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八一 以为是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苍期风归天的仪式那巳经不能用隆重来形容了,那一…要多奢华就多奢华来说它了。

虽然送的只是一个排球样的嘲风。但是用老李的话来说,这就是火葬场,门一关管他烧的是什么,都得一样烧。

虽然话有点渗人。但是话糙理不糙就是这个道理。

我在下面看着他们在那边忙活,虽然还不知道最后结局,但是我是个挺乐观的人,心情瞬间就释放了不少。

而且我现在是个普通人了,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虽然所有的人都认为有那些大神通对一个人来说是一件很舒畅的事情。

可是,我始终觉得那些东西都是我的负担。兴许没那些能力的话,小三浦兴许就是我的亲女儿了。

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那边两个糖醋鱼已经闹到了谁也不搭理谁的地步了,我整个人都快斯巴达了。明明就是一个人,为什么还会和自己吵架?

小李子的表情看上去有点紧张。额头上不断有虚汗冒出来,就跟尿结石作,想尿尿不出来的那种感觉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你吃奥利奥了?”我递给小李子一根烟。

他没说话,只是愣愣的接过烟。

反而他旁边的毕方蹦起来给了我一套组合拳:“你才奥利奥你才奥利奥,老子是三夹二草毒夹心。”

我咳了一声,揪着她的耳朵:“少开黄色笑话,你还未成年。”

毕方网准备拿火烫我的时候小李子突然抬起看着天:“有点不对劲。”声音很沉,很少见他这个样子。

我笑了笑:“你也现了?”

小李子点点头:“我从小就对这些东西很敏感,你有什么打算?”

我耸耸肩:“有什么关系呢。”

小李子哈哈一笑,看着我:“你现在挺不正常。”

我摊开手,伸了个懒腰:“你说。都走到这一步了。还能怎么样?”

毕方在我和小李子两个人中间来回看着:“在说什么呀?在说什么呀!”

小李子轻轻把她揽进怀里。低声说道:“没什么,我们先回家吧。”

毕方一听到回家立刻高兴的蹦了起来。然后从小李子怀里钻了出来,蹦蹦跳跳的开始四处找人做好回家的准备了。

在毕方的亢奋情绪下,没一会儿。我们所有人都集合了起来,狐仙大人简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到处乱蹦着。而其他人脸上也展露出一脸兴奋的笑容。

毕竟,是回家啊。

我伸手把他们召集到一起:“都准备准备,准备回家了。”

糖醋鱼大笑着蹦到我的背上:“回家回家!”

我轻轻把她从我身上抱下来,放在地上。然后开始清点起人数。当现一个不少的时候。

我到了旁边把正在和苹果大眼瞪小眼的麒麟哥给拽了过来:“来,帮我们开个门,准备回去了。”

麒麟眼睛扫了一甩点点头。而金花咬了一下嘴唇,神色有点奇怪,但是始终没说出什么来。

在麒麟哥给我们开门的空当。我笑着冲大家喊:“大家都在是吧。”

“都在都在。”糖醋鱼数了三四遍,然后高兴的附和我。

“我当时说了,把你们带进来就一定把你们都带出去。咱爷们说话绝对嗷嗷的真。”我拍着胸脯冲他们吹着牛逼。

而老狗吧唧一下嘴:“回去之后我还得把酒吧开起来。”

小月则挽着我的手:“哥,你什么时候能让我当上姑姑啊。”

听到这句话之后,糖醋鱼略显尴尬,然后恶狠狠的看了金花一眼,金花得意洋洋的给糖醋鱼抛了个媚眼。

小三浦也坐到了狐仙大人的身上。拍着手:“我回去之后我要去读幼儿园,然后找个男朋友。”小百合一听就开始她,而金花走过去捏住她的脸,只轻轻说了两个字“你敢”就让小三浦顿时偃旗息鼓,不敢再出任何意见了。

看到金花的样子。我这才真正的相信,她是要让小三浦当儿媳妇当定了,而小三浦想反抗她的意思也越来越明显,这将是一场提前好多年的婆媳战争,然后兴许会演变成**版媳妇的美好时代”

麒麟哥布置阵法的熟练度确实非常高,甚昼比老李的熟练度都要高很多,也不是小李子这种半吊子能比的。

所以很短的时间他就把本来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搞定的开门阵法给布置完成了,我们全部人都站在圈里面。

“闭上眼睛。”麒麟哥吩咐着。就好像上飞机之后空姐给解释飞行守则一样。

所有人都把眼睛闭得死死的,满脸的表情都透着回归的憧憬。唯独小李子和金花两个人看着我。

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悄悄的安出阵法范围。

“少奶奶,回去之后我们就去罗马。”我笑着冲糖醋鱼说着话。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说话,她会很敏锐的感觉到我的呼吸离她远了多少。

