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本章免费)

“华山派的人呢,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山门外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

王晓晓下意识捂住耳朵。果然内力深厚,瞧这声音多有震撼力呐,一听就是高手高高手!对,一定是狮吼功,难怪敢独自上华山挑战。

“天绝老儿为何还不出来?”更大的吼声。

闻言,一只脚已踏出山门的天绝大师差点被拌个跟斗。

“师父?”旁边弟子忙扶住。

天绝大师擦擦额头:“摆架!”

话音刚落,立刻,除了皓、净二人,其他所有弟子居然如有默契一般,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支唢呐吹起来!

一时唢呐声响彻云霄,场面震撼人心,催人泪下,立时便将“狮吼功”的气势比下去了。

王晓晓目瞪口呆。

唢呐哪来的?难道他们随时都带着?曲子倒熟悉得很,《哭五更》,上个月参加小姨他老公的老妈的妹妹的葬礼还听过呢,不过这现场演奏效果貌似更好,一看就经常演习的,华山果然是名门正派,还没开打,连替人送葬的哀乐都准备好了……

此情此景天绝大师也被感动,一整衣袍,率先豪气万丈地跨出门去。

果然,震天动地的唢呐声中,华山派气势大涨,那人也客气许多,不再显露“狮吼功”了。

天绝大师显然很满意这效果,手一挥,“哀乐”立刻停止。

“谁敢上我华山撒野?”声音不紧不慢,透着无限的威严。

来者却全然无惧。

“我乃神刀无敌张老大是也!”

哇,神刀无敌!王晓晓扒开众人,挤到前面——原来是个大胡子,满脸凶相,肩头杠着一把明晃晃的特大号刀,看上去分量似乎不轻,衣服上满是油渍和血迹,令人触目惊心。

看第一眼,王晓晓几乎将他当成个杀猪的,不过杀猪的刀没这么大,杀猪的人也绝对不敢独自上华山挑战的,他这副尊容,只怕就是小说里那种杀人不眨眼的独行大盗呐!

想到这,她忙往后缩了缩。

那“神刀无敌”张老大瞪着眼反问:“你就是天绝?”

天绝大师冷哼一声:“正是。”

——原来师父叫天绝?好名字,好威风!比那个什么张老大有气势多了,果然是一代宗师!王晓晓惊叹。

确认了对手,张老大立马将刀往胸前一横,拉开一个既威风又漂亮的架势:“请吧!”

天绝大师色变,急忙摆手:“等……”

谁知另一个“等”字还没出口,“当啷”一声,那张老大架势刚刚摆成,保持时间却不到一秒,刀已经落下,重重地剁在了地面上。

所有人伸长脖子,诧异。

张老大扶着刀柄“呼哧呼哧”喘了几口气,随即掀起袖子擦擦额头:“他奶奶的,华山的地皮还真的不错,够硬实!”

众人这才缩回脖子,一阵唏嘘。

原来人家是在试地皮!那刀的分量还真不轻啊……

天绝大师白了脸:“你……果真要与我比试?”

“不错!”

“为何?”

“打败你我就能出名了。”

天绝大师松了口气,低声问左右:“老八回来没有?”

“八师兄早起才下山,还没有呢。”

“他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

天绝大师晃了晃,急忙扶住旁边一个弟子,站稳,露出极端严肃之色:“张老大,你可知,我已有二十年未曾败在别人手下了?”

张老大倒很直接:“知道,你已二十年未败过,所以打败你,我就更出名了。”

哇,二十年没有败过,不可思议!

王晓晓拉着旁边一个弟子:“师父真的二十年没败过?”

那弟子估计太紧张,不记她砸师父的前仇:“不错,只因这二十年,从没有一个人来华山向他老人家挑战。”

好拽!

王晓晓已全然被喜悦冲得晕头转向,对天绝大师的崇拜之情又多了两分。

“唉,世间为何有这许多争名夺利之人,”天绝大师惋惜地仰天长叹,语重心长,“张老大,人死万事空,什么名什么利全是泡影,想不到你竟为了这区区的名利,置性命不顾,我岂能忍心!”

什么是真正的宗师!

王晓晓感动至极,忍不住插嘴:“对,张老大,你不要自不量力,还是快回去吧,师父不会跟你计较的。”

天绝大师赞许地看了她一眼,点头:“不错,你若悬崖勒马,我天绝绝不会与你计较,还是快些回去吧。”

哪知张老大却不肯勒马:“少废话,你划个道儿吧,如何比试,你用什么武器?”

天绝大师正色:“你果真要比?”

“废话!”

“那……”天绝大师为难地看看身后,“我天绝何等身份,岂是你说比就比的,你还是先打败我的徒儿再说吧。”

身后众弟子自动后退一步。

于是,那目光便落到了身边老实的皓儿身上,因为他后面的位置已经被净儿小帅哥抢先一步站上,无路可退。

天绝大师一把拎起皓儿:“皓儿入门也不短了,去替为师出战吧。”

“师……师父!”皓儿慌了,说话更结巴,“弟……弟子入门不久,还,还,还是叫师兄他们去如何?”

