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扮猪吃虎 > 万族之劫 > 第693章 文人的鄙视链

“可怕!”

飞出人境的苏宇,暗暗吐了口气。

真可怕。

怪不得非要自己回大夏府一趟,这些人真不是人,居然准备给自己留后,怕了怕了!

苏宇转头看向人境,笑了笑。

让我后裔再战一个潮汐?

算了吧!

我就够苦的了,还让后人来平定霍乱,何必呢。

自己战这个潮汐,就能解决这些问题,解决不了,也未必有下一个潮汐了。

“养道去了!”

苏宇笑了一声,迅速消失在原地。

……

破山牛界。

这一族,苏宇特别熟,但是还真没来过。

这一族的天赋技,是破山击,苏宇还用过不少次,甚至勾勒过神文。

此刻,苏宇鬼鬼祟祟的,偷摸着入界。。

人族,还没打下破山牛界。

但是也快了!

年一过,大战再起,这一族必定完蛋,当然,可能会投降,现在投降的种族不少,少数死硬派不肯投降,也是因为之前和人族杀戮过多。

此刻,苏宇撕裂时空长河,遁入虚空。

破山牛界,唯一的永恒境强者,很快抵达,四处张望了一下,带着一些心悸。

别不是人族来了我族吧?

最近这段时日,人族攻打诸天万族,掠夺资源,杀戮无数,大量的强者崛起,让小界是苦不堪言。

那真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破山牛一族,也和人族征战过,此刻,这位永恒也是担忧无比,却是无可奈何。

人族无压制力,入境一战,各族也没任何办法。

“希望迟点打到我界!”

带着一些忐忑,这位永恒不放心地再看了看,很快离去。

而此刻,苏宇已经踏入时光长河之中。

这是破山牛一族的时光长河领域,正常情况下,人族是没办法随意踏入的,各族踏入的时光长河,其实都有一个节点。

不过,在破山牛界,苏宇能看到这一族大道,又会破山击,苏宇是可以撕裂这一族的时光长河的。

此刻的苏宇,小心翼翼,很快,走到了一条支流附近。

他要窃取这一族的大道之力!

让这一族强者,为自己蕴道。

不好一个个去弄,而且这一族永恒太少,苏宇想着换一个办法,能否直接将书页置入大道,窃取其中力量。

否则,一些种族没有了强者,那又该如何窃取力量?

“换个方式,直接将书页融入大道中,也许也可以!”

苏宇心中想着,就拿破山牛一族做个试验看看。

此刻,苏宇站在时光长河之中,开始演武!

破山击!

这是破山牛一族的功法,天赋技,随着苏宇一拳拳打出,一枚神文浮现,“破”字神文,破坏一切。

书页,慢慢呈现。

神文融入书页,书页上,好像有人在演武。

而此刻,破山牛一族的破山之道,微微颤动,好像被吸引了,想要苏宇来融道,苏宇心中一喜,果然可以!

若是如此也行的话,接下来,自己要做的是学万族之法,勾勒万族神文,融入万族书册,之后,再用书页去窃取大道之力。

“只是需要靠我自己,其实还是融入他人之道,让他人去帮我蕴养更爽一些!”

有利有弊。

比如融入龙血侯他们大道中的种子,有人帮苏宇蕴养,苏宇不用操心的,但是也容易被人识破,甚至是反噬苏宇。

靠自己领悟,再去勾勒神文融入,算是伪融道了。

而且速度也不会太快,只能慢慢融合。

汲取大道之力!

“各有利弊吧,这些小族,也没办法,一个合道都没,还没我自己领悟的快。”

苏宇也是无奈,小族的道,好融,好窃取。

可小族,也代表强者不多,你就算植入对方大道,一个永恒,帮苏宇融道的速度,可能还没苏宇自己去感悟来的快。

他毕竟是绝世天才,这一点,不是破山牛族长这样的垃圾永恒可以比的。

“小石头……希望可以立功!”

