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有人说,希望是条河,容易将柔弱的芦苇淹人泌;哪芦是把剃刀,会任由你的灵魂淌血。有人说,希望是种饥渴,一种无尽的带痛的需求。而我只认为希望是一朵花。而你,是花的种子。

害怕醒来,就永远没有机会,害怕受伤,就永远不可能升华。

现在我们的去路显得无尽漫长。

但是一定要牢记,在严寒的冬日里,酷雪的覆盖下,躺着一颗种子。一旦春阳临照,你就能带着我一切的希望重新回来。

如果你不能回来,我也会让我永生永世的希望都随你一起埋葬,我的心会跟你永远在一起,你死我的心也跟着死。你活。我相信,你会感觉到我的。

“你在安慰我吧我轻抚着金花脖子上深深的吻痕,抑制不住的深深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

金花搬起我的脸,用一种严肃无比的眼光看着我:“勇敢一点,你身上还带着我、糖醋鱼还有小月他们所有人的希望

我默默的点点头,轻轻舔着金花胸口上被我刚才咬出的血印:“疼么?刚才

话还没说完,金花用手按住了我的嘴唇,笑着摇摇头:“疼,可是你不用道歉。我愿意。”

我听完之后无言的帮已经站不起来的金花穿好衣服,然后抱着她声问道:“我刚才怎么了?我觉得我根本不受控制了。”

金花点点头:“它收回了它给你的东西,你的一切都被它划给了我。但是我能感觉到,它讨厌我。不光是它,所有人都讨厌我。”

“除了我除了你。”

我跟金花异口同声的说出了同样意思的一句话,然后相视一笑。这种无比的默契,让我原本一直在颤抖的心渐渐平复了下去。

其实人啊,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不再会恐惧了。我现在真的一点都不害怕,我甚至迫切的希望一切尽快的到来,心态就好像一个压上了身家性命的赌徒,等待着散子开盘的一瞬间一样。

“你的魂魄受伤了,几万年被压抑的情绪正从里面涌出来。我帮你保管了,你一定要记得赎回去,用我的心赎回去。”金花紧贴在我的胸口,用一种酸涩的语句来表达她现在的心情。

几万年么?我哪有几万年,我只是杨云,二十七岁的大龄青年,正在试图抓住青春尾巴的大龄青年。不过我好像也是嘲风。

哎呀。是什么都好了,

我握着金花的手放在鼻子下面一直闻着:“我还有一个月就生日了。你先回去。想好送我什么。”

金花扬起眉毛,像个小姑娘一样笑着:“送你个摇子,还让你随便糟蹋我。满意么?”

我冲她扮了个鬼脸:“什么叫糟蹋你,把我说得跟个变态一样。

金花非常调皮的鼓起嘴:“我刚才一直求你轻一点轻一点,你都没理我。我到现在还火烧火辣的呢,你还说你不是变态?”我挠了挠下巴:“让我检查一下。”

金花听完眯起了眼睛,轻轻的躺在草地上,把刚刚穿上的牛仔裤一点一点的往下褪着。而我微笑着按住了她的手:“少奶奶,你为什么不自己来?”

“你怎么知道!”金花的眼睛突然瞪得非常大。

我摇摇头,捏着金花的下巴:“你每一个小动作我都记在心里

而被我捏着下巴的金花,突然笑出了声,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子,算你聪明。

是金花姐让我来的。我跟她换了魂。

听到她的话之后,我呆滞了片刻:“什么意思?”

金花的眼睛溜溜转了几圈:“如果没有她,你会完蛋的。可是她最后还是选了让我给你生孩子

什么意思?我完全被她的话给搞糊涂了,也就是说。现在金花是糖醋鱼而糖醋鱼是金花?最后和我生孩子的是谁?

“别想太多了,金花姐现在跟我在同一个身体里。你忘了?我有两个魂的?我现在是那个只知道吃饭睡觉的姐姐。”金花用糖醋鱼的语气跟我说话,让我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是我求金花姐,把生孩子的机会让给我。无论如何,我都要给你生一个孩子的。反正我在谁的身体里,都没关系。毕竟我只知道吃饭睡觉嘛。可是,现在金花姐既然怀了你的孩子,那我跟她共用一个身体,那我不也怀了你的孩子么?”

我和金花的眼睛对视着,但是里面却出现了糖醋鱼的眼神。我突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这,,这到底,,

“其实无所谓,我跟她共用一个身体,有什么关系,反正如果不这样的话,我跟糖醋鱼最终会不可调和的。”现在金花说话的语气,突然变成了金花本来的那种平平几乎没有感情的调子。

我坐在地上,抽出一根烟:“何必呢?。

金花沉默了一会:“糖醋鱼对你爱,很纯粹。我不忍心,毕竟一直以来都是想给你生个孩子而已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金花:“那以后呢?。

“那还不简单,你财了我告诉你,你有两个少奶奶了!”语气又突然变成糖醋鱼的

我叹了口气:“我有罪恶感。”

金花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我:“哦,你现在知道有罪恶感了?你们俩偷情的时候就没罪恶感了?”

