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刃忆其实像坛用玉米梗酿的劣质酒,网酿出来的时候告址、刺鼻、难以下咽。而许多年后,当我们都快忘记它但是它又猛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会惊奇的现,原来当初那个让我们嗤之以鼻的糟粕,如今已经被时间和磨难给淬炼的滴滴甘醇、意犹未尽。

有些东西确实很难被我们一直留意。就好想常常在身边的人我们很少去关注他们的喜怒哀乐,而真正到他们永远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却会因为那些一度被忽略的点点滴滴而泪流满面,懊悔但是无可奈何。

其实这也许就是被称之为人生的东西。得到的都是不想要的。想得的却始终离开一步之遥。

或者说,很多东西都是一种无形的贪欲在作祟,它让我们看不清了,让我们失去理智了,让我们醉生梦死了。

我曾经在海鲜鲤的世界里做过一场很长很长的梦,那时候我分不清那是美梦还是噩梦,但是现在。我可以清楚的知道,其实那真的是一场美梦,一场一度让我可遇不可求的美梦。

但是事实是什么呢?事实就是我根本不觉得那是一场美梦,因为我确实得到了我曾经失去的,而相对的,我失去了我现在得到的。

一样的重一样的沉,我选择任何一条路,都不会碰到另外一条路上的人。从这一点我就能看出,其实天道它本身就是一道选择题。

没有勾和叉。只有。而不管怎么选,它都不会去强迫谁,就好像我一样。我从头到尾都没被任何一个人强迫过,谁也没有。

每一件事都是我自己的选择,而选着选着就走到了现在这一步,时间不可逆转,所以我也必须承担下我自己选择的后果。

这算是一种爷们的担待吧,虽然这种担待对另外一拨人来说,其实根本就是不负责任。事情本来就有两面性,这根本没有办法避免,那我只能选一个大家都满意的路去走了,就好像战场里上的格言,怕死的总是死的最快的。

麒群用那些奇怪的球球造出了一个更大的球球,事实上,我本来以为他会弄出一个跟我长的一样的人。就跟克隆一样。

但是我完全高估了他的创造能力。他摆弄了很长很长时间,从白天摆弄到晚上,才弄出这么一个比排球大不到哪里去的白色球体。

难道就是用这个球来代替我么?这是糊弄谁呢?或者说我本身就是长成这么一个汤圆的样子么?

在他造球的过程中,下面跪着的人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奇怪。古今中外在这一次可算是看得完完整整了。从御剑飞行的剑仙,到长着章鱼脑袋像外星人一样的怪物,再到穿着金光闪闪圣衣的圣斗士。就跟开世博会一样,从歧山的各个角落里蜂拥而至,人数越来越多,多到我完全看不到边了。

我有时候甚至很恶意的想,如果这时候真的有个陨石什么的掉下来的话,那就真的没我什么事情了,反正大家一并全部玩完。

我也看到了王老二和老李,王老二换上了一套我有记忆以来最拉风最性感的衣服,我不知道是什么林质,但是王老二此刻看上去显得金光闪闪,就跟镀了金的少林十八铜人一样站在临时假设的高台上,高台的高度刚刚好和我的视线平行。纯黄金建造,而且还是纯手工的。

这种恐怖的生产力,要是用来展科技的话,我觉得歧山在二十年内绝对可以造出重型宇宙战列舰。

“小云儿,你赢了嘲风了。”妾老二站在我鼻子前面不到五米的地方,在我看来他就好像停在我鼻头的一只刚育的蚊子。

不过我却能很清晰的听到他的声音。他说我赢过了嘲风?他是不是到了老年痴呆阶段,我不就是嘲风么?

当然,我自我感觉我现在更多的是杨云,嘲风可没我这么活泼。只不过我现在不能说话,一说话就泄了真气了,那个大排球还在我身上绕来绕去。

“你赢了第一局,后面你要是能一路赢下去,过年我就请你吃烤腰子。”

王老二!你***自己亲口说的要请农家乐的,现在又改口吃烤腰子,还要个脸不要了?这么大个年纪连自己说的话都这么没谱儿,活该你媳妇儿变闺女。

不过他说我赢了第一局?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好吧,趁着现在时间还有多,我先自己整理一下所有问题。先。我是谁。这个答案很清楚,我是杨云。我从哪来?这个问题说来话长了,严格说来,我其实违背了任何科学,因为我不但穿梭时空了,还变成了一坨很丑很怪的东西,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我已经饿了两天了。居然没有吃的东西。那么,第三个问题,我要去哪?这个问题就有点残忍了,如果我说我要去死,那我肯定接受不了,可是如果我不是去死的话,那我现在正在干什么?晒太阳么?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真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嘲风没了!对的,嘲风没了。那个一直在我脑子里帮我解答姐凶声音消失了。而伴随他消失了,环有那种深沉幽怨的独联六