窃取力量,可不是真让自己去融道,不然大道冲突太大。

苏宇的想法是,用小石头平静大道,镇压大道,再把自己的书页偷渡过去,无声无息地融入大道之中。

此刻,他从怀中取出了小石头。

看着眼前的大道,有些龇牙咧嘴的,千万要成功。

小石头,可以镇压大道之力的。

苏宇深吸一口气,将小石头朝那支流抛去,原本河水沸腾的支流,此刻,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大道之力涌动,河水沸腾,水流波动的厉害。

而那小石头,此刻,忽然爆发出一阵璀璨光芒!

动荡的支流,忽然平静了下来。

苏宇大喜!

急忙肉身横渡,一步踏入支流,二话不说,将书页丢进了支流,小心翼翼地找了个地方,将书页隐藏了起来,也是担心被一些顶级强者感应到。

虽然不开天门,几乎无法看到,可也得防着一些,比如武皇,他就开了。

一旦被这孙子知道了,看到了,那孙子要偷自己的书页怎么办?

将书页丢进去,苏宇迅速撤离,一把抓走了小石头。

小石头被抓走,轰隆一声,那支流大道忽然震荡起来。

好像感觉到,自己支流内多了一个外物。

又好像没多!

此刻,苏宇的书页,就好像是小偷,悄悄潜伏了进去,汲取大道之力,而不是正常融道进入。

若是苏宇强行将苏宇丢进去,大道会反击。

可苏宇用小石头镇压了大道片刻,大道也没感觉到有东西偷偷混进去了,而且书页本身就有一些融道的感悟,好像天然一体,就这么悄悄地潜入了进去。

苏宇暗暗松了口气!

他迅速撤离,想出去看看,这算不算融道,若是算,自己应该会遭遇一些惩罚。

那代表,大道之力其实发现了自己。

若是不算,代表潜入的很成功,大道之力都没发现自己的书页潜入了进去。

苏宇一步踏出时光长河,稍微感应了一下,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也没雷劫降临。

苏宇顿时大喜过望!

没事!

很好,这代表自己真的可以窃取大道之力了。

他天门开启,朝天空看去,此刻,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大道,那是破山牛一族的大道,这时候,也能看到一些小道环绕在上面。

显然,这一族的永恒,不止一位!

但是大概率,是在上界,本界真的就只有一头永恒境的牛。

苏宇没管这个,他开始找自己的书页,天门开到了极致,苏宇找了很久,在那大道之上,隐约可以看到一页书,很小,几乎微不可见。

若不是苏宇自己有感应,而且特意去找,几乎不可能有人在意。

“唯一需要防范的,就是开了天门的家伙!”

“不开天门,哪怕大道感应到了一些异常,也不会想到,会有人偷渡,去窃取大道之力!”

“武皇……”

苏宇再次念叨一声,大爷的,我很想杀人灭口。

他很担心,被武皇这孙子看到什么,一旦暴露了……好像也没差别,苏宇心中嘀咕,暴露了,万族也要杀我,没暴露,难道不杀我了?

真是的!

此刻,苏宇没再去想,看向虚空中的大道之力,对那书页有些微弱的感应,苏宇暗喜,过些时日,等破山道被自己的书页汲取一些力量,自己再取走书页。

诸天万族,我都可以去试试!

各家都去试!

如此一来,等到文明志再次归一,我的文明志,那就一定强大到可怕的地步了。

“文明志强大了,我再融了时光册,那时候,我就有足够的力量,足够的资本,去开辟自己的小道了!”

怎么开?

苏宇其实有想法,不在时光长河中开,而是单独开!

当然,他还有个想法。

在时光长河上开,但是,最好和死灵大道上的墨道一样,偷着开一个支流,窃取时光长河的力量,关键时刻,可以直接断道,然后,还能保持自己的道完整!

“时光长河……死灵长河……万变不离其宗,两者关联……死灵长河接引死灵……”

其实,此刻的苏宇心中隐约有些想法。

死灵长河,未必真的完全脱离了时光长河!

