠声传来,“你有能耐,那便杀了我,蓝天,是吗?”

“蓝天!”

“蓝天!”

此刻,整个虚空都在回荡这道声音,一个个蓝天分身,再次溃烂,瞬间化为尘埃。

分身死亡了许多!

没出现死灵。

因为只是分身。

而蓝天,却是凄厉道:“你欺负我啊,天咒,你欺负我……”

那怨念贯穿天地,轰隆!

此刻,所有人都看到了,虚空中,一道黑气,被一张浓郁的恶魔之脸,一口咬下,一口咬断!

噗!

天咒一口鲜血喷出,瞬间将鲜血化为虚无,心中骇然,“你……”

蓝天凄厉声再起:“你要死,你一定会死,你居然杀我分身,你要死!”

艹!

天咒暗骂,他向来是诅咒别人,今天却是遇到对手了,那疯子的怨念之声,仿佛冥冥中勾连了什么,那恶魔面孔,比他的诅咒之力还强!

一口便咬断了他的诅咒之术!

蓝天忽然不再怨毒地惨叫了,而是委屈,可怜,凄惨道:“为何要欺负我?为什么?不要再欺负我这弱小的小女子了……”

“……”

四周,一尊尊无敌浮现,一个个面色迥异,看向虚空,而蓝天,此刻再次消失了,凄惨声再次传来:“你们欺负我啊!冤枉我!”

“我好惨啊!”

“小苏宇,救命啊,有人欺负我!”

“……”

四周,一些无敌面色微变,蓝天却是忽然笑了,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传荡而来,“嘻嘻,哈哈,嘿嘿……我的小苏宇,现在就在此地呢,就在你们当中,他是我半个徒弟呢,我的伪装之术,他得了我的真传,好厉害呢!”

“蓝天,休要妖言惑众!”

月蚀仙王冷冷道:“你以为,区区一个苏宇能如何?再妖孽,这里也是星宇府邸!在这,他敢出来吗?”

“嘻嘻,他要出来了哟!”

“嘿嘿,他很快就要来了,杀光你们呢,杀呀!”

“……”

疯子的声音,越来越远,蓝天再次凄厉惨叫起来,黑暗中,几位无敌浮现,手中都抓着一个个分身,有些人面色迥异,缓缓道:“他分身无数,本体在哪,很难探查到!”

“这家伙,邪乎的很!”

“关键是,好像和七层某样东西关联到了一起,那股怨恨之力,极其强大!”

一位位无敌,也不是弱者,都判断出了一些东西。

天咒居然吃了点小亏!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

天咒,在这之前,证道榜上排名第一!

不管之前的排名,到底准不准,能排名第一,自然是有第一的道理,天咒很久之前,就和无敌交手过,不落下风。

而今日,却是在蓝天手中吃了点小亏。

一群无敌,都是阴沉无比。

这疯子,最近很疯狂。

到处杀人!

关键是,实力还极强!

而此刻,下方,有准无敌却是意外无比,沉声道:“仙王大人,苏宇来了?”

月蚀仙王淡漠道:“来还是不来,有区别吗?区区一个凌云,难道还能翻天?这里,可不是古城!”

“不是,仙王大人,他到底来没来?”

月蚀仙王皱眉,冷淡道:“怎么,苏宇来不来,对吾等有影响吗?”

这些家伙,都什么表情!

苏宇来了又如何?

蓝天那疯子都掀不起什么风浪,何况一个苏宇,月蚀仙王都古怪了,你们有必要这样吗?

妖孽,他见的多了。

……

而此刻,其他准无敌,好像都只是来露个面,很快都消失不见了。

这些准无敌,强悍无比。

那天咒临走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死灵之门,也很快消失了。

……

同一时间。

死灵通道下方。

一尊尊死灵君主,都在整戈待发,有些兴奋的样子。

就在此刻,忽然,一道幽冷声传入死灵通道,“尊敬的诸位君主大人,吾是天渊一族天咒,吾族愿助诸位大人破死灵之门而出,还望诸位大人能和吾族缔结盟约,来自上古的盟约!”

“若是诸位大人答应,吾族愿接引河图大人们进入七层!”

“……”

星月有些异样,而身边,一尊强大的死灵君主,倒是不意外,笑道:“天渊一族?上古堕入死灵界的那一族?天渊界,和我们死灵界,可是只有一墙之隔!”

