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刺激1995 > 第四十章 家乡和家庭

在苍海省的中部,有一条延绵起伏长达3oo多公里的山脉,将全省地形一分为二,东南边是丘壑纵横的山区,西北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在东南边的山区里,有一座海拔5oo多米的山峰,因为山势比较平缓,远看酷似一头卧倒的耕牛,所以叫做卧牛岭,卧牛岭下有一片村子,解放前叫做靠山屯,解放后政府现全县有十多个地方都叫靠山屯,于是重新规划行政区的时候,把这里改名为了和平村。

和平村里有一条由西向东流的小河,河不宽,水也不急,河道两侧稀稀疏疏的种了一些柳树,其中有一棵已经有上百年的树龄了,躯干粗壮,表皮斑驳,倒垂下来的枝条上沾满积雪,晶莹如玉,美不胜收。距离大柳树南边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个山势平缓的小山坡,坡上住五户人家,其中有四户都盖了三层的小洋楼,只有最左边的一户仍旧住的是砖瓦平房。

平房占地面积比较大,有两一老一新两套房子,老房子靠西边,由五间夯土房组成,破败不堪,家具全无,已经很久没人住了,窗户和大门都是木头制作的,呈现出快要朽坏的暗褐色,墙壁也被雨水冲刷的不成样子了,坑坑洼洼的,侧面依稀可以看到一行极具时代特色的大字标语:抓革命,促生产!

新房子靠东边,是最近几年新建的,采用了简化型的四合院样式,中间是坐北朝南的三间正房,左右各有两间厢房,前方则用砖石围了个院子,院子角落处有个花圃,里面种着一棵桂花和几株梅花,桂花已然凋零,但红梅正在盛放,和屋瓦上的积雪相映成趣,让略嫌冷清的院落变的生机盎然。

“杜校长,我前阵子新开了一家饭店,你帮我写个应景点的春联。”

“那写个佳肴美酒君莫醉,真情实意客常来,你看怎么样?”

“行,就写这个,我那饭店就开在驾校边上,不喝醉了最好。”

杜存志在八仙桌上摊开一张红纸,用镇纸压住,然后提起毛笔,在砚台上蘸了蘸墨,开始写起了春联,他是194o年生人,今年已经55岁了,除了****那几年实在没条件之外,其余时间从没中断过书法练习,天长日久下来,一手颜体已如化境,丰腴雄浑,气势恢宏,每逢春节,不仅附近村子的乡亲前来求字,连不少镇上h县里的商铺老板都会特意上门来定制春联。

佳肴美酒君……

“君”字刚写完第一笔,一个穿着棉大衣的邻居从院子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站在院子中间,大喊道:“杜校长,你儿子回来了,秋实回来了!”

几十年来犹如岩石一样稳定,从没在写字时抖过的手腕突兀的一斜,在红纸上划出了仿佛蚯蚓一样的丑陋笔迹,杜存志大脑一片空白,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但全身的血液却冲上了脑门,激荡出一股难以言表的狂躁情绪,他用拇指和食指紧紧捏着笔杆,想要把它捏成碎片,或者狠狠的戳进桌子里。

“杜校长,我没骗你,是真的!春华和大伟亲自带回来的,我刚才在村口看到了,相貌和春华那个儿子一模一样,和你也很像,春华说他被人拐卖去了RB在RB听说了春华在云城,就特意跑过去寻亲……”

狂躁变成了狂喜,杜存志用尽全身所有力气,猛地一摔,把手上的毛笔扔在了地上,笔杆啪的一下断为几截,墨汁四溅,染脏了刚做的新裤子,他不管不顾,拔腿就朝外面跑,几个正在求字的乡亲也急忙追了上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无法掩饰的兴奋之色,比去县城看香港来的大明星还激动。

堂屋和台阶之间有个门槛,杜存志跨的太急,被绊了一下,踉跄了两步,差点摔倒,跟在后面的邻居急忙扶了一把,他嫌拖累,一甩手就挣脱了,甚至连只有五级的台阶都觉得麻烦,直接从堂屋门口的走廊上跳了下去,直愣愣的朝院子外面跑,跑了几步之后,一阵寒风吹过,被狂喜蒙蔽了的头脑忽然清醒了过来。

春华昨晚打电话的时候只说今天回来,一个字都没提秋实的事……

黄大山这个狗贼在骗我!

杜存志猛的一下停住脚步,刚想抓住跑来报信的邻居喝问,却听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七嘴八舌中夹杂着欢声笑语,其中有一个声音是女儿杜春华,另外一个声音是女婿林大伟,还有一个声音很陌生,但说的话却一点都不陌生:“姐,这老房子怎么还在?我记得以前在大门上刻过名字……”

是秋实!

真的是他,我儿子回来了!

停住的脚步再也迈不动了,杜存志整个人都僵住了,仿佛冰雕一样,定定的站在院子里,听着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然后看到女儿挽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人从院门口走了进来,那人个子很高,轮廓和自己很像,眉眼和春华很像,五官和谨言很像,怎么看都是杜家的人。

是秋实!