也许,和时光长河,有些藕断丝连。

当年开道的那位强者,也许也窃取了时光长河的力量,之后才断了道,自己把自己的道当成主道来修。

之所以说也,因为苏宇想着,他准备这么干!

“如此一来,死灵大道如此强大,就可以理解了。死灵大道的主人,偷取的是时光长河的力量!”

“而这么多年,为何没人踏入规则之主境界……难道是时光长河汲取大道之力,修补自己?或者说,规则之主都还活着?”

这是苏宇的一些猜想,暂时不去管了。

他接下来,任务很多。

一家家地跑,还得防着点。

一天跑10家,苏宇跑1000种族,也得跑100天了。

时间,在这时候很紧迫。

所以此刻的苏宇,也没兴趣和小界中的强者打交道,哪怕是人族打下来的小界,苏宇都懒得现身,耽误时间。

……

外界。

新宇历正式开始,此刻,踏入元年了。

此刻,诸天万界,几乎无永恒之战。

无尽虚空。

一座大殿,在黑暗的虚空中飘荡。

大殿之巅,监天侯坐在楼顶上,喝着茶,想着事,也是白衣如雪。

和文王接触多的人,可能都有点这习惯,而运灵,其实受文王影响最大,也是文王麾下,第一位,或者说唯一一位,出去担任王侯的非人族。

虚空一角,被人为撕裂。

多宝探头,小心翼翼,笑道:“监天侯,喝茶呢?”

“鼠辈。”

监天侯瞥了他一眼,淡淡骂了一声,多宝也不生气,笑道:“本就是鼠辈,通宝鼠也是鼠!不胆小怕事,哪能活到现在。”

多宝笑呵呵的,很快道:“侯爷,现在人族独大。咱俩都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人族隔三差五地来剿一回,我这想投降,都找不到门路啊!”

说着,多宝笑呵呵道:“侯爷,你是文王麾下的老人,豆包你也认识,都是老朋友了!噬神族和人族关系不错,要不侯爷出面,找豆包当个中人,和人族谈谈?这上界一开,人族也不占优,何必对我们赶尽杀绝呢!”

监天侯嗤笑一声,有些不屑。

多宝笑道:“别这样,侯爷,你就不想投降?这干不过啊,送死去吗?苏宇自从当了人主,那是一天一个样,人族实力越来越强,大周、大明、大夏、大秦都已合道!再这么下去,我担心人族又出几个合道……苏宇那家伙,也不是个善茬,不好惹的。”

监天侯冷笑一声,不屑一顾。

多宝无奈:“侯爷,别光嘲讽啊,总得活命吧!咱俩谁比谁高贵啊?对,你是高贵点,侯爷嘛,我就是个将军,可现在,都是落魄之辈!是吧?”

监天侯再次喝了口茶,平静道:“人族很强,苏宇也很有天赋,很有机缘!有些东西,未必暴露了出来!我前些时日,观人族气运……强盛的可怕!死灵界域,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也许也出了事了!”

说着,轻笑道:“不止如此,我观其他各族气运,都有些衰败,这个潮汐,也许人族真能翻盘。”

“那侯爷还不和我一起投了人族?”

“投人族?”

监天侯淡淡道:“说了你也不懂……算了,不说了。你可以投了人族,我是不可能的。”

“侯爷要死扛到底?”

多宝意外,很快道:“猎天阁,和人族也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苏宇厌恶侯爷,也只是因为侯爷和他作对,侯爷实力强悍,不弱于任何人,若是去投奔了苏宇,他未必会计较前仇,你又没杀人族强者。”

多宝其实还是疑惑的,想了想道:“侯爷是担心上界开启,人族不敌,断了侯爷的后路?若是如此,大可不必!先不说人族是不是必败,就算真的必败,就咱俩游荡虚空,也许不等上界开启,几年后,咱俩都挂了。”

“你不懂!”

监天侯还是摇头。

多宝疑惑:“为什么?”

监天侯喝着茶,轻笑一声,“你可知,为何文王麾下,诞生灵的生灵不少,唯独我,出任这监天侯之职,执掌这监察诸天的猎天阁?”

