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bb小说网 > 玄幻修真 > 杂牌救世主 > 佰七六 抓不住的似水流年

看更多诱惑小说请关注微信npxswz各种乡村都市诱惑.寸的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过着普迹四淡的日子。糖醋鱼跟我一样是普通人、金花是普通人、小月是普通人、老狗小李子毕方统统都是普通人。

我们每天上班,每天下班。为了每个月微薄但是至关重要的重要的工资,每天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斤斤计较。

可能会因为偷懒没有洗碗亦或是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而大吵一架。但是第二天又照样该干什么干什么。也可能会因为新闻上说最近糖果或者花生要涨价而忧心仲仲。

就这样在琐琐碎碎的事情里。我们的孩子都陆陆续续的出生然后又在同样琐琐碎碎的事情里,我们看着他们长大。等到他们独当一面的时候,我们也差不多也应该都白苍苍了。

种种花,养养鱼。又或者每天提着鸟笼子在清晨的时候到周围的小公园里去和同样的一群人互相聊聊彼此年轻时候干的那点破事。

等到差不多不能否动的时候,就开始考虑着,自己该埋在哪里或者到底是我先死还是我的老伴先死。

当然,总有一个人会先去。但是不久之后。另外一个人也会紧随其后。

平凡人家的父母儿女兄弟姐妹。其实就是在同一条路上走着的人,有人走在前面,有人走在后面,走在前面的人,其实大可以在即将走完这条路的时候,回头挥挥手。告诉站在路的另外一头的那个人说:不用追。我们很快见面。

可是,我突然现,这在我身上其实并不适用。我估算不到我的来生,也许有也许没有,而我的路好像是一条在无间地狱里画着圈的跑道。无论多么悠久的生命,无论多少次的轮回。结果,总是同一样的。

曾经的嘲风也并不是最开始的他。而我也并不是曾经的嘲风。具体多少年一个轮回其实并没有确切的规则。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一旦这个身份有了感情,或者往严重了说。就是只要这个名叫嘲风的生物。一旦有了自己的思维,有了对它的逆反心理。那么它就会让这个得天独厚的生物重新诞生一次。

不过终于,它厌倦了。它不再愿意不厌其烦的控制一个本来就不属于它控制的生命了,于是它开始想毁灭掉它了。而我只是不早不晚,刚刚好踩在了这个点上。

它没错,我也没错,那个名叫嘲风的更没错。究竟是谁错了,谁也不知道。没有谁是全知全能,它不是我不是嘲风也不是,而如果我们其中有任何一个是的话,那么一切的一切,也许根本不会生。

或许对于我来说,这是个悲剧。因为我根本没做任何事,也没有任何想法,甚至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却要被迫走上一条我根本没有预想过的道路。

回想一下,其实挺好笑的。每次的反抗都反而把我更往这条路上推进了一点,反抗一次,推进一点,反抗一次,又推进一点。

而当我真正知道这件事件存在的时候,我却几乎已经站在了这条路的尽头,回头么?不可能了,我没权利选择回头了,因为事已至此了。我已经连选择自私一把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把我一步一步的引过来的呢?或者说,是什么把我推过来的,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我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出了什么砒漏,而且好像我也没得到什么启示。

要知道,就连耶稣基督降生的时候,可都是有天使出来昭告天下的。而毁灭这个世界或者毁灭我之前,为什么一声招呼都不打?

当然了,现在想这些东西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毕竟这个世界还剩下五天,五天!

五天能干什么?五天能在魔兽世界里打通两个副本,五天能在农场里收获两季蔬菜,五天能坐火车环游欧渊,五天能让整个北极从极昼变成极夜,五天可以定做一套西服,五天可以长出零点五厘米的胡子。

可当这个世界还剩下五天的时候,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甚至尝试过高喊我答应你。你停下来。虽然疯狂,但是就算这样疯狂了,可依然没有任何作用。

而疯狂之后,就是彻头彻尾的撕心裂肺的恐惧,这种恐惧跟疯狂同时体现在我的身上,我几乎要被逼疯了。

我甚至不想见到小月不想见到糖醋鱼。我谁也不想看见。我现在就希望给我一个。黑漆漆的安稳的与世隔绝的房间,让我一个人好好的安静的呆着。

我已经快没有办法承受这种无与伦比的压力了,我突然间无比期望那种歇斯底里的出现,可是它从来都只是出现在韩剧里那些只是因为女朋友不要他的男人身上。

不,我不悲伤,一点都不悲伤。我也不痛苦,甚至已经没有的犹豫。天空依然那么蔚蓝,蔚蓝的让我非常的讨厌。

而且,我也不知道从几分钟或者是几小时前,开始无端的憎恨起周围的一切。那些曾经的美好也许很快就要从我眼前抹去了,又或者,是我从它们的眼前抹去。

,姿么。不重个世界本身就是跟我相背离了。它留泳心狄,我握不住它。这很正常,真的,很正常。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如果什么事情都会有一个为什么,那我早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有百分之九十,我无论如何都会变成一无所有。而那百分之十,只存在于电视里,里。而不可能生在我身上,我知道。