糖醋鱼闭着眼睛猛点头:“好啊好啊,我们游泳过去,我拉着你。你看过狗拉雪抚吧,我就那么拉着你。”毛忧石,真的是笑后伸出年冲他们挥了挥然心帅十子和金花能够看见。

挥完手,我拍了拍麒麟哥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开始了。麒麟哥无奈的笑了笑,接着瞬间启动了阵法,阵法的流转出了特有的呜呜声。

“汪”。突然狐仙大人叫了一声。

我赫然现她已经睁开了眼睛,而正在试图冲出阵法,但是被金花狠狠拽住尾巴,爪子在地上刨出了一个深深的坑。然后她一口咬在金花的手腕上,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而因为她的挣扎,几乎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可当他们现我站在外面的时候,已经晚了。

是的,已经晚了。

他们几乎瞬间就消失在我的面前,而消失之前,我看到了糖醋鱼充满疑惑和愤怒还有伤心欲绝交织在一起的表情。

我站在阵法前,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想。只是不由自主的笑着,我做到了,我答应过他们,一定要让他们平平安安的回家,我做到了。

是的,这也许是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了。小李子敏锐的现了问题。但是就好像纣王说的。他的心够狠,也够放的下,再加上我和他的默契。所以他和金花一样,都不动声色的任由我留在这里。

也许出去之后,他们两个会跟老狗糖醋鱼他们解释吧。当然,这些事情也许我再也没机会去知道了。

“对不起,朋友麒麟的语气很夫落。

我摇摇头:“朋友,你也知道的。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骗来骗去。最终还是骗了自己。有些东西迟到和早到都没有区别,你也回去吧。去开个小卖部,然后和苹果生个孩子。你做的够多了

麒楼凄婉的笑了一下:“我果然还是没有你的豁达。”

我耸耸肩:“这不是豁达不豁达的问题,这其实是挺悲哀。如果有机会,你帮我照顾好他们。”

麒麟点点头:“这也是我唯一能帮你做的了。”

他说完了之后。依然冷冰冰的苹果走到我面前,伸出一只手:“你让我第一次看得起你

我学着电视里那种无比潇洒的笑容:“这个不重要,喜酒的时候记得给我留双碗筷。”说完,我就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棋麟双手插兜。头低低的垂着。很久很久没有任何言语和动作。而苹果姐陪在他旁边一起无言。

“对了,你是糖醋鱼的好姐妹。你告诉她,我会一直一直的陪在她身边,无论多久。”我从口袋里掏出我一直准备给糖醋鱼的钻戒,这个钻戒是假的,只是一个水晶戒指。

苹果接过戒指之后默默的点点头,而麒麟哥双手按在我的肩膀上:“只要还有一线机会,就别放弃。兄弟”。

我冲他胸口捶了一拳:“小子。你太小看哥哥了。”

这句话说完之后,麒麟哥一咬牙。牵着苹果姐慢慢的从黑暗里隐没了下去。我们谁也没说再见,因为再见不再见都只能随缘了,强求不来。“小云子我王老二一脸憔悴的被老李搀扶到我的面前。

我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王叔。妈的,真别扭。王老二,后面的事,让我自己来吧。你也该退休了

听完我的话之后,王老二和老李这两个已经成精的人,都没有再说话。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能力只限于此,也许是因为”

白人送黑人么?不用这么悲情的,我一点都不悲伤。

“这个世界还有谁比我还了解它?王老二。你从头到尾都没能赢过它,因为,海鲜鲤,出来

“因为我也只是它的一个傀儡,一个分基地而已。”海鲜鳃应声而出。然后用一如既往轻快调皮的语调说出一个让人很沉重的事情。

我点点头,捏了捏海鲜鳃的脸:“其实它还是挺仁慈的。”

海鲜鳃嗯了一声:“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嘲风是老大,我只是妖师的原因了。其实什么看透看不透,都不重要。它就是我们。我们就是它。”

王老二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们一直在和自己玩对么?。

海鲜鳃沉默了一下,突然笑出了声:“也挺好玩不是么?”

说完之后,老李和王老二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两个加起来一百五十岁的老头,互相抽了对方一个耳光:“你这个傻逼。”

而抽完,又是一阵疯的大笑。

是啊,他们两个,一个苦苦的追一个狠狠的逆,可到最后,现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和自己玩,这种逆差和放下的感觉,足以让他们把一辈子的恩怨情仇全部抛下。

“所以,现在我要干的事情,始终也只是因为我自己造成了。我输给自己了,有什么好后悔的?”我一手刮着海鲜鳃滑腻腻的脸蛋,似笑非笑的看着王老二和老李。

海鲜鳃坐在我肩膀上叹了口气:“你们看,我的世界我完全没办法去,但是我能来它的世界,它也能去我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

我点点头:“上次它出现在你的世界里。其实是想救我。但是我二知道,毕黄我是个灾星,切的一切都是我自愿有狄,你们就不会有灾难,而没有我这个世界也不会有生命。我是为了自己的好去毁灭自己的坏,说到底不还是自己和自己玩么?”