“侯爷实力强大?”

“不,那条狗可能比我更强,也不见文王去让它当这监天侯。”

监天侯笑了:“因为我是运灵!文王……呵,其实早有算计,我……我若不死,这诸天……如何出新皇?”

多宝还是疑惑,什么意思?

监天侯喝了口茶,笑道:“算了,我说了你不懂!其实,原本我也不懂,后来我懂了!苏宇,不会放过我的!也许他现在不懂,但是迟早会明白的!不杀我,他如何成皇?”

监天侯笑容灿烂,“怕了一辈子文王,消失了十万年还怕他,到头来,还是逃不脱文王的算计,读书人啊,没一个好东西!”

他笑骂一声,“我若不死,人族……还得败!我若死了,那就不好说了!我若死去,希望苏宇有朝一日能见到文王,给他好看!”

笑了一阵,监天侯却是没说的明白,很快道:“短时间内,我是死不了的!你倒是要小心了,找个机会投了人族吧!也别自作聪明,一天到晚跟着我厮混了,觉得我气运无双,跟着我就不会走错,你想多了。”

多宝讪讪。

这话……还真是。

他从上古到现在都没死,别的本事不说,最大的本事,其实是抓住了监天侯的大腿,他一直盯着监天侯,监天侯靠哪边,他就站哪边。

一直是赢家!

哪怕不赢,也没输。

当年多少上古侯?

如今还有几人活着!

而他这位封号将军,活到了现在,就是本事。

多宝还是有些不甘,“真不和我一起投了人族?我们一起,也有个照应,你不去,我都没底气!我暗中跟着你厮混了十万年,除了第一潮汐有点倒霉,被河图那孙子重创了,到现在都没事。这也有你功劳,你我一起,苏宇他能不收?”

“白痴。”

监天侯笑了一声,“说了你不懂!你还是乖乖去投了人族吧,这个潮汐,人族胜的可能性不小,哪怕败了,苏宇活着,就还有机会!”

监天侯想了想道:“苏宇还盯着我手中的猎天榜,按照流传的笔墨纸砚之说……我执掌纸道!可惜,文王不愿给我,强求,其实也没意义。”

一声叹息,监天侯很快笑了笑道:“你我也算老友了,你去人境,没点投名状可不行!猎天榜,送你算了,你献给苏宇,他就算不待见你,也不会再对付你!”

话落,一张金色图册朝多宝飘去。

多宝一愣,真的愣住了。

“这……”

你认真的?

他意外无比,监天侯最珍贵的就是此物,他居然送给了自己,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多宝觉得不可思议!

监天侯轻笑道:“你不明白!此物,自从苏宇出现,继承了笔道,就注定不会被我炼化!文王,岂会让一个外族,执掌他的大道,不可能的!是我自己,这几个潮汐,蒙蔽了心智!文王的道再强,那也是他的道,何必苦苦追求。”

一声叹息,监天侯又笑道:“给了你,你去交给苏宇,也算是了断了你我多年情分!你去告诉苏宇,想杀我,他来杀!其他人,谁来,都未必有机会杀了我!”

多宝凝眉,沉声道:“侯爷,何至于此?”

“说了你不懂!”

监天侯不耐烦道:“我也不是没机会!未必死的就是我,苏宇若是败了,我就有希望摆脱一切,重新开始!只是,我和他注定无法走到一起,哪怕去投了他……对彼此而言,可能都是坏事!”

多宝没说什么,拿起了猎天榜,只觉得神秘无比,忍不住道:“虽然我不是太懂,大体上也能察觉一些,和气运有关!你此刻丢了猎天榜,不会更衰吧?”

“也许更好呢!”

监天侯笑道:“一切自有定数,这东西,其实蒙蔽了我多年,没了此物,也许……我很快可以踏入天王级了!”

监天侯轻笑一声,倒是有些潇洒,“我也好,老乌龟也好,天古也好,其实都走到了一个界限!苏宇觉得天古隐藏了实力,我倒是不觉得他隐藏了,而是觉得,天古和我一样,也太过执着了!当然,他也许可以成功,而我……注定没有希望!”