我:“我

“所以嘛,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干脆分出一半。反正爽我也能爽到。还能帮你生孩子。我那个身体被它录夺了生育权的。”

“为什么?”我好奇的问她。

金花撇了撇嘴,语调突然平稳了下来:“因为她造的太多了。她可是女奶。”

我点点头,又无奈的摇摇头。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我”我该怎么办?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掐住金花的脸:“刚刚是谁?”

金花指着自己:“我。”

我顿时连想死的心都涌上来了,苦着脸问:“你是哪位?”

“杨云。”

我这下算是彻底的哭笑不得了。女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一些什么啊。好吧,我承认,我和金花生关系。是我的错。可是现在这个局面,我到底要怎么收场?两个糖醋鱼。一个金花。哈,哈哈,哈哈哈。

“两个。糖醋鱼八成记忆是共享的吧?”我低垂着头,一脑耸浆糊的问着。

“嗯。”

一个简单的嗯字,让我突然有一种很奇怪很奇怪的感觉,这太违反伦理了,真的。这种事情其实严格来说,根本就是我占便宜的,可我总觉得怪怪的怪怪的。

“老公,不要奇怪。你知道,我和金花姐都没办法离开你。她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她。但是,我们有共同的目的,那为什么不能这样?我们商量了很长很长时间。”

“没错,其实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而且,我也不在乎什么共享不共享,伦理不伦理。这跟我没关系。”说着金花撩开自己的,恤,拉着我的手按在她的肚子上:“我在乎的是你和他,糖醋鱼睡了。”

我嗯了一声。低下头亲了金花肚脐眼一下:“你先回去吧。等我回去之后。我们再解决这个事情。”金花点点头,慢慢的走在悬崖边上,接着突然扭过头:“杨云!你一定要给我回来!还有,你飞的样子太傻了。”说完,金花突然就跟艇下生风的羽毛一样,轻轻的飘到了半空中,随后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越飞越远。

而她整个离开的过程,都是面冲着我。像一片凋落的玫瑰花瓣。

等到天空中再也看不到她的影子之后,我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事甩了出去,紧接着我就看到青岚和苹果的脑袋在山的边缘露出一点点,但是加上眼镜的六双眼镜都瞪得大大的。特别是青岚,在看到我现她了之后,她像小孩子一样哎呀一声,把脑袋给缩了下去。

当然,不一会儿,王老二和麒麟哥他们就上来了,麒麟自然还是那一副扑克脸,而王老二的脸上却充满了玩味和新奇,苹果的脸上堆满了晕红,还用猥琐的目光不断的在我身上来回扫着。

“爸爸爸爸,刚才叔叔阿姨在干什么?”

一脸玩味的王老二,在听到这一句话之后,脸色突然变得极为尴尬。这也跟大部分家长听到小孩问奇怪问题时候的表情一样。

我无奈的咬了咬牙:“体检。”

而青岚听完,站在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一圈,突然把自己的外衣撩了起来:“叔叔,你也给岚岚检查一下吧,岚岚这几天肚子都好疼。”

我……

当然,青岚被苹果和王老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抓了过去。并且轮番斥。大致也就是说不能在不认识的人面前脱衣服云云。要知道。青岚可是个身材很好的姑娘。刚才那么一下,我也看到了不少东西。

“朋友。你不恨那个女人?”麒麟不懂声色的扫了一眼金花离开的

向。

我耸耸肩,笑着拍了一下麒麟哥的胸口:“兄弟,你给我理由去恨一个心甘情愿给你生孩子的女人?”

麒麟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反正我很讨厌她。”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刚才金花已经说了。她是被所有人都件厌着的存在,但是我知道,她其实并不在乎。因为,除了我。

而这时候教导完青岚的王老二背着手走上来:“刚才她为你干了什么。你知道么?”

我点点头,这个记性我还是有的,我到现在还有点累,毕竟整整

次。

“妈的,你果然不知道。她帮你补了魂,她给了她一半的魂给你。那个女人太有心计了。”王老二点着头看着我,嘴里啧啧有声。

我睁开眼睛看着王老二:“你说什么?”