这”那是他死了么?或者说我把他吃了?可是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根本就是一个人哪里来的死或者不死。他从我出生开始就跟我是一体的,我其实就是他啊,而且我也没有和糖醋鱼那样有两个魂魄,我就只有一个我。

好吧好吧,其实他死,了或者活着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只要我不死,他就不死,而且就算我不死他死的话,难道我这个即将要被人送花圈的人还要去给他举办一场追悼会么?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不是。

反正我现在也看开了,挣扎也挣扎那么长时间了,张三丰不都说放平重担奔向新生命么。

我是谁?杨云!

这就足够了。嘲风是过去,杨云是现在,以后是谁,我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我现在叫杨云。

那原幕的嘲风叫什么名字?嘲风只是物种,不是名字,虽然天下只有一个嘲风,他们也很不自觉的叫着他们的英雄叫嘲风。

这么叫事实上,就跟在马路上见到一个熟人大叫人类一样。其实是一种被曲解的名字,其实非常郁结。

“我叫云

我”

这个声音猛然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被他给吓了一个激灵。我现在的状态如果说出去了,那俨然就是一个精神分裂症的病人,我和他本来就是一个人,而他现在在回答我疑惑,这算是什么?算是读取进度么?

而且他说他叫云,我也叫云。

你他妈还有招儿没招儿了?

“你是我,我是你。当然你叫什么我就叫什么。”

我沉默了一下,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他说他就是我,那可是现在这个声音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我个解释啊?

而这个时候,那个在我身上转悠着的白色小皮球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的悬浮在我的额头面前。我半闭着一只眼睛仔细观察这个在我看来跟微雕一样的小球。

这你妈不是玩我呢么?把我烧成骨灰加点水揉成一团都不止这么一点点大,要让这玩意儿去骗它?这是骗自己呢吧?

很快的,麒麟示意我变成*人形。

是啊,变成*人形。

可我怎么变?我变成这样都是毫无预兆就跟哈利波特变耗子一样,一阵青烟过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好像这玩意又没什么口诀一类的

西。

麒麟诧异的看着我:“你的记忆还没恢复?”

我支吾了一阵,而王老二接腔道:“是他还没习惯。”

麒麟点点他,然后吭哧吭哧的变成了人,不知道跑哪去了,而就剩我一个庞然大物坐在不周山的山脚下。

不过我现一个事情。那就是,雨停了。雨停了!没错的。从那个球球做好开始,原本像瀑布一样的大雨居然停了下来。

虽然现在是晚上。不知道天上的乌云是不是还留在那里。但是值的肯定的是,大雨停了。而这个雨一停,就代表世界末日虽然不说完全不会生,但是起码它现在打了个踉跄,暂停了一会儿。

我现在想变成*人啊,百爪挠心啊,可就是不行。

“想变人。你闭上眼睛。”那个声音居然又开始跟我说话了,其实我心里确定那个声音就是我自己的。因为不论是语气语调甚至是语都跟我一模一样。

但是我就是觉得特别傻,毕竟自己跟自己对话,还能聊的这么开心。这不是神经病还能是什么?

不过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我还是听了他的话,闭上眼睛低下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反正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已经变成了眼睛蛙杨云的样子。

再次变成*人,我感觉我的身心都非常愉悦。虽然前途未卜,但是现在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

而见我恢复成了人,第一个扑到我身上的,居然是猛犬狐仙大人,她直接就把我扑倒了。毕竟现在我真的是个普通人,在没有变成嘲风的样子的时候,我基本上是会被她给咬死的。

所以我连忙捏住她的嘴:“你不能咬我,我现在被你一咬就死,了

狐仙大人这次一反常态的温柔了点头,然后开始很轻的舔我脸。虽然被狗舔的有点恶心。但是一想她还能变成个漂亮的小姑娘。于是我也就忍了,毕竟现在狐仙大人的口水还是香香的,情期还没过去嘛。

而那些依然跪在那边的人和妖们。见到雨停了,开始有点蠢蠢欲动。并且出一阵阵海潮般的欢呼声。

声音大的都能把我耳朵给震聋。

老李这时候走到我旁边,他身边站着麒麟哥。

“成败就看这一次了麒麟哥指着手上的球。看着我。

我笑着点点头,把狐仙大人我身上搬开,狐仙大人溜一下变成了小姑娘模样,喜气洋洋的跟在我旁边。而我看到她的样子,想到网才是这个漂亮姑娘在舔我脸,我感觉十分自豪啊。

“如果成功,你开批部的钱,我给你出。”我拍着麒麟哥的肩膀。

麒麟破天荒的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我了一个去,他笑起来这么帅?妈的,这压力太大了。