“天古执着于仙皇大道,太多年了!当年,上古时期,他就天赋纵横天下,否则,也不至于人人都识天古,可惜,这么多年,他一直执著于此……”

笑了一声,监天侯又道:“还有老乌龟也是,没看透彻,不过有苏宇在,也许很快他就能看透彻了!”

说到这,监天侯又道:“你去告诉苏宇,想杀我,最好在百战王出现之前!他是聪明人,你将我今日的话,转告给他,他应该会懂!人族这个潮汐,迟迟不出合道,实力一直被压制,人族可是诸天万界的宠儿,岂会如此,有些事,不在于大道……”

说完,猎天阁凭空消失,原地,却是留下了一批人。

监天侯声音遥遥传来:“西阁阁主,南楼楼主,以及一众猎天阁人族,我都送还人族!不需要多心,不需要多想,从此以后,他们和我无关了!猎天阁……也该消失了!”

“侯爷!”

多宝喊了一声,然而,黑暗的虚空,监天侯早已消失。

只留下一众昏迷的猎天阁成员,以及,监天侯追逐了十万年的猎天榜。

隐约间,可以听到监天侯的一声轻叹:“十多万年,今日才知我是谁,可悲,可叹,还是笨一点好,多宝,真羡慕你们这些笨人!”

“……”

多宝无语,临走了,还骂我一句,我笨吗?

我若是笨,我能活到今天?

开什么玩笑!

今天的监天侯,很有问题啊,可能真的看透了点什么,这次找自己来,是了断多年情分吗?

多宝将军拿着猎天榜,有这么一刻,甚至想贪污下来。

大道!

纸道!

这可是一条大道。

可是,监天侯这聪明人,都选择了放弃,自己拿走……就怕有命拿,没命花!

“居然不要了……”

多宝心中泛起了嘀咕,难道说,监天侯放弃了这个,真的可以更强?

要是如此,那就厉害了。

“必须苏宇去杀他……”

一个个念头,在他心中升起,算了,有些东西,他看的不透彻,既然监天侯这么选择了,那我……就这么干吧。

也许,真的可以活命呢。

大手一抓,将那些人抓到手中,多宝朝诸天战场飞去。

去找苏宇!

我送来了猎天榜,这算是投名状了吧?

之前要投降,人族居然还不收我,都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族,第九潮汐,有合道投降,人族也会收啊,苏宇还真是比百战王更嚣张呢!

……

这一切,苏宇还不知晓。

哪怕多宝来投人族,人族这边,也给苏宇发了几次传讯,也都石沉大海,苏宇压根没回复。

此刻的苏宇,很忙。

不断地潜入一个个小界,不断地将一条条大道书页,偷渡进入各族大道,窃取大道之力。

1480页!

这代表,可以窃取1480位族的力量。

诸天战场,小族很多,有些小族,你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因为太弱,弱小到,这一族可能都没出过本界。

对方自己可能都没发现,发现界域通道。

此刻,苏宇就处于这样的一个小界。

很弱小!

整个小界,连山海都没有,最强的是凌云,苏宇走到这位界域最强者附近,这位都不知道。

偏偏,这一界,还真有大道之力。

显然,这可能是新诞生的种族,这大道,未必是这一族的,而是之前这一界域强者留下的。

比如火豚族,上一个潮汐,火豚界的霸主灭了,这个潮汐,愚笨的火豚便成了那一界霸主,火豚也算是本土生物,占据了这一界大道,不过诞生永恒的几率很小。

因为,大道不是太匹配这一族。

这时候,苏宇观察了一下这个新发现的种族,他还是跟着大道之力来的,否则,都难发现,在这鬼地方,还有一个小界。

这一族,长的有点像猩猩,也有了自己的种族文明,很简陋就是了。

这里,还有一些上个潮汐或者更早时期留下的遗迹和痕迹,当年应该相当繁荣,只是族群覆灭,不知道这猩猩,是后来诞生的,还是原本的族群残留。

苏宇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人族若是覆灭了,若干年后,也许也是如此,一个新生种族,占据了人境,不知过往,不知昔年辉煌。