绝对是他,化成灰我也认得!

杜秋一进门就看到了外公,他的头还没完全花白,眼睛还没彻底老花,腰背有点驼了,但依旧挺拔,皱纹开始多了,但仍然健康,端端正正的站在院子中间,仿佛一棵不惧风吹雨打,看惯风云变幻的老松树。

“小弟,快叫爸。”

连亲妈亲爹都变成姐姐和姐夫了,而且叫的还很顺溜,杜秋本以为喊外公叫一声爸也没什么,但事到临头却现没那么容易,胸膛之间似乎压着一块巨石,让那个字无法顺畅的跳出口,他看着泛红的眼眶和殷切的目光,想到了以前和外公朝夕相处,互相斗法的温馨日子,也想起了外公病重临终前还不忘嘱咐找到舅舅的惨淡遗言,眼眶同样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一连蠕动了几下嘴唇,最后放弃了无谓的纠结和心结,轻声说道:“爸,我回来了。”

“好!”

“秋实好样的!”

“恭喜杜校长父子团聚!”

刚才安静的似乎连风声停止了的院子里爆出一阵热烈的喝彩声,挤在门口围观的邻居们叫好的叫好,恭喜的恭喜,整个院子仿佛开出了级大奖的彩票舞台,在震天的喧哗声中,泪流满面的杜春华牵着杜秋的手,把他拉到杜存志面前,哽咽着说道:“爸,小弟回家了。”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杜存志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颤抖的手去摸杜秋,摸过了双手又去摸手臂,摸过手臂又去摸胸口,似乎不相信他是真实存在的人,杜秋心里既酸楚又难过,既愧疚又遗憾,想起了亲妈那晚说的玩笑话,于是干脆双膝跪了下去,握住外公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当冰凉的双手接触到温热的脸庞,杜存志终于醒过神来,一把抱住了杜秋,紧紧搂在怀里,用额头顶着他的头顶,老泪纵横,失声痛哭了起来,他是个性格极为坚毅刚硬的人,从未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过,此时却涕泪交加,不能自已,围观的邻居们不管男女,无不跟着流泪叹息,然后纷纷上前安慰,好说歹说,连搀带扶的把人从院子送进了堂屋。

等情绪稳定了下来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有铜钱做信物,有杜春华和林大伟当解说员,杜秋只要在关键的地方补充几句就能圆谎,很快他“被拐卖去RB的传奇故事就像长了翅膀的鸟儿一样,飞进了和平村的家家户户,看热闹的人群仿佛赶庙会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的蜂拥而来,几乎都要把院子的门槛给踏破了。

纯粹的讲故事很快满足不了八卦党的好奇心,开始要求杜秋表演各种失踪之后学会的技能,除了喜闻乐见的“这个东西日语怎么说”之外,又要让他写书法。

“秋实,刚才你姐说你不忘本,去了RB之后还苦练书法,字写的很漂亮,不如现在写几个给大伙开开眼界。”

“对对对,婶子我今天本来是来请你爸写春联的,结果被你回来的事耽搁了,正好你来帮忙写一个。”

杜秋的书法是个花架子,有形无神,糊弄不懂的人还可以,在行家眼里根本不够看,哪敢在外公面前露丑,急忙推辞道:“还是让咱爸写吧,我都是瞎练的,水平不行。”

“行不行你自己说了不算,你爸说了才算,杜校长,你说是吧?”

“就是啊,杜校长,你就不想看看你儿子的字写的咋样?”

从进门到现在已经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了,杜存志一直端坐不动,笑呵呵的看着杜秋呆,几乎没怎么开口说过话,这时一跃而起,走进隔壁的书房,拿了根备用的毛笔出来,说道:“秋实,既然你婶子让你写,你就给她写一副。”

杜秋无奈,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等走到了八仙桌前,杜春华跟过来帮他磨墨,一边磨一边小声嘀咕道:“小弟,好好写,不然以后有你好受的。”

“还不都是怪你!明知道我的字虚有其表,刚才非要瞎吹。”

“自从生了谨言之后,我就没怎么练过字了,每次春节回来都要被咱爸训斥,不吹你出头,我怎么躲的掉。”

“原来顶梁柱的意思就是专门帮你顶缸用的木头人?”

“你以为呢?”

杜秋拿出十二分的专注和功力,写了一副文字比较简单的春联,写完之后自我感觉良好,围观群众也都称赞不已,夸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杜存志只看了一眼脸色就黑了,从书房里拿出来一本褚遂良的《雁塔圣教序碑》拓本,以**的语气命令道:“从明天开始,每天临摹二十个字!”

就知道这个倔老头不会放过我……

以前还可以仗着外孙的身份,以年纪小,学业重为由胡搅蛮缠,现在成了“儿子”,身份、年龄和学业都不是理由,以后就要倒大霉了……

刺激1995 第四十章 家乡和家庭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3473/4377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