而很快,就有两个香喷喷软乎乎的身体扑到了我怀里,一个金花一个糖醋鱼,或者说是两个糖醋鱼……

“金花呢?”我看着金花版的糖醋鱼,金花这个时候不出现有点奇怪。

金花版糖醋鱼撇着嘴:“一天到晚金花金花金花,她累了,睡觉去了。”“就是就是,一天到晚金花金花。我才是正房,等你回去我还得跟你算账。”糖醋鱼也用同样的表情看着我。

虽然两个她的表情都头愤填膺的,但是从眼神来看,其实她现在无比的高兴。

我咳嗽了一声,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少奶奶。”

“嗯?”两个人同时应了一声。

我摸了摸她们两个的头:“这次要是成功了,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不多一会儿,金花版的糖醋鱼突然说话了:“那你不给我交待么?”

金花回来了,,

此时此刻,我突然现其实被拿去祭天,还真没有同时面对这一摊子烂事来的麻烦,此情此景情何以堪啊。

而糖醋鱼眼睛溜溜的转了几圈。搂住金花的肩膀就跑到一边去窃窃私语了,而老狗小李子他们也在这时候冲了过来。

他们过来可没什么客气的,老狗直接一个背摔把我撂倒在地,然后他们就开始叠罗汉了。

这一招是除了阿鲁巴撞蛋蛋之外,我们自主研的酷刑之一,用意就是要把最底下的那个悲剧的屎给压出来。

平时一般是老狗,而这次变成了我。

我大声呼喊着救命,但是于事无补,最后连狐仙大人都扑了上来。巨大的体重让身为普通人的我。果然屎都要压出来了。

耳边就只听到小月在那里喊不要闹了不要闹了,以及小三浦的加油声。

“现在差不多没事儿了吧?”老狗心疼的用手捏着断掉的烟,口小口的抽着。

我摇摇头:“谁知道呢,反正该来的躲不掉,该去的留不住。”

“哟呵,你丫现在这么坦荡荡了?”小李子笑着踹了我一脚。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嘛。”

而我说完这句话之后,老狗小李子和吴智力都沉默了一下,然后心领神会的点头,接着异口同声的说道:“看来当小人果然有好处。”

金花这时候踩着点过来了,揪着我的衣领:“太长了也没什么用。你给我过来一下。”说着,我就在小李子他们悲伤的目送眼神里被金花给拽了过去。

“你有什么打算。”糖醋鱼勾着我的下巴。不怀好意的看着我。

我环顾一下四周,装傻道:“什么什么打算?”

她指了一下金花:“我,她。选一个,你知道的,没那么好的事让你后宫种马。”

选一个?小看我了吧,我现在可是有嘲风的智慧的牛逼人了。

“这种事情我没办法,你自己看着办。”那个声音及时而操蛋的提醒了一句。

我……

“选一个”我毒么选?”说着我看了看金花,她冲我眨了一平

于是我咳嗽了一声,捧着糖醋鱼的脸:“选你,必然是选你。”

糖醋鱼欢呼一声搂住我的脖子。大声的笑着。可没笑一会儿,她突然停住了,把我推开:“你们俩合伙蒙我

金花习惯性的在我身上摸烟,但是被我打掉了手。怀孕的女性严禁抽烟,这是我警告过她的。

“这不是蒙你,我从来就不在乎名分,你要想从我身边夺走他,我会弄死你。”金花的话说的很顺其自然,一点都没有什么矫揉造作,就是这么顺其自然。

而接下来,她们两个开始吵起来了,而我赫然现,吵架的人居然不是金花,而是另外一个糖醋鱼,”

两个糖醋鱼吵得很激烈,糖醋鱼本身吵架就是无对手的,但是现在她面对的是一个跟她一样的自己,战况就焦灼了起来。

而我虽然好奇为什么自己和自己能吵起来,但是我还是不动声色的跑到了一边。

高台下,老李正在和麒麟布置着阵法。小李子这时候已经由于太过青涩,连打下手的机会都没有,完全就是由两个大拿亲自操刀。

“天下苍生欠你太多,你不用内疚。”老李拍着我肩膀,乐呵呵的说。

我点了点头。网想说话。远处就传来了一声呼唤。

“杨云!给我死过来。”

看,本来这一章就是大结局的啦,但是如果我在这里结尾,那就会被人说成烂尾,烂尾和太监是同罪。同罪啊!

我再让他一波三折一点。还有六章。这六章希望大家期待哟。,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胜,章节更多,支持作牛bb小说网手机端http://m.biquwu.cc

杂牌救世主 佰八零 清香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71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