“你冷静一点。”麒麟扳着我的肩膀,他的脸色很难看。

我点点头,拍着他的肩膀:“我怎么,我哪不冷静了?你从哪看出来我不冷静了?我冷静的很,非常冷静

而麒麟听完之后,站起身,一言不的从我身边走开。而没过一会。王老二就跺着步子走到了我的面前。

“你在怕什么?”

我笑了笑,第一次现王老二居然长着一双剑眉,这可是帅哥的标志啊,平时这搭眉顺目的货居然有双剑眉。

王老二看到我的表情,冲麒麟一招手:“他的能力已经被收回去了。你压住他的心志,他快疯了。”

麒麟应声走到我面前,狠狠给了我一个拥抱:“朋友!信我”。

我挥挥手,把他推离我的身边:“信你?我就是太信你们了。凭什么是我?凭什么?凭什么啊!这个世界干我什么事?嗯?说啊,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卖啤酒的,卖酒的,我不是救世主,拯救世界。是你们的事。我要回去卖我的啤酒,明白么?啊?我要回家。”

王老二上手一拳直接把我打到在地,其实我一点都不疼,就是想回家。这个感觉从我开始憎恨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无比强烈。

“他的魂伤了。

。王老二蹲在我脑袋正上方。说着奇怪的话。

麒麟脸上的表情我看不懂,也懒的看懂。反正都不干我的事。

“怎么办?。麒麟好像在跟王老二求助,这个傻逼。

王老二摇摇头:“能力被抽走的时候伤了他魂魄了,现在他就跟一个破了洞的气球一样,负面情绪全部涌上来了,你务必要压住他的心志。心志毁了,他就完了。”

“你才完了呢,我清醒的很。我不干了,我辞职了。你赶紧把我放回家我怎么完呢。开玩笑。

我被麒麟压在地上,他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捆住了我的手脚。我感觉动不了了,而且那些被我烧开水的能力也弄不出来了。哦,连小九四姑娘都不要我了,嗯,无所谓无所谓,没有它们我一样活得好好的。不就是烧开水么,有什么的。我还能死了不成?“我说,你们别把我当神经病。我只是不想干了。谁爱干谁干去,老子受参了,我要回去生孩子卖啤酒,买房子。赶紧给我松开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好像根本不准备搭理我。

好!既然你们不搭理我,那咱们就等着,看谁等的起,大不了一起死嘛,这有什么的?我一个人死。可你们全死,其实一样的嘛,你们不让我过好日子,那大家一起完蛋好了。

我现在觉得我原来的想法,太可笑了。真的真的,凭什么要我去拯救这个世界?糖醋鱼还在等着我,金花的大**我还没享受够。小月的喜酒我还没喝,长兄为父啊。凭什么我要去死?我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我凭什么不能享受我的生活?凭什么这么多不幸都得放在我头上?我一辈子什么坏事都没干过,这太不公平了。

对吧,太不公平了。我是谁?我就是我啊,我不是什么嘲风,我不是什么救世主,我不要去当这个东西。我才二十多岁啊,我人生前半段已经够凄惨了,现在好不容易一切的一切走上了正轨,凭什么这个时候让我去为了什么狗屁的天下苍生,去死啊?

给我一个理由啊,谁有这个资格啊。我是杨云!杨云!我二十七岁!马上当爸爸!我为什么要死啊?为什么啊?

天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安分守己啊,我默默无闻啊,我觉得这一辈子白道黑道除了斑马道,什么道都跟我没关系。

它算什么啊?

“你们让开!”