文明,一点点起步。

也许可以发现一些遗迹,加速这个起步过程,踏上修炼之道,可没有了传承,也和此界一样,一群凌云就能当世界之主。

不知外界强悍,不知万族强者如云。

诸天震荡,也许在他们看来,也只是上天发怒,是天灾,而非人祸。

“看起来可悲,可仔细一样,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苏宇笑了一声,也许对他们而言,是好事呢。

不知万界,过自己的小日子,诸天强者发现了这一界,大概也和自己一样,懒得理会。

没资源,没强者,谁会管这一界?

“植入这一界之道,我的书页就用完了……耗时,三个月!”

这大概是苏宇耗费时间最长的一次,专注于干一件事。

三个月!

现在,外界已经是新宇元年的三月底了!

“种下1477颗种子,等待丰收!”

苏宇如同果农,植入了最后一张纸,当然,其实还有三页,他没法去种植,神魔仙,这只能暂时放一放了。

“总算是忙完了!”

苏宇累的想瘫倒睡一觉,三个月不眠不休,辗转1000多界,不断开辟时光长河,和大道争锋,偷渡,窃取,苏宇也很累。

多的时候,一天能跑30界!

时光长河,进进出出,别的没有,但是苏宇对大道感悟,的确加深了不少,现在不开天门,他都能一眼判断,哪里有大道,大道大概是什么力量,大体上是什么样的规则。

见识也增长了,感悟不同小界的规则之力,见识不同的种族,体悟不同的功法,每次偷渡,都是苏宇一次感悟大道的过程。

一千多页植入大道,都是他自己去感悟一个初始大道,再去融入。

这些,也需要感悟,需要天赋。

这活,武皇大概干不来,哪怕他有这想法。

不是苏宇看不起他,那位就是没自己有天赋。

“再走笔道,我大概会有一次爆发!”

苏宇笑了一声,这也是难得一次经历,辗转一千多界域,演练一千多种功法,见识一千多种族,这要是还没任何进步,那就说不过去了!

稍作休息,苏宇再次撕裂了时光长河。

他要感悟一下笔道,提升一下实力,再回人境。

以后,笔道就是他表面上的马甲道了。

主修笔道,偷修万道。

苏宇一边前往笔道所在,一边暗暗想着,哪天真遇到了文王,就把笔道给他看,文王一看,哟,就一个笔道,太弱了,我随时可夺过来,然后夺走了,苏宇忽然开了自己的万道……啪地一声,打的文王哭哭啼啼,那才有意思。

“很好的想法!”

“坚定执行到底!”

“读书人没有底牌,没有马甲怎么行!”

“还有龙血侯,真牛,这是吞了多少死灵了?老子感觉自己的死灵大道,都快比自己的笔道更强大了!”

才三个月而已,苏宇稍微感应了一下。

死灵界的龙血侯,是不是疯了?

苏宇觉得,现在把死灵种子道拿回来,自己用,可能比现在的自己还要强,龙血侯那个死灵界的天命之子,不会接近天王了吧?

他带着一些笑意,果然,野心才是催生强者的法门。

龙血侯,之前撑死了四等合道,和苏宇一样。

现在,苏宇觉得,可能都快到二等了,可能不比岚山侯弱,甚至更强一些。

吞噬的死灵,也不在少数啊!

……

就在苏宇想着这些的时候。

一处黑暗的虚空中。

一人身穿白衣,在这黑暗地带,格外显眼,喘息着,剧烈喘息,有些疲惫不堪,带着一些笑容,忽然回头,轻笑一声,“笔道继承者……好像……没想我什么好事……”

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潇洒,哪怕汗如雨下,哪怕白衣染血,依旧笑容满面。

“才继承笔道没多久……果然,这无数时代,都是一群笨蛋,唯我,天赋异禀!”