王老二从我口袋又把我抢回来的烟给搜走,点起一根:“你自己想吧。”

听完王老二的话之后,我把事情串联了一下,以金花的性格,真的不可能说会让糖醋鱼和她共用一个身体。但是这次她同意。而王老二说金花给我补了魂,而我是直到的。只有一半魂的人是活不下来的,这个东西是只能多,不能少。

我猛地一拍脑门。

金花在玩火!她在钻它的空子,她一…。都是在跟忧斗系包括我跟她的孩子,都是奴旧的必需品。

当然,其实我并不在乎这个。因为不管怎么样,她的一切我都会包容。必须包容,甚至连质疑的权利都没有。

可是,糖醋鱼金花,金花糖醋鱼。当这两个人合在一起,而且还多出了一个糖醋鱼的时候。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只要笑就好了,你别得了便宜卖乖。你现在一个老婆掰成了三个。你知道么?**,这是多少人渴望不可及的,你还在这唧唧歪歪。”王老二很猥琐的在我面前来回转悠着。

我嗯了一声,缓了一下:“下面,我们要干什么?”

王老二看了我一眼:“你是跟着麒麟留在这,还是跟我出去一趟?”

听完之后,我深深的看着脚底下不远处好像愈浓厚的乌云。摇摇头:“我留在这里,我能想象外面是个什么样子。”

“哼,不过就只是尸体、哭喊、哀号和垂死挣扎而已。这些根本不算什么。”苹果的声音好像掺杂着无限的怨恨。

我有点惊奇的看着她,我实在不敢相信一个如此漂亮的女人。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居然如此坦然如此自若。甚至一点怜悯或者一点惋惜都没有。这是因为她是妖么?不对啊,老狗也是妖。毕方也是妖,我也是。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你看青岚的样子。”苹果看到我的脸色,然后不屑一顾的指着青岚让我看。

我顺从的扭过头看着青岚,现她正坐在地上拔着草,然后把草堆的高高的,正冲着婆气不断的说说笑笑。

“那是我亲妹妹,你明白了么?死过一次的亲妹妹。”

我默然的点点头,青岚被苹果和麒麟还有王老二给净化了,可是她只能永远保持这个样子。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何其残忍的事情,曾经的青岚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王老二因为青岚强颜欢笑十几年而老李因为对王老二的愧疚诈死躲了十几年,这种切肤之痛,如果没有生在自己身上,那是谁也感受不住的。

而苹果好像有点失控。她站在我面前,面目狰狞的指着青岚:“她曾经是我们三姐妹里最善良。最纯洁的雪莲花。你知道么?她的善良甚至被拿来当教科书式的典范。可是她有什么好结果了么?”

我笑了笑,点点头。不过相对于那个网复活时候见谁要杀谁的青岚。我觉得现在这个比白纸还有纯净的她。似乎要稍微好一点。

麒麟捏着苹果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周围出现了一阵诡异的安静,只剩下山腰传来的飓风呼啸声和青岚清脆的笑声籽合在一起的奇怪的声音。

王老二长叹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沙哑:“我一辈子逆天改命,一心想和它好好的打一仗。可我输的一塌糊涂。”说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云儿,这次你王二爷要拼命了。”

“您还是先去找老李吧。没有他您有那个气力么?”我笑着椰愉着王老二。

小李子告诉过我,只有王老二和老李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最恐怖的。就好像他和老狗的配合几乎可以跟除我外的一切大凹《抗衡。而且他和老狗还是同一个人教出来的。可想而知上一代的王李两兄弟加在一起,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牛逼。

“二代天守,向麒麟嘲风告辞”王老二突然间跪倒在我和麒麟哥的面前,然后开始行五体投地的大礼。接着倒退着走下了不周让:

我和麒麟相互看了一眼,麒麟则点点头:“逃不开,逃不并啊。朋友。你也该现原形了。”

我听完他的话,先是笑了笑。然后像疯一样的疯狂笑着,停不下来,但是无比爽快。

其实,从它把我的能力拿走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可以变成那个。巨大的让人心生崇敬的巨兽。

那才是真的我,而现在这个已经习惯了二十七年的身体。只不过是它用来囚禁我的牢笼。

它解放了我,其实只是想看看,我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而已。简单的说,它想击溃我的心。

可是,就像金花说的,我身上有她的糖醋鱼的小月的老狗的李子的毕方的等等等等,所有这些人的心。

它唯一不可控的,也只有人心。

堪堪一个礼拜之后,杂牌就要完本了。

一种很浓很浓的不舍情怀在我胸口肆无忌惮的弥漫啊。

哎呀,真的好舍不得。

其实杂牌最后的这一段路,事实上已经文艺化了。虽然我早就从文艺青年变成了老流氓,可是,我一直怀揣着一颗悸动的文青之心啊。顺便,求月票。月票啊,一百张好像基本上不可能了吧,由此可见我的读者数量还是让人很伤心的。下一本书的话,我个人认为,我会进步,但是我觉得我再也不能和写杂牌时候这么率性了。,

杂牌救世主 佰七七 TH A HO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7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