哦?金花的声音?她来了就好了,她能带我走的,总算能回家了。

我睁着眼睛看着金花把绑着我手脚的东西给拽开。而被松开后的我。扭头就冲麒麟王老二比了个中指,让你们丫绑我。

嗯,金花果然还是漂亮的,胸部太诱人了。

我的手从金花的衣服下摆里伸了进去,时重时轻的捏着:“哎呀,很软啊。”

金花一脸微笑的看着我:“轻一点好哎,捏疼我了。”而她说完之后,居然看着王老二:“你们,走开”。

我哈哈笑着,冲着正往楼梯下走的王老二挥手告别,再不走让金花弄死你们,哈哈。

“乖,别怕金花轻轻的把我的头放在腿上,然后让我贴在她的肚子上。

“听到了么?是你儿子。”

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无所谓了,就当听到好了,反正里面的总是

“我要回家。”我捏着金花的胸部,轻轻的跟她说。

金花点点头:“一定一定让你回家。你好好睡一觉就回到家了

我看着金花的脸,她好像不像是骗我,不过睡一觉怎么就能回家呢?不过这个事情总的来说,不应该我考虑吧。

“你想干什么么?”金花眯起眼睛看着我,我觉得她越看越漂亮了。

我想了想,翻身把金花压在身下,咬着她的耳朵,贪婪的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并且用最快的度把她给拨得精光。

“小心伤到孩子。”金花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我管了不了那么多了,心里只有一种想撕碎身下这个女人的冲动,管它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不行再生一个,有什么关系。

我只管在金花身上疯狂的吸吮嗜咬着,我突然现我非常享受这种感觉,金花身上的味道让我心中的火焰愈的灼热起来。

“轻”轻一点。”金花咬着嘴唇哀求着我,但是我看到她的表情之后,却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反而更加激烈的在金花的身上四处咬着,而她也终于忍不住的轻哼了起来。

当我亲遍了舔遍了也咬遍了她的金身之后,我现金花眼角淡淡的泪痕,我笑着轻轻舔掉了她的泪水,觉得嘴里充满了怪异的苦涩。

而金花这时候却睁开眼睛看着我。两条腿轻轻的夹在我的腰上:“进来吧

当我进入金花身体的时候,金花却放声大哭起来。可是我并没有因此停下来,只知道要把所有的**都泄在这个现在看上去楚楚可怜的女人身上。

渐渐的金花的哭声变成了时断时续的喘息,她的手也紧紧的搂住了我的脖子。让她的脸紧紧的埋在我的颈边,不停的央求我不要再摧残她。

但是我只是掐着她的下巴,笑着问她:“舒服么?”

金花羞涩痛苦的点着头,然后她看着我,在轻哼的间隙问道:“你呢?。

我听到这个,问题之后,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而紧接着就是一种类似刚睡醒时候的迷茫。

是啊,我呢?我什么?我怎么了?我根本不知道我的感觉,或者说。我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我是怎么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这么对待金花?她不是我很在意的人么?可我为什么会像一个。野兽一样对待这个我一直以来很在乎的人呢?

为什么?为什备?为什么???

我要从她身上得到什么?我正在干什么?我将要干件么?

对!我要回家。

不对!我要,我要显然他们回家。他们会等我的,就像平时等我吃晚饭那样的等我。如果,我现在回去了,我就永远等不到他们了。

那么,我要干什么?我现在正在干什么?

“别伤着孩子金花又轻轻的在我耳边如哭似泣的说了一遍。

而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停了下来。轻轻把金花抱了起来:

“对不起,”

金花摇摇头:“这不怪你。除了我。没有人能救你的。还有”不要停””

这一章让我差点成神经病,大段大段歇斯底里的内心独白,那种人在边缘时候的绝望和**,其实真的很难把握。

其实文字更注重的是一种遐想。并不能说跟那些平面的或者立体的表现方式一样精准,而它独有的特色就是一种模糊,靠着各自的观感来遐想它揣摩它。

这就是文字的崇高之处,它三千常用字随意组合那就是神作异天途。而用心组合那就是《茶馆》和《雷雨》。

其实我最近已经书荒了,作为一个资深的读者,这是一件很悲凉的事情。而作为作者,我又觉得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衡量标准,这个标准并不会因为外界的改变而去改变,就拿我来说,我看爽文。但是会倦,就会去找一些很沉重很黑暗的来看,然后又会快厌倦,又去找一些大家风范的来读。

但是要知道,就算是雨果或者大仲马这种作者的巨若,我在连续看了一个小时之后也差不多就烦了。于是我又会回到爽文这一块。

这其实也是大部分人的阅读习惯吧,书并没有好坏,开卷有益嘛。当然了,我不排斥好几个女朋友的,但是我绝逼吃不消老婆的妈都被主角给搞上的,这已经违反正常的人伦了。

至于女朋友的妹妹嘛”大家知道的,姐夫和小喉子的故事那是由来已久源远流长啊。

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明天就换宽带了,让我们共同振臂高呼。我去你外婆的铁通!求月票!!!对的,月票还是要求的。

杂牌救世主 佰七六 抓不住的似水流年章节地址:

https://www.niubb.net/novel/2446/9727102.html