“那也没用,那边没通道,只有一些小裂缝,吾等根本出不去,只有一些小家伙,才能钻出去。”

“……”

这些古老的死灵君主们,八卦了起来,而星月,对很多秘密却是一无所知。

很快,有死灵君主笑道:“有趣,天渊族想和我们联手……答应吗?”

“答应!”

“为何不答应,这些生灵,永远都是如此,永远都是这么自高自大,不过是想借我们之力,为他们牟利罢了,答应他们,他们要的,和我们要的不冲突!”

“……”

几尊君主商量着,很快,看向星月,笑道:“星月君主,你觉得如何?”

星月沉声道:“他说的盟约,对我们限制大吗?一旦缔结盟约,会有什么影响?还有,为何他可以传音进入死灵界域,除了死灵,好像其他人不可以做到……”

起码,这封印的通道是没办法的,古城的一些通道,镇守许可的情况下,倒是可以传声进入。

“因为他们是天渊一族……”

有古老死灵笑道:“他们和死灵界打交道许多年了,一些小技巧罢了!古老的盟约,星月你太年轻,所以不知道,天渊界其实和死灵界,达成过一些盟约,在规则见证下,可以缔结!他们要的,不出意外,便是那九叶天莲了,而我们要的,是出去,迅速出去,和河图他们汇合!”

星月沉声道:“诸位准备缔结?”

“为何不?”

星月想了想,也是,死灵还在乎这些?

给我们出去,缔结盟约就缔结盟约好了,对方要的九叶天莲,对他们而言,一文不值,压根没法用。

星月又道:“天渊族可以让我们无视规则出去吗?”

“不知道,起码可以让我们多一些机会!”

星月不再问了,心中想着,要不要告诉苏宇那个不听话的属下?

天渊族,居然还能和死灵界沟通,这个星月之前都不知道。

丢死灵脸了!

而且,在很多无敌的注视下,对方都可以和死灵通道中的死灵联系,这倒是个很特殊的手段。

“苏宇现在没开阳窍,没吸收我的死气,难道在哪躲着?”

“要不要多输入点死气,把他暴露了?”

星月恶狠狠地想着!

要不要?

大不了违背一些规则,受点惩罚,把苏宇暴露了,让他被人干掉!

考虑一会,星月哼了一声,放弃了这诱人的想法。

那个奸滑的家伙,也许根本不会受到影响,那自己要坑他的事,被他知道了,他一定会报复我的!

一旦他全力吸收我的死气……我迟早会被发现破绽的!

暂且放弃!

想着这些,她也没加大死气传输,还是维持之前那条微弱的死气通道,传入的死气,有一些微弱的波动,这波动,只有她和苏宇才能明白。

……

与此同时。

苏宇微微一愣,迅速化解那些微弱的死气,自从星月来了这边,他和星月之间的死气通道就建立了。

很微弱,苏宇也一直在化解。

除非开了阳窍吸收死气,否则,几乎察觉不到苏宇身上有任何死气存在。

此刻,那传输来的微弱死气,好像在告诉自己什么。

苏宇仔细辨别,迅速化解死气,很快,眼神微变。

我去!

天渊族?

可以啊,这一族,居然和死灵族还有关联,还能勾结,这也行?

这算是生灵界的叛徒了吧?

他迅速思考着,这条消息,对自己的利弊,自己如何能从中谋夺好处。

“也许……这也是死灵名正言顺夺取九叶天莲的机会,甚至还有人会帮忙,前提是,星月要听话,夺宝,九叶天莲归星月掌管,其他死灵都帮她,天渊族也帮她……”

如此一来,夺宝机会大增!

而苏宇,此刻阳窍也渐渐开始吸收一些死气,传出一些微弱的波动。

他在和星月沟通。

……

而这一刻,外面,冰封神王微微凝眉,四处看了看,刚刚河图出现,导致此地死气弥漫,让他都有些感应了。

再看看手中的镜子,仔细感应了一下,没有异常。

不过,刚刚那瞬间,他的确感应到了一些微弱的死气波动。

意志力探入镜子中查看了一下,没什么情况,观察了一下,也没什么情况发生,一挥手,他四周的死气都被排斥开了。

而附近,一位神王传音道:“做什么?不要驱散死气,驱散了,死灵通道开不了,如何应对接下来的一切?”

冰封无言,没再说什么,任由附近死气再次弥漫。

的确,现在大家都不驱逐死气,等待死灵通道开启了。

一个个的,都很消极对待,唯独人族那秦镇……不知真傻假傻,又在驱逐死气了,也不知道是难受,还是真不想死灵上来。

万族之劫 第564章 各有算计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3684/61793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