海鲜鳃亲亲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我用你的鳞片在我的世界也造了一个你。那里有了你也有了云哦。”

我哈哈一笑。把肩膀上的海鲜鳃给拎了下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朝高台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其实它说它爱我来着,其实我也很爱它啊。可就是因为爱它,所以我才决定要不顾一切的保护它。对了,海鲜,它漂亮么?。

悬在我旁边的海鲜摇摇头:“也许跟我长得一样吧,你知道吧。大学里有好多人追我,公车上还有人摸我屁股

好吧,如果那个摸海鲜鳃屁股的人知道自己摸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主人的屁股,他会不会自砍双手。自戳双目?

一步一步的踏在纯金打造的楼梯上,心情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这次一别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

也许以后,哦,可能没有以后了。但是如果有以后的话。那以后的我也许也不是我了。可这有什么关系呢?我欠着糖醋鱼欠着金花爱着小月想着老狗小李子和他们所有人,现在我的行为看上去可能有点自私。

但是我现在要干的事情,恰恰就是要给他们所有人一个未来。我无怨无悔了。我这辈子也算够本了。

“你叫杨云。”脑子里的那个声音突然提醒了我一句。

我笑了笑:“你是嘲风

“杨云,你真的不后悔么?”我默默的摇摇头,在心里反问道:“你呢?你也和我干过一样的事。你后悔过么?。

“哦,有时候会想起身边的诉。我后悔的是我没有独自承担

我又一次被他给弄笑了:“现在你满意了么?。

“你满意了么?。

满意,大家都满意了。杨云满意了。嘲风也满意了。他一直怨恨纠结的,只是当年为什么要拖那么多人下水,而不是为什么要去填那个坑。

嘲风从来没为这件事情伤心过或者后悔过,即使是它要求的,即使是他自己要干的。但是现在说这些,其实没太大的意义了。这背后的事情,自然有人会编成故事,让其他的人口口相传。

而至于它到底是什么,到底干了什么,究竟要干什么。我不知道。他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这也挺好,不是吗?

当登上高台的时候,我点上一根烟。冲着已经泛白的天上的乌云:“散了吧,我来陪你们了

而这话一出,天上的乌云真的就渐渐的开始消散,然后天空的颜色渐渐从灰白因为太阳的升起而变得湛蓝。

蔚蓝的天空、艳丽的朝阳、寂静的不周山、了无牵挂的心。

其实我突然觉得我这一刻,真的是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曾经我一度认为我根本不配当救世主,我胆怕死、自私。

可真当我站在高台上看着下面面带惶恐的黎民苍生,准备和这天地合二为一的时候,我真的是很安慰。

因为我知道我自己究竟被多少生物需要着,不只有糖醋鱼不只有月不只有老狗不只有狐仙大人。

自私和伟大,有的时候真的没有自主权。我想,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我。而是张王李赵云。他们也会和我干出一样的事情。

这不是命,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即使是一个卖啤酒的,也能告诉自己,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有尊严。

人都说死前的一刹那,能和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物拥抱一次。我好像感觉到了,这算不算是一种很另类的长命百岁呢?

“来吧。

我准备好了

其实我特意让这个所谓的“它。在所有人的嘴里都是一个不同的解释。这就好像每一个人眼里都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葫芦娃一样。

其实写杂牌,对我影响最深的,是张爱玲。她的书里通常都透着一个宿命的无奈,一种我知道了结局。但是无论怎么挣扎都不能逃开的宿命。

当然,我也知道,现在大家喜欢看的是逆天弑神、称王称霸,因为大家的压力都非常大,想用一点轻松的书来打时间。

可是,我不得不这么写下去,因为我总想给人带来一点思考的东西。可是我现我果然是个自以为是的傻逼。

嗯,我错了,下次绝对不再犯杂牌的毛病了。

对了,最后几天了,大家的月票呢?月票呢?还有,豆子的《搬山》越来越精彩了,大家赶紧去杀。我每天都巴不得让他给我穿存稿

还有猫寂猫硼的《异闻录》。我也喜欢,但是有碍于猫硼是个唇红齿白的漂亮硼,我就不敢要存稿了牛bb小说网手机端http://m.biquwu.cc

杂牌救世主 佰八一 以为是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7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