一声轻笑,带着一些蔑视天下之意。

无数岁月,居然才有人继承自己的笔道,真废啊。

可惜了,来不及了。

才继承笔道,笔道……虽然不弱,可是也不算太强,哪怕对方迅速执掌笔道,恐怕也来不及了。

“来不及了……能入我笔道之门,也算是天赋异禀了,可惜……太可惜了!”

白衣男子笑了一声,早些年执掌就好了,也许还有机会,现在太迟了啊。

“当年我将笔道开辟到那个地步,耗费170年……这人,能比得上我吗?”

他带着一些笑容。

从初开道,到开辟到强大无比,用时170年,笔道,哪怕在规则之主中,也能击杀大半弱者。

而此人,融道不久。

何年何月,才能执掌此道。

哪怕执掌了,也只是一尊规则之主,太弱,不够看。

他正想着,忽然微微一怔。

隐约间,好像感受到了什么。

奇怪,对方好像突然有了感悟,他隐约察觉,笔道一下子被对方执掌了大半!

奇怪了!

除了融道那一日,进步飞快,之后一直没动静了,今日,为何忽然又有了感悟?

“难道说,我的笔道,他一直放着不管,然后今日才想起来了,然后去融道一番?不可能……可能是遇到了大机缘,有了一些感悟。”

白衣男子笑了,不再注意。

不去管了!

太迟了!

太慢了!

只能说,这位笔道的新主人,运气不太好,到这个时期才出现,早些年出现,也许还有一点机会。

“这万界,没人比我更有天赋,我开道170年,他就算不开道,只是融道,想执掌,没有百年也难了!”

一声轻笑,男子踏空而去,汗如雨下,血色,渐渐染红了衣衫。

战斗太多年,疲了,累了。

太山那个蠢货,这次坑惨自己了,果然,和蠢货合作,猪队友都是坑人的。

“武夫……废物!”

一声低笑,传荡黑暗。

带着说不出的嚣张,又有些说不出的无奈,废物,那也算队友,有比没有强。

……

而这一刻,苏宇肉身踏入笔道。

种种感悟,明悟在心,一路前行,顺畅无比。

当日,他融道之后,融道30%左右,算是刚踏入永恒四段。

今日,却是瞬间走了一大截,他的笔字神文,覆盖了大道,35%,40%,50%……

苏宇的气息,越来越强!

这三个月的万界之行,总算有了成果。

一直覆盖大道超过60%,苏宇这才止步,笑了一声,转身走出大道支流。

永恒七段!

这一刻的苏宇,按照等级来算,踏入了永恒七段,而实力,苏宇之前若是四等,那现在,最少也有三等巅峰左右。

不会比大秦王他们弱了!

二等,那就比得上天古这群人了,当然,可能会吊车尾。

不过,苏宇也不着急。

大道在于感悟,他天赋远胜他人,眼光更是毒辣无比,见识广阔,迟早,他会超越这些老家伙的!

“此刻,我哪怕单独遭遇天古,也能一战了,战败而已,起码有一战之力了!”

苏宇笑了一声,从时光长河中走出。

再来一次积累,一次感悟,也许,自己就正式踏入这个领域了。

“到了70%,我就可能有二等合道之力了,80%,天王级战力?90%,准王吗?超过90%,可以和一些上古肉身道人王一战?”

苏宇挑眉,若是如此的话,笔道还真不弱,哪怕不如肉身大道,也算不错了。

这只是他自己的判断,不过苏宇觉得,差距不会太大。

“大周王他们,传信自己几次,多宝来投,屁大点事,用得着一直催促自己?”

苏宇无言,不太在意多宝的投靠,一个五等合道,甚至六等的,太过在意干嘛?

多宝,自己当初可是说过,要去打死他的!

“该回去了!”

苏宇不关心多宝,更关心上界的事。

几个月下来,通道应该有些消息了吧。

此次回归,他更在乎这个。

此刻,苏宇也是白衣如雪,带着一些疲惫,精神头却是不错,潇洒破界而去!

走人!

万族之劫 第693章 文人的鄙视链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3684/13641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