天绝大师果然看向左右。

立刻,众弟子又退开两步。

后面人群一阵骚动,估计已有人退回门里去了,站在前面的只恨退路被后来者强行堵死,想多退几步也不行。

“咳,皓儿你怎可如此不争气,真是辜负了为师对你的厚望啊!”天绝大师摇摇头,又将语气放温和了些,“你不必怕,为师的真传你已尽得了三分,只要使出为师传授于你的华山剑法,便可以教训他。”

“可……可是师父没……没教……”

“恩?”重重地哼了一声。

皓儿哭丧着脸不敢再说。

想不到天绝大师那么厉害,徒弟却这么窝囊。王晓晓原本就对皓儿刚才说自己坏话记恨在心,不由幸灾乐祸,煽风点火:“就是就是,师父都说了你还敢不去,亏师父还这么重视你,真是丢了咱们华山派的脸!”

天绝大师果然沉下脸,点头:“丢脸!”

谁知皓儿似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指着她大叫:“师父,她她她不是一直想拜……拜你为师吗,不如趁此机会考……考考验她啊!”

天绝大师一愣:“这……也有道理。”

想了想,他丢开皓儿,转向王晓晓:“咳,你不是一直想入我华山门下么,去打败他,我便收你为徒吧。”

王晓晓吓了一跳:“师父,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没有武功……”

话没说完,那边张老大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又开始发挥狮吼功:“奶奶的,你们有完没完,到底谁来和我打?”

天绝大师拍拍她的肩膀,皱眉道:“今日你害得我走火入魔,功力未曾恢复,强行出战只怕要大伤元气,如今我就给你个机会,能不能入我华山派就看你自己了,去吧。”

王晓晓还处在没有回过神的状态,果然向张老大看去。只见他一脸凶神恶煞之相,手提大刀,油腻腻的衣服上,那斑斑点点的血渍更加触目惊心,也不知道是谁的血……我去?对付他?啊啊啊不要啊,这不是拿小命当儿戏吗!

找回思维,王晓晓扭头就要求情,然而这一扭头她又傻住了。

身旁已空无一人。

山门紧闭,几百号人在这刹那间居然已撤退得一干二净,简直比现代军队撤退效率还高!

“啊——”王晓晓吓得奔过去拼命拍打山门,“开门啊,师父!我可是什么功夫都不会,怎么能跟他打,师父救命——”

片刻,门果然开了一条缝。

她大喜。

然而那条缝并没有丝毫变大的趋势,只听“当啷”一声,一把剑扔了出来,立刻,门又紧紧闭上了,里面传来天绝大师庄严的声音:“你如此胆小,岂可入我华山派!”

“我我我不入了,你们快开门啊!”

“既然你并非本派弟子,为何要让你进门?”

王晓晓傻眼。

门里也嘈杂一片。

“就是,你如此胆小,怎能入我华山派!”

“对,都……都是她惹出来的,害……害师父走火入魔不能应战!”又是皓儿。

“反正你已无路可走,”净儿小帅哥同情的声音,“不如试上一试,说不定打败了他,师父便收了你了。”

“对啊……”

……

不是吧?简直就是没机会!叫我这什么武功都不会的人去和这个独行大盗打,那不是鸡蛋碰石头肉包子打狗?!

王晓晓欲哭无泪。

算了,自己上去打是死定的,不如干脆点好了,就算入不了华山派,还有别的门派呢!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

打定主意,王晓晓也不慌了,干脆拾起地上那把剑,转身就朝张老大走去——还是先找他打听打听其他门派的消息吧。

见她提剑走来,张老大显然很意外。

“你这小丫头是谁?”

“我叫王晓晓。”

“你为何不跑?”

“我干吗要跑?”王晓晓没好气地瞪了瞪他,她可是一向很坚持原则滴——逃跑是很可耻的行为,大不了我走而已。

张老大愣了片刻,指着她手上的剑,颤声道:“你你你真的不逃?其,其实……你若要逃,大爷可以考虑放你一马的。”

王晓晓佩服:“谢谢,想不到你还是挺仁义的。”

张大老深吸一口气:“你还不走?”

“不急。”

“真不走?”

“对。”

“我先走了。”

“呃?”

张老大居然真的言出必行信誉良好,话音刚落,他已经朝手心吐了口唾沫,搓了搓,然后用力将大刀举起往肩上一扛,摇摇晃晃就要朝山下走。

王晓晓莫名其妙,急忙拦住他:“你这是……”

张老大顿时白了脸:“王女侠果……果然武艺高强,他日必定名震江湖啊,在下佩、佩服至极,甘愿认输……”

认输?王晓晓诧异。

见她不回答,张老大立刻保证:“在下有生之年绝不踏上华山半步!”

王晓晓傻眼:“可是……我们还没打啊。”

“当啷”一声大刀落下,张老大翻身跪倒在地,哭道:“小的一时糊涂冲撞女侠实在是有眼无珠,可……小人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全家上下三十六口人啊,若有个不测,他们就……呜呜,女侠饶命!”

王晓晓目瞪口呆。

张老大掀起袖子擦眼,悄悄瞟了瞟她,见没动静赶紧又一骨碌爬起来,刀也不要就拔腿开溜:“王女侠真是大仁大义……”

这是咋回事?王晓晓还没弄清楚,已经被一群人包围住。

“他跑了?”

“师妹果然厉害!”

“有华山弟子在,神刀无敌张老大算什么东西!”

“恭喜师父,又收了一位得意弟子!”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

穿越之武林怪传 第四章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84/2878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